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1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5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1 所有作品11264 所有图片152,563
宿舍简历
微博:转发 20 评论 2
宿舍简历 —— 从幼儿 “教堂式” 的公共空间到成年 “家居式” 私密空间。
来源:黄杰斌

● 托儿所baby farm

我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皮,但还是感觉眼球在转动,我想眯开眼线看下墙角、天花等什么的同时又处在恐惧之中,终于忍不住拉了眼皮一下……

“眼仔还乱动,快睡觉”

记忆中在一个“很高很大”的透顶光线空间里,幼体们安静的躺成一排一排,旁边有走动着的阿姨,我再也记不清她们的轮廓线。

相信当时整个托儿所的孩子都在同一空间里。

● 幼儿园 kindergarten
我们的木床是有护栏的,分两张或四张为组(这里会有着同床友谊或打架的记忆),其间为走道。靠墙有小凳椅,墙上挂着毛巾、口盅、书包及小红花等等。

正当你站在床上扮演着红军战士的时候,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军官会一大耳光把你从“高台”上拍打下来,但这可能又会变成幸福的事:女护士们救醒你并给予疗伤。

幼儿园按年级分划休憩空间,应是课室般大小。

● 小学  elementary school
国家和家长们都对小学年龄的孩子特别关爱,似乎很少寄宿、住宿类学校,如果有可能也同于幼儿园或中学。

● 中学 high school
星期一牙膏会少,星期二香皂会不见了,星期三球鞋自己会踢了一场球赛,星期四藏于密处自带送饭的腊味瓶也会只剩下油渣——你会没有耐心保持警惕了,结果会连上了锁的零钱也能在星期五丢掉。经过校方明查暗访后会有个同班或同级的同学无故退学,他还可能是你的好朋友呢。

初中我们每个年级住在同一坡屋顶砖屋里,晚上有不同的声响和忽重忽轻的脚臭,不过如果你挺不住的话可以偷偷到后面泥地去灌蟋蟀玩。

到高中年级你就可以住进混凝土宿舍,这时是同班住在一块,公厕里你会发现老师同样有童真,河边洗澡你会碰上在浴室争水龙头的冤家。

更优越是高考班的套间,六到八人用的卫生间里油线般的自来水已经让其它年级羡慕不已,老师感慨地教导我们:“成绩也要对得住这么好的宿舍”。

中学集体宿舍空间大小各异,密度基本一致(铁床是两层、床与床的间隔走道适合发育正常的同学)。

●  大学 college    
终于住上了大学的标准宿舍:两层床铺,每人有半见方的书桌、分格的储物柜、独立阳台,还有电源插座等应有尽有(对我而言)。

在这六人刚好能舒展功能活动的空间里,你会把装在纯净水罐里的洗衣粉当成盐下汤;上铺的床沿会变成单杠;冻天最理想的龙头是疏散楼梯旁拧开的消防栓;在混合了大小解微温及开放淋浴烟雾的卫浴间里会出现同性恋者的骚扰;离集体卫浴间老远的走廊另一端同学们共识了个自然小解区(半夜里碰上其它专业同学还能迎着凉风扯几句);没带宿舍钥匙的时候你能从容的选择上下左右数邻居的阳台轻松爬入自己宿舍(你会惊叹大楼如此人性的设计,立面也不时被移动的大侠激活了);连接饭堂有一道天桥,国足输球后你就别想进出宿舍楼(啤酒瓶、保温瓶、甚于电视屏见人就咂);还是楼顶天台比较安全,就算炎夏都可以席地吉它歌唱(屋面是典型南方方阶砖隔热层)。

大学集体宿舍空间大小基本相似,利用率极高,内容相对多彩一些,有干净斯文的学院派,也有乱七八杂些的亲民帮。

● 病床 sickbed
大学暑假的一天我身体突然发热并冒出许多红点,在校园医务室里的所有医生躲开交头接耳后马上把我送进大医院的传染病房作隔离。

隔离房比普通大病房标准条件要好,就是不能外出和每天被人监察着,看着同房司机阿姐的工友“冒险”探望再转过头凝视自己的周末“M”记汉堡:其实人之间的“墙”比建筑的要多。一个多月了,我和阿姐的感情很不错。

曾住的隔离病房就是标准住宿双人房。 

● 员工宿舍work dorm
外资公司在城市里有种典型的宿舍:住宅套间。三两人共同分享分担一套住宅的资源,可以置冰柜、洗衣机或微波炉,宿舍就象随着步入社会开始向家庭靠拢。

我在远离都市的开发区公司也住上了住宅宿舍,似乎在经历着由宿舍向家庭的过渡:

刚搬进房间只有学校常用的基本物件,突然觉得莫明的“空虚”,不知啥原因我尽量想让房间门开得最大(当时其它老员工都紧闭门户),这时候老鼠蟑螂几时来访都会知道。

时光飞逝,基本物件上都摆满东西,甚至要添置摆件,我发现自己不但没注意开门,而且有了更多需虚掩房门的活动(不过睡觉时门还只关剩四分一或更多)。

随着一些家电的购置,“空虚”开始感觉拥挤起来,蟑螂蜘蛛也开始从不同地方窜出来。

几年的员工宿舍生活,我由新人变成旧员工,不知觉中宿舍进出了几躺人事:有开门大睡的,有虚掩门煮电话的,有闭门鸦雀无声的,千姿百态(你会发现人对房间及门都有其功能理解的差异)。

某天,我关上了房门:噢,原来这里有一“空间”呢!

当私密性被感知的时候,公共性就开始远离?

住宅式员工宿舍:向社会及家庭居住靠拢,但仍不同程度保留学校宿舍的惯性或情结。

从幼儿 “教堂式” 公共空间的集体住宿到成年 “家居式” 私密空间宿舍,这是个体休憩空间的自然发展需求?其中还可以有些什么?

 

黄杰斌 MAT Office 等2人赞过
2015.03.10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