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转载:建筑学教育面面观——王方戟/周宇舫/傅筱
微博:转发 648 评论 87
各大专院校都在执行教师博士准入制度,也就是博士作为教师入职的门槛甚至准绳,对这一制度有何看法?对目前国内建筑教师的薪资结构和水平有什么看法?
来源:中华建筑报

图片及文字均来自:中华建筑报 作者:程思远

No.1 评图阶段被认为是重要的建筑设计教育的一部分,在这一环节可以让学生获得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引导的原则和侧重点是什么?

王方戟:建筑设计课上的评图是一个对教学的总结过程。学生可以在这个环节里听到不同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尤其是听老师对其他人的作业进行评价时,由于放下了成绩高低的心理负担,收获可能更大。我觉得评图最重要的是增进对教学环节、教学目的和教学过程的了解。

周宇舫:好的评图其主角是学生,主要是看学生的表达和表现,哪怕还没有成果出来;评委是配角,给出的意见,不过是给学生一个深入阐述的机会。差的评图是检查作业,学生听不到评委对其作品的解读和质疑,没有积极的意义。我自己侧重方案表述的整体性和逻辑性,以及成果的视觉性。我不是一个好评委,但我是一个很认真地指导学生如何表达和表现的“导演”。

傅筱:中国的建筑教育以前没有评图,作业收上来关起门打分,不会给学生任何反馈。真正开始评图是近几年开始的。在评图中,学生在不同老师的观点中得到成长。评图可在设计中期或完成后进行,很多国外院校的评图时间甚至划分得更细,这与中国建筑院校的教师结构有关。在评图中一定要聘请其他院校的教师、一线建筑师或者国外教授来评图,以避免自说自话,让学生也能看到教育的优缺点,使学习方式更加多样化。中国台湾、香港地区和日本的建筑院校这方面做得很好。

No.2 很多大型建筑设计院以产、学、研的框架和责任参与市场竞争,如何看待设计实践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做法和模式?

王方戟:好的设计需要建立在思考和研究的基础之上。我对大型设计院内部的机制不了解,假如大型设计院考虑将研究作为新的生产基础的话,那确实是非常好的事情。

周宇舫: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大型建筑设计院的产、学、研框架和所承担的责任会是建筑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建筑学是一门实践型学科,大型设计院能为青年人提供学习的机会和场所,设计院自身也能加强技术性研究,这都会为中国的建筑学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然而,大学教育和设计院的实践与研究是不同的,与大学教育也不同。设计院的学术研究应具有前瞻性的技术视野,在与大学相关学科结合时能产生富有创意的理念和技术。国外一些著名的设计机构,除了自己拥有核心的研究中心外,与大学等教育机构的交流和合作也很密切,其一些主要的研究人员本身就是大学里的教师或兼职教授。

傅筱:这是好趋势。早年的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名称中,“研究”二字很重要。很多大型设计院都可以说是国营的研究机构。但是随着市场逐渐开放,有些设计院为了发展而放弃了对科研的追求,名字也换成有限责任公司。但市场细化后,这种状况反倒不适宜市场竞争了,所以现在应该把研究再找回来。设计要有研究才能做得好,才能理解设计的趋势和潜在的问题。

No.3 知识生产的过程是否被一种普世化和市场化的社会生活所影响,而使建筑学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强调技术和实践的可行性?
  
王方戟:建筑学的研究有很多方面,有与实践结合比较紧密的部分,也有看上去与实践没有直接关系的部分。随着学科内研究领域的不断细分,不同的研究都有不同的人来参与。从高校教师的角度看,并没有感觉到建筑学的研究会越来越强调技术和实践的可行性。

周宇舫:建筑作为生活的基础设施,一定要具有普世化的属性。至于市场化的影响,在特定的经济发展时期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普世化和市场化对建筑学能起到加强技术和实践的作用,那就应该看成是一件好事。可以这么说,普世化并没有固定的形式,市场化的社会生活更不会导致形式的趋同,一切都在于建筑师如何认知生活。而好的设计是基于生活的,脱离生活的设计是没有意义的。

傅筱:市场化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普世化和市场化使设计市场规范而有秩序。建筑产生之初就是为基本生活提供场所。但一些建筑师跟着开发商的利益跑,帮助甲方偷面积、减材料,技术可行性就变得不合理。所以关键是防止房地产商暴利化操作,防止差的开发商对建筑设计产生冲击。

No.4 目前,很多院校都在教授参数化设计的技术,但是很多学生是刻意而为之,对此如何看待?在建筑设计教学中有哪些比较紧要的思维误区和方法?课程体系上是否存在问题?

王方戟:对于参数化设计,我涉猎较少。我观察了一些被认为是参数化设计的学生作业,发现他们对类似功能和结构这些基本问题不是很在乎。也许这些作业并不典型,但假如这些作品代表了大多数参数化设计教学成果的话,那我感觉这样的教学容易使学生忽略对建筑学科内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从设计教学的角度看,这起码是不全面的。当然,这样的教学不作为主干课程,作为单项训练的小课题,应该也是可以的。

周宇舫:事实上,目前所谓教授参数化设计的院校还很少,只是开始注重这方面的研究和引导。参数化设计已经成为当代建筑设计的一个新方向,无从回避。学生们如何理解参数化是无需担忧的,作为教师少一点质疑,多一点鼓励是最好的态度。数字技术的建筑学在中国起跑可能晚了两三年,但追赶的速度很快,这可以说是得益于年轻学生们的热情和投入。国内建筑设计教学的课程结构与西方先进国家的差别并不大,通过与国际院校的交流,一些最前沿的思想和理念也会影响当前建筑设计的教学。思维的误区在于总体建筑学教育的体系过于明确和标准过于统一化,导致各个学校间缺失了学术上的独立性和自身的特点,也就是整体课程体系的趋同,削弱了校际间的差异和风格。

傅筱:如果把参数化定义为造型和视觉盛宴,问题自然会出现。我们的参数化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使参数化成为制造的可能,代表人物是弗兰克·盖里;第二个阶段是美学价值,例如扎哈·哈迪德;第三个阶段,回归理性和专业化。学生产生这样的问题和教师本身对参数化设计的认识有关,这说明教师没有在教学中从参数化的本质上引导学生进行思考和设计。这也反映在教师在教授其他建筑方面课程时的认识,可见,小部分教师在教授中对一些教学内容理解不够成熟,缺乏前瞻性。

关于建筑学教育在社会民生问题不断出现和公民意识苏醒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建筑学如何与现实互动和联系?在建筑学发展的同时,建筑教师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应获得怎样的关注?不同教师在回答中也反映了不同的价值观和视角。

No.5 很多建筑师认为一位建筑师成就好作品的前提是人格的独立,国内的教育目前能否达到这种培养和引导学生走向人格独立的作用?对建筑师在价值观方面的塑造是否有必要?

王方戟:如果说人格对于好的建筑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话,那其人格中对专业的偏执态度尤其重要。国内的建筑学教育在目前的大环境中还是可以带给很多学生去追求较高建筑学目标的动力。对于培养产生好建筑设计作品的未来团队的教学机构来说,这种状态是很有必要的。这种状态并不是每个国家地区的建筑学教育中都有的,在我们这里也不一定会延续下去。

周宇舫:这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却是现实中最难以实现的目标。在尊重普世价值前提下的人格独立与具有正确价值观前提下的批判性思维是一个优秀建筑师必须具备的素质,这些素质的培养既要依靠专业内的修炼,更重要的是整体文化的影响。目前国内的教育,特别是在建筑学教育上,对于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都是持鼓励态度的。反而是建筑设计领域里的一些急就章式的工作过程,磨灭了很多人的独立人格和创造性。

傅筱:建筑师如果从人性良知的角度进行教育,国内的建筑价值观教育并不差,建筑师职业道德等课程都在进行。只是市场过于热,有些院校将职业化教育作为主导目标。此外,建筑教师要以身作则,在意识上潜移默化地渗透给学生,本科学生是不熟悉建筑的,建筑教师要示范和引导,只是靠一个课程达到相应的效果很难。

No.6 近十年,各大专院校都在执行教师博士准入制度,也就是博士作为教师入职的门槛甚至准绳,对这一制度有何看法?

王方戟:作为高校教师,需要他们有博士学位也还是合理的。对于建筑学专业的设计老师来说,能否完成好的实践,并从实践中获得知识,用这些知识来教授学生,就像师徒式教学那样,这也是很重要的。实践做得好,又能恰当传授知识的建筑师不一定都拥有博士学位。

周宇舫:别的专业我不了解情况,就建筑学专业而言,特别是建筑设计方向,拥有硕士学位就够了,主要看专业素质和教书的态度。我自己只有硕士学位,所以我会说硕士就可以了。当然,有博士学位没什么不好,但如果作为大学招收教员的标准,就有点简单化了。

傅筱:建筑的职业特征决定了博士的设计能力未必高于硕士。设计教师应该分为两个方向,作基础研究的教师,这需要博士学位。另一部分是设计的核心课程,掌握一种科学方法,其拥有硕士学位就可以了。

No.7 对目前国内建筑教师的薪资结构和水平有什么看法?

王方戟:国内大学教师收入不算高,建筑专业教师的收入也不可能高到哪里去。理想一点的话,没有很多实践工作的研究型教师,如建筑理论等方面的教师,最好是收入提高一些,这样他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作研究。对于设计课程的教师,在高收入但不可兼顾校外事情和低收入却可以实践之间,我还是会选择后者。实践对于设计教学还是很重要的。

周宇舫:我在网上看到上海一所大学里的建筑学教师议论自己的薪资,虽然没有明确说多少,但肯定是不能满足他的愿望。他也提到工资不等于收入,暗示他的收入要高于薪资。我们都知道这是一种很普遍的情况,没有实践的建筑学教师,不能算是合格的建筑学教师。

傅筱:国内建筑师的薪资普遍偏低,大部分需要通过项目满足生活需要。国外的建筑师薪资较高,可以有选择地做设计,没有压力,又能通过项目提高设计能力促进教学,这是非常合理的模式。

No.8 目前国内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建造和设计问题与建筑学教育有怎样的关系?

王方戟:我觉得,如今我们城市面貌变迁本质上受的是资本经济驱动的影响。在经济的驱动下,大型建筑开发的首要目标是回报。在这个目标下,建筑的设计品质成了非常次要的要求。加上项目规模越来越大,有经验的监管人员相对较少,使项目缺乏了品质上的约束机制。同时,规划和土地管理机构也拿不出一套对城市空间品质进行控制的措施,只好任由越来越大的项目在很难控制的状态下出现。所以总的来看,现在城市中的设计问题主要原因并不在教育。

周宇舫:我觉得目前的建筑学教育对国内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建造和设计问题的出现是没有直接影响的,但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现象影响了国内建筑学教育的质量和水平。实践中快餐式的建筑设计过程,对于建筑学教育的核心是根本的冲击,这在未来的十年里,将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象。

傅筱:建筑学教育的职业化是本科阶段的重点,研究生阶段的教育要有批判性。城市化进程中的问题大家都能看到,必然不可避免地去解决问题。地方政府可与高校合作,针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有哪些研究的可能,并让政府参与进来。

No.9 成为建筑学教师的动力是什么?目前供职于国内著名大专院校,工作本身最能投注热忱的是什么?

王方戟:大多数受到建筑学教育培养的人,其职业理想应该同我一样,想从事实践工作,设计出好的建筑来。一旦参加实践,你会发现绝大部分时间你所面对的都是具体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我个人更需要用对本质问题的觉悟来引导具体工作。大学中的设计教学所讨论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问题。在教学中得到的对建筑学各种问题的思考,给我的实践工作以非常多的帮助。实践与教学之间的牵制和互动也给了我很大的乐趣。这种乐趣让人愈加专注这两方面的工作。

周宇舫:我做过很多工作,最开始在大学教书的时候,正好和朋友在一起开设计公司,最后下决心放弃开公司而专注教学。表面看来应该有什么动力在推动我,可我并不是很清楚。或许,好为人师是每个人都有的毛病,只是在我身上被放大了,就成了教书的动力。在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书,面对着各种很有个性的学生,快速转换角色与他们共同学习所热爱的设计,看自己的学生取得佳绩,是我最大的热忱所在。

傅筱:第一,2007年到高校任教之前,我在做项目,基本上思想和身体上都没有喘气的机会,不断向外输出,思考就会停滞。高校的环境虽说辛苦,但可以自主控制时间,有喘气的时间,进行思考和实践都比较从容。第二,源于对建筑专业的热爱,有人说干一行爱一行,我认为是爱一行干一行。根据你的兴趣去做事情。国外的教育是淘汰制,学生可能不适合某一个专业,就会将这个学生转到另一个专业,也是同样的道理。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伍敬/王方戟——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由中英双重注册建筑师伍...
傅筱——集筑建筑工作室创立者
在经历十年的建筑实践之后,傅筱于2007年成立了集筑建...
2012.12.1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