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97 项目5080 室内55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2 方案1344 摄影746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3 所有作品11103 所有图片149,607
跨界建筑师野城的采访记录|重构乌托邦之路
微博:转发 11 评论 4
“我觉得:世界的本质是在废墟中建构,在建构中成为废墟。我觉得建筑师应该深入理解建筑的本质,不只是建造才是建筑,废墟也是建筑的一部分,未建成也是建筑的一部分。乌托邦和建筑的关系非常密切,不是遥不可及的未来,而是凌驾于现实之上的想象之邦,是现实与之无法企及又遥相呼应的永久彼岸。我觉得这个时代迫切需要乌托邦思潮的重归,这是下个时代觉醒的前提。我想引用卡尔.曼海姆的一句话:“今天的乌托邦很可能变成明天的现实,各种乌托邦都经常只不过是早产的真理而已。”如果说想象力就是未来,乌托邦就是未来的世界,那么,对现实绝望的人们或许可以感到一些宽慰。”
来源:12777

野城简介:

旅法青年建筑师,诗人,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

野城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

巴黎专业建筑学院 DESA 注册建筑师

巴黎高等装饰艺术学院 ENSAD 研究员

首位荣获法兰西学院(Institut de France)“青年艺术家奖”的中国人

©废墟诗派之“天空” 2003/诗人野城

去国外学什么?

Q:您是从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本科到巴黎建筑专业硕士,怎么会选择跨考到法国的建筑专业呢?有没有遇到专业或语言方面的困难?

Y:在南大读地球科学的时候正好是丁沃沃、张雷、赵辰等老师来南大创立建筑研究所。当时他们组织了很多国际建筑大师讲座,也是因为这些讲座让我对建筑学发生了兴趣。我一直喜欢听不同专业的讲座,本科四年可能听了近两百场讲座,南大和东南的建筑系讲座也都经常去听。最后发现建筑学是能把我各方面才能整合起来的学科,所以当时想考南大建研所的研究生。那时大四的课不多,所以在家自学建筑花了一个月时间做了一个别墅设计,还拿给张雷赵辰老师看,他们觉得不错,不过建筑学是一个系统性学习的学科,建议我最好出国转专业。我又是一直很喜欢法国的人文艺术氛围,于是就去了法国。当时考了巴黎几所著名的艺术和设计学院,最后选择了巴黎建筑专业学院(ESA),这是拿破仑三世时代建校的最老的建筑学院,也是法国最前沿的学院。语言是每个留学生都面临的问题,专业上的问题因人而异。我没有在国内读过建筑,到了法国只能从本科第二年读起,但这让我比国内建筑系毕业直接进入高阶年级的留学生有机会学到更多东西。

Q:那能说说您在国外的学习经历是怎样的吗,是否与国内教学教育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Y:因为我之前学的是理科,在国内转专业太难,但是在国外转专业是很常见的事。而且国外的很多学校分的很细,像法国的建筑学院,设计学院都是独立的学院。你想学理论研究还是建筑设计还是做其他的产品设计或者室内设计,只要选择对口的学院或大学。但是国内都是综合类大学,看似能学到很多东西其实很茫然。这个就是为什么好多中国学生毕业之后觉得自己所学的根本没有用。大部分人进入学校是一个门槛,进入学校之后没有任何方向性,这是这个时代背景下的普遍问题,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这导致了大家对所学的东西不是那么有热情,可能只为了读一个好的大学选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我想国外比较自由和人性化,想学什么学什么,但是好学校竞争也激烈,像巴黎高等装饰艺术学院一年级的考试3000个人只录取80个。在进入学校以后,也会给你很多个人发展的机会,当然也会有繁重的课程,熬夜是家常便饭,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思考能力的培养。学生思考和研究的自由度也非常大,而且注重培养自我表达的能力,这对未来的建筑师职业非常重要。这有助于培养独立思考,激发想象力和沟通能力的过程,学会如何介绍你的思想,如何传播你的观念。国内的教育可能更注重于你学了多少知识。其实建筑是一个跨专业的行业,包含科学艺术人文哲学社会学等诸多学科,但是国内把它归为工科,这个对建筑学来说是不公平的,也使其发展受到很多限制。建筑学发展到现在,欧美的教育现在也都面临一些普遍性问题,但总体来说,对学术自由研究的传统还是有的,中国的教育体系还应该更开放,更灵活,包括可以任意选择你的课题和毕业设计,像国外很多学校的毕业设计甚至可以是一部电影,一个装置,只要你做的好,都有可能通过甚至拿奖。我给国内学生的建议就是这个体系短时间内很难转变,要靠自我觉醒。可以多听听其它学科的课程和讲座,多看看其它领域的书和展览,打开思路。当然独立思考的能力的培养非常重要,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互联网信息时代,到处都是信息,到处都是知识,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学会检索和判断你最需要的信息,这是一个急需培养的能力,否则会被互联网浪费大量时间。建筑学还需要很多学科去支撑,如果你仅仅在建筑学范围内学习建筑,那只拿到一个很小的拼图。建筑学是一个很大的拼图,你要拿很多块拼图去完善它,所以要从其他领域去拿,然后一个个慢慢拼出建筑学完整的面貌,这是我建议国内建筑学学生应该做的。

建筑学的危机?

Q:在您与国内外建筑师交流的过程中,您认为他们的优势和坚持在哪里?国内建筑师应该借鉴或者反省的是什么?

Y:国外的建筑师的养成和状态,不是在进入职业才开始的,教育体系的培养已经塑造了他们的思考方法,再通过建筑事务所工作的实践学习,进一步巩固。在国外可能有很多建筑师从paper architecture开始,像扎哈做了十年的纸上建筑才开始有实际的项目,柯布西耶在37岁才建立自己的事务所,在大量的思考过程中慢慢的实践,这是一种修炼的过程。中国建筑师确实赶上了好时代,尤其是这30年中国的高速城市化进程,建筑师们都来不及思考,他们很容易得到项目很容易建成。中国的项目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像一战二战前后的欧美建筑师那样有史诗般的建筑和城市构想?为什么没有促成日本的新陈代谢派那样的具有规模性的有深远影响的组织或者潮流?或许因为中国 项目都太容易建成了,一实验就建成,实验的“实验性”还没确立就已经建成了,那就没有实验了,实验的先锋性从何而来?!我觉得建筑师的养成还是要有一个实验的过程,尤其是想对建筑学有一些贡献的建筑师,想提出一些新构想的建筑师,尤其需要在成长过程中专注于对“实验性”的培养,恰恰在这样的过程中,更有助于你的思考。如果你的项目应接不暇,可能更多的落入现实的桎梏,商业的陷阱,不断的制造连自己都不想认的“作品”,这样的建筑师生涯有何意义?国外很多大师干了一辈子还不如中国建筑师五年十年内做的项目多,但他们项目的质量极其高,每个项目都融入了他的研究和思考。现在这个时代,对真正想思考做事情的建筑师来说,不是一个坏的时代,建设放缓了,大家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想做的事,不像以前那样拼命加班赶活儿,真的当活儿来做,没什么项目,这对于真正想做出作品来的建筑师或许是一个好事,这个时代应该属于“思考型”的建筑师这个时代不需要那么多快速建造的建筑,会思考的懂思考的建筑师的优势会慢慢凸显出来。

©“国在山墙破”废墟摄影系列 2008/摄影师野城
©“通天梯” 废墟艺术装置 2014/艺术家野城

Q:像您说的那样,这20年到30年建筑师们赶上好时候了,是建筑师最好的时代,但是也有人说现在的建筑业没落了,您是如何看待现在建筑业的发展呢?

Y:这都是一个过程,中国建筑师有大量落地和实践的经验,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优势,有些国外的建筑师一辈子都没做过一个大项目。这个其实就像佛学里面讲的,成住坏空,任何事情都有这样的过程,这是很正常的,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建筑行业也是如此。建筑学和时代发展脉搏非常吻合,中国从过速的发展期转型到缓慢发展期,这在欧美早就发生了,没什么好奇怪的,欧洲有些国家的建筑师可能是一毕业就失业了,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状况,现在轮到中国了。之前的快速建造导致整个建筑业的透支,现在的衰落是必然。所以建筑师也不要抱怨这个时代,大家都是建筑业的参与者、推动者,这是“共业”,大家都有份,所以调整心态很重要。以前的思考方式要换一下,把每个项目做细一点,我没觉得建筑学没落了,只是在这个时期需要重新调整发展方向。高潮过去以后,就是冷静思考的时代,我们应该思考怎样重新面对现实,面对过去和未来。建筑学算是最古老的学科之一,能发展到今天也确实不易,每个时代建筑学的发展大多由于新技术的发展带来的建筑学的变革,原来蒸汽机升降机的发明导致建筑空间在水平和垂直方向发生巨变,这个时代新的技术,也会激起新的建筑形式出来。其实对建筑业的冲击不仅来自于市场和经济走势,新技术一方面推动建筑的发展,同时也可能对建筑业产生冲击。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发展将会改变建筑的设计和建造方式,从事传统建造的企业未来会很惨,未来只需要很少的人力就能满足很大的建设量,建筑设计可能会向一种全新的方式,更高效更智能的方式转变,很多“画图员”建筑师将会失业,只有思考型的建筑师能幸存。未来建筑设计的协作方式、组织方式、工作方式都会有变化,或许会更适合个人建筑师事务所。或许大家可以联合起来,不用在实体的办公空间里,大家都是soho一族,在家里办公。未来的变化会很多,建筑师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多影响会出乎我们的意料,但它必定会发生,可能会来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空山水” 10000个玻璃培养皿搭建的艺术装置 2013 / 艺术家野城 (西班牙塞哥维亚Palacio Quintanar美术馆永久收藏)

如何自我觉醒?

Q:您读的是理工科,却写了很多诗和评论,策划了很多展览,您觉得自己是更偏于理性还是感性的呢?

Y:感性、理性是相互滋养的,没办法分割。我从小喜欢艺术也喜欢科学,一直没间断过画画,也看很多科普书,大学选择了地球科学这个类似博物学家的专业,地球科学也是一门非常庞杂有趣的学科。建筑学可以更强化不同领域的贯通,更能发挥我的优势。其实我在进入大学之前文科方面很一般,根本没有想到未来能写诗写评论,可以说应试教育遮蔽了很多学科的真相,语文这门学科一度扼杀了我对文学的兴趣。进入大学之后,自我觉醒变得非常迫切,南大的人文氛围让我对写作着了迷,这其实是一种释放,当你一旦发现语言居然是如此能让你自如表达的媒介,你会发狂地爱上她。写诗就是完全自发的,近乎狂热的,这也是一种信仰的建立过程。这在正统的教育体系里是得不到的,只能靠自我发掘。

策展也是一种多学科打通的专业,专业性也不比建筑学的门框低。独立策展人这个行业很新,确实也比较艰难,学术性强的策展人更是少之又少。策展人这个词汇的产生其实也没有多少年,我觉得策展是把某个或多个学科和理论进行一种可视化的交叉呈现,这种组织和架构的能力非常有挑战。我把展厅看成一个城市,在空间上我考虑的是城市设计一样的组织架构流线功能等等,同时结合理论梳理和视觉呈现。所以,对我来说从建筑设计到策展没有什么壁垒。2015年,我策展北京国际设计周主展馆首层的展厅。中华世纪坛是个非常难布展的空间,没有一面直墙展线,地面是让人眼花的石材地板,巨大的柱子占据在展厅中间。。。。。。我把地球科学的理念融入策展,把展厅看成巨大的星系,里面有很多小的星系和星球。比如展厅中有一处是巨大的土星同心圆环,上面向心放置了一些家具小行星。还有一处用环形的展台把柱子完全围合,很多展品用白色的贴纸作为展台,将其从土黄色地面中衬托出来。我试图打破设计与艺术的界限,让展览更像一个现代艺术展。这次的展览可以说一改世纪坛给人的家具展会印象,那些原来不利的因素都被转化成有利之处,甚至成为闪光点。这就需要跨学科思维来打破僵局,打通时空。正好开幕当晚就是中秋月圆之夜,一百多位参展人的两百多件作品全部就位,好像一切都很完美了。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这一千多平的展厅里,在极其有限的布展时间里,为了赶工期我连续几天没合眼,每天来回3万多步在展厅里走出了血泡。策展人其实是个很苦逼的职业,当然建筑师也是,这些是从业者需要面对的现实,任何光环背后都是炼狱般的锤炼。

©2015北京国际设计周 中华世纪坛首层展厅 / 策展人野城

Q:这些都是您的兴趣爱好吗?您觉得把兴趣爱好发展成为自己的职业好不好呢?

Y:一个建筑师应该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一个策展人也应该如此。当然,把兴趣把理想变成职业是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事情,我想能坚持这么做的人都能够体会这种矛盾性,与其想着这样好不好,那样行不行,患得患失,不如就活在当下,做就是了,反正不做这个你也不太情愿做别的事情。跟随心的指引,违背“初心”,其实才是最痛苦的。

©“虫洞城市” 建筑装置 2014 上海美术馆 / 艺术家野城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永久收藏)

Q:您的很多脑洞大开的创作诸如策展、小说、诗歌、艺术等等,想必经历了一个自我解放的过程,请问您是如何自我突破的?

Y:好奇心!我对很多领域感兴趣,甚至国际金融国际贸易,我在南大读本科还辅修过这些课程。这些领域会加深你对城市、建筑的理解。我还是回到我上面讲的,建筑和城市设计是一个极其庞杂的学科,所以你了解的层面越多,对学科本身的认识就会越强。建筑学很多层面,可以拆解起来看,也可以合并起来看,艺术、文学、社会学其实都是密切相关的。选择建筑学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过程,是对各个学科分析后,觉得建筑学这个学科综合性最强。这是为什么我最后去了国外学习建筑,这个是“实现自我”的需求,跟什么时代发展、市场和就业都没有关系。艺术也是我一直很投入的领域,空间艺术和建筑是可以相通的,策展的展览空间可以看作是城市设计,文学创作我认为是一个建筑师的基本素质,不是说要写多好的小说,起码需要有一定的功底写设计理念、项目汇报。文学的修养一方面是多读书,另一方面就是多动笔头,写多了就自然写的顺了,这对建筑学的理解和思维的开拓有重要作用,我写的很多小说诗歌是跟空间有关的,把空间的感觉用一些非理性的诗意的语言表达出来反而更加真实,更能显现那种感觉。通过诗歌的语言,能更自如表达你对空间的理解。小说和电影是叙事性的空间,最近在和朋友拍一部关于废墟的电影,我做一部分艺术指导和编剧的工作。建筑学本身就是一个空间叙事的构筑物。小说诗歌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未建成的纸上建筑。

半年前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虫洞城市”短篇建筑小说。这篇小说预言了半年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还虚构了他上任后启动了一个曼哈顿改造计划,向全球建筑师募集改造方案。我把我的建筑装置“虫洞城市”的理念以小说的方式展现出来,在这篇小说里虚构了主人公建筑师Y,他提出了一个“击穿曼哈顿”的疯狂改造计划。我觉得这些所谓脑洞大开的创作,都是我不同的思考路径。当你没有机会建造一个庞大的城市或者其它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可以通过文字在纸上把想象落成。有人说我接触的领域太多,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享受,在这么多领域来回穿梭,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对建筑学的理解和感悟也会不一样。

Q:对于建筑设计、写诗、策展或者搞艺术等这些看似不同的事情您是平行创作还是相互影响处理呢?

Y:在几个领域平台之间切换,应该是多维度的。首先要在这些领域内有一定的实践基础,其次是一种心态和视角的切换,很多看似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件事。当你看透这点,一旦打通,那各个领域的资源整合就不是1+1,而是成倍的增长。这其实是个发散和收敛的平衡问题,需要比较好的控制力,能打通,hold不住也是不行的。恰恰是有不同的平台切换,才不会在一个领域里越走越窄,思维会一直很活跃,这是保持创作激情的一个方法。建筑师应该多接触其它领域,起码应该了解其它领域发生的事情。建筑学是个综合性很强的学科,对于建筑师个人的发展,光靠建筑学内部的积累是远远不够的。

Q:那您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Y:自由的思考和写作

几个建筑理念

Q:“重构乌托邦”是今天您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策划的未来建筑展,这个展览展出了20多组年轻新锐建筑师的乌托邦建筑和城市设计作品。您提出的“重构乌托邦”也是您在当下的一个思考和判断,那您觉得我们的城市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建筑和人之间最理想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Y:我提出“重构乌托邦”恰恰是看到了一个未来的趋势。当下是一个时代的转折点,一战前俄罗斯的先锋派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潮流,对欧美建筑师有很大的影响。一战后现代主义崛起,一个是需要技术的发展,钢筋混凝土、电梯升降机导致这个时代的变革。一战后现代主义的崛起,很多城市被毁,建筑师投身到住房紧张的扩充和建造后。在快速满足住宅短缺的背景下,建造出密度更高的城市,这就是现代主义开始的时代背景,目的也是为了解决时代的问题。二战后对人的精神的摧毁非常严重,人们渴望未来,他们努力地想象。像二战后蓬勃的乌托邦建筑思潮,新陈代谢派,Team10,Archigram等等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末。之后全球经济复苏,全球的建造非常大,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建设量增加,这个时期就是大面积的建造,乌托邦纸上建筑没有发展的空间,我们进入了现实的宏大建设时期,然后现在到了这个时期的尾声,进入萧条期。这也是是下一个时代承前启后的阶段。

©“重构乌托邦”建筑展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2016 / 策展人野城

我觉得现在正是下一个乌托邦思潮的孕育期,所以我在这个节点提出“重构乌托邦”的理念。思考是在现实的基础之上,这个时代是适合思考的时代,未来会有更多建筑师投入到乌托邦和纸上建筑的思考上来。这是一个物质膨胀、技术狂热的时代,但恰恰是想象力匮乏的时代,所以对乌托邦的渴望是非常强烈的。我还有另外一个理念关于乌托邦和未建成,我觉得:世界的本质是在废墟中建构,在建构中成为废墟。我觉得建筑师应该深入理解建筑的本质,不只是建造才是建筑,废墟也是建筑的一部分,未建成也是建筑的一部分。乌托邦和建筑的关系非常密切,不是遥不可及的未来,而是凌驾于现实之上的想象之邦,是现实与之无法企及又遥相呼应的永久彼岸。我觉得这个时代迫切需要乌托邦思潮的重归,这是下个时代觉醒的前提。我想引用卡尔.曼海姆的一句话:“今天的乌托邦很可能变成明天的现实,各种乌托邦都经常只不过是早产的真理而已。”如果说想象力就是未来,乌托邦就是未来的世界,那么,对现实绝望的人们或许可以感到一些宽慰。

Q:您从2009年开始推广“ECOTOPIA 生态乌托邦”的生态城市理论,它是怎么产生的呢?对于城市与自然的关注与思考,哪个人或哪件事对您的影响最大呢?

Y:这是从我法国学校的毕业设计发展来的,那是08年的作品,当时确实是一波生态建筑、城市农业的激活期。我本来学的是地球科学,对生态系统这方面研究的比较多,所以建立了一个城市农业生态系统的理论模型,并将城市生态系统、农村生态系统和野生自然生态系统进行对比研究。同时还在社会学层面,提出了“城市农业社区集体所有制”,希望让城市人能够在城市中回归乡村,由此产生一个新的阶层“城市农民”。当时在看经济学家韦伯的书,对社会运作、资源整合和分配这块比较感兴趣。

Q:对于未来城市的发展,您觉得“ECOTOPIA 乌托邦”怎样更有力的深入进去呢?

Y:现代城市的问题很多,我去年也给深港建筑双年展的十年回顾专辑写了一章“城市基础”。城市基础是个“看不见”的基础性运作层面。就像我们的呼吸,我们的五脏六腑的运作,这些都靠自律神经来控制,只有当它们出现问题,你才会发现这些功能的存在,你才会发现自律神经多么的重要。我们可以不了解人体内部,但作为城市设计者和建设者,必须对城市基础城市的组织架构了如指掌,对它的建设,运作,维护,急救等等都应该有相应的方法和对策。我们的城市发生各种问题,主要就是城市基础的建设有问题。ECOTOPIA 生态乌托邦也是在这个层面考虑城市农业如何和城市社区融合,产生一个新的系统,这个系统如何运作。其实这是一个新的社会生态系统的设计,而不只是城市设计。它提供新的生产方式,分配方式,工作方式以及如何通过生态设计来升级城市系统,改善城市的人居环境。

©Flow City 1.0 城市设计 2014
© Flow City 2.0 城市设计 2014 / 建筑师野城

Q:您的另两个作品“浮流城1.0”到“浮流城2.0”中间经历了什么?感觉像诗一样灵动、自由,那么灵感来源有什么特别的吗?

Y:这两个项目是真实基地的城市设计,基地从一个地方换到另外一个地方,从大变小,最后还有一个更小的基地,一共有三个地块。我做了三个方案,都延续了我称之为“超景观”的城市设计理念。超景观(Hyper Landscape)是2014年提出的,我把有着自然化倾向的大建筑归为一种超景观,它是一种大尺度的类自然城市景观。在宏观上它影响着城市的格局,在微观上它影响着人的生存状态和活动,在系统运作上它具有巨构建筑的高效便捷和功能的集约化,而在形态上它削弱了大体量建筑的存在感,减少了建筑与环境的冲突。浮流城可以说是“超景观”理论的城市设计作品。这座横跨两条主干道连接三个地块的新城借鉴了山地梯田的形态,交通路网则借鉴了河流的曲线。  浮流城1.0的基地是被两条河围合起来,浮流城的流线概念来自于两条河流的形态。浮流承恩2.0的基地横跨两条主干道连接三个地块,借鉴了山地梯田的形态。城市成为大地景观,建筑单体被消解,起伏的地面和屋面相互融合,成为一种类自然地貌的城市“超景观”。屋面由起伏的农田铺盖,还原地块原始的农田属性,同时创造了地面和空中双倍的城市空间。浮流城打破了现代主义城市横平竖直、缺乏人性的空间布局,城市空间和流线都变得非常自由而富有变化。城市不是被方格子路网所分割,而是通过有一定走势的流线把城市空间交织在一起。城市从分裂的功能区块和机械的规划布局中解放出来,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浮游城重新修复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并让现代建筑摆脱功能性机器的桎梏而转变为人性化的诗意空间。

©卡夫卡计划 Office Zoo 万科动物园 剖面 2016 / 建筑师野城

Q:个人对您的改造万科总部的“卡夫卡计划”尤其感兴趣,这个方案是今年做的吗?能具体介绍一下方案背景吗?利用非办公室使用的空间,提出动物园办公,由海绵孵化器、粒子花园和万科动物园三部分组成,这个方案是怎么生成的呢?

Y:当初面对万科总部这个回字形封闭建筑的时候,就有点卡夫卡笔下《城堡》的主人公面对城堡的那种感觉,所以把这个计划叫卡夫卡计划。这也是一个自然生态系统植入城市的案例,Ecotopia生态乌托邦是农村反攻城市,农业植入城市。卡夫卡计划是野生的自然植入城市内部。城市中有很多闲置的空间,比如一些大型企业机构,可以把他们的公共空间加以利用,引入野生动物园那种放养型的野生自然。项目基地北京的万科总部就是一个典型的回字形围合建筑,内部的中庭空间很大,我在办公楼之间的中庭造了一座人工山,人们搬到这做人工山里办公,而把部分办公空间,变成动物的饲养房。我做了一张剖面图,可以看到这座人造山和围合办公空间的关系,还做了几张长颈鹿出现在办公楼窗外的场景,长颈鹿和其它动物围绕着这座人造山在办公楼之间游走,这是个很乌托邦的方案。和Ecotopia的方法一样,引入一个新的系统打破旧的系统,让人们从传统的办公空间解放出来,亲近自然,治疗各种焦虑和城市病,这是一场办公空间的革命。万科动物园是这个计划最重要的部分,海绵孵化器是把大企业闲置的空间拿出来做相关产业链小微企业的孵化器,一方面给小微企业输血,同时他们的活力和创新又能反过来刺激大企业,为他们所用,这是一个有效资源调配的过程。粒子花园是把原来的固定草坪解构了,粒子化,每一个粒子都是一块移动的草坪,由数字系统控制,可以自由组合成不同的园林形态,我是希望大企业能让出一点公共空间给市民分享。  其实这个“卡夫卡计划”也是一个建筑小说式的创作实验,它的空间叙事性可以很容易转换成小说语言。

Q:您对最近国内提倡的开放小区怎么看呢?

Y:开放肯定是大趋势,这更符合人性。不过中国国情比较复杂,在社会风气道德基础没有建立好的情况下,过度开放可能反而适得其反。比如拐卖妇女儿童,入室盗窃,各种推销诈骗等等,这些社会问题一直得不到根本解决。一个封闭小区更能给人安全感,你不会担心在楼下玩耍的小孩被人拐走,你不会担心不速之客,你不会被各种推销骚扰。相比那些门洞大开的小区人流嘈杂,公共空间被流动商业占据,社区环境脏乱差,生活质量很不好。我觉得开放要和实际情况相匹配,不要一刀切。有些确实需要开放和切分,比如占据城市大面积的一些机关大院和大型企业,空间资源闲置,城市交通被阻隔。这些区域打开,有助于解决拥堵,让城市交通更加细分化,让城市交通的毛细血管更能舒展开。我觉得所有城市公园的围墙都应该推倒,城市里不要有什么收费的景区。因为这些都是城市公共空间,所有城市居民都为这个城市工作和纳税,把本应该属于市民的公共空间拿来赚纳税人的钱是不道德的。就好比你买了房子,你去你家小区草坪上休息还要收费,这合理么?!对于学校,从幼儿园中小学到大学,我觉得为了学生安全和校园的清净,现阶段反而应该好好封闭,增加安保,杜绝发生那些发泄社会伤害学生弱势群体的惨案,如果连学校都得不到保护那这个社会毫无尊严可言。当然,光批判是不够的,作为建筑师应该提出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上面提到的“卡夫卡计划”就是以万科北京总部为案例来打开企业内部空间,把野生放养动物园植入办公区,把小微企业孵化器植入产业链巨头企业的闲置空间,并创造可供市民分享的公共空间。而“浮流城”不但打破了方格子现代主义城市规划的桎梏,还让城市空间从地产模式的地块划分中解放出来,在地面和空中相互交织,增加更多的城市公共空间,并让社区的开放和围合变得更有诗意和人性化。这是一种让城市空间更加有机的组织方式。

激情最重要

Q:最后作为学生立场向您提问几个问题,对于在校学生想通过实习学到更多东西,您的事务所会考虑招聘实习生吗?您更看重员工的什么特质,有什么要求呢?您的跨界可以说很成功,对我们在校或者初入社会的新手有什么建议呢?

Y:我觉得能在一起工作首先是志同道合,我不想像普通公司那样招聘员工,我更希望找到的是一起有头脑激荡的人,他能理解我的想法和意图,能带来新的思考,能对工作抱有激情,能跟我一样地投入,这些是我最看中的特质。当然这些都要以比较好的工作能力和学习态度为基础,这才能建构团队合作的良性循环。我觉得跨界不跨界不重要,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为了跨界而跨界,其实本没有那个界。刚进社会的年轻建筑师一定不要把激情给弄没了,首先要乐观,现实再怎么惨淡不要被其影响,否则过了几年你会很后悔,可能挣了些钱,可能也没挣多少,但原来那种状态很难再找回来。状态是非常重要的,如何保持激情,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人而异。

野城之城

我站在黑夜和白昼之间

透的像一张纸

我用白色的皮肤思考

用黑色的骨头呼吸

我是一座城

轻的像一片纸

我的重力已留给大地

我的法度辐射整个蓝天

我是黑夜中的光明之城

我是光明中的黑邃晶体

我的城就在纸上

它永不建成

2015

如需深入阅读更多野城跨界文章,请扫码移步“野城”微信公众平台

 

马海东 半月答团队 等2人赞过
2016.11.2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