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71 项目5129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8 摄影77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3 所有作品11223 所有图片151,665
转载:呵护城市的“肌理”与“文脉”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关肇邺
微博:转发 26 评论 2
“很难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下一个总体的评语。所以,在保护问题上,也应该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判断一幢建筑是否值得保护,要看其是否具备经济价值和文物价值……对于城市肌理的保护要比单幢建筑的保护更重要”
来源:《人民日报》

记者:王舒怀

很难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下一个总体的评语。所以,在保护问题上,也应该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判断一幢建筑是否值得保护,要看其是否具备经济价值和文物价值对于城市肌理的保护要比单幢建筑的保护更重要

记者: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一批建筑专业毕业生,您已从事建筑学术、实践近60年。回头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内建筑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关肇邺:我是1952年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各行各业热情洋溢,干劲都很大,建筑领域也是这样。上世纪50年代初期,新中国与西方世界处于隔绝状态,可以学习、借鉴的只有苏联。因此,当时的建筑也不可避免地带有浓重的向苏联学习的印记。尤其是那个年代修建的民宅建筑,外观设计比较朴素,讲究简洁、大部对称,外墙用红色或者灰色块砌成,与后来的那种混凝土结构的外墙形成对比。如今,在北京和其它一些大城市,依然可以看到很多类似的50年代的民居楼房。

当时的建筑界,另一种比较有影响的思潮是提倡民族形式,强调建筑应当体现我们的民族特色。反映在实践中,许多是所谓的“大屋顶”建筑。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京的友谊宾馆,屋顶采用了那种复式的飞檐挑角的传统形式,很有民族气派。但“大屋顶”的一个缺点是造价高,要比普通的建筑高很多。50年代中后期,由于国情财力的限制,建筑界开始批判“复古主义”,提倡节约,反对浪费。当时提出的要求是:“实用、经济、在可能的条件下注意美观”。所谓“实用”,就是建筑本身能够满足实际需要,“经济”有两层含义,一是建筑成本经济,二是今后的维护成本经济,而“美观”是放在最后一位的。在这样的口号下,不少在建的“大屋顶”项目改变了原有的设计,转向更加朴素简洁的外观。这样的思路一直延续到60年代。

记者:最能反映50年代建筑特点的代表作中,除了北京的“十大建筑”,国内还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作品?

关肇邺:整个五六十年代最具时代特征、最能反映那个时代面貌的,当然是北京的十大建筑。那是1958年,为了向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而开展的工程,包括人民大会堂、革命博物馆、民族文化宫、农业展览馆等等。

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单纯从学术的角度,十大建筑本身并不是完美无缺的,有很多地方的处理值得商榷。但在当时,十大建筑集中了国内建筑界的专家力量,代表了新中国建筑在那个年代的最高水平。尤其是建设速度堪称奇迹。像人民大会堂这样一个工程,在今天至少需要四五年时间来完成,但当时从设计到施工完成只用了10个月,那时几乎是一边设计图纸,一边开展施工,画一张,盖一张。这样的速度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北京的十大建筑,在全国其它城市也有一些优秀建筑代表作,比如重庆大礼堂,比如广州的白天鹅宾馆等等。

记者:您对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总体评价是什么?是否应当提倡保护那个年代的建筑?

关肇邺:很难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下一个总体的评语。当时,有十大建筑这样的建筑精品,也有大量因投入不足、经验缺乏、时代局限等原因而产生的很普通的民用建筑。比如说,在提倡节约、反对浪费的口号下,建筑界一度出现过“矮小窄薄”风,即房子矮、内部空间小、过道窄、墙体薄,不少地方砌墙时甚至不用砖块,直接用木板和泥土“干打垒”。这样的建筑在今天当然谈不上经济价值,更谈不上文物价值。

所以,在保护问题上,我认为也应该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判断一幢建筑是否值得保护,要看其是否具备经济价值和文物价值。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中,如果是建筑寿命允许,可以通过修缮继续使用的,当然提倡以修为主,这主要是从经济角度考虑。至于文物价值,从五六十年代到现在,时间尚短,多数建筑还不构成文物价值,但其中一些建筑是与那个时代的特定情境、特定记忆联系在一起的,融入了一代人的感情,在其中发生过这样那样的故事。还有一些建筑本身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与周围原有的文物建筑形成了整体,这样的建筑,我认为应该在城市拆迁中更加审慎地对待。

记者:如今我们国家正处于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类似济南“中国电影院拆除风波”的事件也越来越多。该如何处理建设和保护的关系?

关肇邺:事实上,谈到建筑保护,建筑界有个概念叫做城市肌理。对于城市肌理的保护要比单幢建筑的保护更重要。所谓城市肌理,指的是一座城市的主干道,有历史价值的街道、胡同等。以北京的老胡同为例。胡同两旁的四合院可以修缮、改造甚至重建,但胡同本身是不可再造也不可拆改的,它就是北京的城市肌理。对一座城市而言,保住肌理,才保住了这座城市的风貌。当然,由于城市发展的需要,有节制地建设一些或拓宽一些干道也是必要的。

另一个需要强调的则是文脉与和谐。一个城市是有它的历史积淀和独特气质的,这就是所谓的文脉。所以,一方面我们要避免毁掉那些与城市文脉一脉相承的建筑,另一方面,在重建中也要讲究新建筑与周围建筑的和谐、与整个城市气质的和谐。

所以说,时代在发展,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里,老的建筑总是要被新建筑所代替。一方面,新的建筑要有时代精神,另一方面,也要强调与原有的建筑形成契合。有的时候,比拆更重要的,是新建什么样的建筑。在这方面,北京的菊儿胡同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原有的胡同中,盖起了二三层小楼,但气质没变、文脉没断。北京的国子监、什刹海、琉璃厂地区也做的不错。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关肇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
关肇邺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首届...
2014.04.2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