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迈耶访谈
微博:转发 30 评论 3
2013年6月11日,作为《建筑创作》杂志的特约记者,黄峥、许晓青在纽约市理查德•迈耶事务所办公室内对迈耶先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专访,采访涉及了迈耶先生建筑价值观的生长生成,对当下流行建筑概念的评判,个人职业生涯和中西方世界的比较等多个方面。采访提纲由郑恬辛、王舒展撰拟,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研究生潘曦完成英文听录。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A 个人建筑价值观、以及价值观的生长生成

黄峥:我们读到过一篇文章,是关于您的童年的。文章上说您长大的街区附近有一座废弃的采石场。在文章中,您说您对这座采石场印象很深刻。所以第一个问题是,这座采石场是如何启发您的?您对于自然有什么看法?

理查德•迈耶:你知道,如果我们看你带来的这本杂志上在亚洲的这个建筑(《建筑创作》2012年11期,OMA专辑),尤其看照片上的大理石材料,它并不能真实反映建筑本身,因为建筑反映的是自然,并与自然相互作用。自然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概念。当我们看这个世界,我们看过去,会发现光线变化、天空变化、颜色变化、季节变化。建筑物应能够让我们感受到发生在大自然的变化,以及变化所带来的感受。由于这些建筑物,我们对自然更加的好奇,我们会置身无处不在的野外,观察树木和周围的一切。在我的学生时代,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如果你看赖特的作品,你会感受到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的互动;如果你读过赖特的文章,你会发现一种从内到外的空间延伸。但事实上,只要你在室内竖起一面玻璃墙,那么内外就会变得不同,而空间并不会穿过玻璃墙而有所延伸,事实上,空间在墙的位置就结束了。玻璃就像一层膜,我们可以看穿它,但是它将自然-也就是室外,与内部-也就是室内分隔开来。我最早期的作品之一,一座位于新泽西的房子,我将砖墙设计为从卧室一直延伸至户外的景观中。然后在这里设计了一堵玻璃墙将室内和室外进行分隔。但是后来我发现,经过一段时间,内墙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外墙(黄峥:气候影响?迈耶:没错,就是气候作用)发生了变化。所以我意识到赖特是错误的,它不能从内延伸到外。内部空间就是我们建造的建筑,而外部空间则是就自然而言。

黄峥:那么您是如何改变方法来回应自然的?

理查德•迈耶:我通过可以体现建筑物周遭各种颜色的白色来体现自然。天气晴朗的日子,你会看见建筑物的白色反射天空的蓝色;而在阴天,建筑物则反射出灰蒙蒙的颜色。而且你会发现,早晨的光线不同于下午的光线,而建筑物是可以体现这一不同的。此外,实体、平面和透明体之间存在着一种关联。有些部分你可以看穿,而有些部分则是被包围着的,无法看穿。而这些都是组成空间的元素。作为建筑师,我们所做的就是创造空间。

黄峥:所以说,在颜色方面,您偏好选择白色。我们还从您的事务所官网上发现,您使用了一些其他的关键词来描述您的项目,譬如说开放、清晰、精神升华等。您可以详细解释一下这些词吗?

理查德·迈耶: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所做的就是思考如何创造空间。在创造空间的过程中,我们思考如何让人们与空间互动。一些空间是活跃的,人潮拥挤的;一些空间则是静谧的,内敛的;一些空间是宽敞宏伟的,而另外一些则是私密的。因此,需要根据建筑物类型的不同创造不同类型的空间。设计一座住宅和设计一座办公楼是非常不同的。因此我们可能会在所有建筑物设计中对上述几点做出考量。

黄峥:好的。您刚才说当您在设计您的第一个住宅项目时,您意识到赖特的观点是错误的。那之后您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来体现自然元素。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非常钦佩于您使用光线的手法,这是您的作品的标志性特色。同时还有几何构成的手法。您的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您的灵感源泉是什么?

理查德•迈耶:在我事业刚起步时,我观察其他建筑师的作品来理解建筑的本质。我发现像柯布西耶、阿尔瓦•阿尔托以及路易斯•康等人的作品都非常不同,但他们都在同一时间、不同的时期注重了光线的质量。所以在我发展自己的事业时,我总是思考如何将光线融入空间中,以及我们如何表达光线。在我看来,光线就是生命,所以说光线对于我的作品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一个概念。

黄峥:那么在光线的运用方面,当您在处理自然环境中和城市中建筑的光线时,有没有什么不同的策略?

理查德•迈耶:非常不同。这是纽约的光线,这与巴塞罗那的光线就非常不同,与台湾的光线也大相径庭。你必须对建筑物的朝向、周围环境、光线质量以及光线的性质进行通盘考虑。

黄峥:那么您能举两个您的项目例子来说明不同光线的应用吗?一个是自然环境中的建筑,一个是都市建筑。

理查德•迈耶:我们之前有个项目是在纽约城查尔斯街设计的一座公寓楼。这座楼的空间非常开放,而且透明,面朝哈德逊河。下午,你可以在河边欣赏日落,景色非常优美。而我们在台湾有两个非常不同的项目,位于市区中心地带。由于密度问题,建筑物彼此之间间距有限,所以光线的质量与哈德逊河畔的公寓楼非常不一样。我们在设计中对这个进行了考量。而在墨西哥的另外一个项目的光线条件也与之前说的这几个项目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也在思考,要如何传播光线?我们采用了和纽约城不一样的方式来设计,因为这里的光照强度和热量非常高。

黄峥:人们总是会怀旧,认为黄金年代不是当下,而在别的时期。在您看来,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是什么时候?

理查德•迈耶:现在。

黄峥:您说现在?为什么?

理查德•迈耶:我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因为它在我们的时代是有意义的。但愿这些在将来也有意义,但我们并无法预测这点,我们只能抱以希望。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影响未来的人,但我们只能对当下进行思考,而无法控制未来。

图1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美国联邦法院

图1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美国联邦法院
image©Scott Frances/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2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美国联邦法院

图2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美国联邦法院
image©Scott Frances/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B 对当下流行的建筑概念的评判(参数化、可持续、文化、网络)

黄峥:如今,在现代建筑时期过去以后,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电脑、大众传播媒体、网络横空出世。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您认为建筑是否能反映出时代的特征,或者说建筑要如何改变以适应这些变化?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科技对于建筑来说非常重要。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当我们回顾建筑史,科技与建筑息息相关,就如同创造空间一样。所以我认为科技很重要,而且我想今天利用科技的方法较之过去也有长足的进步。比如说可持续性,它就像建筑结构一样,是每栋建筑物都必须具有的,不论你做什么。建筑只要屹立不倒,它就具有可持续性。所以我认为今时今日,环保因素对于建筑来说非常重要。当然,语境也很重要。建筑物要如何与周围的环境相联系?物理环境、文化环境、政治环境,所有的这些都很重要。一个好的建筑作品,一个能反映当下的作品,希望对未来也产生意义。

黄峥:既然您提到了可持续性,那我们就这一点再谈谈。您是否认为可持续性是一个有意义的命题?

理查德•迈耶:当然,这是肯定的。现在设计一座楼,不可能不将可持续性纳入考虑范围,不论是从材料、技术还是设计角度来说,可持续性都是必须考虑的一个因素。此外,还必须考虑光线质量,如何控制光线,如何使用光线等问题。所有的这些对于建筑行业来说都很重要。

许晓青:关于如何在设计中体现可持续性这一点,您是否可以举例说明一下?

理查德•迈耶:我们近期在意大利为一家叫做Italcementi的公司完成了一座建筑。他们制造纯白混凝土。我们为这家公司设计的楼是使用白色混凝土施工的。但是,我们还在混凝土外设计了大型日光屏,通过日光屏,你可以看见屏幕外面的一切,但是同时屏幕也可以起到遮光效果。在建筑物内部,对气候条件进行了控制,因此建筑物温度不会过高。这些日光屏可以将建筑物的温度降低一度。这是一个例子。几年以前,我们在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设计过一座房子[1],我们希望能够设计一个像广场一样的公共空间。但是你没办法在室外设计这样的一个空间,因为室外实在是太热了,所以我们选择在室内完成。这个大公共空间通过雾气系统保持凉爽。雾气抵达建筑外墙使建筑降温,当室外在100度(编注:华氏)的时候,室内只有80度,达到自然降温的效果。这些就是我们作为建筑师为项目所进行的思考。但是在城市里并不会这么做,这完全是针对亚利桑那州的气候条件所做出的设计。

黄峥:非常好。这个例子提醒了我,您之前在深圳做过一个项目,在那个项目中,您使用了很多百叶窗来控制日光。

理查德•迈耶:正是如此。

黄峥:您刚才提到过文化。您说建筑同时也体现了文化。您可以进一步解释一下吗?

理查德•迈耶:好的。既然你提到了深圳的俱乐部项目,那么我们就谈谈这个项目好了。俱乐部有一系列的空间专门供俱乐部会员使用,人数限制在1000人以内。在这些空间内,会员们可以从事各式各样的活动。会员们可以在宴会厅举行会议,或者也可以和三两好友在酒吧小聚,你知道,可以做各式各样的事情。此外,俱乐部内还设有一个展览空间,总的来说,就是有大量可以从事各式各样活动的空间。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活动在那里举行,当然我并不知道就是了。这是我们作为建筑师可以想象得到的。但是,我们还需要使建筑物外观能够让每位前来的人都能够喜欢。我觉得,有的时候建筑就像是在花园里做园艺,你种下种子,然后等着种子发芽长大。有的时候,种子能够顺利破土而出,有的时候则不能,有的时候也无法控制他们如何成长。建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它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图3 冲浪俱乐部酒店及公寓西立面

图3 冲浪俱乐部酒店及公寓西立面
image©DBOX/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所以您认为我们可以尽情想象用户的需要,但是我们无法拥有完全的控制权?

理查德•迈耶:是的。

许晓青:那么您认为,深圳的项目是如何反映中国背景的?

理查德•迈耶:首先,那是一个非常棒的位置,他们选择的地点,不是我,他们选择了一个小岛。建筑物四周环水,但不仅是建筑物周围被水环绕,我们还将水引入建筑物内。在建筑物内,设计有一座喷泉和一个水帘,水从喷泉流出,并汇入四周的水中。所以水元素将会是使用和欣赏这座建筑的人一个很重要的体验。你知道,我相信有些人只是为了去那个花园。我试着按照我心目中的中式园林来设计这个花园,这是整个建筑物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很重要的部分。那是一个很棒的中式花园。我之前特地学习过很多中式花园,来做准备。

黄峥:接下来我们来谈一谈您的形式语言。我知道在您的办公室,您会为您大部分的项目建立一个网格系统。所以在我看来,您的建筑更多的是建立在正交系统而不是非线性系统上的。您是否认为这样的系统比非线性系统更能为建筑带来活力、秩序的精神和意向的统一呢?

理查德•迈耶:我们所追寻的就是秩序。我同意这一点,就是说网格可以形成秩序。这几年我将金属板发展成为建筑体系的一部分,金属板有它的网格。但是每个项目所需的网格尺寸都不一样,早期的一些项目,网格尺寸约为5X5英尺,但是这个尺寸太大了,对于办公楼来说可能没问题,但是对于小型建筑物来说就太大了。我们在设计小型建筑的时候,将人体的大小考虑在内,所以像门的宽度,就是3英尺,就差不多了,对于网格来说比较合适。所以你必须要对设计的东西有一个概念,你要明白你在做什么,然后就很自然的能够决定所需要的网格尺寸了。

黄峥:您是否尝试过不建立网格系统建造楼房?就是说是否用全新的方法来建造。

理查德•迈耶:……(长时间的思考)事实上,我们现在正在迈阿密做一个项目,叫The Surf Club Hotel&Residences。我今天早些时候还在忙这个。我们就没有用网格,或者说网格强度不够……嗯,我应该再做做。

图4 意大利米兰突变板

图4 意大利米兰突变板
image©Saverio Lombardi Vallauri/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

黄峥:所以您的意思是说您有在一点点地开始探索网格以外的东西。好的,我之前看过您在米兰设计的一个隔板展览项目[2],您就没有使用网格,而是用了一种新的东西来替代网格。

理查德•迈耶:啊对了!没错。我当时要展示白色混凝土的灵活性,就是说用混凝土可以做的事情。所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隔板,每块都完全一样。然后将他们放在一起,形成一个波浪形表面。

黄峥:您觉得探索一些您从未做过的事情是否很有趣?

理查德•迈耶:当然。

黄峥:就建筑语言形态我们再多谈一些。在当前阶段,有许多种建筑形式,不仅仅是网格系统、正交系统,还有许多其它的有趣的东西正在被使用,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不是正交系统。像扎哈•哈迪德的作品,都是在完全非线性系统的基础上建造的。您对此怎么看?您对这种语言有什么看法或意见?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扎哈•哈迪德是一位很好的建筑师,而且我认为许多搞设计的人,都有点类似(例如弗兰克•盖里),你知道,他们的作品都很有趣。但这和我们所做的东西不同。我很欣赏他们的作品,但是你知道,我们致力于形成秩序,而其他人则偏好无序的风格。我个人对无序风格并不感兴趣。

黄峥:在有序和无序之间,显然您偏好有序风格,但是在两者之间,您认为哪个更能带来多样化,哪个更有趣?

理查德•迈耶:我觉得这不是多样化或有趣不有趣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这取决于你觉得建筑应该是怎样。你可以说混乱是做建筑的一种方式,但是你知道,我并不认同这点。我不认同任何持有这个观点的人。因为作为建筑师,我们是为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城市带来秩序,赋予其意义。无序是没有意义的,它所谓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图5 意大利米兰突变板

图5 意大利米兰突变板
image©Saverio Lombardi Vallauri/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

黄峥:您如何评价现在的参数化设计?计算机设计?有人使用计算机脚本来生成形式。现在有一种新的生成形式的方法,我不知道您是否理解,但是他们好像通过键入很多计算机程序、计算机语言,来生成一些形式是他们无法预见的,或者说他们无法想象的。计算机帮助他们完成整个流程。您如何看待这类事物?

理查德•迈耶:我从没做过。你看我的桌子就知道了,我连计算机都没有。我可能不是评价计算机生成形式的合适人选。我还是比较传统,我喜欢用铅笔绘制图纸。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计算机可以做什么。

黄峥:他们通过计算机技术帮助他们完成他们的形式。没有计算机技术,就无法完成这些形式。我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但大多数学院或大学的学生目前都在探索一些新的东西,他们总是试图探索他们没有见过的东西。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创新而不是守旧,有点像是要超越建筑的范畴,或者说他们探索更为先进的形式语言。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不错,人们应该探索不一样的领域。有许多方法都可以实践建筑学,而年轻人应该去探索不一样的方法,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

黄峥:当您还是学生时,您是否探索过什么超越您那个时代的东西?

理查德•迈耶:我想没有。(笑声)

C 职业生涯

黄峥:我们现在来谈谈您的事业。在建筑设计的整个过程中,您是如何控制作品的质量和完整性的?您如何确保每座建筑都做到极致?

理查德•迈耶:事实上,我很关心每座建筑的细节。我们尽我们所能,专注于如何将这些细节付诸实现。但我们不是承包商,所以必须依赖于工人们的技术和手艺,就是那些负责具体施工的人员。我们会负责监督他们,尽一切努力向他们灌输我们的理念,并仔细思考建造的方法,因此建筑物的质量自然就得到了保障。在大多数时候,我想我们做到了。

黄峥:不同国家采用不同的施工技术。您是如何在不依赖他们自身的施工技术的基础上通过控制来确保所有的建筑都能达到同一个水准?因为您知道,有些技术是先进的,而有些则相对落后。

理查德•迈耶:我们在设计阶段就与他们展开合作,工程师也会从旁协助,他知道哪些是可行的,而哪些则是不可行的。

黄峥: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当地的施工组会参与您的设计流程。

理查德•迈耶:是这样的。

许晓青:我们想了解一下设计流程中协作的具体情况,您是如何与这些当地团队合作的?

理查德•迈耶:通常客户会选择与我们合作的本地建筑师,因为他们比我们更了解谁会最适合作为我们的合作者。有时,我们也会提出建议,推荐我们熟悉并合适的人加入团队,但这要看具体情况。

黄峥:您是如何向您的员工以及团队中的每个人传达您的高标准的?

理查德•迈耶:我有一个出色的团队,以及许多优秀的员工。他们在这里工作已经15年、20年了。所以我不需要向每个人传达我的标准,那些老员工会教新人。人们来我这里学习,然后他们回到原来的地方。从许多方面来说,这里就像是一所学校,每个人都从老师那里学习到知识。

黄峥:所以说有点像工作坊或是工作室。我知道到2013年您的事务所就成立50周年了。很少见到有公司能持续这么久的。您对于您的事务所能一直有所作为怎么评价?

理查德•迈耶:你知道,我觉得我们的事务所很棒。我希望即便将来我不在这了,那些还在这里的人们可以按照一以贯之的精神把事务所继续经营下去,我可以想象到将继续做出杰出作品的人们。

黄峥:在过去的50年里,对您来说是否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

理查德•迈耶:哦,是的。大概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之间,我们没有工作可做,你知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那段时间非常困难。即使在最近几年里,我们仍然在努力着,要做专业其实不容易。很不容易。

黄峥:但是您还是克服了这些难关。

理查德•迈耶:但愿如此。

黄峥:您如何看待您的事务所的未来?

理查德•迈耶:你知道,我很信任这里的人。我无法预测我不再在这里以后会发生什么,这得由这里的人们决定。

图6 盖蒂中心地下一层景观

图6 盖蒂中心地下一层景观
image©许晓青/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所以您将选择留给这些人。现在有许多年轻人,他们想要开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理查德•迈耶:持之以恒,即使很困难,也要坚持再坚持。因为最终你将获得成功。

黄峥:嗯,很鼓舞人。

黄峥:我们再谈谈景观。去年夏天去了盖蒂中心,很喜欢您处理景观和建筑物的方式。

理查德•迈耶:那里的每棵树都是我种的。

黄峥:您亲手种的?

理查德•迈耶:哦不是,不是我本人种的。我指导并且确定每棵树种下的位置,确保不同的部分景观也不同。当你经过时,有些树是种在网格里的。然后当你到了花园以后,比较保守的设计倾向又具有非常不同的感受。这就像是在不同的景观空间中穿梭。

许晓青:是的,我发现您在处理景观时,有些是面向海边取景,有些则是面朝城市;在建筑社区中您则设计了一些广场;景观有不同的层级,您可以谈谈吗?

理查德•迈耶:是的,没错。我好久没有去过那里了。但是它们长势不错。它们与周围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就像一直在那里一样。

黄峥:还有就是您处理材料的方式,是否与当地环境有关?我看见过您选的一些石材,它们真是太棒了。您可以讲讲这里面的故事吗?

理查德•迈耶:当我被选为盖蒂中心的建筑师时,感觉非常好。可是他们有法律规定建筑物不能用白色。

图7 盖蒂中心石材

图7 盖蒂中心石材
image©许晓青/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8 盖蒂中心石材

图8 盖蒂中心石材
image©许晓青/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不能用白色?

理查德•迈耶:不能用白色,是条奇怪的法律,当然我并没有往心里去。但是他们法律规定,建筑物不能用白色。所以我觉得既然法律有规定,那应该是有道理的。然后我就开始想,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们把目光转向石材。我们有一个大型的模型车间,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石材,样品,大型的石材样品。我自己也在看石材这块,我有块石头的样本,它非常粗糙,你看见了吗?这种岩石。就在你身后的地上。左边的是有人给我的光滑的石头,但是我不想要这样的。我给他们看了一块粗糙切割的石头样本,然后我们就研究用这些石头可以做什么。于是模型车间的人在意大利定制了一台机器,我们将大块的石头放在那里,然后分类。经过处理,我们得到这样大小的粗糙石块,然后再切片,中间的一片很光滑,而外面的则比较粗糙。这样,我们用光滑的石片来铺地面,然后用粗糙的来做建筑。所以可以说我们发明了这种切割石头的方法。

黄峥:而且结果也非常好。这是不是您第一个以石头为主要建筑材料的项目?

理查德•迈耶:是的。

黄峥:如果不是法律有规定,您不会选择用石头的我想。(笑声)

理查德•迈耶:是的。有很多规范限制我们。比如说建筑红线,以及与邻居之间的视线。还有就是高度限制,建筑物不能超过三层。三层是上限了。所以在迈阿密历史地段的中心位置,你知道,建筑物只能有三层楼高,所以我们的空间不够。因此我们在地面以上设计了三层,同时也在地下设计了三层。通过天窗,自然光线可以进入地下楼层。这样一来,地下的楼层也能有自然光照射,因为如果没有自然光线,感觉就很像地下室。所有的空间,供人们办公、学习的空间都能照到自然光。

图9 盖蒂中心入口景观

图9 盖蒂中心入口景观
image©许晓青/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10 盖蒂中心中庭水景

图10 盖蒂中心中庭水景
image©许晓青/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据我所知,盖蒂中心的建筑集群经过了很多次的调整重复。我去过模型车间,那里有很多代的模型。是什么推动这些迭代发展的?

理查德•迈耶:你知道那个地方很大。我们首先从场地模型着手,但是做的尺度非常小,我们希望借此找到最适合的姿态。然后我们从小尺度一点点慢慢扩大,直到所有的要素都具备了,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模型。人们可以参与进来,帮助我们清晰地了解应该首先做什么。

黄峥:所以,您是从很小的一个方面不断的完善开来?

理查德•迈耶:是的。

黄峥: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设计方式,通常情况下,设计师看到场地就会提出大方案和总平面图,然后再专注细节。可是您完全颠倒过来了。这很有趣。

D 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对比

黄峥:您认为在中国做建筑项目和在美国或欧洲有什么区别?

理查德•迈耶:你知道,每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将某个国家的特点概括出来。即便都是在中国, 深圳OCT会所和我们在深圳设计的一系列别墅也迥然不同。所以要想概括是很难的。中国地域广阔。你知道,在不同的地方做设计是非常不同的,环境不同场地的情况也不同,甚至天气也各有差异。

黄峥:您在中国做项目的过程中,是否碰到在其它地方没有遇到过的困难?

理查德•迈耶:没有,事实上我们发现,所有人都非常渴望把事情做好,并让它能够实现。而且它真的实现了,甚至在中国建筑的完工时间可能比其它地方更快。一旦他们决定了,他们就会立即开始行动。对于建筑师来说,这非常棒。

黄峥:在中国做项目的过程中,您是否面临之前没有遇到过的挑战,重大的挑战?

理查德•迈耶:没有,在我印象中没有。

许晓青:施工方面?

理查德•迈耶:不,没有。

黄峥:那您如何看待中国蓬勃发展的建筑市场?您觉得这会对建筑业有何影响,日后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的?

理查德•迈耶:我们都看得到,中国不断出现上佳的建筑作品,这正是市场兴盛的原因之一。甚至10年、20年以前所建造的建筑品质都非常好。我想说的是,如今中国对高品质建筑有了新的追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机会来到这里做设计。

黄峥:的确,而且学生们总是希望看到优秀的建筑设计,但是在中国内地找不到他们想要的,只能去国外。可是现在,中国各地不断涌现出色的建筑,精彩的设计。学生和年轻的建筑师无需踏出国门便能欣赏到好的建筑设计。

理查德•迈耶:你说的这一点非常好。

黄峥:我想知道,您觉得这种建筑热潮在中国会延续下去么?您的预测是如何的?

理查德•迈耶:我想没人会怀疑这一趋势。中国的人口众多,建筑市场的繁荣会持续一段时间的。可就此刻而言,就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反常。至于这一热潮到底能够持续多久,我觉得没法确定。但最终都会退去。

黄峥:是的。此刻在中国发生的一切与美国40年或50年之前发生的一切非常相似。如果从这方面看,也许在特定的时间,市场将会出现反弹,所有的这一切都会改变。

理查德•迈耶:我想说一点,你需要亲自去中国到处看一看,才能理解各个地方间的差异。在中国,人口超过两千万的城市有五个。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数量我不得而知。这种情况是非常惊人的。

图11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图11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12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图12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您来过中国很多次?

理查德•迈耶:是的。

黄峥:您每次来到中国时,是否都能够找到让您兴奋的事情,或者越来越有意思的事情?

理查德•迈耶:对于能来到中国,我一直很激动。你知道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59年。那次我受邀到一所大学做演讲。

黄峥:哪个城市?北京?

理查德•迈耶:不是北京。我记不清楚了,有可能是上海。可我清楚记得的是,演讲后,我和学生进行了交流,一位教授走向我,然后说“您的感觉如何?您可是第一位和我们交流的美国建筑师。”对于能够邀请我来做演讲,他们很是感激,因为我为他们展示了一些设计作品。在那个时候,这些作品与他们所接触到的差别很大。

黄峥:那的确是非常早期的事情了。经过这么多年,您再次来到中国,看到中国人和城市的变化,有何感觉?

理查德•迈耶:哇,完全变了样,简直不像同一个地方。我记得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有车载着我去到各个地方。当时驾驶员的手一直放在喇叭上,因为街上到处都是自行车,汽车很难看到。在路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都骑着自行车。现在道路也非常不同了,交通景象变化很大。

图13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图13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14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图14 理查德·迈耶雕塑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黄峥: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城市正朝着现代都市发展,汽车也越来越多。

理查德•迈耶:同样的,交通问题也出现了。

黄峥:非常对。

理查德•迈耶:这个问题实在太让人伤脑筋了。我觉得我一半的时间都花在解决交通问题上了。

黄峥:如果您在北京的话,情况会更糟。

黄峥:您觉得,中国的建筑市场是否带有政治色彩?

理查德•迈耶:抱歉,你说什么?

黄峥:我是说,在建筑市场中,中国的政治问题是否更加凸显?

理查德•迈耶:我在中国做项目的这段时间,没有接触到政治上敏感的事情。我倒是读到过一些内容,但是没有亲身体会到政治在建筑中的影响。

E 建筑师生活

黄峥:我看到您的房间里面放着很多艺术作品。您比较欣赏那些艺术家?

理查德•迈耶:墙上的那件艺术品是French Stella的,他是我的密友之一。那幅画挂在那已经很久了。中间那个雕塑是我自己做的。那边的那件是我的一位朋友给我的,一位意大利雕塑家。

黄峥:您最喜欢的艺术作品都有哪些?

理查德•迈耶:我偏爱我自己的作品。(大笑)

黄峥:这件雕塑的创作时间是?

理查德•迈耶:大约是在12年前。我经常在铸造厂做雕塑,这件雕塑是从盖蒂模型的木质残片上创造出来的,我把他们浇铸上不锈钢,然后再组装起来,就像是3D的拼贴画。我仍然在做抽象拼贴画,一直都在做。

图15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图15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16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图16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图17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图17 理查德·迈耶拼贴作品
来源:《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杂志

许晓青:这对您的建筑设计有影响么?

理查德•迈耶:大多数作品都来源于抽象拼贴画。

黄峥:在创作这些艺术品的过程中,您是否受到启发或者受到其他艺术家的影响?

理查德•迈耶:在抽象拼贴画方面,有很多作品我很喜欢。Kurt Schwitters[3]对我的意义非常重大,Robert Rauschenberg[4]也是。

黄峥:闲暇时间您通常会做些什么?

理查德•迈耶:要么读书,要么做抽象拼贴画。

黄峥:您能推荐一些您读过的书吗?

理查德•迈耶:当然。我现在正开始读的一本新书是《达•芬奇》。之前刚读完的一本书非常有趣,书名是Too Soon to Say Goodbye,是一个被诊断出癌症的人写的。医生说他只有一周的时间了,于是他开始写这本书,可书写完已经过去一年了。所以他说“说再见为时过早”。

黄峥:内容很吸引人,我们会找时间来读。您平常听音乐么?

理查德•迈耶:是的,大多数是古典音乐,而且通常是那些名字开头是B的作曲家的作品,比如贝多芬、勃拉姆斯、巴赫和柏辽兹。我最常听的还是贝多芬。

许晓青:您喜欢他们的原因是?

理查德•迈耶:他们的作品太出色了。非常具有建筑感。

许晓青:建筑感,您指的是什么?

理查德•迈耶:节奏。

黄峥:您最喜欢的食物是?

理查德•迈耶:中国菜。

许晓青:哪种?辣的还是?

理查德•迈耶:我喜欢辣的,也非常喜欢广东菜。

黄峥:您喜欢中国点心?

理查德•迈耶:是的,我非常爱点心。我喜欢在午餐的时候吃一些点心。

黄峥:这很好。让我看看,这是您和一位女士的合影。

理查德•迈耶:这是我的女儿。

黄峥:您的女儿?她很漂亮。

理查德•迈耶:谢谢。

黄峥:您能说说您的家庭么?作为一个工作努力的人,您的工作方式肯定会对家庭影响很大。这是否意味着您与家人生活的时间会因此减少?或者您是否会忽略您的家人?

理查德•迈耶:不,我花很多时间来和我的女儿还有女婿在一起。她是一个家具设计师,设计很多漂亮的家具。我的儿子现在是一位雕塑家。很明显,我们家的人都有当艺术家的倾向。

黄峥:好的,我们的问题就这么多。

理查德•迈耶:好的,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的话,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者其他方式询问我,以防我们漏掉了什么问题。

 

相关POST
理查德·迈耶——《建筑创作》2013年7-8月刊
本期杂志除刊发对理查德·迈耶的长篇采访及数篇评论文...
2014.01.17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