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22 项目5159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1 方案1364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5 所有作品11300 所有图片153,159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微博:转发 8 评论 0
医疗建筑与城市发展的关系经历了结合期、分离期、融合期三个阶段,随着社会经济技术的发展,作为城市重要的公共节点,医疗建筑与城市的结合将越来越紧密。本文探讨了这一发展趋势的社会、经济、文化背景,并结合台湾长庚医院林口总院的设计概况介绍,从功能、空间及公共服务三方面,分析了当代医疗建筑介入城市生活的主要特征。
来源:互联网

  1、古希腊医神Asclepios神庙(图片来源:罗伊•波特、剑桥医学史,张大庆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来源:城市建筑(2010年4月);作者:刘玉龙&王彦

  【摘要】医疗建筑与城市发展的关系经历了结合期、分离期、融合期三个阶段,随着社会经济技术的发展,作为城市重要的公共节点,医疗建筑与城市的结合将越来越紧密。本文探讨了这一发展趋势的社会、经济、文化背景,并结合台湾长庚医院林口总院的设计概况介绍,从功能、空间及公共服务三方面,分析了当代医疗建筑介入城市生活的主要特征。

  一、医疗建筑与城市关系的发展变迁
  医疗建筑是以治疗疾病、维护人类健康为目标的建筑设施,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医疗建筑的内涵不断变化,其与城市的关系也经历了三个主要发展阶段。

  1、结合期:古希腊——中世纪早期
  西方医疗建筑起源于古希腊时期,是与神庙相结合的、包括祭祀、治疗、商业、表演等功能在内的疗养综合体(图1)。中世纪早期,医疗建筑多是依附教堂、官邸等发展,没有独立的形态。中国古代除官立的公医外,主要靠私人行医提供医疗服务。医疗建筑完全是位于市井之间的普通建筑物。在空间形制上,这一时期的医疗建筑与其他建筑相比,并没有太多的特殊性,与城市生活也是紧密联系的。

  2、分离期:中世纪中晚期——近现代
  欧洲中世纪中期,“医院”作为一种完整的医疗机构开始出现。由于黑死病的肆虐,医疗建筑开始了与城市生活相分离的倾向。这一时期,医疗建筑表现出“医疗王国”里的自运行性。一方面,医疗院区周边的人群认为医院内的疾病会威胁到周边的安全,医疗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变得界限分明,成为独立于城市日常生活的一个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医院人群的城市生活需要(商品购买、医药需求等),医疗建筑与周边的城市空间又呈现一种相互的侵蚀状态,表现为消极混乱的空间界面。

  3、融合期:20 世纪70 年代至今
  信息化技术的进步促进了社会形态网络化、系统化的发展,当代的城市与建筑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反映出了社会的整体复杂性。当代医疗建筑逐渐由“治疗疾病的机器”向“关怀病人的建筑”发展。一方面,由于信息化及医疗技术的发展使医疗设备逐渐小型化,减弱了技术对建筑空间的约束性;另一方面,就诊者在医疗服务中主体性地位的建立也促进医疗建筑追求自身的特色,医疗建筑是“建筑”而不再仅仅是“机器”。在满足功能的前提下,医疗建筑将更加重视建筑性,更多体现城市的特征,更多实现城市综合体的价值。

  二、当代医疗服务的发展背景
  20世纪中期以来,医疗服务技术、对象、模式以及政策的发展变化,促进了医疗建筑在规划、功能、空间等方面不断调整,向人性化需求方向发展,从而使当代医疗建筑更加深入地介入了城市生活。其发展背景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因素:
  
  其一是人类疾病谱的变化。当代威胁人类的疾病谱发生了变化,一些大规模的传染病得到了控制,慢性病成为医疗界需要攻克的难关,这使得预防成为医学的首要任务(图2)。同时,人们仍需面对已有传染病的变异和新型传染病的出现,如2003年SARS的流行和控制。
  

129207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2、疟疾随气候变化进入温带(图片来源:罗伊•波特、剑桥医学史,张大庆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其二是医学高新技术的发展。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将医学的研究、诊断、预防、治疗推进到全新的水平,基因技术、内窥镜技术、器官移植及人工器官技术、机器人手术、视觉仿真技术、新药物的不断发明,都促使医学向新的模式转变(图3)。
  

129208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3、仿真人用于临床(作者自摄)

  其三是从“生物-医学模式”到“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变(图4)。后一模式1977年由美国的恩格尔教授提出,在保留和发展前者技术特征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心理和社会因素,要求医学结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方面属性,采取系统综合的整体解决方法。这种以病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医疗观促使医疗建筑向适应人的使用和心理需求的方向转变。
  

129209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4、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作者绘制)

  其四是医疗服务对象的扩大。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新的健康标准——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和病症,而且是个体在身体上、精神上、社会适应上完全安好的状态——使得医疗的范畴向康复、保健、预防、疾病治疗等多方面扩展,医疗服务的人群也因此扩大,从而使日常生活与医疗建筑日益融合。可以预见,随着人类疾病谱向慢性病转化和医疗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于疾病的恐惧和空间隔离的观念将逐渐减弱;同时,随着多层次医疗格局的实现,医疗将逐渐融合于城市生活之中,医疗建筑空间将具有更大的兼容性,与城市建立更加友好的界面,并与之和谐共生。

  三、当代医疗建筑的发展趋势
  路易斯•芒福德在其著作《城市文化》和《历史的城市》中指出:城市“是社会活动的剧场”(atheater of social action),一切活动包括艺术、政治、教育、商业等都是用来使“社会剧”(social drama)更加精彩①。城市的这一文化属性用来描述医疗建筑的本质特征也是很恰当的:医疗建筑对应于疾病人群,如同城市对应于城市人口,都带有社会、职业、文化属性;医疗建筑中分成科室部门,之间通过各种交通流线串联起来,如同城市中由街道、广场联系起来的街区邻里。

  在满足功能结构的前提下,一方面,医疗建筑的发展将从独立于城市生活之外的另一个王国,转变为城市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图5,图6),其发展与城市和乡村聚落的发展渐趋同步;另一方面,医疗建筑将从现在将所有医疗功能集中于大型设施的形态,转化为具有网络化联系的散点形态,从而更注重建筑的地域性特征。
  

129210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5、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医院表现了建筑与城市的友好界面(图片来源:Cor Wagenaar(ed.),The Architecture of Hospitals,Rotterdam;NAi Publishers,2006)
  
129211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6、荷兰格罗宁根市立医院概念方案体现了建筑对城市的积极意义(图片来源:Cor Wagenaar(ed.),The Architecture of Hospitals,Rotterdam;NAi Publishers,2006)

  四、介入城市生活的医疗建筑案例
  长庚医院是台塑集团王永庆先生创办的,经过多年发展,分院已遍布全台湾,可以提供良好的公共医疗服务以及全台1/3 的病床位。林口总院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所医院,在30 年运营中不断调整改造,以适应社会生活的变革,现已发展为设有3700 余床位的超大型医疗设施,并且与城市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图7,图8)。下文将结合该院的功能、空间、公共服务三个方面,分析当代医疗建筑对城市生活的多层次介入。
  

129212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7、林口总院模型(作者自摄)
  
129213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8、林口总院总平面(图片来源:作者根据Google Earth图片编辑)

  1、功能复合化
  当代医疗建筑的功能表现为高度的复合型,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健康保障服务在医院功能中所占比例提高,就诊者很多为健康人群,需要为之提供更多的非医疗性服务设施;第二,当代社会生活的一体化与集约化运作模式促进了城市与建筑功能的高度融合,公共建筑的功能由单一性向复合性发展,医疗建筑也适应社会生活的需要,容纳越来越多复合功能。

  当代医疗建筑功能首先包括多样化的医疗职能。随着社会及医学的进步,人们更加重视生活质量,关注生理、心理的全面健康,医疗活动逐渐向预防与保健护理发展。医疗建筑作为医疗活动的载体,其功能也在不断演变,针对多样人群的保健、美容、心理咨询等成为医院的新兴职能。近年来,林口总院的健康医疗职能占了越来越大的比例,按摩、咨询等服务均布置在底层平面相对显要的位置(图9)。美容科更是考虑周全,甚至为VIP 客户提供了专门的出入通道以及单独的接待房间,以满足其私密性要求。
  

129214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9、林口总院一层健康促进中心(作者自摄)

  当代医疗建筑功能还包括混合化的城市职能。城市生活的一站式、全方位服务趋势使医疗建筑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城市职能,商业、休闲等与医疗功能的结合,促进了其向城市综合体的发展。林口总院的首层及地下一层布置了大量的城市公共设施,如画廊、银行、邮局、便利店、水果鲜花店、医疗用品店、书店,以及风味美食街、茶室、连锁咖啡馆、快餐店等各类餐饮服务设施,与城市功能高度融合(图10)。这些设施不但为院内服务,而且为周边公众服务。据统计资料显示,全台单位面积营业收入最高的7-11便利店就附设于该医院,而位于地下一层的美食街更是周边城市区域的一个重要功能节点,成为许多市民消费、休憩的场所。
  

129215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10、林口总院地下一层商业街(作者自摄)

  2、空间整合化
  当代医疗建筑在空间形态上,逐渐由封闭向开放发展,城市公共空间与室内外空间的交叉叠合与有机衔接,改变了医院与城市的界面,使医院融入到城市环境中。原因主要在于:其一,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以及医院的日趋专业化,多数医院对于传染性的控制要求逐步降低,这为医疗建筑的开放性创造了条件;其二,医疗建筑在功能上的城市化、复合化也决定了其在空间形态上与城市空间的进一步融合。

  医疗建筑与城市空间的整合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外部公共空间。医疗建筑的公共属性决定了其外部空间与城市空间应具有良好的衔接与融合,以保证大量人流集散以及城市空间的完整性。林口总院西北侧临城市道路处布置了以长庚湖为中心的大片绿地,整合了周边杂乱的城市环境,将院区空间与城市空间自然地融为一体,公众可以通过林荫道步入院区,并且由下沉庭院进入地下一层的休憩服务空间(图11,图12)。
  

129216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11、林口总院室外下沉庭院(作者自摄)
  
129217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12、林口总院室外休息茶座(作者自摄)

  二是建筑底层空间。底层空间是医院与城市空间直接贯通的层面,也是人流量最集中的层面。对医疗建筑而言,该层面是外部空间与室内空间交织、就诊人流分散与集中的重要场所。目前针对国内就医人流的特点,较为恰当的医院平面布局是“医疗街”模式。但国内一般仍只将其作为交通疏散空间,还需要发挥真正融合城市服务、在医院内部建立街道般氛围的功能,从而形成相互交融的城市空间。林口总院始建于1970年,最初并没有非常宽敞、高大的医疗街空间,但经过多次改建后,因地制宜地在建筑底层形成了数条便利 “街道”,提供就医、商业、交通候车等服务。

  3、公共服务共享化
  信息化社会的特征之一就是资源的交流与共享。医疗建筑作为一个开放的城市节点,在公共服务方面应遵循共享、互补的原则。首先是共享的城市基础设施。作为医疗服务机构,长庚医院提供接送班车和治疗的全程服务,方便民众就诊。随着规模的扩大及各分院的广泛布点建设,班车的数量越来越多,线路也越来越广。所属航通运现已发展成为大台北地区公共交通系统的一部分,实行公车化运营,定点定时发车,除了满足医院医护人员上下班、病患就诊以外,也面向普通市民提供服务,运行线路包含了各分院以及大台北地区主要的交通干道,成为城市公交的有效补充。林口总院底层入口的侧厅为候车室,就诊者和普通民众均可以在此搭乘往返台北、桃园车站及各分院的班车(图13)。此外,医院附设的大规模停车场也面向社会开放。
  

129218 转载:介入城市生活的当代医疗建筑 标题 照片

照片


  13、汎航通运林口总院上车处(图片来源:http://www.cgmh.org.tw)

  其次是共享的医疗服务。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医院与医院之间的信息传递和联系更加方便,最终将实现区域化的医疗卫生信息资源共享,实现电子病历、公共卫生与相关行业的信息资源共享,实现网络化的远程协同医疗服务。林口总院在各分院中规模设备最完善,比如其检验科拥有全台最现代化的仪器及检测手段,因此长庚医院较复杂的检验会集中到林口总院,统一进行检测诊断。另外,遍布全台的各分院间也已实现了电子病历的共享,患者可以方便地在各地就诊。

  结语
  当代医疗建筑不再是一个封闭的独立体系,已经越来越成为重要的城市公共生活节点。具体表现为:在功能上被赋予更多的城市职能,在空间上与周边城市空间自然融合,在公共服务上与城市相互支持。医疗建筑对公众日常生活的这一深度介入,体现了城市生活一体化、医疗机构职能复合化、资源共享化的当今社会发展趋势。

  注释:
  ①Lewis Mumford. What Is the City? 转引自:Richard T. LeGates and Frederic Stout(eds).The City Reader. Routledge,2003

  参考文献:
  1、韩冬青,冯金龙编著,城市•建筑一体化设计,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1999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2013.06.1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