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66 项目5127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5 摄影768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1 所有作品11212 所有图片151,514
转载:吴钢:我们就是要做平常的卓越建筑
微博:转发 9 评论 4
在他人的事务所实现不了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们就做自己的事务所吧……我们的建筑设计就是要致力于寻找一个真正适合中国人自己的生活空间……我们要做的建筑就是“此时此地”……我们是一群实践者,把自己的理想在建筑中表达出来……
来源:中华建筑报

1996年,德国慕尼黑。

吴钢很年轻,那个年龄要创办自己的建筑事务所是件困难的事情。要知道建筑师本身是个大器晚成的职业,因设计优而成立事务所的建筑师起码得在这个圈里打拼多年,一则需要有像样的作品问世,这是最让人信服的;二则需要有人脉,所谓人脉不单是能帮助揽到项目的关系,最要紧的还要在业内有口碑;还有一点——有志同道合的合作者。

30岁出头的吴钢全有了。

2008年,中国北京。

吴钢所在的WSP(维思平)事务所有4位合伙人——吴钢、张瑛、陈凌和KNUD ROSSEN。事务所在中国踏实奋斗10年后,已是今时有别往日。在德国慕尼黑和中国北京、上海三地拥有70多名规划师、建筑师、环 境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具备了大型项目运作经验,做过许多成功项目。WSP的主持设计师和总经理吴钢除了一心扑在建筑设计上外,还兼做一些大学的客座教授,将实践经验与设计思路传播得更广。2008年 下半年,吴钢将去香港中文大学建筑系教授课程。

在他人的事务所实现不了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们就做自己的事务所吧

1992年我在德国留学完成了学业,毕业后在一些建筑事务所工作,幸运的是,其中有几家是明星事务所 。我对于德国建筑界的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包豪斯”;德国的建筑设计在现代建筑设计中占有重要 地位,包括我们现在用的整体式厨房就开创于德国;而密斯·凡·德罗、格罗皮乌斯、赖特、勒·柯布西耶等大师的出现更使得德国建筑界星光璀璨。我一直喜欢德国的建筑设计,非常有创造性,是现代主义的发源地,和现代工业有很强的联系。

对于城市的发展方向,我一直基于一个信念——把平常的建筑做好。而在别人的事务所里,我们想把平常的建筑做得卓越,并非易事。既然在他人的事务所实现不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就做自己的事务所吧。 1996年,我同德国人KNUD ROSSE决定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1998年,我来到北京,张瑛和陈凌加入到我们的团队。而这个时候是我们强烈想表达自己创作意图的时候。

我们现在一直在朝着这个理想的方向行走,接近再接近。南京的长发中心、北京首都新机场的配套酒店,就是我们理想变为现实的一步。当初回到中国时接手了西门子总部在北京望京的项目。我们用灰色的 砖装点外立面,很朴实,看起来再平常不过。这些年过去了,它依然被很多人喜爱。淡雅、亲切、沉稳 ,一个庞大的跨国集团在北京有这样一幢建筑,表现出的是什么?深思熟虑、持久、不张扬!那是平常的美。这种表露对西门子而言前所未有,我是说用建筑来表达。当然,整个创作过程并不短,有许多故事。

此后,我们发现,在中国有很多可以关注的地方。我们想用自己的专业来改变普通人的生活,而国内在建筑上的许多方面和我们的理想相契合。我们很高兴在国内找到了这个点,而这个点也需要我们的发掘。就像我们现在的4层办公楼,它是个变电所的旧址。房子老了就拆掉,似乎天经地义,但我们并没有把这个老变电所拆了,而是重新开发、再利用,保温处理使得功能完善,空间处理使得身处其间的人获得愉悦感,从而体现我们的风格——不张扬,但好品质。

我们的建筑设计就是要致力于寻找一个真正适合中国人自己的生活空间

我还要说到我们一直在进行的旧城改造。天津的老城厢是一例,在该项目的国际竞标中,我们赢在自己对老城的尊重上。几百年历史的两平方公里老城要被改造成一个新型的CBD,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城市 的历史突然就被抹掉,我们真正地心痛,好比一个耄耋之人突然间丧失了记忆。于是我们想恢复那些记忆,所以规划老城,恢复中心地带,使之作为有文化中心的历史性公园存在;高楼大厦矗立于外围,也非简单的办公地方,应该是一个混合的城市,是一个大家的城市。我们对这个项目的理想就是“把城市 还给老百姓”,以前祖辈的胡同还在、空间还在、甚至气息还在,后人所做的是在传承的同时创造。

旧城改造并不是要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迁走,不再回来,那不是目的。我们的计划是让他们再回归故里。我们对此命名为原住民计划,我们希望能够这样。发展中的国家需要经济平衡和利益均衡,作为建筑师,在城市规划中,我们需要考虑这些因素。当然建筑只是社会的一部分,但至少我们要思考,尽量少拆除。不过,现在有些政府也有了这样的意识,比如天津市政府,在老城改造时就给原住民做了预留。

对中国而言,我们的建筑设计就是要致力于寻找一个真正适合中国人自己的生活空间。

我们要做的建筑就是“此时,此地”

整体来说,WSP在世界各地都有项目。目前我们的重心在中国,我们4个合伙人中3个是中国人,熟知中国的文化和历史,懂中国的建筑设计,并且我们3位都有海外留学背景。但这并不重要,我们去竞标,甲方看中的还是项目能力。

在中国做建筑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有太多挑战存在。我们遇到传统建筑学中没有的问题,比如城市的发展速度、城市的扩张,大规模地创造城市。但问题根本没有现成的答案。

我们有过举世无双的中国古典建筑,但我们现在遭遇的问题是无法用古典建筑诠释的,而我们亦无法复制西方城市建筑的模式,那么我们的城市如何做到适合自己的这块土地、适合过去的历史和文化关系, 并且如何在全球化的语境下保持自己的特点呢?我们要做的建筑就是“此时,此地”。

我真的不清楚WSP在这10年到底做了多少建筑,但我能肯定的一点就是我们建筑的一贯性,即追求一个平常的美丽建筑、卓越建筑。一个好的建筑需要时间的沉淀,我不希望我们建筑事务所的业务发展太快,太快就没有时间来积淀。我还是希望我们的事务所规模适中,在项目中我们自己能控制细节和过程,这是品质的保证。

我们是一群实践者,把自己的理想在建筑中表达出来

新一代建筑的重心命题是效率,这是基于降低能耗的初衷;混合城市比功能划分清晰的城市效率来得更高。我们想要的是前一种城市。平常的卓越建筑是这种城市的有机组成。我们想要这些组成在我们手中 产生,更加环保、更加节省资源,效率更高。

真实是一个好建筑的前提。但现在有一些人只关注建筑的形式,是罗马式还是哥特式?这种造型是否具有冲击力?这些往往是不真实的,也就是说装饰是不真实的。好的建筑不需要假象和做作展示,好的建 筑其实很平常,甚至不起眼。有的建筑是惹眼,但假如这个建筑的空调多得要耗费巨大的电量,建筑的水景需要每年200万人民币加热……你还能说它是一个好的建筑吗?

一个好的建筑应该是柔和的,绝对不只关注自我表达,它尊重人、尊重环境,有逻辑性,非单一产物, 以人和环境为中心。建筑师应该积极创造新方法,使得人类对地球的伤害降到最低。当然建筑也是艺术 ,它还应该是美丽的。

我们做了无数的漂亮建筑,有些得过奖,但至今我没有对任何一个项目表示过满意,我还没有到能坐下来欣赏自己作品的年龄。我想下一个项目会更好。

我们是一群实践者,把自己的理想在建筑中表达出来。不如意总是有的,也许没有当初设想的那么完美,经历过斗争,我们还是要把它实施,并尽量保持完整性和完美。这10年我们就是这样艰辛地努力着, 但对理想我们会穷一生之力去实现。

当看到自己的作品朝着希望的方向发展,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我们的观点,而我们在改变一个现实,当这个过程渐行渐近、势态越来越好的时候,我们就在无限地接近理想。

图1

图1

南京长发中心

设计/竣工:2003年/2005年。
用地面积:1.9160万平方米。
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
获奖:新建筑设计大赛一等奖,国际竞赛中标项目。
2004中国住交会中国十大名盘。
入选2004年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

南京长发中心位于南京市玄武湖—总统府—南京文化广场—夫子庙的南京文化中轴线上,由150米高的办 公双塔和两栋100米高的住宅组成。办公楼双塔的形态既是南北轴线的对景,又延伸了这一轴线。设计中 采用的开放底部空间使得北部的文化商业广场得以延续,并担当了城市广场的角色,使建筑真正地属于城市。

办公和住宅的室内空间所采用的双层高度设计,有效地保证了成长家庭和企业的需求。矩形的办公和住宅具有高效率的平面和灵活可变的使用空间。

长发中心的设计采用了双层立面,其中外立面建筑的外皮用打孔铝板覆盖,简洁而现代。这一设计既能满足遮阳、节能和调节气流的要求,又为空间绿化和消防安全提供了平台,并大幅度降低了高层建筑的 光污染。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2014.03.04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