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25 项目5159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2 方案1365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6 所有作品11306 所有图片153,209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微博:转发 100 评论 11
荷兰建筑师通过其设计与理论,对城市与社会的全面介入已成为了一种鲜明的整体特征。这样的介入性有着深厚的社会与地理背景。建筑作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面临着未来的种种变化。
来源:互联网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褚冬竹,作者褚冬竹),原文发表于《建筑学报》2011年03期

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1)

褚冬竹

   【摘要】 荷兰建筑师通过其设计与理论,对城市与社会的全面介入已成为了一种鲜明的整体特征。这样的介入性有着深厚的社会与地理背景。建筑作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面临着未来的种种变化。同时,在不同建筑师的理解下,介入性也呈现着不同的表现形式。通过对部分代表性建筑师(事务所)的访谈,从个案的角度探知荷兰建筑界的整体状态。
   【关键词】 荷兰建筑 介入性 社会

   1. 三个场景:从自我批评到全面介入

   让我们先回溯间隔十年的三个场景:

   场景1:2010年,威尼斯双年展荷兰馆,无数泡沫体块悬浮空中,犹如蓝色浮云;至二层俯瞰,“浮云”变身为“天空之城”——建筑模型构建出一个虚拟的城市。这个用建筑师最熟悉的材料与切割方式完成的装置作品,名为“空置荷兰:建筑遇上观念之地”(Vacant NL, where architecture meets ideas1)。以简明而质朴的材料与制作方法为双年展带来了一阵蓝色的清新空气,并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提醒整个创意企业关注城市中的闲置空间(2)——建筑不仅需关注功能与美学,更应承担起解决社会复杂问题的责任(图1)。

44980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场景2:2000年,源于对 “建筑的介入……与荷兰的转型(Architectural Intervention…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Netherlands,1998)”研究项目的总结,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召开了主题为“由设计进行研究(Research by Design)”的学术会议。会议总结报告中阐释了荷兰建筑师对建筑学角色与意义的理解——“设计作为一个学科的核心特征是:它具有将矛盾需求转化为一个整体(unity)的能力,这使得设计成为所有技术科学的中心;……城市与乡村的转型越来越多地受到偶然性项目与建筑介入(architectural intervention)的影响。”(3)(图2)

44981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示意图

示意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场景3:1990年,库哈斯(Rem Koolhaas)在代尔夫特召集了一个名为“荷兰建筑到底有多现代?”(How Modern is Dutch Architecture)的会议,建筑师、评论家共聚一堂,讨论这样一个话题:“荷兰崇尚战前现代主义的习惯到底与当代的现代主义有什么关系?”库哈斯把这次讨论会看成一种荷兰式的“自我批评”——反映了当时荷兰建筑界对自身定位的反省。讨论中,教条式的现代主义被认为是一种“胆怯的选择”、一种“没有实质的肤浅风格”(巴特•洛茨玛,2005)[1]。这种审视与批评激励了后来荷兰青年建筑师的快速崛起,突破战前“经典”现代主义的种种原则,并在世纪之交达到被誉为“超级荷兰”(Super Dutch)的巅峰(4)(图3)。

44982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Hans Van Dijk
来源:Hans Van Dijk

   三个场景,层层推进。从群体反思,到清醒定位,再到对整个创意产业的联动,荷兰建筑走过了一条目标清晰但并不轻松的道路。

   2. “荷兰性”,作为介入的本质

   “荷兰性”,是讨论荷兰建筑时常提及的词汇。虽然一个国家内不可能仅有一种风格,但某种意义上,一个荷兰建筑是否具有明显的“荷兰性”,几乎成了确立其身份(identity)的标签。但何为“荷兰性”?对此我曾向许多荷兰建筑师提问,得到的答案却不尽相同。不妨这样理解,“荷兰性”是一个相对宽松与模糊的概念,它既包含了建筑的风格,也指向了设计背景与思维方式。由于荷兰是现代主义重要的诞生与发展地之一,而后现代主义在荷兰几乎没有产生显著影响,因此,“荷兰性”又代表着明显的“现代性”——对现实问题的积极思考与主动参与,扩张建筑的社会意义与责任,以一种“动态的现代性”(Dynamic Modernity)姿态介入城市与社会之中,便形成了“荷兰性”的主旨涵义。

   对现实世界的尊重,既而引发对“现代性”的尊崇,这也是当代哲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5)。现代性是现代化的结晶,是现代化过程与结果所形成的属性。设计与荷兰现实紧密相关。 独有的地理忧患使荷兰将“设计介入现实”推向了必然——作为欧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荷兰却有近1/3的国土低于海平面,其上更生活着全国总人口的2/3。因此,每一寸土地都弥足珍贵。水患与土地矛盾要求荷兰必须修筑水坝、开凿运河,也必须规划好每一块来之不易的“圩田”(6),这必然涉及到众多“设计问题”(图4)。 正如鹿特丹BoymanS-van Beuningen博物馆前馆长、著名设计师克罗威尔(W. Crouwel)说:“只有依靠设计,才能使我们的国家成为一个可以日日生存的地方。[2]”设计与生存,就这样被荷兰人牢固地联系起来,并深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44983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平面 标题

平面 ©www.traildino.com
来源:www.traildino.com

   因此,在荷兰,“社会”一词被建筑师频繁地使用,并常与其它术语构成组合概念,如“社会环境、社会伙伴、社会住宅”等,将建筑学从“关于房屋建造的技艺”提升到一个更高层次。建筑师以批判性的姿态介入到社会实践当中,探索用建筑学的方式去解答的可能性。众多荷兰建筑师不认为自己只是关注建造问题的工匠,也不是评说社会问题的旁观者,而是积极参与到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一部分。这便是荷兰极少诞生仅倾心于材料与细部的建筑师,而盛产如阿尔多•凡•艾克(Aldo Van Eyek)、库哈斯(Rem Koolhaas)等活跃回应政治与社会问题的建筑人物的原因。可以说,20世纪至今的荷兰城市与建筑设计,便是建筑师、规划师和政治人物等群体的共同思想在实践中的体现和产物。

   正因为荷兰建筑表现出鲜明的主动介入意识、对生存环境的审慎思考和忧患意识,最终表现出多变但又严肃的设计价值观,并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国际影响力——这便是荷兰建筑在今天传递出的“现代性”。很显然,这绝不是仅凭借标新立异的建筑外观可以做到的。

   3. “理想建筑”与“建筑理想”:两种介入的方式

   若以2000年作为中点的前后两段十年来观察,荷兰建筑既经历了第一个十年的快速爆发期,也经历了第二个十年的平稳渐进期(这个时期甚至曾被描述为一种“衰败”[3])。如果说“第一个十年荷兰建筑的成功是基于历史上的优势——当现代化进程要求以创造性的方式去推动革命性进步时,所采用的极端实用主义加美学创新”,(勒默尔•范•托恩,2005)[3]那么,第二个十年的平缓则源自这种极端张力的崩塌和国际经济形势的恶化。要生存与发展,建筑师不仅要成为更面对现实、更具针对性的“问题解决者”,也必须对未来问题、经济状态加以更深切的关注。

   活跃在公众视线里的荷兰建筑师,尤其是那些先锋者,常因其对问题的分析深度与务实的设计态度而著称,也形成了荷兰建筑活动独树一帜甚至桀骜不驯的状态。但是,这样的独特性在快速发展的轨道上前进过久,便存在着局部失控与发热的危险——部分建筑变得为了“独特”而独特,引以为荣的“研究”与“数据”也沦为建筑不容置疑的挡箭牌;毫无文脉参照、特立独行的建筑开始出现——设计开始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宗教”,获得了崇高敬仰后便开始不受约束。所幸的是,荷兰建筑从整体上并没有真正脱轨,反思与自我调整不断地在前进中进行。在沦为美学实用主义的边缘的时候,对社会的再度介入成为了荷兰建筑界后十年的共识。在这个意义上,本世纪初至今的经济危机充当了警醒建筑的“正面”角色。

   随着自我调整与转型,纵观荷兰当代的建筑(师),两种明显不同的倾向已经显现——可分别概括为“建筑的理想”(built ideas)与“理想的建筑”(ideal buildings)。(Egbert Koster,2010)[4]前者指的是那些早已建立起国际影响力的设计机构,如OMA、UNStudio、MVRDV等事务所,凭借其独到的研究力和创造力,依然占有良好的市场,特别是在亚洲国家和地区有着强烈的“明星式”的号召力,不断输出着全新的设计理念和惊异的标志性建筑。这类建筑师通常表达着强烈、鲜明的理论或宣言,理想式地追求着建筑的未来。

   库哈斯是第一类建筑师的最重要代表,也是最具国际声望的荷兰建筑师。正如2010威尼斯双年展的总策展人妹岛和世说,库哈斯的意义在于“拓展了建筑的可能性”,“他对世界的影响超越了建筑领域本身,不同的人们都能从他的作品中领略到什么叫做自由。(7)”库哈斯以现代主义为基础,从批判的眼光出发,作品持续地解答着建筑的“永恒”和当代社会“激变”之间的矛盾,已经将自身的建筑师身份放大到“公共知识分子”,以更广义的建筑学方式全面参与到城市、社会发展与建筑学教育(8)之中。OMA在欧美与亚洲的设计往往呈现出全然不同的外观形象,实则源自于对社会与文化尊重的一脉相承。(图5,图6)

44984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85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模型

模型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MVRDV则通过研究微观个体与宏观环境的关系,不断地对人类生活空间进行反思,通过对“极限”、“数据”、“密度”等城市发展关键问题的研究,从哲学思想及设计手法等对传统思维方式产生巨大冲击。这些表象前卫的作品背后,更是严谨的分析,正如合伙人之一娜塔丽•德•弗里斯(Nathalie de Vries)谈到:“我们关注建筑中的城市品质(Urban quality in architecture)。我们要做的,就是实现城市更加适合生活这一目标。建筑学必须发展出‘新工具’——如何将社会与功能再次结合;如何将人、社会整合在一起。(9)”(图7,图8)

44986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87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UNStudio的两位合伙人——本•范•伯克尔(Ben van Berkel)和卡罗琳•博斯(Caroline Bos)几乎完美的组合为事务所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男性特质的奔放冲击与女性特质的敏锐沉思相结合,使恣意挥洒的设计创意内嵌入严谨缜密的思想内核。在当前欧美经济形势低迷的情形下,UNStudo能够不断获得大型项目委托,主要来自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来自于对新技术与新方法的探索,这始终是UNStudio前进中最重要的推进力量。另一个原因便是事务所在实践中对理论的不断追求,以及本•范•伯克尔本人与建筑教育之间的密切联系。(10)(图9,图10)

44988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89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与此同时,传统的现代主义仍有着深远的影响。被称为致力于建造“理想的建筑”的一类建筑师,如Claus en Kaan、Neutelings Riedijk等建筑事务所,更加深入分析业主与使用者的需求,用更微妙的现代建筑语言与更温和的城市理念,建构出高品质的空间与富有意义的细部。更有维尔•阿雷兹(Wiel Arets)这样既高度重视建造品质且不断提出新观点、新理论的建筑师,还有女建筑师弗朗辛•胡本(Francine Houben)领导下的Mecanoo事务所和另一位艺术气质浓郁但强烈关注社会问题的女建筑师玛丽丝•罗默(Marlies Rohmer)……无论是发展创新观念,还是建造品质的追求,都成为荷兰建筑师图谱中的中坚力量。正如前文所说,荷兰建筑师不会将建造、细部等这样的问题当成建筑师责任的全部。即使是对细部的追求,也包含着鲜明的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荷兰评论家迪塔特玛•斯泰纳(D. Steiner)便已对这样对细部方式进行了总结:“当建筑到了这一点的时候,作品就被浓缩成其自身的一个微缩模型了。细部,就如同用建筑作品、建筑师传记、哲学以及他与事物之间的关系等能量来充电的电池一样。”(11)因此,无论这个建筑师群体如何分类,建筑介入社会生活已经成为了荷兰设计的整体认同。

   Claus en Kaan建筑事务所专注于高品质建造与理想城市的营建,以此表达对城市未来的态度。2010年,事务所出版了《理想的标准》(Ideal Standard)(12)一书,宣告着事务所坚持的建筑颠峰。事务所崇尚高度的简化性,避免繁荣细节干扰使用者。高超的品质控制能力使混凝土、玻璃、木材和涂料这些常见而廉价的材料散发出独特的魅力。合伙人克斯•康(Kees Kaan)坚持在作品中传递“critical detail”的观念,并强调建筑品质置身于普通场景的意义,将建筑的细节与工程的细节区分来开。(13)(图11)

44990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Neutelings Riedijk建筑事务所合伙人米歇尔•雷代克(Michiel Riedijk)非常关注建筑师面对设计的态度。他强调一个重要的关键词——“位置(position)”——包含了建筑师定位、项目定位,以及面对社会的定位。只有在设计之初,确定好各项思考要素与自身的位置,才有可能顺利地展开设计并发现设计中的突破口。(14)(图12,图13)

44991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92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Mecanoo建筑事务所的领导者,女建筑师弗朗辛•胡本(Francine Houben)表现出对感官更为细腻的敏锐。她强调:“建筑需要调动所有的感官,它从来不是那些纯粹的知识、概念上或视觉上的游戏。建筑需要将所有的个人要素组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立完整的概念。对形态与情感的组织则是设计的最终手段。(15)” (图14,图15)

44993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94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著名建筑师维尔•阿雷兹的作品“传递着基本与极简的材料组织以及内外空间的纯粹几何性。(16)”。但阿雷兹并未简单沉浸在建筑问题本身。他说道:“作为建筑师,我是社会的一部分,而不是只会对社会指手画脚的人。建筑师是推进社会进步的那一部分,他们总是在竭力寻找着更新鲜的观念。(17)”他始终热忱地关注绘画、电影、教育以及东方国度文化的影响,积极投身工业产品设计,强调社会发展进程的复杂性,坚持建筑学作为社会发展的开路先锋——这些观念与行动,正表征着其鲜明的社会性和“荷兰性”。作品形式的“冷峻抵抗”与身心投入之热情,构成了阿雷兹作品特殊的气质。(图16,图17)

44995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96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剖面 标题

剖面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Marlies Rohmer事务所在着力挖掘城市与用户的精细需求的同时,巧妙地将个人艺术气质融入其中。事务所的领导者,女建筑师玛丽丝•罗默(Marlies Rohmer)倡导“少就是少,多即是多”(Less is Less, More is More)的观点。她说:“环境是最关键因素。我乐于面对复杂的环境关系,越多的环境文脉信息,对设计就越有价值。在传递环境要素的过程中,单纯地追求简化并不是明智的做法,它并不能给出理想的答案。今天的社会与建筑都存在着多方面的复杂性。”……“在每个项目里,我们既强调直观性,也强调关联性。我希望整合到更多的要素,再加以整理、转化到建筑设计当中。”(18)(图18,图19)

44997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4998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标题 照片

照片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荷兰建筑师的多元化发展使得整个建筑界丰富而有趣。如青年建筑师科恩•欧道斯(Koen Olthuis)则直接将荷兰最紧迫的社会问题——“水患”纳入到自身专业发展当中,关注“自然生态”与“国土安全”等问题。他认为:“在水上建造建筑,其实不单是建筑层面的问题。” “我关注的是城市水平向发展问题——向宽阔的水面争取空间。到2050年,世界人口的70%将生活在城市区域,而大约90%的大城市坐落于水边,我们必须为气候变化做准备,重新审视人工环境与水的关系。”(19)(图20a.b.c)

44999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平面 标题

平面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5000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5001 转载:一种介入的方式——荷兰当代建筑师观察 效果图 标题

效果图 ©褚冬竹
来源:褚冬竹

   4. 后记:面向未来的因果传承

   荷兰建筑师的整体水准让访谈与考察名单一再增长,成为一个几乎无法穷尽的探索。限于篇幅,这里不得不戛然而止。我想在荷兰探究的,是这样一个群体在“过去”、“现在”以及更重要的“将来”所担当的角色。2009年,荷兰建筑学会(NAi)的掌门人欧雷・波曼(Ole Bouman)出版了一本书《因果的建筑学:未来的荷兰设计》(Architecture of Consequence: Dutch Designs on the Future),探索建筑师能够在未来充当何种角色。书中提到目前全球面临的七大难题,如食物短缺、可替代能源、可替代空间……这些关联着全人类未来的“大”话题都出现在了荷兰建筑师的解答之中[6]。

   正如欧雷・波曼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了这样一句早已司空见惯的陈述——“建筑不仅应具有展示的功能,还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20)。” 这句话,平淡中透射着自信与责任,这便是我所看到的荷兰建筑师,一个全面介入的专业集体。

   图片来源说明:
   除明确注明外,本文中所有图片均由设计者本人(事务所)授权提供。

   注 释
   (1) 本届双年展主题为“People Meet in Architecture”(相逢于建筑),总策展人:妹岛和世
   (2) 荷兰建筑的闲置现象十分严重,数百万平米的空间被人冷落,无人问津,已成为政府重点整治的对象。
   (3) Dirk Frieling, The Architectural Intervention,Proceedings A: Research by Design, TU Delft,2000 p.3
   (4) 2000年左右,“超级荷兰”现象走向顶峰并开始衰退,犹如一次“狂欢后的沮丧”。原因是多方面的,并不能由此理解为荷兰建筑的衰退。相反,新世纪的这头十年发展,荷兰建筑呈现出更多元,更具“社会性”的一面。
   (5) 20世纪70年代西方哲学界格局变化也对荷兰建筑思想发展起到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哲学界中对应用领域,特别是那些现实生活问题的研究不断受到重视,分析哲学、现象学等重要分支出现,并强烈的影响着建筑界——展开对问题的深刻研究,通过对具体领域的某些具体问题进行细致分析,以达到对整个学科发展的深入了解。
   (6) 上千年来,荷兰人长期围海造田,以获取更多的生存发展空间。围垦增加的土地称为“圩田”或“浮地”,即“polder”。
   (7) 2010年,库哈斯获2010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终身成就奖”。
   (8) 库哈斯在世界上多所大学任教、讲学,当年在OMA工作过的年轻建筑师很多已经独立开业并取得了成功。2010年,OMA与Strelka学院联合,在莫斯科开办了一所全新的研究型设计学院——“Strelka Institute for Media,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Strelka媒体、建筑与设计学院)”,用建筑教育传递着对建筑全面介入社会生活的理想。
   (9) 源自2010年9月14日笔者对娜塔丽•德•弗里斯的访谈。
   (10) 源自2010年9月1日笔者对本•范•伯克尔的访谈内容归纳。
   (11) D. Steiner. Jedes Detail eine Geschichte. Archithese, 1983, No.4
   (12) Claus en Kaan Architecten. Ideal Standard, Buildings 1988-2009. NAi. 2010
   (13) 源自2010年10月15日笔者对克斯•康的访谈。
   (14) 源自2010年6月23日笔者对米歇尔•雷代克的访谈。
   (15) 源自2010年7月8日笔者对弗朗辛•胡本的访谈。
   (16) Hans Van Dijk . Twentieth-Century Architecture in the Netherlands, 010 Uitgeverij, 1999, p. 146
   (17) 源自2010年7月7日笔者对维尔•阿雷兹的访谈。
   (18) 源自2010年6月18日笔者对玛丽丝•罗默的访谈。
   (19) 源自2010年7月5日笔者对科恩•欧道斯的访谈。
   (20) 参见http://en.nai.nl

   参考文献
   [1] 巴特•洛茨玛. 荷兰建筑的第二次现代化,世界建筑,2005(07)
   [2] Hugh Aldersey-Williams : Natinalism and Globalism in Design , Rizzoli , 1992 ,P.40
   [3]皮尔•维托里奥•奥雷利,勒默尔•范•托恩,乔基姆•德克莱克,德里斯•范德•费尔德.从现实主义到现实:荷兰建筑的未来
   [4] Egbert Koster. Ideal Buildings vs. Built Ideas-the Netherlands, a+u, Vol.475, 2010(04).
   [5] 曲蕾.荷兰社会住宅的运作方式及其在城市更新中的作用, 国外城市规划,2004 Vol.19, No.3
   [6] Ole Bouman. Architecture of Consequence: Dutch Designs on the Future. Netherlands Architecture Institute, 2009

   图名
   1 威尼斯双年展荷兰馆(2010)
    上:二层俯瞰,下:一层仰望 摄影:褚冬竹
   2 “Research by Design”会议论文集封面(2000)
   3 “荷兰建筑到底有多现代?”会议与会人员合影(1990)
    来源: Hans Van Dijk . Twentieth-Century Architecture in the Netherlands, 010 Uitgeverij, 1999
   4 荷兰地图,深绿色部分为围垦造田后的圩田
    来源: www.traildino.com
   5 鹿特丹市政厅(OMA):以模数化的空间组织构成建筑
   6 台北演艺中心:以半露天的开放空间,将传统夜市食客与音乐会观众融合在一起。
   7 鹿特丹市场(MVRDV,2009)
   8 西班牙Logroño生态城(MVRDV,2008)
   9 杭州莱福士广场效果图(UNStudio,2010)
   10 德国斯图加特梅赛德斯-奔驰博物馆(UNStudio,2007)
   11 比利时圣尼古拉市墓园(Claus en Kaan, 2008)
   12 荷兰声像中心室内(Neutelings Riedijk,2006) 摄影:褚冬竹
   13 比利时安特卫普MAS(Museum Aan De Stroom)博物馆(Neutelings Riedijk,2010)
   14 西班牙La Llotja剧院(Mecanoo,2010)
   15 台湾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外观透视图(Mecanoo,2010)
   16 乌特勒支大学图书馆外观(Wiel Arets,2004)
   17 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改扩建项目剖面图(Wiel Arets,2010)
   18 乌特勒支大学Smarties学生公寓外观(Marlies Rohmer,2008)
   19 阿姆斯特丹Transvaalbuurt清真寺外观(Marlies Rohmer,2009)
   20 citadel漂浮公寓(60个居住单元,建设中)
    a.总平面图,b.组团单元,c.外观效果
    设计:Koen Olthuis,2009

 

2012.07.3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