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2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7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3 所有作品11267 所有图片152,605
建筑师F伯爵采访记录|“不纯粹”建筑师
微博:转发 11 评论 4
F伯爵,本名陈飞,建筑师 知名设计美学博主 手山SOCIARCH创始人 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笔者作为一名建筑学学生与陈飞老师的一场交流。
POST©王钊、F伯爵/来源:王钊

谢谢您乐意接受采访,发现您前几天还在工地上,明天也要“在外面跑”,可以分享一下您最近在做什么事情吗?

因为最近在济南做一些项目,有一些项目需要跟甲方或者设计院聊一聊,所以经常要在外面跑一跑。

方便具体说一下济南的这个项目吗?

济南这个是一个前几年就在做的一个小商业项目,我要去定一些材料,其实都是建筑师的日常工作啦。

这个项目是一个沿街商业,在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街区里的一块空地。这块空地之前被闲置是出于甲方的考虑,想要等待规划变动以便挖掘这块空地的最大价值,但是规划局对这块空地的用地性质和建筑规模控制还是比较严格的,所以最后这块空地也只能作为一个低层数的小商业进行设计。这块空地是一片南高北低的坡地,所以我利用了地形,让这个两排商铺在南边和北边都可以进入首层,在建筑中部也根据高差进行了缓冲设计形成内街。实际上还是一个需要把可建设面积的商业价值最大化的项目,有趣之处可能就在于在满足商业价值的同时,还基于场地的高差和其周围的城市环境创造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空间。

济南商铺
©F伯爵

很期待您作品的建成,很巧的是我本身是济南人,您对济南这个城市有什么看法吗?

我去过很多次济南,但是城市里面我倒是没有仔细去逛过。

但是我也知道济南市区内还是保留了很多古建筑的,同时还有它的泉水文化,当然我对济南的认识可能还是要在比较宏观的角度来看,北临黄河,南有泰山,它的整个发展可能有点被二者夹在中间,但又不算是彻底的线性城市,因为南北跨度还是比较大的。目前的发展好像有一点“两头新”,就像西边的济南西站周边有一片很新的建设,东边又是新的开发区,东西跨度距离很远,然后有一些重要道路连接东西,道路周边遍布一些市内重要的较新的公建。

可能我也是会比较关注济南城市未来的发展,我觉得会是一个比较有特点的城市,地理和目前规划的矛盾,可能会激发出新的城市特色。

我个人目前的水平看来,济南乃至很多城市的规划都有点忽略了自己城市本身的特色,千城一面,您个人对这种普遍存在的城市规划现状有什么意见吗?

这个可能跟中国自上而下的建设政策关系比较大,比如政策说要加快新城建设,就需要大步伐地加进建设;政策要求关心老建筑、提倡城市文化,然后就开始修复老建筑,所以城市发展相对来说还是被动改变的。所谓“千城一面”,这个说法也是存在很久了。济南作为拥有自身文化特点的一个城市,只靠文化,也很难真正形成一个有特征的城市,毕竟城市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我国这种城市快速建设的背景下,“时间”这个重要的因素被忽略了,甚至一些城市规划的法则还没有完善的基础上,建设就已经跨越规则和时间在城市内展开了。中国的城市建设过程又是和中国的市场化进程是重叠的。

但我觉得没必要过度担心这个事情,因为过去这几十年的快速建设,本身会给我们的城市的未来发展留下不同于全球其他城市的发展基础,对于这种全球化的城市建筑,可能会带来更年轻一代建筑学者的批评,他们批评的出发点和立场可能都是出文化,但我觉得在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的情况下,可能会给大家留出空隙去反思文化方面的缺失,这也是一个切入点,可能会是各个城市发展的一个新机会。

回到您本身吧,我是您好长时间的微博粉丝了,但是一直对”手山SOCIARCH“不太清楚,您方便简单介绍一下吗?

也就是去年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想要一个机会去研究和思考建筑的社会效应。SOCIARCH其实就是SOCIAL+ ARCHITECTURE的一个简写,算是我造的一个词汇吧,手山就是音译,我选择了这两个相对比较简洁的汉字,“手”其实有点对社会的象征意味,“山”字又是一个形式感比较强的汉字,所以选择“手山”来音译。

因为我一直在网络上去关注建筑,这两年,建筑在网络上面,无论是公众号还是自媒体,其实都在讲建筑,不只是建筑师在谈,可以看到平面设计师在谈、服装设计师在谈、搞文化的谈、搞电影的谈,就像“无印良品”,也在日本组织一些建筑师做一些建筑实践。我觉得这是一种现象,包括建筑师参加一些真人秀节目,我去年也参加了一项类似于室内设计,和娱乐明星去合作改造空间的真人秀节目(《WULI屋里变》)。所以我发现其实建筑在慢慢变成一个很广泛的话题,带来了一些市场效应和经济效应,不然不会有这么多媒体和商业机构去谈建筑。建筑有时候会变成一个有点广告价值的要素,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继续去关心和关注建筑社会化的一个过程,其实这个建筑社会化的现象也不是现在才诞生的,因为我觉得建筑的社会效应其实在没有网络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就是在现代主义之初,大约20世纪二三十年代和六七十年代的这些时间里,其实都有类似的这个现象,也诞生了很好的建筑师、建筑作品和建筑理论。我在网上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在反对这个现象,觉得太娱乐化,觉得建筑学变得无关紧要了,但我觉得也许恰恰是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建筑学的意义才会诞生。

其实我也觉得这个现象还是蛮好的,就像我跟我爷爷奶奶解释很久我的专业,他们也不懂,看了”梦想改造家“以后就懂了,哈哈。

对,我觉得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理解了,但起码普通人都去思考了,都有了自己对于建筑的认识,这挺好的。

完全同意。我觉得您在微博或其他平台上的建筑评论也有点像您说的建筑的社会效应的一种体现,您觉得呢?

我可能是刻意去选择用通俗一点的文字去讲建筑,可能也不能算是建筑评论,因为,一方面我觉得不能再用以前的词汇去表达现在发生的事情,另一方面因为曾经我学习的那个时代,没有建筑评论这堂课,现在据我了解,有的学校已经有了建筑评论这样的课程,甚至还有举办过建筑评论的比赛,就我个人的经历就是因为,以前我在ABBS上面,其实也是讨论别人做的设计或者是和别人讨论自己做的设计,有点类似吐槽,态度又很认真,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然后从论坛慢慢发展到微博、微信这样的互联网环境,我比较认可所谓自媒体的说法,所以成为这样的自媒体,可能你就沾染了一点像媒体说话的方式,但就在整个建筑都在自媒体时代里发酵的同时,我也希望参与其中,我本身可能因为经常混迹网络(笑),所以可能比较有能力去参与其中。

刚刚出现微博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微博上的信息是碎片化的,“所谓的140个字和若干图片,到底能带来多大的信息和可阅读性?”其实对建筑的阅读是可以分成若干片段的,从我写作的角度上看,这些片段之间的关系是可以通过作者来进行把握的,相较于建筑评论,文字可能更加通俗,我也刻意避免去使用一些专业的词汇。它又不太像以前的那种博客,不能慢慢写,这个类似公共广场的性质,让评论本身变成了一种大众参与、大众讨论的事件。

确实,我作为学生来讲,还是很乐于接受这种所谓“碎片化”的信息的,消化简单又通俗易懂。

那么您选取一两个点来评论或者说描述建筑,确定这些点的契机是什么呢?是在大众的视角来看,还是从打动您的视角来确定?

我希望对建筑的理解是跨专业的,就是别的专业的人可能也觉得我说的话是可以理解的。

比如说我曾经在微博上发过一张重庆照片,我用了个词叫“城市地质层”,那条微博阅读量到了一千多万,其实有一点类似新闻的性质了。在我刚刚提到的那个时期(二十世纪2、30年代和6、70年代),很多建筑的思想都是发表在报刊上的,更像是一个新闻事件。建筑的社会化是我一直以来的期待,我一直在想建筑师怎么能跳脱出自己本身的专业去谈建筑,我也跟朋友们聊过关于建筑师的能力,但是互联网的出现,代替了我的这种担心,有一点实现了建筑的社会化。一个热门的社会话题出现,你完全可以以建筑师的身份去评论这个新闻,你也可以评论建筑,让其他专业的人来讨论你的看法。

但是偶尔,我还是会可以选择相对比较专业的线索。

我之前想问“建筑评论”所传达的应该是什么,跟您交流之后我觉得,能不能这么理解,您利用自己的专业,用通俗的语言将建筑呈现给大众,怎么看待,怎么思考,其实是由受众本身决定的?

我本身可能因为还在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所以我可能还是更期待大家去接受我对建筑的看法和思考,如果有人不认可,那么他的想法还是基于我对建筑解读的基础上而激发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个价值点。我觉得解读建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我们也知道所有建筑学的学生都会经历这样一个建筑解析课,然而他们工作之后都去做建筑,却已经不再解读建筑了。比如库哈斯最经典的《癫狂的纽约》,其实他也是在解读城市的建筑和各个时期的一些规划,库哈斯后来的《小、中、大、超大》这本书其实也是在解读自己的一些作品。建筑师对自己的作品如果不去解读,我觉得是放弃了一种权利。

国外一名建筑学教授(Francesco Proto)曾经把建筑理论的书籍做了一个列举(Theory in architecture: XIII to XX century),时间线的最后两本书就是前面我说到的库哈斯的那两本书。但你会发现,不管是柯布西耶,还是文丘里,还是库哈斯,他们对建筑理论的论述里,其实都在讨论自己或者别人的建筑,甚至是城市里一些没有建筑师的建筑,我认为无论是在自己的专业出发,还是基于互联网时代大众的角度对建筑进行解读,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书籍列举
©F伯爵

同意,我觉得学生时代最享受的应该就是和同学们讨论作品或者彼此的方案了,您刚刚也说在ABBS上讨论别人的设计,或者是跟别人讨论自己的设计。而且我们也默认,工作以后很少有机会(或者说意向?)去解读自己或别人的方案了(虽然这种默认是不对的)

过去的建筑教育和建筑设计的特点,就是让人直接考虑结果,比如“装饰就是罪恶”,其实罗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更多的是出于对古典装饰的一种思考,也是在解读历史建筑。我觉得互联网给了我们机会去展现思考的过程。

中国传统的建筑教育可能更重视培养学生“做设计’,不培养学生对建筑学的真正认识。因为我觉得本科阶段教科书对建筑的介绍比较干巴巴,随着时间、和建筑的分类对建筑作品简单介绍。

其实我的写作对我本身而言,也算是一种学习吧,就像我对建筑史和新建筑的一些看法。

确实是您说的这样,在建筑理解这方面,确实建筑学教育重视不够,我近期还比较关注另一点不太被重视的方面,就是实践。

举个例子吧,身边有很多同学在假期去设计院实习过,都表示收到了不小的冲击,表示对真正会付诸实践的建筑物的结构、施工甚至规范都不甚了解。每次上结构施工等课程时,老师也总是列出一堆构件平面图立面图,每次一头雾水很久,找一找现场施工图就基本明白了,个人觉得虽然有不少认识实习,国内建筑学教育还是免不了纸上谈兵的。您觉得这种现象是正常的吗?

我倒是不太担心,中国建筑市场不缺给年轻人的实践机会,国外很多很出名的建筑师其实是很晚才介入真正的建筑实践的。你想实习,在国内好像总能找到一家设计院。

当然这不代表我对建造的逻辑不重视,或者说建构吧。在马清运的一个演讲中,有一个听众提出了一个关于建构的问题,马清运表示其实建构是建筑师的职业特点,没什么好说的,就好像裁缝谈针线活……

其实没必要夸大这样的忧虑,因为这就是建筑师的本职工作。其实这种建构的素质现在又被互联网灌入了“匠人精神”的情怀,其实建构本身还是很技术性的,

它的价值更应该成为一种基本素质。

既然聊回了建筑实践,您之前(包括现在)也一直在参与,有什么最享受的设计过程或者印象深刻的设计项目吗?

其实谈不上印象深刻,毕竟都是自己的工作。

我最近在北京密云山区里做一个小的咖啡厅,其实我在做这个咖啡厅的过程中,可能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就是人真的在自然环境中的咖啡厅,要体验的是咖啡的主题?还是周边自然环境的主题?我选择了类似皮亚诺工作室的方式,做了一个倾斜的透明坡屋顶,直接放置在山坡上,这样喝咖啡的人可以在不同的高度上透过坡屋顶感受自然。怎么让参与其中的人感受建筑的价值,这个价值又不仅仅来源于建筑的功能,就像孤独图书馆,可能与图书馆功能关系不大,人们的愉悦感是图书给的吗?是建筑给的吗?还是建筑外的环境给予的?都说不好。

其实这就是有一定的互联网时代的商业化方式,除去前面提到的建筑功能本身、建筑本身或是建筑周边环境本身给予人们的愉悦感,可能人们要的只是在这个房子里面自拍一张,发到朋友圈或者微博,也许我们的建筑参与的就是这个过程。

密云山庄咖啡厅
©F伯爵
密云山庄咖啡厅
©F伯爵

最后回到ikuku吧,我注意到您在朋友圈里提到,您担当评委的ikuku识古寻踪古建筑游记大赛,评委讨论十分激烈,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可能有的评委认为古建筑游记应该鼓励寻找大家不熟悉的建筑;有的评委认为文章不错,但配图不够精致。其实我觉得,从社会角度来说,比赛本身并不仅仅希望建筑学学生或建筑师去写游记,更是希望所有人都能针对古建筑写游记,所以其实针对出名的古建筑来撰写游记也未尝不可。

大家其实都是各抒己见,这样的讨论其实很好,让我们每个人都重新思考。

F伯爵现已加入“半月答”第二期,成为我们的主讲嘉宾,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向F伯爵提出自己对社会化建筑的问题,期待你的加入,下一个被解答疑惑的,就是你!

详情可戳链接 http://www.ikuku.cn/activity/ikukuwendalanmu-banyuedazhaomuzhiyuanzhela

 

相关POST
ikuku问答栏目-半月答招募志愿者啦
想要结识世界各地的建筑学小伙伴们吗? 想要和众多素...
admin 罗小黑 马海东 等3人赞过
2017.04.2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