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25 项目5159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2 方案1364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6 所有作品11305 所有图片153,201
为孩子的设计 ——北京城市住区儿童户外游戏行为与环境观察报告(一)
微博:转发 59 评论 7
[摘要] 本文通过对城市中的特殊人群——儿童在城市住区户外环境中的游戏行为进行实地观察,总结出儿童的基本户外活动规律,并对当前北京城市住区中游戏场所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剖析,进而对城市住区儿童户外游戏环境尤其是游戏场的设计提出一系列具体建议。 [关键词] 住区,儿童,户外环境,游戏行为,游戏场 ABSTRACT/By observing playing behaviors of children- the special kind of persons of cities at outdoor circumstances of community, this paper finds the rules of children’s outdoor behaviors, analyzes the problems which exist at large in play-yards of community in Beijing today, finally makes a series of suggestions of how to design outdoor circumstances for children, especially play-yards of community in cities. KEY WORDS/community, children, outdoor circumstance, playing behavior, play-yard
POST©袁野/来源:《住区》杂志

为孩子的设计

——北京城市住区儿童户外游戏行为与环境观察报告(一)

DESIGN FOR CHILDREN

——Observed Report about Children’s Outdoor Playing Behaviors and Circumstances of City Community in Beijing

袁 野

Yuan ye

引言

儿童是社会的未来。

儿童的生活环境对儿童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早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一个人在童年所经历的一切,会在他心灵上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并会伴随和影响他的一生。作为设计者,我们的目标就是创造一个符合儿童的生理、行为及满足儿童心灵的自由快乐的环境,为孩子们留下一个充满魅力而又神秘的童年时期。

游戏的英文Play还有戏剧的意思。戏剧起源于原始的仪式和巫术,从这个线索来看,游戏与戏剧及原始的巫术具有某种内在的联系。实际上,游戏是一种极为古老、极为普遍的人类活动。关于游戏产生的机制,在西方有很多观点,如柏拉图认为游戏源于一切幼仔(动物的与人的)要跳跃的需要,亚里士多德则把游戏视为劳作后的休息和消遣,本身并不是目的,康德和席勒等近代哲学家把游戏与艺术联系起来,认为游戏与艺术同源。心理学家帕克也提出游戏的价值在于“欲望的想象性满足”,他把价值分为“真实生活的价值”与“想象的价值”两类,而游戏的价值属于后者。对儿童游戏进行深入研究的是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它通过关注物件在儿童游戏中的使用以及游戏与探索之间的关系,系统研究了游戏对儿童认知能力发展的影响,为游戏的产生提供了最接近科学的解释。所有这些关于游戏的理论的共通之处就是揭示出游戏在人类文明及生命成长过程中所具有的无可替代的原初力量。

对于儿童来说,游戏是他们的天性。游戏以及通过游戏学习几乎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内容。无论是在住区还是幼儿园或学校,游戏场所和游戏设施伴随着儿童的整个童年,尤其是户外的游戏,对于儿童具有特殊的意义。儿童的户外游戏不仅仅是他们释放精力的过程,更是重要的学习过程,即通过视觉、触觉、嗅觉等角度去感知周围环境的过程。“游戏是个人早期学习和发育的主要载体,身体发育与跑、跳、攀爬等大幅度或大运动量活动关系最为密切,通过这些活动,儿童们逐渐了解自己的身体,意识到它的能力和局限性,通过学习特定技能还会产生优势感和自尊感”[1]。心理分析学家和教育家埃里克.H. 埃里克松在讨论作用和相互作用时说:“作用需要严格的界限,然后是在这个界限内的自由的运动,没有严格的界限也就不存在作用。” 埃里克松提出“禁忌的环境”和“适应的环境”的平衡概念,认为这种平衡会影响一个人对环境的反映,从而加强或抑制他的潜在能力的完全的实现。儿童由于智力的不成熟,受环境的这种影响非常大,同时儿童又具有“原动”的特征,当家长告诉孩子不要乱跑时,孩子就会对周围环境产生禁忌的心理,这往往与孩子的好奇和冒险的天性相违背,从而打击他的信心和创造力。而游戏正是提供给孩子以全身心的投入冒险和创造历程的机会,这种行为以孩子在空间中的活动为主要特征。游戏调动了孩子的所有感官,头脑和身体的潜力,并与周围环境无时不在发生互动。

儿童对环境的反应比成年人更为直接和活跃,他们会以一种非常直接和细致的方式来感受环境。心理学家使用“环境压力”这个属于来描述人在某种环境下所体验到的心理力量,认为“这种力量可以塑造人们在这个环境下的行为”[2]。实体环境的性质能够对儿童产生直接的刺激性影响,能够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并发展他们的感知和认知能力。所以,我们为儿童所创造的空间和环境,应该能为儿童提供多样化的行为活动机会,以符合和促进儿童身体和认知的发展,并尽可能丰富他们童年时期的人生经历,为他们的成长和童年生活做出重要贡献。美国著名儿童保育专家安妮塔·鲁伊·奥尔兹博士提出以下观点,即“满足儿童生活的4个基本环境要求为:1、鼓励运动的环境,2、提供舒适的环境,3、培养能力的环境,4、鼓励儿童调整感官的能力”[3],她认为满足并平衡这四个基本要求是儿童环境设计者的责任。

几乎每一个成年人都会对自己童年的居住环境有难以磨灭的印象并怀着无比美好的情感。作为儿童最重要的成长环境之一(学校或幼儿园是另一个重要环境),城市住区无疑承担着关键的作用,因为住区的户外环境为儿童提供了最直接的游戏场所,并与儿童在家庭中的生活密切相关。然而,我国当前住区儿童游戏环境的设计现状并不能令人满意,对住区游戏环境设计中的问题还普遍存在认识上的误区,这表现在很多住区规划者和环境设计者忽视儿童户外游戏的基本需求,对儿童的行为心理缺乏了解,意识不到儿童游戏环境对儿童的健康成长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游戏环境往往被作为住区规划和环境设计的细枝末节来对待,或者认为只要提供满足规范要求的场地,做一个沙坑,添置几件游戏器具即可。然而,儿童所真正需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观察记录与场景解读

为了了解当代城市住区户外儿童游戏环境的真实情况,探寻儿童的户外活动规律和游戏需求,并期待发现设计上存在的问题,笔者对北京一些有代表性的城市住区进行了实地考察。通过亲身体验、观察、客观地记录以及分析思考,试图验证以上理论,并在此过程中对所观察到的现象和发现的问题予以解读和剖析,以考察报告的形式呈现。

考察对象:北京城市集合住宅小区
考察目标:儿童游戏行为与游戏环境
考察方式:观察法,利用照片、手绘草图及文字做现场记录
考察时间:春夏秋冬四季,上午、中午、下午、傍晚

1、 华清嘉园

游戏场占地面积约100平方米(约10m×10m),处于社区中心广场的一端,与广场之间用矮绿篱相隔,呈现半封闭的状态。场地与周围有一定高差,靠台阶和坡道相连(图1、2)。

图1 游戏场平面
图2 游戏场剖面

第一次  夏天  上午 10:30—11:30  晴

游戏场空无一人(图3),多数家长和保姆带着孩子(2—5岁)聚集在社区广场的一端,在树荫下和钟塔的阴影下活动。在没有任何游戏设施的情况下,孩子们依然玩得开心。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孩子喜欢围绕钟塔转圈(图4)。

稍大一点(6—10岁)的孩子,在路上和广场上骑车或滑轮滑(图5)。没水的下沉水池,成为儿童理想的轮滑场,界限明确且比较安全(图6)。

图3 空无一人的游戏场
图4 围着钟塔转的孩子
图5 玩轮滑的大孩子
图6 无水的下沉水池

图6 无水的下沉水池

第二次 冬天  上午 11:00—12:00  晴

游戏场上有十几个孩子在玩,年龄处于2—5岁之间,其中约有一半正在滑梯上玩,其它的在家长的带领下,在游戏场的空地上和游戏场周边玩耍或观望其它小朋友(图8)。两个6—10岁之间的大孩子,在水池的边上放鞭炮。这些大孩子并不在意在阴冷的阴影中玩,只是沉溺于自己的游戏中,而且可以长时间专注,不像小的孩子的注意力那么容易分散。在这个没有为6—10岁孩子考虑游戏场所的住区内,这个水池,成为他们天然的游戏场(图7)。

图8 放鞭炮的男孩
图7 热闹的游戏场

第三次 春天  下午 6:00—6:30  晴

游戏场热闹非凡(图9、10),各种年龄层次的人群在此会聚交流,成为整个住区最活跃区域。这是游戏场的黄金季节和黄金时间:春天、傍晚和非双休日下班及放学后、晚饭前后。无数片断化的场景共同营造了这悠闲和快乐的气氛。

图9 汇集了大人的儿童游戏场
图11 下沉水池中的追逐
图10 各种人群汇集在游戏场

•    一群孩子在干涸的水池里追逐奔跑,爬上爬下,把整个广场都当成他(她)们的游戏场(图11、12),过一会,几个男孩子又把这里当成了足球场(图19)。

图12 下沉水池中的冲锋
图19 五人制足球场

•    孩子们沿着铺地图案进行绕圈比赛,大人们在旁边鼓励加油(图13)。
•    一个男孩钻进树篱,另一个也想体验这种躲藏的快乐(图14、15)。

图13 铺地成为游戏工具
图14 钻树篱的孩子
图15 躲猫猫

•    钟塔下铺满卵石的狭小空间总是孩子们最迷恋的场所。他(她)们沿着高墙转圈,不时从缝隙中穿过(图16、17)。他(她)们总想在这里发现什么,一旦找到,就兴奋异常,如阿基米德般大喊“找到了”。
•    两个孩子在桥下玩土,乐此不疲(图18)。

图16 穿越缝隙,寻找宝贝
图17 与墙的亲密接触
图18 玩土的孩子

场景解读:

1、 从观察中发现,儿童游戏根据年龄段不同可分为:
A、1—2岁    家长带着玩
B、3—5岁    家长看着玩
C、6—10岁   孩子自己玩及和家长一起玩

2、2—5岁儿童的最佳户外活动时间大约在上午10:00—12:00以及傍晚17:00-19:00。上午的主要原因是这个时间段阳光充足,空气新鲜,同时也是儿童一天当中精力较为充沛的时间。但是在夏天,由于上午的日光比较强烈,如游戏场爆晒在阳光下,家长会带着孩子到有阴凉的地方,不会选择游戏场。傍晚的时间主要是因为家长下班后可以陪孩子一起玩,且无论那个季节,傍晚的温度比较适宜户外活动。

3、2—5岁儿童的游戏对他人几乎无干扰,而6—10岁儿童的游戏会对他人产生较明显的影响,如噪音、破坏性、快速的奔跑打闹对他人造成的危险。同时他们可以自由的活动并可能会出现在社区的任何地方,是社区中的游牧民族。精力旺盛的孩子们不会局限于固定的游戏场,而是会把整个广场甚至整个小区作为他们的游戏天地。但游戏场依然是一个中心,它吸引孩子们来到这里,然后他们会暂时跑开,再跑回来。游戏的气氛就这样向外扩散。

4、儿童喜欢丰富的环境,喜欢热闹,喜欢和别的小朋友尤其是比自己大一点的小孩在一起玩。寻找和发现是儿童最具特征的行为,对石子和土的兴趣极大,因为总能在石子中发现什么,而土则由于没有形状,玩出花样的可能性最大,也最容易释放想象力。

5、 孩子们会创造性地利用环境中的一切,丝毫不会理会它们原有的功能。如下沉的干涸水池,广场铺地的图案都成为他们的舞台和道具。

2、 Soho现代城

游戏场平坦,无任何高差变化。高于孩子视线的绿篱围在北面形成屏障,向南则是开放的。绿篱被设计成简单的迷宫形式,富有趣味。

第一次  冬天  上午 9:50—10:30  晴

上午,整个游戏场处于阴影之中,空无一人,直到十点多,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集体来到游戏场,进行有组织的游戏(图20)。

图20阴影下的游戏场

图20阴影下的游戏场

几个保姆带着小孩在阳光明媚的大台阶上活动,高台上没有防护栏杆,小孩在上面奔跑,和保姆玩掷球的游戏。当一个或几个孩子玩游戏,会吸引其它孩子来观看或参与。当保姆和家长看到游戏场上已经有一群孩子在玩时,也把孩子带到游戏场,虽然不能加入,但在一旁观看也能感受到那种快乐的气氛。往往看别人游戏的孩子也会长时间全神贯注,仿佛进入想象的游戏中。(图21,22)。

10:30是幼儿园早操的时间,幼儿园成了整个住区的活力中心和关注的焦点,行人和其它带孩子的父母把孩子领到附近观看(图23)。

图21 “危险的”游戏
图22 两组游戏,两类孩子
图23 早操的吸引力

第二次  冬天  下午 4:30—5:00  晴

下午,游戏场依然处于阴影之中(图24)。

图24 阴影下的游戏场

图24 阴影下的游戏场

两个小女孩在家长看护和帮助下荡秋千,三个男孩儿在追逐打闹,游戏场的设施对他们来说仿佛毫无吸引力,而约1.5米高的绿篱围墙形成的迷宫则成为孩子们追逐和捉迷藏的理想场所(图25、26、27)。绿篱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是可以形成阻挡冬日寒冷北风的屏障。

图25 了无生气的游戏场
图26 树篱迷宫
图27 迷宫中的追逐

场景解读:

冬天的上午,坦露在阳光下的场地是2—5岁儿童最好的去处,而处于阴影中的游戏场则不适合儿童活动(图28)。游戏场应设置于阳光能够长时间照到的位置,而不应布置于长时间处于阴影下的位置。这一看似简单的要求却被多数住区环境设计者所忽略。如果条件有限,至少应该使上午(10:00—12:00)和傍晚(17:00—19:00)的阳光能够照射到游戏场,因为这是儿童户外活动最为频繁的时间。但同时,完全将游戏场地暴露于阳光下,在炎热的夏天就会成为无人光顾之地。建议种植合适的树木,以过滤正午和下午的阳光。

可以进行躲藏的“迷宫”式空间显然更让孩子们喜欢(图29)。通过对绿篱进行巧妙设计,可以营造这样的空间,这也为孩子们玩“捉迷藏”创造了条件,甚至在华清嘉园里没有经过空间设计的绿篱就已经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培养孩子的冒险精神和保护孩子的安全是一对矛盾,但更多的时候,与保姆相比,家长可能在安全方面顾虑过多,而不让孩子进行看似危险的活动。然而,冒险性的游戏对于儿童的成长帮助极大,因为这是增强他们的自信心的最佳方式(图30)。

图28
图29
图30

同多数住区游戏场一样,该游戏场地缺乏高差及铺地变化等富有趣味的设计元素。认为拥有游戏设施就是拥有游戏场是一种肤浅的看法。如果我们看一下路易斯·康和野口勇合作设计的纽约河滨公园游戏场方案,就会意识到没有游戏设施一样可以通过景观设计的手法让游戏场充满趣味和挑战,甚至可以成为一件雕塑艺术品(图31)。

图31

图31

3、富力城

富力城的游戏场面积只有几十平方米,设施也很简单,与住区的巨大尺度很不协调。

冬天  下午 1:00—2:00  晴

游戏场也处于阴影当中,空无一人(图32)。

干涸的人造河床上,堆满了大块的卵石,这吸引了大孩子的注意。他们对这种破败和杂乱的景观仿佛充满兴趣,踢石头,在石头上走,举起石头砸向地面,然后大声叫喊,旁若无人,整个社区沉静的气氛被他们打破(图33)。但好景不常,在一个工人的呵斥下,几个孩子慌忙跑开,结束了这种被大人认为胡闹的游戏。

图32
图33

更普遍和安全的玩法可能就是骑单车,整个住区都是他们探索的世界,只要是能到达地方(图34)。但对于男孩子来说,即便是骑车,也要冒点险才更有意思(图35)。

图34
图35
图36

场景解读:

游戏场地面积过小,游戏设施种类少且千篇一律,工业化和商品化的痕迹过重,缺乏自然因素和具有人情味、创造性的设施,缺少给孩子提供自我创造的机会。

6岁以上的孩子,几乎很少在游乐场玩,这与住区缺少可供这个年龄段儿童游戏的场地和设施有关,也与他们的旺盛精力和探索欲望有关。他们三三两两地出现在住区任何可以到达的地方,更多的是在住区环境中创造性地利用环境和设施,发现游戏的机会(图36)。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往往会选择具有冒险性的活动。但对于女孩来说,缺乏可供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玩的场地和设施使骑单车几乎成为她们唯一的户外游戏。

4、阳光100

冬天  上午 11:00—11:30  晴

游戏场处于阴影下,几乎全天都见不到阳光,冷风更让人在这里难以久留。同时由于处于两栋高层住宅楼的夹缝中,视线不够开阔,是社区公共生活的边缘地带(图37)。几个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玩,但时间不长,陆续走掉(图38)。尽管游戏设施比较齐全,但设施之间缺少联系,处于分离的状态。缺乏场地设计的游戏场也难以长时间吸引儿童。

图37
图38

场景解读:

没有阳光的游戏场是最糟糕的游戏场。

儿童的兴趣是片段的,不连贯的,随时变化的。幼儿活动的特点之一是玩完一个游距又去玩另外一个游具。如游具也是片段化的,儿童一次只能玩一个游具(图39)。但如将设施连在一起,儿童的兴趣就会被串起来,也会使很多儿童同时玩一套设施,这会增强他们的交往的机会,提高儿童的社交能力。这种“连接体系”比分散的游乐设施在同样的面积条件下接纳更多的玩耍儿童。更进一步说,在“连接体系”中,每种游戏设施的游乐方式大大地增多了,丰富的玩耍选择解决了孩子们为独占某一设施而发生的争端。更为重要的是,“连接体系”造成了随着游戏活动的进行,游戏内容的复杂性随之增加,当孩子们对一个简单的游戏内容表现出厌倦之后,连接体系马上还有另外一些更为复杂、更为有趣的活动等着他去探索(图40),这就使儿童的成长过程与游戏产生了更好的对应关系。[4]

图39
图40

5、枫林绿洲

冬天  下午 5:30—6:00  夕阳 天色渐暗

未找到专门的游戏场,但在小区中发现一处螺旋形下沉广场,曲线形的坡道成为大孩子玩滑板的游戏场。小孩子在家长的看护下,也对高差的有趣变化和对大孩子的游戏充满好奇(图41、42)。但是,过多的人工化的铺地让环境有一种冰冷感。

场景解读:

游戏场地应具有环境标识性,这种标识性不应只通过游乐设施和标识牌来体现,而应通过场地自身的特征来体现,如该场景中的下沉广场和环形坡道(图43)。场地高差的明显变化对各个年龄段的儿童均具吸引力,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环形的坡道。贝聿铭曾经提到在他的几个孩子童年的时候,他经常带着他们去各个博物馆参观,但唯有到莱特设计的古根汉姆博物馆中才能让他们兴奋异常,主要原因就是中庭下面盘旋的坡道对孩子们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图41
图42
图43

6、清枫华景园

秋天  下午 4:00—4:30  晴

游戏设施旁一条接近干涸的小溪让几个孩子玩得乐此不疲。小溪中仅剩的一点水和水中的小鱼无疑是他们兴趣的焦点。相比富力城的大型人工水景,更显出这里的自然朴素,而较小的景观尺度,也让儿童容易接近并将游戏行为融入景观之中(图44、45)。

图44
图45
图46

场景解读:

和设计僵化的、由一块块塑胶地面拼成的场地相比,儿童更喜欢相对自由和自然的场地,包括:丘陵、土坡或斜坡,沟渠、小溪或小水塘,隐蔽处,沙坑,树林,花园,洞穴,泥土地面或未加修饰的荒地,草地等(图46)。亲近自然是人的天性,更是儿童的天性,当代的都市环境忽略的了这一点。大量僵直的线条和生硬的形式充斥在环境中,与儿童的天性相抵触。只有当儿童的游戏与自然结合的时候,当他(她)们接触水、泥土、树叶、蚯蚓、鱼、毛毛虫的时候,他们的天性才会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从而对其成长助益极大。

7、CLASS住区

夏天  下午 1:30—2:00  晴

游戏场无人,如果这块只有一个沙坑的场地也算是游戏场的话。显然是为成人设置的活动器具实在没有必要放置在为儿童准备的铺地上(图47)。某宅前角落发现一个小秋千,虽然孤单,但这富有童趣的一景让人感到温馨(图48)。

图47
图48

场景解读:

认为游戏场只是一个沙坑的想法是如此普遍,这种想法无视儿童的智力和敏感心理的需要,忽视了儿童的游戏权利,放弃了为孩子创造成功的成长环境的机会,结果是降低了社区的环境品质。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缺乏对社会性游戏的考虑。社会性游戏是指需要多名儿童配合才能完成的游戏,根据其行为特征可以大致分为:
a\ 运动性——追逐、打闹等,
b\ 竞争性——比赛、争夺等,
c\ 建构性——堆沙、建造等,
d\ 戏剧性——过家家、捉迷藏等。

社会性游戏对儿童社交能力培养和身心健康成长具有重要作用。尽管学校、幼儿园提供了让孩子们相互交往的机会,但在住区和城市中通过游戏自发地交往,并可以接触到各年龄段的孩子,这种开放性是学校和幼儿园所无法提供的。

在住宅旁边设置小型的游戏场地和游戏设施是值得赞扬的做法,这与社会性游戏并不矛盾,而是有益的补充。一方面,这让儿童的户外活动更为方便。另一方面,儿童有独处的心理需求,提供相对小的私密的同时具有安全感的空间,可以让儿童独处或与最好的伙伴单独相处。很多人在童年时都有这样的经历:钻到柜子里睡觉。这种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间却令孩子无比痴迷。赫曼.赫兹伯格提出:“不论何时,当让幼儿园的孩子自己游戏的时候,他们倾向于形成一些小的组群,可能比人们所期望的还要小一些;而常常这些城堡的建造者和扮演父亲及母亲的孩子,在小的空间里比在大的空间里,更感到像在家里一样自在。牢记这一点,设置几个小的沙坑而不是一个大的沙坑是一个好主意”[5](图49)。这段话告诉我们,游戏空间的领域感很重要,领域感令儿童产生强烈的自我意识,使他觉得拥有自己的世界,如果他愿意,可以与其他人共享这个空间。

图49

图49

 8、建外SOHO

冬天  中午 12:00—12:30  阳光充足

建外SOHO并非单一居住功能的住区,而是向城市开放的兼具居住、办公及商业功能的混合社区。这里并未考虑专门的儿童游戏场所,但值得一提的是两栋办公楼之间的旋转木马。这种一般只有在公园游乐场才会见到的大型游乐设施出现在这里,着实给人以惊喜。(图50)。

图50

图50

场景解读:

它并不是专为建外SOHO社区而设置,而是为城市营造童年和节日的气氛做出贡献。当旋转木马转起来时,突然让人产生一种童话降临般的异样感觉,一种久违的怀旧和欢乐情绪弥漫在这城市的角落。

儿童不仅仅生活在住区和幼儿园里,更是生活在城市中。C·亚历山大认为“如果儿童们不能去探索他们周围的整个成人世界,他们就不会成长为名副其实的成年人。但是,现代城市险象丛生,儿童们不会被允许去自由探索”[5]645。城市规划应该考虑儿童的成长环境,使游戏场不局限于封闭的住区和幼儿园里,而是扩展到整个城市。

总体评价:

从以上典型的设计实例中,我们可以发现在北京当代住区中儿童游戏环境所普遍存在的问题:
1、 游戏场所仅仅限于住区内部,很难与其它小区共享,更无法做到融入城市。在住区外部难以见到公共性的儿童游戏场所和设施。
2、 在城市住区儿童游戏场所的规范制定上存在空白。在《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以及《居住区环境景观设计导则》等相关的规范中都未对儿童游戏场所的面积、设施等做出规定,也未对日照、通风等基本要求做出较明确的说明。这也是多数住区游戏场面积偏小(甚至无游戏场)、位置不佳、设施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
3、 大多数游戏场的设计千篇一律,鲜有精心且创造性的游戏环境设计,也就更难以发挥儿童的自主创造能力。产品化的游具设施单调、贫乏,很少见到组合式或“连接体系”的游具(注:华清嘉园的游具是调研中仅见的组合型游具)。
4、 当代住区游戏环境设计的问题即是依然延续功能主义的思考方法,将儿童的游戏行为简单看做是一种功能需求,认为通过单一的游戏场的设置即可满足功能需求。而大量的环境异用现象说明,儿童的游戏行为绝不仅仅限于固定的游戏场,他们会发掘环境中任何有价值的游戏空间,整个住区都可能成为他们的游戏场所。
5、 小尺度的空间在我国当前的住区游戏环境设计中很难见到,取而代之的是形式化操作而带来的大量无意义的空间。

(未完待续)

 

文中注释

[1] 克莱尔·库帕·马库斯,卡罗琳·弗朗西斯. 人性场所——城市开放空间设计导则. 俞孔坚,孙鹏,王志芳等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245
[2] 约翰逊等. 游戏与儿童早期发展. 华爱华,郭力平译.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262
[3] 安妮塔·鲁伊·奥尔兹. 儿童保育中心设计指南. 刘晓光,匡恒等译. 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08.10
[4] 阿尔伯特 J.拉特利奇. 大众行为与公园设计. 王求是,高峰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39
[5] 赫曼·赫兹伯格. 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 仲德昆译. 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3.193
相关POST
为孩子的设计 ——北京城市住区儿童户外游戏行为与环境观察报告 (二)
[摘要] 本文通过对城市中的特殊人群——儿童在城市住...
袁野——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总部)副总建筑师、建筑专业院总建筑师、袁野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袁野及其团队的主要设计领域为公共(文化)及教育类建...
BIGBIGEYES chuntian 等2人赞过
2014.06.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