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6 所有作品11159 所有图片150,754
诗意的实用主义者—若昂·路易斯·卡里略·达·格拉萨
微博:转发 7 评论 0
若昂·路易斯·卡里略·达·格拉萨认为自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以两大主轴作为设计的起点:“领域”(territory)和“设计方案”(programme)。他对二者的理解是针对根源的,这种直接切中要害的方式也贯彻在设计实践中。以下文字便是以这位设计师自己的关键词来解析他带有自传味道的建筑。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若昂·路易斯·卡里略·达·格拉萨认为自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以两大主轴作为设计的起点:“领域”(territory)和“设计方案”(programme)。他对二者的理解是针对根源的,这种直接切中要害的方式也贯彻在设计实践中。以下文字便是以这位设计师自己的关键词来解析他带有自传味道的建筑。

图1

图1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图2

图2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领域

格拉萨阐释自己的建筑时,有一个关键词“领域”反复出现。“领域”顾名思义大概指人类定居的领土范围。不过他大大扩展了“领域”的内涵。对他而言, “领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先民如何在荒地选择最早的定居地,并随着人类活动慢慢的扩张形成领地的过程;它包含其特有的元素,如天气、太阳的运动、庄稼和自然植被以及建筑和使用这些空间的人们的文化;他认为“领域”与“城市”之间是矛盾的,因为“领域”是人类活动与场地结构互相影响,互相协调的结果,而“城市”与它所在领域的结构可能是不协调的,(在他看来)并不是那么有意思。

格拉萨以此作为设计的起点。他用领域地图表达这一动态的过程,找到过程中重要的点和线作为对领域本质的理解—等高线,那是城市范围和主要元素的基本结构;山脉的顶峰,那对应着领域中最早的道路(其上最早的人类痕迹);地形的自然隆起,在古代,这样的高地往往被先民选作定居之所,之后,他们也会把重要的建筑物建在这里。后来,随着人类活动又产生了沿着山腰和村庄的道路,它们与前述的要素一同形成了道路网络,勾勒出了划分人类活动领域的最初界线。这些线条“被实体性地记录在领域之中,定义了人类空间的界限和形式结构。它们试图建造一个可识别的,持久的网格体系,以此定义农村和城市的形态”。

他对“领域”的理解是针对根源的,这一态度贯穿在卡里略•达•格拉萨所有的设计活动中。因此,在设计中,他非常迷恋于在每一个项目当中去重塑原始领域的这种感觉,想象第一个到达此地的人,能感受到这里的空气、飞鸟、自然、树木还有阳光。他非常有兴趣去追寻这种根源,那些感动我们的最原初的本质。正因为此,他一直试图去建造一种假想的、先于建筑而存在的和谐。

图3

图3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图4

图4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不过,如果你把他的设计理解为建筑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像东方人对待建筑与自然的关系那样),那是有失偏颇的。尽管我们能从他的设计中辨识出他的家乡阿连特何的根源,读到与自然的关联,但这不足以完整的了解他的建筑。因为,这种融入自然的努力很快就要消解在建筑师为这个形体人为赋予的须臾之感中,这一点同样是显而易见的:他让这座建筑轻盈地漂浮起来,让建筑与地面之间呈现出全新的交接关系,从而为周遭景观烙下了新的印记,提供了新的解读方式,创造了新的层次,吸引了新的目光凝视。他把建筑看作是自然或人工环境中的实物留存,好比一种装置,以这样的方式锲入了周遭景观。因此,仍然隐隐透露出地中海人征服自然,再造地平线的野心。

图5

图5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实用主义

格拉萨认为作为一个建筑师就意味着要务实,因为“设计是对既有矛盾的克服”(阿尔瓦•阿尔托)。虽然建筑师的创造性中会有主观成分,但最终必须以相当实际和理性的态度来达到一个有意思的综合成果。他甚至认为工程师们才是那些解决了最大的建筑学挑战的人,而建筑师却在为浪漫主义语言而分心。

出于务实,格拉萨聚焦于设计的建造环节。在这个过程中,“交流”是一个关键词。因为他认为,建筑师应该是一个想建造一个特定的形式来和世界进行交流的人。而建筑是一个建造、学习和交流同时进行的过程。换句话说,当建造时便进入了一个与社会、与它所意味的一切东西的对话当中。要建设一个完全私人的东西是根本不会发生的。所以,首先,建筑师必须理解建造科学,其次,建造过程是一个基本的交流手段,尽管有成千上万的项目从未离开过画图板。这些认识符合他对设计的理解和务实的态度,也印证了老师西扎的观点:设计方案是“对改变的集体需求”。

格拉萨认为,建筑和建造是不可分的。建筑师应真正地掌握建造,清晰地理解它本身的科学原理。这样才能在设计复杂项目时,有能力和所有其他的专家顺畅地沟通。建筑师必须对所有与项目相关的建造过程有扎实的知识积累,并对项目存在的各种纷繁复杂的局面负责。比如建筑师需要对供应商建议的产品始终保持批判的态度,因为那些解决方案经常不能达到理想的建筑总体效果。而找到更为合适的方案正是建筑师的任务。他认为在建筑当中,建筑师不能仅仅作为使用者和制造商之间的中介体,他们必须承担的责任要多得多。

更重要的是,正是由于对建造的理解和认知,建筑师才在社会职业分工中占有一席之地。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像建筑师这样特殊的职业群体存在的合理性,因为他们是真正知道该如何建造的人。而目前的现状与他的理想相左,建筑师如果想把关于项目的想法结合到必要的技术模块当中,离开了专家根本无法实现。

图6

图6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图7

图7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对建筑学教育的批判

格拉萨的教学实践也将实用主义一以贯之,并且保持批判性。他认为绝大多数葡萄牙建筑学校的建筑学教育是存在一些问题的。教学没有从实践的角度出发,甚至缺乏诸如建造之类的基本功教学。在目前的教育框架下,拥有建筑学博士学位的建筑师未必能成为好的建筑师。就好比毕加索在一所好大学里面念一个博士之后未必会成为一个更好的画家。

他认为建筑师学术的确立应该基于其职业实践,并且通过类似人文学科生产文本那样的研究工作来达成。学术和职业不应分隔。建筑学本质上来讲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建筑学的实践可以作为一个具有它本身规则的特殊的学习过程,正如诗歌一样。建筑学的实践与科学、诗歌或、艺术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因为所有的学科都往往会在同一时期,聚焦伴随着人类存在的相同议题。每一个学科通过它自己的工具得到了相似的发现和结论,推动了思想和人文一点点向前进步。

因此,他在埃武拉开设的新博士项目就主要基于建筑设计实践,在学术和职业实践之间建立更强的互动关系。研究组的成员在共同的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参与建筑项目的实践。从而,为对撰写理论性或学术性的文章不那么感兴趣的年轻建筑师提供一个博士项目。通过这种方法说明在求知和研究的逻辑过程中,加入建筑实践的假设是可执行的。在学术型建筑师和实践型建筑师之间找到这种平等关系是一个很迫切的需求。

形式的诗意

格拉萨对形式语言的处理纯粹而充满诗意。如果同样用追本溯源的方式来理解他的形式语言,我们也能够梳理出它们的根源。他的作品传承着葡萄牙建筑经典而一贯的形象,也能够看到老师西扎对他的影响。再往前追溯,他的建筑语言和密斯也有着清晰的连续性关系。

图8

图8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格拉萨并不打算去标榜或者表现建筑语言和建筑细部中的任何一个。他认为建筑语言应尽可能的简单,这样才能让本质突出出来。即用于建造的东西越简单——历史的印记和细部的设计越消隐不见——每个项目里散发出来的个性就越独特。换句话说,人类、动物、树木,当然还有每一个项目当中都有一种独特的性质,它总是通过一定的方式被物质化,并且可以比细部和语言更为突出。总而言之,建筑是由物质所建造的,而且语言总是与用来建造建筑的材料相联系的。他认为,所有的物质都有它自己的规则和特性,这些规则和特性又反过来也发展成了一种语言。

格拉萨的建筑语言中“无重量感”和妹岛和世的“轻盈感”互为参照。他们都有非常一致的对建筑实践的分析,也结合了一种精致、优雅的建造方法,非常清晰。如果说妹岛和世通过使用最少的材料来重塑建筑,并提出的所有可能性,格拉萨则关注用最小的资源来产生最大的改变的这种能力,或者说提高既有环境质量的能力。他们作品创造出的不可思义的漂浮感,几乎是非物质化的,独立于材料之外。这些手法揭示了项目的本质,是真正概念化的纯净。

图9

图9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格拉萨的设计哲学和“柏拉图的洞穴”的隐喻之间有着微妙的关联。他一直力图寻求事物共同的基本结构,或者说到达一个足够简单的点,能够通往任何其它事物。他的形式主义倾向、对“原型”的追求也许源自对乌托邦的理想,也与现代主义先驱的思想一脉相承。

图10

图10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具体而言,胡安•安东尼奥•科特斯总结的格拉萨建筑中的要素是:“领域的纽带”、“视线”、“捕捉天空”、“空中的笔触”、“阴影线”、“无重量的条带” 、“重定义水平面”、“以景观导引线联系领域”。我们能隐约感觉到与现代建筑五要素的微妙联系。格拉萨在现代建筑语言的基础上,进行了更具实验性的探索。比如相比勒•柯布西耶的作品中用的“横向长窗”、“玻璃立面”、和建造特殊窗户来框景,将景观隔离在一个框架内的传统方法,卡里略•达•格拉萨似乎更专注于丢勒版画中框架内的网格,而非框架本身。网格一旦从框架中解放出来,就可以减少到只有一根或者几根线条——它们在建筑中作为线性的元素,而不像网格线那样对场景做过多的框定和限制(就像纸上用于引导书写或音符的线条);他善于在建筑中插入线性的秩序,以一种更自由、潜在无限的方式把场景结构化和平面化,而不是使用会切掉周边画面的框架来禁锢它。这些并不是单纯的水平线,它们是横向的条带——某些例子中也有倾斜的边缘,在不同的高度控制着景观的线条,有时还与纵向的线条交互,“重描”景观,将它与建筑一样绘制在相同的画面中。这是格拉萨建筑中最独到的特征之一,精妙地展现了他在设计中将其作品与周遭领域和景观活跃地联系在一起的持续努力。

图11

图11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总之,在每一个诗意的建筑之后,是格拉萨的实用主义的态度,因为他认为建筑是一个建造、认知和交流的同时进行的过程。

图12

图12
来源:《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相关POST
若昂·路易斯·卡里略·达·格拉萨 2002-2013——《El Croquis中文版》杂志 第170期
第一百七十期ELCROQUIS是葡萄牙建筑师若昂•路易斯•...
2014.01.17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