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590 项目5262 室内604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407 方案1403 摄影791 视频228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39 所有作品11529 所有图片157,999
转载:不能光顾着盖高楼大厦了——刘光华采访华揽洪
微博:转发 81 评论 16
“为了加速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过程,必须立即考虑现有各项建筑的标准。不能再盖那些富丽堂皇的大楼了,不容许再浪费国家宝贵的资金来追求所谓的气派。其实,建筑艺术表现的美不美,或者是否合乎民族风格,并不取决于毫无用处的装饰。而在于艺术布局,在于比例的恰当,这在低标准的情况下也是同样可以做到的”。
POST©建筑学报/来源:华新民

  资料提供及支持:华新民
  来源:《建筑学报》,1957年第九期,作者刘光华;1957年5月底文汇报记者刘光华在华揽洪家里听华揽洪亲口讲述的

  建筑界留传着一个故事,波兰建筑学会于1955年派了一个代表团来我国访问,他们在参观了各地新建的房屋之后,很直率地指出只有北京儿童医院的设计是够得上国际水平的。当时人们颇吃一惊,因为这座建筑在1954年完成后,曾被某建筑权威批评得体无完肤,认为是抹杀民族风格的结构主义的产物。大家想,莫非是波兰朋友搞错了?可是接踵而来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建筑代表团,好几个国家的建筑家,以及最近来访的德国建筑师代表团,都异口同声地称赞儿童医院,于是人们开始对它“另眼相待”了。

  这幢建筑的设计者便是我这次访问的华揽洪工程师。

  “华先生是否可以就建筑艺术的民族形式和结构主义等问题谈一谈”呢?记者开门见山地问。

  他笑了笑说:“结构主义”这个名辞在欧美建筑家的词汇中是找不到的。有一段时期里,我们许多人都被扣上了一个“结构主义”的帽子,但至今这些批评我们的人也没有说出他的确切涵义。

  “那么民族形式的问题呢?”

  华揽洪工程师摇摇头:“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谈得完的,我们下次再另找时间谈吧!因为当前建筑方面的关键性问题并不是建筑艺术形式表现的问题”。

  “那又是什么问题呢?”记者追问。

  “是标准的问题,首先的问题就是根据我国目前现有的条件和要求,根据我们的经济情况与人民实际生活水平,来决定城市建设中各种类型建筑的比重和建筑物的内容,再从而研究建筑的形式,脱离了这点来谈艺术形式就是本末倒置。可惜直到今天,不论在主管部门或是建筑家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华工程师说:“首先我们必须稿清楚国家为了走向工业化,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关于基本建设的投资共400多亿元,我估计其中关于公用事业和民用建筑方面的投资约占六分之一光景。如何来正确合理地使用这笔资金,也就是我们当前城市建筑的总任务,换句话说,便是决定了建筑的前提——‘标准’问题”。

  “几年来我们国家建筑的‘标准’一直摇摆不定。总的说来,我认为一般建筑的‘标准’过高,已严重的脱离了我们的经济条件和人民生活水平,完全不符合于过渡时期的要求‘用最小的钱,办必要的事’”。

  “全国各地城市(特别是新建的工业城市)的住宅问题已迫及眉睫,不容延宕了。可是有关方面对这个没有给予应有的注意”。华工程师指出:“就拿北京来说,解放后盖了1800万㎡。等于过去几年北京建筑面积的总和。但是,同时期,北京的人口却增加到原有的三倍,并且新建筑中只有40%左右是居住建筑,尚分配给新增加的人,每人只摊得到2.5㎡,还搁不下一个中型的木床。这些人的居住问题,全靠发掘原有房屋的潜力,挤着住来解决的。七、八口人挤在一间小屋里住的情形是司空见惯的事。不仅北京如此,各大城市也都有同样的情况”。

  “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劳动人民的恶劣居住情况还没消除,随着工业化而来的城市人口急剧增加的新问题摆到面前了。当前的急务是如何用最快的、最省的办法来修建更多的住宅,然而,今天我们却把大多数的资金和设计力量都放在高楼大厦方面。像北京,由于强调首都的‘特殊要求’,不但修建了过多的特殊公共建筑和机关办公楼,并且修建了许多远超过实际需要的富丽大厦。北京一带头,各地自然也就跟着走,造成了一股歪风,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他十分沉重地说:“中央一再号召我们‘勤俭建国’。可是放手花钱的风气却一直有增无减。像北京市委新盖的那幢大楼便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是不是东郊民巷台基厂的那幢奶色磁砖的大楼?”记者问。

  “对!就是它。”华揽洪工程师说:“这幢大楼是按1000人设计的,全部建筑面积共23000㎡合每人23㎡,超过国家所规定的定额二倍多,并远远高于国外许多高级办公楼的定额。每层楼的高度为4m(也超过一般办公室的标准),许多房间是双层高度的,为了避免显得过于高敞,特地搞了个假顶来将天花板降低1.5m。空间的处理丝毫没有从经济角度着眼,仅进口的两个大厅和主要楼梯的体积就有10000㎡,等于十八班的完全中学或200间普通房间的建筑体积。

  整幢大楼是钢筋混凝土的,但是还用很多的砖墙包起来,只有5层高,却装了一组电梯(一般来说5层楼是没有必要装电梯的),面砖是特地从东北订制来的,大厅和主梯上所镶嵌的大理石则购自山东,在今天号召节约木材的时候,那里全部房间都铺了高价的木地板,主要房间全装了2.2m高的硬木护墙,厕所和盥洗室的墙壁并镶了1.8m高的磁砖。为了讲究气派,五金设备做得特别大。许多纯装饰性的五金设备都是铜质的,违反了国家‘节约用铜’的规定,图书室里还装了4盏毫无必要的漂亮宫灯,每盏价值2400元”。

  “这幢大楼的造价得多少呢?”记者问。

  华揽洪工程师说:“根据是160元/㎡,一倍于国家所规定的造价标准。但实际上,这种大楼的造价决不止于此,因为有许多材料都是各建筑单位廉价折缴的。”

  “必须指出,这幢楼是在1955年设计,1956年施工完成的,也就是说在反对大屋顶反对铺张浪费的高潮以后设计和动工的。但这幢楼不但标准高得惊人,而且达到当前铺张浪费的最高峰——它的浪费程度的严重性,已远远超过过去批判了的许多高楼大厦。”

  “这种追求富丽堂皇的气派,一味盖高楼大厦的做法与增产节约勤俭建国的精神是毫不相符的,而且在这方面的大量投资和设计力量又严重地影响了建筑物(居住区,一般福利设施等建筑)的修建。”他接着说:“全国各城对关系千百万居民生活的居住区建设工作一点都不重视,拿北京来说,几年以来就一直没有研究出一种真正适合于过渡时期的住宅方案。并且一直到现在也还没有一个设计单位把住宅的调查工作作为一项经常的任务,许多住宅设计只是凭主观想像做出来的,又怎样谈到合乎广大群众的要求呢?”

  “七年来,北京共建了700万㎡的住宅,可容纳70万居民,相当于一个中型的城市,可是都盖得七零八落,很少考虑到居民生活福利,全市至今还没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街坊(即包括公用服务设施、学校、托儿所、商业机构、绿化等在内的住宅区)。正在建造中的一个可容4000人的街坊,只有很小规模的一些福利设施,由于种种困难看来今年很可能完成原定计划了。”

  “关于建设住宅方面你有什么积极的建议吗?”记者问。

  “很简单,首先是要主管部门认真重视这个问题,安排更多的人力来从事关于居住的调查和住宅的设计,充分研究广大群众的需要,运用最新的建筑技术,并利用我国固有的传统建筑技术,就地取材,来建造大量即经济而又适用的住宅,用高度技巧来组织朴素美丽而又方便舒服的住宅区”。

  夜深了,华揽洪工程师在我结束这次访问时说:“为了加速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过程,必须立即考虑现有各项建筑的标准。不能再盖那些富丽堂皇的大楼了,不容许再浪费国家宝贵的资金来追求所谓的气派。其实,建筑艺术表现的美不美,或者是否合乎民族风格,并不取决于毫无用处的装饰。而在于艺术布局,在于比例的恰当,这在低标准的情况下也是同样可以做到的”。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2012.12.14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