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转载:图纸与建筑——从一座幼儿园的设计与建造看中国建筑的现实
微博:转发 32 评论 8
文章通过对舟山机关新城幼儿园设计修改前后的图纸分析,结合建造过程中的一些侧面,简要折射当下中国建筑的学科现实和社会现实。
POST©时代建筑/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图一

图一
image©吕恒中/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原文发布于《时代建筑》2009-5;作者:柳亦春

建筑是时代的一面镜子。

这是柯布西耶在1924年《走向新建筑》二版序言里说的一句话。事实上建筑不仅是时代的一面镜子,也是一个国家的一面镜子。

柯布西耶在这个序言里声称他的这本《走向新建筑》起作用的方式是:“不说服专业人员,而是说服大众,要他们相信一个(新的)建筑时期来临了。”将近90年过去了,这本书始终被专业人员读了又读,柯布给建筑师先生们的三项备忘:体块、表面、平面,在今天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

“平面是生成元”[1]43。

当我阅读博风公司的建筑师为舟山群岛上的一座幼儿园所绘制的图纸时,我又重新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纵观20世纪的建筑设计,尽管近年来剖面和形态越来越占主导地位,平面在设计中的作用仍是决定性的,诚如柯布所言,“平面包含着感觉的实质” [1]46。

这座幼儿园的设计是从对一个现有设计的平面修改开始的。

不过起因却是对于立面的诉求。

这个幼儿园是舟山一家房产公司代为建设的住宅配套项目,房产公司在原来的设计已经完成施工图审图之后仍然对外立面感到不太满意,就找到上海的博风公司请他们修改立面。这些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民众生活的提高,大家对一栋房子是否漂亮越来越关注,至少因为有了经济能力的基础,大家也愿意费些工夫和金钱在建筑美观的讲究上。大多数房产公司的老板也并不是一门心思地唯利是图,这不,即使是代建的幼儿园立面有些不好看,这家房产公司的负责人也觉得很不妥,于是,建筑师们一时多了不少立面改建的活儿,很多并不是建成建筑的外观改造,而是拿着待建的图纸进行“改造”。多数外行人一定觉得外立面和平面自然是可以分开进行的。我们大舍就多次接到过一些很著名的房产公司来电,说建筑平面已经有了,希望我们能就着平面出几个立面方案看看。多少他们也算准专业人士吧,不少房产公司也有总建筑师、总工之类的专业人员,这常常令我非常失望,因为柯布西耶在1923年打算说服大众的这本书里就这么说过:“体块和表面由平面决定。”[1]43

开始并不知道博风公司参与设计的这个海岛幼儿园是个既有设计的修改,但在看到幼儿园外立面的竖条格栅时,一时就曾有过疑问:这是不是个改造设计啊?因为我们近年也做过很多个既有建筑或既有图纸的改造设计,用过木格栅、竹格栅、钢板网等,似乎表皮总是一个特别有效的办法。关于这一点,博风公司的建筑师在他的博客里这么写到:“受到一些国际思潮的冲击,当时的思想境界是认为立面上要找一种材料,只要它能解决问题,就把它从头到尾用一遍。材料无论贵贱,只要是不用包装,不模拟另外一种材料就可以。不管怎么样吧,最后无法免俗,选了遮阳用的铝合金格栅。主要的考虑是设计这层材料和后面土建完成面及其他面之间的进退关系,以使它不显得包得很容易的样子。”

我无法断定博风公司的建筑师在拿到那份业已审批通过的施工图,在被要求改改立面的时候,是先想到了格栅还是先决定修改平面,反正在看到这栋幼儿园的照片和它的图纸时,我先被它的图纸吸引了。这也许是职业反应,我更愿意就一份图纸去想象一栋建筑,或者因为经过了在我们所处的创作环境下的这么多年的职业实践,在潜意识里我更愿意相信图纸和建筑师的某种对应,而不是建成物。图纸里面包含着喜悦,而建成物往往更多的是无奈和辛酸。

先让我们看看两份图纸吧。一份是修改前的,一份是修改后的,比较一下,我认为总平面的修改最为精彩,特别是入口部位的处理。对一栋建筑而言,总图的布局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首先决定了一栋建筑和城市及其周边环境的关系。在原来设计的总图中,幼儿园主入口是缩在基地里面的,通过一条不宽的内部消防道路进出,入口和城市道路之间布置了一块很大的停车场,进出的相关问题虽然都解决了,但颇有些无趣,外部空间显得很消极。修改后的设计把门房及其大门拉到接近城市道路的地方,这样在门房和建筑的门厅之间就形成一块半公共的小广场,较好地解决了上下学家长接送的等候空间。这块空间是有领域感的,是舒适和友好的,而不仅仅是一块可以立足的地方,现在城市里的许多幼儿园在这一点上都考虑不够,一到下午接小孩的时间,马路上就会拥集着一团人群,成为很奇特的景观。

图二

图二
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图三

图三
image©吕恒中/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再看一层平面,虽然建筑的大格局没变,大的平面关系没变,但空间细节都变了。建筑体量上原来那些显得毫无自信的凹进凸出基本都被改平了,于是体量间的关系也就清晰起来,内部的空间关系也跟着清晰起来。首先是入口门厅的变化,新的门厅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室内空间,而是一个半室外的曲线形区域,它是进入幼儿园内部的序曲,联系着晨检医务区、礼堂和内部教学区,它把原来建筑内部近60m长、2m宽的长走廊缩短了。建筑师在他的博客里是这样描述这个门厅的:“这里是入口,但门又不挡在最外面。空荡荡的,没有封闭的门厅是早上晨检的地方,也是大人和小朋友再见的地方,是幼儿园最重要的事件发生地。晨检阿姨的小屋子独立站在门厅边上,并向厅里探进一只脑袋,正好反映着阿姨和小朋友们的社会关系。”我想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清晨的阳光会把格栅的光影投在这个空间里面,投在小朋友和大人们的脸上,这是经过这里的所有人一天的开始,这个开始是愉悦的。

再往里看,所有平面的改变都是针对交通流线及其空间感觉的。原来设计中生硬的走廊显然是设计修改最主要的对象,可以看到,所有的楼梯都被改掉了,所有的改变都改善了主要走廊空间的尺度与节奏。两个位于走廊中段的楼梯间被改成开敞的直跑楼梯,两个位于走廊尽端的楼梯间被调转了方向以与室内空间及结构体系更为吻合。建筑师对楼梯和最北侧体量的交通空间的修改颇为得意:“我个人最满意其实是空间的小小调整,尤其是楼梯的调整。将楼梯的方向感调整下,在走廊的尽端为眼睛留个着落点,使窗户在室内看上去是完整的,消除或转化一些仅仅为形式而存在的空间等等。建筑的北面有条很吵的大马路,新的平面利用原来平面上的凹凸,调整出一个空腔。空腔的一楼是封闭的,让建筑内部暂时躲开下大马路的吵闹;二楼则把窗开满,正好看看远处一带绿色的丘陵;三楼是个院子,看小朋友怎么用了。”建筑师博客里的这段话其实已经把他们修改设计的精华都说得清清楚楚了。

图四

图四
image©吕恒中/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那么再让我们再回过头来谈谈立面,毕竟修改的起因是立面问题。

在去海岛实地参观这座幼儿园之前,我先看了建筑的照片。毫无疑问,建筑外立面的深色格栅是最引人注目的。在MSN上,我和博风的建筑师就这一问题展开了一段讨论。

问:一般做一个设计总会有个出发点,那现在是在别人设计的基础上改造的话,有一个新的出发点吗?
答:出发点也很简单,就是用一个材料一包,然后就把内部空间做做好。
问:为什么要包?
答:因为外面材料简单的话,形式就比较好控制。不管土建怎么样,都可以做得简单。
问:这个形式本身和什么有关?就是会“好看”?
答:不是,和阳光洒进来的感觉有关。想用格栅,然后太阳就一缕缕地进来。
问:那后来实际洒进去的感觉和想象的接近吗?
答:比想象的要弱点,因为去了几次,太阳碰巧都不是很大。
问:完成之后你们觉得格栅密了还是疏了还是正好?格栅的颜色深了浅了还是正好?
答:格栅是比设计的疏了,在有些角度看,尤其是正看,有点稀疏。但是从大多数角度看,我觉得还是可以的。颜色是我们要求的,我们觉得可以。但业主和群众一致觉得太深了。
问:假如建筑的表面和内部应该产生某种对应的话,对于这样一种具有匀质特征的格栅来说,它在立面上产生的变化就应是内部重要性的一种反映。
答:是的。在这里,建筑表面的格栅和它内部的元素是具有某种相互交错关系的,而它的表面性也因此会被肯定下来,建筑也就通过格栅而获得了的立面上的深度感。假如没有“交错关系”,没有面料和里子间的构造交接的话,外表还是外表,衬里还是衬里,外皮对于建筑来说就更像是换来换去的衣服了。格栅上的变化¬——建筑山墙面上的阳台,医务室阿姨小房子和格栅的关系,都是交错关系和立面深度的证明。
问:那南立面上的彩色玻璃部分呢?它相对内部空间而言是个独立的元素,当然我们可以注意到它的位置是对应后面的活动室的,卧室前面没有。
答:是的。这是这个幼儿园很重要的细节。大面积的格栅被一系列阳台模样的彩色玻璃盒子打断,玻璃盒子和建筑的“土建体”粘在一起。它似乎是“土建体”的代表,前来和外面的格栅进行某种交涉。最终,它们的表面和格栅的表面持平,传达出现代建筑中,将复杂的构造在视觉上表达为简洁感的审美情趣。
问:那么你觉得这个设计最重要的环节是哪里呢?是孩子们会怎么用这个房子吧?
答:我觉得最重要部分的之一,是小孩可以坐在那个玻璃盒子里面玩。
问:那大家会抢着轮流坐吧?
答:会挤成一锅粥。事实上如果小朋友们抢的最凶的细节,正好是建筑最重要的细节的话,那就完美了。
问:几个玻璃盒子能承载这样的重任吗?
答:就一栋建筑而言也许未必,但对小孩子而言也许这很重要,小孩就是这样,只重视眼前的细节,不顾及大环境的。这些彩色的玻璃盒子是介乎阳台、窗户和凳子之间的混合体,它们使格栅带来的疏密光影产生了变化,它们的尺寸和高度使这里成了三两个小朋友挤坐在一起过小家家的那种空间,最后,它们给内部的空间带来了由光线赋予的颜色。
问:所以从这一点看,彩色玻璃和格栅都具有调节光线的作用。
答:是的。所以实际上它们又可以被认为是同一类型的元素。换句话说,虽然从立面上看,建筑因格栅和彩色玻璃之间的交替而产生了变化,但从内部看,这种变化并没有破坏感觉的延续感,因为内部的主题依然非常单一,那就是光影的变幻。虽然我们不得不应对许多建筑外部形象的讨论,但是我们更关心的是建筑的内部,是建筑中这种和人近距离的接触,这种擦肩而过时的材质感,这种内部活动的流畅,这种建筑内框给人眼睛的景象,这种光影的变幻。这才是我们想象中建筑最主要的部分。

图五

图五
image©吕恒中/来源: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早晨八点过一点,飞机就降落在了舟山机场,迎面带着浓浓咸腥味的海风吹来,我和博风公司的建筑师很快便到了幼儿园的现场。远远地,深灰色竖条格栅背景下的彩色玻璃小盒子显得特别耀眼,再近一点,格栅背后的彩虹墙面也亮亮地透了出来,幼儿园的性格由此表露无疑。据说在幼儿园的建造过程中,海岛的领导一度对建筑的形象很焦虑,这些亮丽的彩色,估计是满足大家对幼儿园建筑形象期许的关键要素吧,不过后来海岛的领导觉得建筑的色彩还是太黑,而群众竟有认为象法院的,来自建筑师的一些议论则有的觉得这个幼儿园看起来更象小学,想想也是些有趣的评论,你能发现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的关注点,既不同又有些相似的地方,问题在于,幼儿园的外观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定式呢?

相对格栅的南立面,我更喜欢建筑的北立面,因为它的表达和它的意图更为吻合,即柯布所说的“平面从内部发展到外部,外部是内部造成的” [1]151。南立面的格栅,还是没有摆脱表现和取巧的意味,特别是看到格栅背后的阳台上的空调机位,这会给阳台上设想的活动带来影响,格栅也因此就略带有遮丑的嫌疑了。而最北端的立面则看上去干脆利落,从这一侧建筑的内部,只有从二层的位置望出去才能见到绵延的远山,因为一层外面有马路的干扰,二层则可以让视线越过马路,景物更为纯净,三层的封闭也使得二层看出去的风景更为感人,这就是空间上封闭与开放的节奏感。而建筑的外部,则将这一意图清楚地表述了出来,既协调了自身的比例尺度,又建立了建筑和城市环境的有效关系。

进入这座建筑,用一句现在网络上流行的用语,就是我们都被“雷”着了。

室内正在进行二次装修。幼儿园的运营单位在接手后找了一家室内设计单位,估计这家设计单位一定做过不少娱乐项目,以至于将关于儿童的活泼性格演绎成近乎KTV夜总会或美国乡村酒吧的格调。博风公司的建筑师几乎一言未发,我想安慰他几句竟也不知从何说起。这样的事,在十几年的设计生涯中,也不知道遇到多少回了,想大多看客也都习以为常了吧。

回来的路上我想起不久前在北京的一次闲聊中,北大的朱青生教授建议以后建筑师发表作品一定要把业主单位的名称写上,同时把这个项目的主要推动人的名字写上,成为文献记录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如果这个项目造得好,他的功劳不会被埋没,如果造的不好,他要承担一定的压力。当然我有些怀疑这一做法的有效性,因为假如有压力出现的话,也是建筑师先替他们受着了。但朱教授的话其实也在暗示了一栋好建筑的建成,不仅和建筑师的设计有关,也和学科之外的社会力量密切相关。基本上,根据这么多年的实践心得,我觉得当下的中国建筑也许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商业建筑,一种是政治建筑,项目的生死掌握在资本或者权力的手中,当然还有整体体系的影响,建筑师的工作是必要的,却并非充分条件。在这个项目中决定项目生死的是体系,你也能看到资本和政治在美学关注上的影响。一栋幼儿园建筑,开发商找建筑师进行设计,设计时可能教育局会提供关于有多少班级、多少面积的任务书等,开发商在土建完成后交给教育局,教育局再寻找运营单位,运营单位再根据自己的计划去进行二次装修……这时候之前的建筑师们连真正的使用者的面估计也没见到。而这个项目中具备高专业素质的建筑师只参与了施工图后的图纸修改和部分施工配合的阶段,在与原来设计单位的结构和机电配合中也会遇到诸多问题,而施工过程的意外更加难以预料。绝大多数具有真正建筑学专业水准的记录最后只存在于少数人可以并愿意阅读的图纸中,或许这是一个普遍的学科现实和社会现实。这显然不是一个乐观的论调,也许我们仍然可以对建筑学作为一门专业的未来保持乐观,却并不能由此对建筑师作为一门职业的未来保持乐观,假如没有一个透明、民主和科学的职业体系支撑,而要建筑师去拥抱资本和投靠政治来获取机会,这个职业基本上就离衰亡不远了。“如果一个职业的本质只落得哀伤地抱怨,那么它永远不能做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成就”[2]23,这是库哈斯1991年在美国莱斯大学与学生的对话中所言,那次演讲库哈斯的第一句话就是:“建筑师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危险”的理由是“它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困难的、甚至使人精疲力竭的职业”,也因为“它是一种令人讨厌的混合物:即无所不能,同时也无所能”[2]8。虽然他曾预言建筑学也许不会持续到2050年,库哈斯其实还是乐观的,因为在建筑学无所不能的意义上,建筑师仍然可以怀揣梦想。

博风公司的主持建筑师当晚在他的网络日志中又写下了如下这段,题为《论幼儿园的倒掉》:“幼儿园承建方造完后,交给了管理局。本以为管理局会简单弄弄完事,没想到他们决定花很多钱进行装修。这下建筑就被毁得比较彻底了。满室内的拱券、蘑菇柱、云形吊顶,感觉装修的人不把它弄到最恶心就不爽。唯一一个还看得顺眼一点的空间是一个教师的空间。这帮家伙一定是一看见小孩的空间,就麻了爪,没办法正常做事情了。哎,这个给毁了,另外再找机会做别的吧!拜拜。”

参考文献
[1] [法] 勒•柯布西耶著,陈志华译,走向新建筑[M],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
[2] [美] 莱斯大学建筑学院编,裴钊译,莱姆•库哈斯与学生的对话[C],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3

 

相关POST
舟山机关新城幼儿园建筑立面控制及平面调整方案设计/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我们在设计中首先对建筑的平面,而不是立面进行了梳理...
伍敬/王方戟——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由中英双重注册建筑师伍...
2013.08.2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