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45 项目5073 室内551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2 方案1337 摄影743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47 所有作品11082 所有图片149,255
屋漏痕
屋不能漏;屋漏之后,必是伤痕。
来源:冯羽

屋漏痕

房价确实又涨了,涨的失控,涨势很好。几家欢喜几家愁,看看我家住何楼;忍看朋辈成楼鬼,怒向银行办按揭。其实,满眼屋漏痕。

如果我们问每一个人,每一个年轻人、每一个长者、每一个在这个时代里正奔波着的人们,在他们的生活里,如果问没有哪些现实事物,是绝对不行的?我想,每个人都发自肺腑的讲,绝对且一定是我们的房子。也许我讲得太真,至少我看到我们的国人是这样的,也许很片面、也许很低俗,就算是吧!

其实可能在每个时代都会有如是的问题,要不杜甫怎么讲的那么悲壮呢?“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当然,杜甫所喊出的是一个层面的问题,而我们当下的“安得广厦千万间”是另一个层面问题,杜甫喊得是生活的根本问题,通俗的讲是一个温饱问题,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物质贫乏和饥饿问题。而我们当下的这个社会,“安得广厦”、“寒士欢颜”却是一个精神饥饿问题,通俗的讲是一个欲望满足问题。因为当下的我们,并不缺生活的根本,其实我们的生活已很丰富,但恰恰却又难以满足,总感觉有一种很无助的空虚,笼罩在这个世界上空,就如城市上空的雾霾,挥之不去。所以,我们不停的去需求,和自己、和家人、和朋友、和认识的所有人。而房子是最现实的东西,有房为王,有屋为纲,屋不能漏,绝对不能。是啊,当下的这个社会,又有谁会忍得了自己“屋漏”呢?至少“屋有漏”,会影响我们太多太多问题,亲人朋友间的江湖地位、情侣间忠贞不渝的爱情、可敬的丈母娘和老丈人。每个春运费了很大的劲返乡的人们,亲戚朋友问你事业做得怎么样,会先问在什么样的城市,有几套什么样的房子。故乡的人们已习惯了这种中国式的关注式问候,是的,习惯了!这世界,又有谁还会再听唐朝的刘禹锡在叨叨:“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呢,又有谁还会到书中去找自己可以藏娇用的黄金屋呢?诸葛已无,子云去矣,阿娇更不是那个阿娇了。

凭心而论,有没有一个硬汉、一个志士,发自肺腑的喊上一喊,“屋陋,屋漏又如何”呢?谁敢?有没有?可能还真没有,喊完之后,英雄气短,其实也就和我们的当下没什么关系了。只能是江湖夜雨青灯古佛,或是林中闲云山间野鹤,因为这些都是独自一人就能干的事儿,跟第二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在这个社会里,只要和第二个人沾上关系,那一定是英雄气短、壮士断腕,不能“屋漏痕”,否则爱人、丈母娘又来了!

有时真的不能细想,更不能悲天悯人,因为大家都是如此这般在这个社会活着、生活着。有屋必无漏痕;一有漏痕,便是满地伤痕。看看电视里的征婚秀,看看生活中的亲戚朋友,哪敢有屋漏之痕?房子,没有的必须有,一百平方要换两百平方,两百又换三百。房子越住越小,房价也同样随着我们的欲望成立次方的飞流直来三千尺,疑是银河。我们的欲望广厦一定要安,而且要安得要大。屋不能漏,厦不能倾。杜甫,你怎么想呢?杜甫啊杜甫,喊死你又怎样?我们一心为民生的政府调控,调死又如何呢?

我们的国人心中,个个都是早已广厦万间,恨不相逢降价时!其实真的很悲凉,就如我们每个人不知不觉的长大一样,我们的社会不知不觉的就变成这样了。转户口的转户口,套政策的套政策,抓紧时间,安得广厦,拥得大屋。

因为,屋不能漏;屋漏之后,必是伤痕。

 

冯羽

丙申惊蛰

 

 

相关POST
冯羽——大羽营造样式总呈 Design director of Deve Build
冯羽,2015年全球首位问鼎德国红点 Red Dot Award 设...
2019.09.2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