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穆威:先进建筑实验室里的先进实验
微博:转发 4 评论 0
11月19日,在为设计双年展和《新建筑》杂志创刊30周年论坛忙碌的间隙,《楚天下》见到了“Back To The Future/回到建筑的未来”数字建筑展的执行策展人穆威。作为华科优建(武汉)工程信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科优建”)的总建筑师,穆威和他的团队,以其先进的数字建筑技术和建筑理念,目前成为武汉乃至整个华中地区,在建筑设计领域的一股代表未来的绝对新生力量。
POST©《楚天下》/来源:穆威

整个11月,深秋的昙华林,第二届武汉设计双年展正在这个被誉为武汉最具有人文气息的街区对公众开放。在主展区湖北美术学院昙华林校区内,36间来自本土的建筑设计院,用300多块图版,将近年来工程设计界“武汉军团”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重量级工程设计作品回归建筑图纸,一一展现在观展者的眼前。

拥有超过6万名从业人员、400多家勘探设计企业,以及多项世界第一设计作品的武汉,工程设计综合实力一直位居全国前列。认真观看过本届设计双年展的人,一定能感受到武汉这座城市,想要成为“工程设计之都”的理想和雄心,以及武汉工程设计行业的从业者们一直为之付出的努力。

“作为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老学科,建筑学无时无刻不背负着时代的烙印”,如同本届双年展执行策展人之一的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保锋所言,“当新千年到来,当数字技术已经渗入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建筑师开始用飞机制造软件设计建筑”,建筑设计的方式,由传统的二维图纸时代,跨入数字建筑技术时代几乎成了必然的趋势。

在双年展1号展区G展厅,一个名叫“Back To The Future/回到建筑的未来”2013数字建筑展,分别用五个章节:自然之本源、看不见的建筑、机器材料性、虚拟协议,以及BIM乌托邦,将数字化建筑的趋势由概念化作看得到的实体,为公众展示着建筑设计的未来。

11月19日,在为设计双年展和《新建筑》杂志创刊30周年论坛忙碌的间隙,《楚天下》见到了“Back To The Future/回到建筑的未来”数字建筑展的执行策展人穆威。作为华科优建(武汉)工程信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科优建”)的总建筑师,穆威和他的团队,以其先进的数字建筑技术和建筑理念,目前成为武汉乃至整个华中地区,在建筑设计领域的一股代表未来的绝对新生力量。

图1

图1
来源:穆威

图2

图2
来源:穆威

图3

图3
来源:穆威

图4

图4
来源:穆威

先进建筑实验室

“华科优建”,这个名字实在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华中科技大学。事实上,华科和华科优建,的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华科优建的董事长曲昌盛和董事长助理胡俊敏就毕业于武汉城市建设学院规划与建筑系,也就是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而作为华科优建的总建筑师,穆威本人也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2006年毕业后,穆威接受西班牙Patxi Mangado建筑事务所的工作邀请,前往欧洲开始建筑学实践,随后又在挪威HHA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了两年。如果你参观过2010年上海世博会,一定对那座由15棵巨“树”撑起来挪威馆印象深刻,这便是穆威在HHA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时最具有代表性的设计作品。

2010年,已成为挪威注册建筑师的穆威,接受母校华中科技大学的邀请,回国加入华科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开始教学与建筑实践,生于1982的穆威此时成为学院里最年轻的老师。随后,穆威与该院刘小虎教授共同创建了“先进建筑实验室A{a}L”。

在先进建筑实验室的自我定义中,他们致力于成为一个开放的设计学知识共享平台,关注多元建筑学知识的生成,并在实践中加以应用;尝试将建筑学作为认知世界的方式,以“跨界”的姿态串联教学研究和项目实践,通过带有个人理想色彩的工作方式,为学生、建筑师和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研究者提供享受建筑设计的可能。

这样的理念,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有国际背景的青年建筑师。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的新加坡建筑师、香港参数化设计学会联合创始人左颂玟(Sam Cho);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硕士毕业的覃菘等人先后来到武汉,来到华中科技大学,加入先进建筑实验室。在先进实验室任职的同时,左颂玟还担任华科优建技术总监一职,覃菘是华科优建的首席设计师。

穆威就这样为我们解释目前先进建筑实验室和华科优建的关系:先进建筑实验室是一个致力于教育的单元,而华科优建则为教育提供了实践的平台——建筑始终是一个实践性非常强的专业,缺乏实际的操作经验,一切不过是虚妄的空中楼台。

而关于“先进”,穆威说在他的理解中,这二字包含了两个层面:一是技术上先进性,如以“参数化建筑”、“数字集成建造技术”为方向的绝对技术上的先进;二是建筑思维的先进性与可能性,例如以“胶合竹预制建造体系”为代表的公民自建体系研究,尝试将建筑学知识更广泛地应用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去探索建筑学在社会学上的先进性。

图5

图5
来源:穆威

图6

图6
来源:穆威

BIM在武汉

“三年前这里很少有人提及数字建筑,今天普林斯顿的Jesse Reiser、ETH分形打印狂热份子Michael Hansmeyer、传说中的Ma_Steven和清华学霸黄蔚欣inTH 坐在一起,看到更多的学生聚拢过来,居然有些难以置信。11月17日还有Eric Owen Moss,可能会更感觉恍如隔世。这还是‘武汉’么?”

11月12日,穆威在凌晨更新了他的微博。几个小时之后,这条微博中出现的建筑大师们,将在湖北省美术学院和湖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学术报告厅,为2013武汉设计双年展的国际数字建筑论坛做主题演讲。而这个论坛的策划人,正是华科优建的团队核心成员穆威、左颂玟、覃菘。在随后的11月17日,美国当代建筑大师、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詹克斯奖”获奖者埃里克·欧文·摩斯(Eric Owen Moss)、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徐卫国、香港建筑信息模拟学会副主席David Fung、Meta主持建筑师Jonathon、Jaenes,以及同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袁烽齐,也将为数字建筑齐聚武汉。用覃菘的话说,这次论坛嘉宾的分量重得一塌糊涂。

什么是数字建筑?它能为未来的建筑带来什么?李保锋在为“Back To The Future/回到建筑的未来”数字建筑展所做的序言中这样写道:“新千年,在数字时代,同样有这样一批眼光敏锐的建筑师,立足于参数化工具以及工具所传达的科学思想,重新审视这个古老的学科,挖掘那些传统设计方法无法企及的建筑学潜力,尝试将建筑学置于时代科学技术的舞台上,完善属于新千年的建筑科学。”

落到实际,这便是穆威口中的BIM (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BIM是近十年间,在原有数字建筑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多维模型信息集成技术。BIM以建筑工程项目的各项相关信息数据作为模型的基础,进行建筑模型的建立,通过数字信息仿真模拟建筑物所具有的真实信息。BIM的出现,让建筑设计对于非建筑专业的人而言变得更为直观;而在建筑的建造过程中,BIM的精准和流程化,可以让建设项目节省5—12%的投资。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BIM技术能够更充分地释放设计师的创造能力,同时将建筑工程放置在三维的工作平台,在计算机的虚拟世界完成过去设计师不曾奢望的实时管控。BIM技术是工程设计领域的重大突破,它将带来设计产业的全面升级、施工和工程管控的科学化解决方案、制造加工行业的信息贯通以及城市数字化管理模式的升级。BIM技术让建筑工程项目变得更加直观、精确和科学,是未来城市建设走向“绿色发展”的重要保障。穆威说,越是大型公共项目,例如城市花园、机场等,越适合用BIM来设计。

早在2010年,美国前300大建筑企业中已有80%使用BIM技术;北京奥运工程和上海世博工程,在一定程度上也采用了BIM技术;2010国内在建第一高楼632米的上海中心,在设计、施工和运营管理中全面使用BIM技术;新加坡和香港甚至立法,从2014年起中大型建筑设计必须以BIM技术设计提交。在西方已经被运用得非常成熟的BIM,近年来在北、上、广等地区也逐渐被建筑设计行业运用。

2011年5月住建部下发的《2011—2015年建筑业信息化发展纲要》已经把BIM作为工程总承包、勘察设计和施工类企业信息化发展必须具备的技术之一。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立志成为工程设计之都的武汉,BIM依然是非常新鲜的建筑设计概念。穆威说,“在技术方面,外力很重要,视野决定高度”。所以在此时,掌握代表建筑设计未来BIM技术、并拥有BIM工程精英团队的华科优建,其存在对于武汉而言就显得尤为珍贵。

参与的乐趣

在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旁边,有一幢白色的尖顶小屋,这所名为“石榴居”的小房子,屋顶、墙体、内部结构均采用新型环保材料胶合竹板搭建,玻璃大窗由顶及地的,采光极好。乍看之下,不由让人想起曾在一部建筑专题片里看到的那些德国建筑师盖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那是一幢幢从建筑材料、结构、采光、空间使用都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建筑实验作品。

而眼前的石榴居同样是一个实验作品:穆威带领20多个志愿者和3、4个工人,用25个工作日,亲手建造了这幢面积60平方米的胶合竹预制建筑。穆威回国后,一直与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合作,尝试将这种新型竹质复合材料用于建筑的建造中。

今年三月,穆威、左颂玟和余辉,曾带领36个小朋友花了3个月时间,在汤逊湖边建造了一座“天空之城”。20个抽象简洁的斜顶小木屋全部悬空,由倒三角型的粗大的竹子支撑起底板,大到打地基和水泥,小到拧螺丝刷油漆,甚至包括造型的设计、高度的定点,孩子们参与了建造的全部过程。“让建筑与大众亲近起来,盖房子就像拼宜家的家具一样,增加建筑的参与感和乐趣。”

这样带领一群貌似和建筑的建造没有太大关系的人盖房子,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一位名叫谢英俊的台湾建筑师。从 1999年开始,从台湾到大陆农村,谢英俊以“为弱势者建便宜房子”而知名。轻钢结构、去工具化、去专业化、协力造房、永续生态、抗震、造价低廉……他以很少的资源,倡导居民以协力的方式自建住房,使用身边能用的一切资源作为建筑材料,同时也不丧失建筑师本身对美学的要求。

大四那年,作为建筑学系的志愿者,穆威曾参与过谢英俊的工作营,“在此之前,我们大家都喜欢‘荷兰派’、‘库哈斯’,关心抽象的图解,不关心生产,不关心建筑如何落地”,穆威坦言,这一个月工作营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他对建筑学的看法,对他今后建筑理念的影响非常之大。

如果说BIM技术让先进建筑实验室和华科优建保持了穆威口中技术的先进性,那么这种出自社会人文关怀的公民自建体系研究,应该暗合着建筑思维的先进性。“我们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的团队”,作为一支相对于本土建筑业界显得尤为“先锋”的建筑设计力量,穆威希望先进建筑实验室和华科优建的出现,能刺激更多建筑师去思考建筑设计未来的可能性,去做一些没有过的尝试和引导,而不是一味地做服务性的重复劳动。


 

相关POST
穆威——华科优建(武汉)工程信息发展有限公司(ACID)总建筑师/华中科技大学先进建筑实验室(AaL)主持建筑师、合伙人
建筑师穆威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建筑学院,2005年至2010...
2014.04.0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