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871 项目5342 室内649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437 方案1426 摄影838 视频247 图书207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39 所有作品11754 所有图片162,160
2015暑期日本行游记(日本之旅)
微博:转发 35 评论 2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今,读万卷书不再是难事,但是行万里路却要做有心人。正好,每筑建文的朋友北京世界之旅组织了参与建筑游学的老师和同学们谈谈自己行走世界的感受,并录制了精美的专题片,让每筑和其他没有机会走出去的朋友们先一饱眼福吧!
POST©每筑建文

【每筑微评】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今,读万卷书不再是难事,但是行万里路却要做有心人。正好,每筑建文的朋友北京世界之旅组织了参与建筑游学的老师和同学们谈谈自己行走世界的感受,并录制了精美的专题片,让每筑和其他没有机会走出去的朋友们先一饱眼福吧!

作者:江昊懋

21世纪金泽美术馆

作为妹岛和西泽的成名大作,金泽美术馆已经被无数次作为经典建筑的分析案例。其超前的空间理论,独特的形式逻辑,几乎令人只看一眼平面图就永生难忘。不过,一个建筑物究竟如何,从来不是对着平面图就能说出来的,只有真正走进建筑物里,卸下朝圣式的心理负荷,以一个平常的空间参与者的身份去体会,或许才能得到自己的答案。

一、要不要逻辑,有没有逻辑

金泽美术馆的设计理念中,一个相当重要的想法在于其解构式的形式逻辑。传统美术馆建筑设计中被认为必不可少的参观流线逻辑、展陈空间逻辑、柱网结构逻辑在这里几乎被完全取消。空间的功能属性被大大弱化,仅余“房间”和“通道”两类性质的空间,从而也失去了通过功能需求产生的形式逻辑。19个房间被以一种表面上看来无序的方式插在一个轻薄的大圆盘上。这种对传统逻辑方式的挑战应当是金泽美术馆在设计理论上最突出的亮点。妹岛将这种逻辑的解构解释为对空间中“人的活动”这一本质性要素的关注。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传统的美术馆中,建筑是凌驾于人之上的,参观者必须按照事先设定好的参观序列进行游览,序列的安排已经大大限制了“人的活动”这一极其重要的空间要素,这种看起来一个不落的、令人安心的展室安排,事实上在未来的(甚至就是当下的)艺术展览中并非益事。毕竟看艺术展的本质目的并不是走遍每个展厅集齐宝珠召唤神龙,观看者需要一种更为自由的参观和浸染艺术的方式。因此,这种弱化建筑本身的存在,转而关注人及其活动并赋予其多可能性的设计理念,事实上极具超前性。

这种解构性的思维使得金泽美术馆放弃了部分功能需求的逻辑,但在确定最终形态时,其仍蕴含了大量其他方面的考虑。这从各次草图的修改情况就能看出。一是3*3的平面网格,二是房间的平面比例和高度种类数量的限定,三是尽可能设置多条视觉通廊。SANAA解释说“通廊越多越好,以方便人们很容易地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这在平面图上看得很清楚。隐藏的网格限定,辅以四个光庭的设置,产生了四条非常明确的视觉通廊,而视觉通廊的导向性则帮助着人们在空间中更好地进行自由活动。应当承认,金泽美术馆最终的形态中还是能让人隐隐体味到某种控制性力量的存在的。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平面图反映的信息,只有真正走入建筑内部,才能体验到这种既“要逻辑”又“不要逻辑”的设计中,到底有没有逻辑。导游在进入美术馆之前提醒我们,“在金泽美术馆里你们很有可能迷路,不过迷了路也没关系,走一走就走出来了。”事实上,当自己走进美术馆时,真的能体会到这种空间里似有似无的微妙秩序性。初入其中时,人仿佛进入一个梦幻世界,穿行在一个个封闭的白色壳体之间,不时又受到玻璃光庭的指引走向亮处看见天空。四条通廊由于其视觉上的连贯性,确实能引导参观者一直向前走,但走向岔口的可能也依旧存在。人在其中的穿行过程一方面会受到某些暗示的指引,一方面也保持着很大程度的自由。我想,这或许就是妹岛所说的“有秩序解构”,“逻辑”的存在感被控制得恰到好处,着实可见其功力不凡。

如果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博物馆方面由于人为划定了收费区域,从而阻断了许多路径(虽然还是很善良地用玻璃隔断没有用实体),多少影响了设计者本来希望达到的空间体验效果。不过反过来想,妹岛在设计之初或许本就不打算考虑太多展陈性质的区分,产生今天的冲突也是情理之中。

二、大开放与大封闭

金泽美术馆另一个重要的设计理念在于其广泛的开放性。设计师和业主都希望它能成为一个面向全体市民的场所。因此美术馆的总体形态被设计为一个模糊了正面和背面边界的圆形,还在四个方向设置了多条可通达的路径,尽力通过外部空间的设计吸纳更为广泛的群体。然而,设计师在此处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美术馆本身的性质应当是高雅的,甚至是具有一定神秘性的,其展陈的作品应当是与世俗有距离的。无论是安德鲁在剧院周围围上一圈水面,贝聿铭将MIHO设计成一处“桃花源”的所在,大部分艺术场所的设计都将艺术本身的气质视为重要的设计概念之一。那么,妹岛是如何解决在广泛向世俗开放之后还要保留艺术本身高雅这一问题的呢?

答案是分出性质差异巨大的不同空间。金泽美术馆的圆盘外围部分是公众交流的空间。整个圆盘下部采用360度全玻璃幕墙,将外部景观全部纳入建筑内部,加上不同方向涌入的人流,空间极其开放。而设置的19个体块中,除去4个光庭,其余均为完全封闭的白盒子,做到了空间封闭的极致。这种对空间性质极端性的区分方法,使金泽美术馆在满足公共交流这一构想的同时,也顾及了艺术所需要的独立、封闭、隔绝式的环境。简单的空间性质原理,被用得令人叫绝。

至于4个光庭的加入,又将内部大封闭的空间单元与外部大开放的空间建立起了某种微妙的呼应。很显然,倘将金泽美术馆的光庭全换作封闭的白盒子,内外空间性质的巨大差异就使得整个建筑过于僵硬了。光庭作为大开放与大封闭的中和点,其设置可见匠心所在。

三、一个对艺术饱含激情的民族是可怕的

然而,此次去21世纪金泽美术馆,最最予我震撼的并不是建筑本身令人拍案叫绝的设计,而是日本人那种对艺术令人折服的激情。每一个展室的管理员,眼神里都透出对自己所管理的艺术品真诚的热情。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并不容易理解的当代艺术,但他们都一直那样专注仔细地欣赏和体验着,并且愿意与每一个参观者分享自己的心得。至于艺术作品本身,虽然我没有资格对其品头论足,但我对其中的许多作品真的有着发自内心的赞佩。其微妙的深度,却又贴近普通人的可感知性,让我相信参观者与艺术家真的可以透过作品进行深度的对谈。回头想想在国内逛艺术展的经历,每个展室的管理员都只顾着低头看手机,走在作品里听到的话要么就是“这有什么意思啊根本看不懂”,要么就是“就这么随便乱抹几笔就是作品了?那我家明明也能做呢”。艺术与大众遥远的距离,让我们民族对艺术的激情逐渐干涸,然而越是干涸,距离越是愈发遥远。艺术家觉得民众品味低俗什么都不懂,民众根本无意深入了解艺术家的作品只有浅层的嘲讽,这种恶性循环对一个民族来说是致命的。

而日本让我羡慕又恐惧的一点正在于此,他们民众的艺术修养高于中国百姓太多太多,艺术因此在这个岛国蓬勃发展,并且不断良性循环。中国或许由于人口数量众多以及贫富差异导致的思想鸿沟,很难达到日本的艺术普及状态,这是我们得承认的国情限制。然而,文化和艺术是一个国家的软实力,甚至也是决定一个民族能存活多久的关键性因素,其重要性应当被发现和重视,而这一切还任重而道远。

四、关于其他

金泽美术馆里常见大面积梦幻的全白,加之其体态又轻盈动人,据说妹岛做的东西都特别少女情怀,此话果然不假。

美术馆里我最喜欢的作品是立在中间圆柱体块屋顶的“丈量云彩的人”。介绍里说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个在监狱里的囚犯最终成为鸟类专家的故事。那种身陷囹圄却止不住的对自由的渴望无疑令人动容。一个男人架上梯子,向着天空丈量一朵云的尺寸,这其中蕴涵的情怀、勇气、坚定和渴望,越是深入地想越是让人忍不住感动得想哭。

21世纪金泽美术馆
©江昊懋

2015年8月4日晚 补记

MIHO美术馆

此次来日本,我最希望了解的是,这个全球的头号设计大国,是如何将传统文化以现代的方式加以合理表达的。所有蕴涵着文化意味的地方都让我充满期待,且深深着迷。而此行的第一个项目,MIHO美术馆,却是这次行程里唯一一处由华人设计的项目。在贝聿铭先生的这个作品中,或许隐隐可以窥见中日两国文化某些微妙的契合点和差异性,这是最为吸引我的所在。

一、所谓“桃花源”

MIHO 美术馆的营造概念中,最被反复强调的就是“桃花源”的意象。在建筑师、业主、法规以及自然环境等等多方的综合博弈后,诞生了这样一个直到今日依旧被导游和参观者津津乐道的构思。一条从山体里曲折穿过的隧道,一座连接两山的吊桥,辅以光线的变化,景致的布局,综合达到《桃花源记》里渔人般奇妙体验的营造。应当承认,这个想法既满足了融入自然、巧用环境的要求,又使MIHO美术馆的入口空间有了一种别样的气质。保罗•安德鲁设计国家大剧院也认为艺术应当被营造出与世俗的距离感,于是他用了一圈水把剧场完全围住,观众必须从水下通过洗礼而地面无路可达。但这种方式与贝聿铭先生“桃花源”的设计思路相比,多少显得简单粗暴了些,在空间和光影上做文章的可能性也少了很多。更何况贝先生的构思并非凭空而生,而是源自两山山脊的自然环境。整个“桃花源”的构想,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的神来之笔。

然而,完美的构想,是否被完美地实施了呢?

一是“花”。在日本做这个项目, “桃花”被换作樱花,好在二者的颜色和情趣都类似,无所影响。可惜我们来得不是时候,不是樱花开放的时节,不过脑海里想象在一条樱花大道上穿行的情境,依然能感受到那种震撼的美。MIHO美术馆所在的山谷恰名“桃谷”,那种“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仙境是完全可以提供的。

二是“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的空间体验。这应当是整个“桃花源”概念落实时最为核心的要点所在。贝先生为此所做的工作,即是在山体里开挖了一条弯曲的隧道,并在走出洞口时设立一座吊桥通向彼岸的美术馆。就个人体验来说,走入隧道里,由于壁上大量的吸声孔洞,气氛变得静谧,因此引发的神秘感也令人充满了期待。而真正绕过隧道的弯折走出洞口的瞬间,一直被鼓吹的“豁然开朗”“一丝光线”“世外仙境”的体验却并没有出现,这多少令人有些沮丧。而走上吊桥,那种穿山越谷的渡行彼岸之感也与我无缘。同行的同学,有的甚至都已经走了一个来回,还不曾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了另一座山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我想,一是尺度。整个入口部分尺度都超乎寻常的大,隧道的高度和宽度、吊桥的长度和宽度,都没有出现贴近人体尺度的部分。人行其间不曾感到局促和艰涩,自然也就不可能在走出洞口的刹那攫得“豁然开朗”的淋漓快意。于是我想,隧道能不能在某些部分收窄一些?降低一些?闭塞一些?晦暗一些?隧道的出口能不能小一些?光线集中一些?景致来得突兀一些?如此种种,仅仅是一个隧道,其实就还大有文章可做。二是路径设置。从洞口出来,便一马平川地走上了通往美术馆入口的吊桥,这个过程太顺利了,太自在了,以致几乎无人察觉自己正在横越涧谷,正在做着一件惊心动魄的事,即将抵达某处世外仙境。何不在出洞口处先设一处观望的平台,让走出洞口的游客先意识到自己与美术馆还隔着一个山头的距离,再将其引导到吊桥上,令人感到自己又被导入一处半山的仙寓洞口。如此一来,整个入口空间把来访者的心情吊出起伏来,一场桃源之旅才显得更有震撼力。

当然,或许施工上有各式各样的困难,或许贝先生感到并无必要刻意将入口路径拗出过多曲折来,或许对“桃花源”这一概念本身不同人也还有着不同的理解。但至少,于我而言,桃花源还应该被藏得更深。

MIHO美术馆 隧道里精致的灯具
©江昊懋

二、“精致”是不是一种病

事实上,这个话题应当是针对整个日本民族的,而不该被单单列在这篇文里说。然而,MIHO美术馆作为我在日本游访的第一个建筑,最直接而强烈地给予了我“精致”的冲击,所以我想也不妨由此出发,谈谈“精致”所带来的震撼美学体验。

MIHO美术馆的业主作为富甲一方的宗教团体领袖,自然不缺把每个细节都做得精致的财力。从隧道里的每一盏灯开始,到吊桥上的扶手节点,馆里的灯具,天窗,地砖,陈列台,种种处处的细部都简直令人惊呼。之前我一直没有想过细部的点滴对整个建筑的影响,然而事实证明,无数的精致细节,共同构成了一栋建筑的某种气质。现代主义讲究的简洁美,完全可能被墙面和天花板上的灯孔与线路接头搅落得七零八碎。而精致的施工,令整个建筑的纯粹感成为可能,也让身处其中的人不自觉地变得优雅起来。

这其实正是整个日本民族的状态——这个国家的一切都让我感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处在类似我做精模时的状态里。安静,谨慎,周密,严格,于是每一处都愿意精致打磨,每一秒的生活都必须经过精致的安排,每一餐每一饭都一定要小心烹饪,以最精致的方式摆上餐桌。精致的气质弥散在这个岛国的每一个角落,让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不时感到一丝寒意。

但同时,“精致”,也意味着格局的狭小。中国的国民永远学不来这种细腻,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坐拥着庞大广度的国家,灵魂里那种宽广的气质令国民渐渐养成了某种散漫和随性。所以我们漫不经心地贴瓷砖,打玻璃胶,我们理直气壮地把一面明明可以光滑无瑕的墙做得斑斑印迹。那些细腻的清水混凝土墙,雕琢细腻的暖色石灰岩,在中国其实几乎不可能。

那些精致,那种凭精致带来的美感,我们做不到。甚至我们会想,即使做到了又怎样呢?我们就是喜欢坐在草木纷乱的绿地上,看阳光划过斑驳的墙面,在吱呀作响的青石板路上留下阴影。某种藏在我们骨子里的时空苍茫美,反倒让我们感到更自由,于是游目骋怀,才可以极视听之娱。

所以我们说“小”日本。与中国比,日本人或许格局小很多,但因此这个国度里的一切也都要精致很多。由“精致”而带来的独特美感,一直为他们所享受。这种习性发展到极限,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畸形,然而仅仅是“精致”本身,却并不足以成为贬义词。

MIHO美术馆中的韵律和节奏
©江昊懋

三、关于其他

博物馆大厅进门处的圆洞双扇门,很显然是借鉴了传统园林里“月门”的形态。大厅里借用的赤松和远山景,也意在造出一个玻璃的“屏风”。二者比较而言,“屏风”的借景角度适当,而圆洞门对着隧道的出口,不算太好的景观,只能说差强人意,不过这种借景的构思无疑是极佳的。

贝聿铭先生向来惯用精致的几何形态,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从地砖到展示厅形状到天窗到结构钢条,三角形引发的韵律感,节奏感都令人叹服。

整个博物馆虽然大部分被埋在山里,但由于诸多天窗的设置,光照丝毫不觉阴暗,再加上暖色石材,整体气氛活跃兴奋,这显然也是日本本土设计师所不会营造的。此处区别的详述,不妨待到游览过其他日本设计师的博物馆作品后再做评论。

MIHO美术馆走廊
©江昊懋

2015年8月3日晚 补记

古建筑(东大寺、唐招提寺、清水寺、金阁寺、西本愿寺、龙安寺、仁和寺、二条城、白川乡合掌屋、甲贺忍者村)

到了京都,主要的看点就从大师杰作转为传统建筑。日本对传统建筑的重视和保护力度自然没的说,诸多在中国都已不多见的建筑样式都能在日本觅得。这其中除开当年梁思成的力谏护宝之功以及中日不同的历史背景外,日本人自己对古建筑的保护理念,传承模式和运营思路都令人赞佩。毕竟单是拼命抢救下来还远远不够,倘若修缮方法不

到位,或是当局者策略有失,也会落得国内某些著名景点的下场。当然,此行去日本并不为了去论证外国的月亮真的要比中国圆,建筑的美学感染力和历史价值是无国界的。我感激所有用先进的技术和赤诚的情怀保护着千百年前美丽的工作者们,毕竟能一睹旷世杰作并为之沉醉和感动的福气不是每个民族都有的。

兵库县立美术馆
©江昊懋

一、不浮夸的佛堂

古建筑保护是一个太大的话题,对一个初学者而言既无勇气,也无能力去触碰。然而,建筑相较其他艺术门类有一处特征在于其最终对象的非专业性,无论设计概念被阐述得如何高深莫测,最终、最重要的评价还是由外行的使用者和参观者给出。由此想来,除了专业性的美学论调和技术研究,一个非专业视角的评析或许也未尝不可,甚至同样重要。

那么,对于(仿)古建筑来说,最简单粗暴的评价标准就应该是——到底像不像一个古建筑,有没有古建筑应有的气质。单是翼展的大屋顶造型因素当然并非这种气质的全部。回想自己在国内见到的诸多寺庙道观,总给人莫名的浮夸感——“浮夸”这个词是尚神说的,私以为甚为恰当,便也借来一用——然在日本游访的诸多建筑,无论寺庙还是民居,总还是感到其中有着某些传统式的优雅气质。仅凭个人所见所想,大约揣摩有这样几个原因。

一是技艺。据说修复桂离宫时,专家对建筑物实行大拆卸,用合成树脂对原建筑材料进行加固后再重新组装,历时5年多,这种极度精致耐心的事应当也只有日本人才做得出来。而修复后的痕迹有时也不避讳地显露出来,产生一种补丁特有的美感。于是从小处的瓦、斗拱到大处的柱、梁架,无不统一地显出一种陈旧却不破旧的味道,这应当是很理想的古建筑保护效果了。

二是色彩。作为视觉效果决定因素中重要的一部分,色彩对建筑外观的影响应当是巨大的。日本所讲究的枯寂禅意,反映到建筑外观上就有了其用色的素淡。最常见的无非木石的材料原色和黑白灰三种漆色。这样的色彩无论如何搭配,总有淡雅风味存留。而中国人爱用的红黄绿之类艳色,用得好就是恢弘,稍有不慎就成浮夸。于是日本的小型建筑大多雅致,而一旦要做大建筑也只能从体量上扩增而已,不敢如中国尝试艳丽的配色。规避了风险,当然也少了气派。

三是人。对一个建筑来说,真正能决定其气质的终究还是其中人的活动。中国人大都没什么固定的宗教信仰,而日本在这一点上恰恰相反。于是日本的宗教建筑也多了一股虔诚的气息,而无中国寺庙一到大年初一时人声鼎沸烟火纷乱的喧嚣。脱鞋后走入日本的殿堂里,木地板和白沙摩挲着脚底,参访者的细语闲步伴随着日香独特的味道,触、视、听、嗅的多重感官体验共同营造出清净的氛围。美感的体验通常都离不开这样宁谧的氛围。

如此想来,日本精神里的某些东西或许才是其(仿)古建筑不“浮夸”的根本理由。其精致的生活工作方式,对枯寂禅意美的追求,以及笃信不疑的宗教信仰,都令其宗教建筑透出有别于中国寺庙的气质。这些是我们学不来,也没有必要学来的。我们需要借鉴的是他们对古建筑的尊敬之心,不是有一个大屋顶就能叫仿古建筑的。古建筑气质的形成远不仅仅依赖于外形,还有赖于一切与它发生着关系的人们。

光之教堂-木十字架
©江昊懋

二、建筑是一种生活方式

除了各式各样宗庙殿堂外,此行去日本所看的古建筑还包括两处民居建筑群,白川乡合掌村与甲贺忍者村。倘要以建筑的眼光来看,合掌村的价值要大些,毕竟是世界遗产。然而真正从居住者的角度想来,又哪有什么价值高低之分呢,都是自己世代生活的村庄,都是蕴藏着家族记忆的土地。建筑于他们的价值,是远远超出什么木架结构布局模式的。

来日本之前刚出一个大新闻,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街区评选里,之前呼声最高的南锣鼓巷和什刹海竟都双双落榜。尽管有许多人在质疑名单本身的科学性,但或许这毕竟还是能反映某种风向。相较被收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合掌村来,我想它们缺失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人的生活。

合掌村里曾经的渡桥、神社、取水井之类的公共设施还在被继续沿用,房屋里还住着人家飘着烟。村里四处可见大片的麦田,农耕式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仍在延续。游客步入其间并无在动物园观猴的居高临下感,反有些自己打搅了他人生活的尴尬。

村里只有少许的住宅对外开放参观,我们去的是规模最大的成田家。能看到房屋内部的真实结构真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我们从一层踏到四层研究着如何不用钉子就稳固起一栋房屋。其节点的搭接方式,木材的形态和尺度,楼板是否镂空,平面如何布局,都可见散布其中的智慧。例如,为了解决冬季如何既能让屋里暖和又不致引燃木材和茅草的问题,当地人将各层楼板间隔性地镂空。一楼茶壶的上方先安装一块桐木板,令大部分水气先凝结,释放出大部分热量,接着往上各层楼板的镂空区域都恰与下一层相反,如此一来大大增加了暖湿气流的绕行路径,令其充满整个房间,也因此被大量分散,不致因在某处大量囤积导致温度过高引发火灾。再如其60°坡屋顶(为了在冬日排除大量积雪特意采用的角度)和底层直墙的交接处,采用被雪压弯的天然松木作为弯梁,这几乎是就地取材的绝佳典范。此外,由于草顶会逐渐破旧,每3-5年就需要更换一次,到时全村人一起来帮忙推上搬下,其场面之浩大也令人震撼。还有每年的防火演习,从各家屋前喷出的水柱亦汇成一幕壮丽的喷泉景观。凡此种种,可以见得当地人在自己所处的独特自然环境中已然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完善的生活模式体系。因此,对这份独特文化遗产的保护也绝不应止于保护其建筑本身。其所处的环境,当地人的一系列生活方式,都应作为比建筑本身更为关键的要素被保留下来。只有这样,建筑才是有活力的,才是不与环境脱离的,才是有存在价值的。

甲贺忍者村较之逊色之处或许也正在于此。忍者作为日本早已绝迹的行当,其真实的生活方式早已难考。保留下其当年的发源地,顶多也就能让参观者在各路机关暗道里满足一番自己的中二梦,建筑的趣味性已经大过了其文化意义。村里虽然仍有住民,但其生活与寻常农户并无二致,只剩几座遍布机关的忍者故居在游人猎奇的目光里渐渐荒凉。

至于南锣鼓巷之类,老北京人早已搬离,也无甚趣味性可言,唯一的看点似乎就是各类义乌小商品。即使有少许旧建筑存留,也是摆设式的展品,人声荒芜。何况主体都是仿得不伦不类的商业门店。再好的建筑,再辉煌的曾经,一旦缺失了人的真实生活,也早晚会在喧嚣里暗淡下去。建筑空间里的主体本就是人的活动,建筑其实或许本就是某种生活方式的载体。因此,保留一栋建筑,应当同时保留下一种生活方式。而设计一栋建筑,也应当要是源于对某种更好生活方式的渴望吧。

冥想之森-天上云,地上云
©江昊懋
奈良百年会馆立面
©江昊懋

三、你简直不知道那个庭院有多美

说起日式庭院艺术,所有人首先先到的当是其赫赫有名的枯山水。枯山水做得最有代表性的当然是龙华寺,方丈堂前的15块石头和一地白沙不知被反复分析过多少回。其禅境意味和象征手法几乎是老生常谈。龙华寺的介绍册上让游客们不妨在那块沙地前默坐少许,说能悟出不少况味来。我也如大多游客般在其前静默地坐了好久,也有了些许不知算不算领悟的思索。五堆石块如铺陈在大洋里的岛山,颇有些《西游记》里“十界四洲”的意味,其间令观者体味到的苍茫,孤寂和动静倒也颇有意思。不过这多少还是种专属日本人的思维习惯。一是中国人悟道向来不爱从人工的手法里寻,反是自然的山川日月虫鱼鸟兽一啄一饮更有深意;二是中国人的庭院向来也不是给悟道用的。于中国人而言,庭院作为拂去世俗,自在享乐的地方,应当活泼蓊郁才是。中国人追求的禅境大多是自然式的,而非抽象性的。正因此,或许在许多中国人看来,龙华寺的枯山水并不见得美。

不过日本的庭院事实上并不只枯山水一类,日本也有满种草木的回游式庭院,且此类庭院还不在少数。我向来对某两种性质相悖的事物如何结合并达到平衡极感兴趣——就如传统与现代,中式与西式——我特别想看看如果将枯山水与传统花木置于同一庭院里会有怎样奇特的美感。令人惊喜的是这样的庭院在日本还不少,我们就选了龙华寺旁侧的仁和寺。

仁和寺的庭院,说真的,除了“美”,我也不知还能用什么其他的形容词了。沙地白得灼眼,池水蓝得发青,佐以远近苍翠的草木,头上蓝白的天空,还有借景借来的塔和庙堂,整个场景组合起来几乎是彻头彻尾的完美。再加上水中小岛与岸上石堆、水里涟漪与岸上耙纹的微妙呼应,美感之外日本独有的抽象式禅意也得以保留。庭院虽小,且也无中国园林常用的遮掩手法,却仍给人美的体验,游行其中真是如置身风景画里,叫人流连。

除了庭院,日本人惯用的回廊也叫人惊喜。抬离地面的廊道小有曲折,富含变化却并不复杂。拐角处或天井口植以翠竹或蕨草,穿行其中景致丰富而自然。其空间的绝妙处真是不曾体验过的人难以感知的。

仁和寺
©江昊懋
仁和寺庭院
©江昊懋

四、关于其他

日本古建筑屋顶立面上通常还要出一个拱形的“歇”,不知其学名是什么,以及来源如何,网上查也未能觅得,只有日后再请教了。

日本的佛殿倘使古建筑的话,会在佛殿里展陈古建筑的模型和某些构件细部图,旁边又还有虔诚的参拜者。这种展品和参拜地的双重身份倒是令这些佛堂有了别样的趣味。

龙安寺方丈堂前的那个石庭简直是伪文青们的装逼圣地。

水御堂-墙间的天空
©江昊懋
陶板名画庭-墙间的天空2
©江昊懋

2015年8月11日于火车上 补记完毕

庭院小窥
©江昊懋

视频由北京世界之旅提供

http://v.qq.com/page/c/m/g/c0163tu2mmg.html

注:
1. 江昊懋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大二学生

©每筑建文

每筑建文发布宗旨
忠实记录当代华人建筑领域的事件、人物、作品和声音
客观反映当代中国建筑的现状和思潮
汇聚中华建筑智慧
更多内容详见中国建筑纪实网官方网站:http://www.archi-nonfiction.com
投稿请发特定邮箱:meizhujianwen@163.com, 或者mzjwikuku@163.com
新浪微博:@每筑建文
新浪微博话题:#每筑建文# 参与讨论
微信平台:微信加MEI-ZHU-JIAN-WEN或长按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每筑建文

 

相关POST
日本关西地区大师作品与世界文化遗产实践之旅
赵Zora 等1人赞过
2015.09.25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