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1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6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1 所有作品11266 所有图片152,569
方振宁评建筑:苏州博物馆新馆/贝聿铭
微博:转发 4 评论 2
来源:方振宁新浪博客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方振宁新浪博客,原文发布时间2006-11-06)

贝之园–贝聿铭新作苏州博物馆新馆

  方振宁/撰文摄影

  苏州有那么多园林,园连园,可说是“园林之城”。可是到了现代,苏州没有一座新园。而刚刚在10月竣工,由美国华裔建筑家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就是现代苏州唯一的新园。

  贝聿铭把设计苏州博物馆新馆,视作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这件对传统中国文化进行转译的建筑作品,表达他对故乡的乡愁。他即接续了苏州园林和文化的神韵,又圆了这位“苏州之子”跨世纪的梦想。那就是贝聿铭终于实现要在他的出生地苏州,留下满意的作品。这就是在此把这座新馆称为“贝之园”的缘由。

  11月初的某日周六,我来到晚秋的苏州,这是相隔20年的再见。而这次是寻贝老的心作,它让我感觉身在画图中。阅读贝聿铭的建筑,最好把这座建筑的关键词作为文章的入口。

  留白

  苏州博物馆新馆位于历史保护街区的忠王府的西侧,北接拙政园,占地面积约10750平方米。从街上看去,建筑群体的高度和与它连接的忠王府的高度相同,只是在造型和色彩上有微妙的差别。由于贝聿铭的设计大量“留白”,因此从远处看上去,建筑非常明亮。那些勾勒白墙的粗细不等的框架和屋顶,都统一在深灰色中,只是和周围那种接近黑色的苏州传统民居色彩略有不同,这种在色彩上的定调,决定了新建筑和环境的基本关系,即是协调还是冲突。

  布局

  新馆建筑群由三大块构成。中心部分是入口处、大厅和博物馆花园;西部为展区;东部为现代美术画廊、图书馆、教育设施以及行政管理功能等。入口位于中轴线南端,进入主入口之后便到了主入口庭园,再进入大堂,沿中轴线向北就是主庭院,主庭园水中有“凉亭”,还有一条水上小路横跨西东于池上。通过西廊可到西部的博物馆主展区;而通过东廊就进入东部的次展区和行政办公区。这种以中轴线对称的东、中、西三路布局,显然是意识到和新馆东侧的忠王府格局相互印衬的设计。

  在大堂可以眺望隔池的巨大影壁,壁前的假山石不是苏州园林中那种代表性的多孔假山石,而是摹仿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远山而排列。

  尺度

  博物馆新馆采用地下一层,地面一层为主,主体建筑檐口高度控制在6米之内;中央大厅和西部展厅安排了局部二层,高度16米,都没有超出周边古建筑的最高点。

  贝聿铭在设计展厅的尺度是为藏品量身定做,他观察到苏州博物馆的藏品很丰富,虽然比较精致但器形不大,这样在设计时就不能不考虑文物的尺寸。然而展厅之所以被设计成许多几十平方米大小为一个单元的小房间,也是考虑到苏州博物馆馆藏文物数量有限,但要能够让观者的视线集中,让文物和展示空间形成有机的关系,所以采取了这种书斋欣赏的尺度。

  结构

  在新馆建筑的构造上大量使用玻璃,和采用开放式钢结构,是对中国传统建筑那种压抑的“大屋顶”设计是一大革新,贝聿铭虽然没有全部采用平屋顶这种现代主义风格建筑类型的套路,但是那些出来的“顶”,实际上是为了采取顶光,让强烈的阳光折射到展厅中,既有利于观众观赏展品,又有利于保护文物。

  此外,中央展厅顶部是以米字形钢结构构成,完全没有任何支撑,然而嵌在结构中的石材,每块重达三四百公斤。它在风格上和整体建筑当然非常协调,但是这不仅是出于美学考虑,而是结构的原因,通过精密计算之后,只有这样的几何形体变化才能进行力的转换,在这样一个既定空间中承重负荷。

  让贝聿铭来设计,他都会关心到最细致的部分,包括采用对文物没有损害的无热光纤来做照明,这次的室内设计部分,包括陈列展览设计都由贝聿铭本人亲自审定,以保证内外风格和所有功能的谐调统一。

  色彩

  我们印象中的江南水乡建筑和庭园的色彩,就是黑白灰三色成调。因此贝聿铭选用颜色均匀的深灰色石材做屋面和墙体边饰,协调白墙,整体色调仍然沿用传统的粉墙黛瓦,但是由于设计的格局大大革新,所以就成为诠释传统建筑的一种实验。在和忠王府古建筑群接壤的地方,我看到在色彩上的微妙差别。忠王府为白墙黑瓦,而新馆为白墙灰瓦。如果说,新馆中有显眼的色彩跳出来,那就是竹林的自然色。

  

  光,在贝聿铭的建筑设计中占有相当重要的角色,无论是他为法国卢浮宫设计的玻璃金字塔,柏林的历史博物馆新馆,还是日本的美秀美术馆,让自然光进入室内是所有这些博物馆建筑的精髓。你会发现那些无论是斜射到墙上的光,还是投射到地面上强烈的光,其光的投射范围形状都非常的锐,那是由于先有贝聿铭造型设计的锐,这就是光和形的关系。

  链接

  现代主义风格的新馆链接紧靠它的忠王府古建筑是最大的挑战。新馆和忠王府只留一路之隔,但是两建筑的高低几乎完全相同,建筑在黑和灰两种色彩上一致,然而新馆可以说是建筑传统风格的提炼版。

  此外,在“紫藤园”里西南方与东北方各植一棵紫藤。贝聿铭特别要求从文徵明当年手植的紫藤上,修剪枝蔓在园中进行嫁接,以此来延续苏州文化的血脉,也是他试图用一种视觉化的方式,将现代情感链接传统文人之心。

  现代艺术进入博物馆是贝聿铭的力推,这个展出空间并不大,但是选择了半个世纪以来,三位国际上著名现代艺术家赵无极、蔡国强和徐冰的作品,从而显示现代艺术是传统艺术的延续。

  材料

  石材,是新馆建设中使用最多的材料,耗用了将近80立方米的石材。苏州传统屋顶铺的都是小青瓦,但是贝聿铭认为,小青瓦容易破碎漏雨,而且要经常更换,为了找到合适的感觉,设计者用水在这些石材上一遍又一遍地浇淋,最终选取了产于山西与内蒙古交界地带的“中国黑”花岗石。据说这种石材,晴天是灰色的,下雨后就变成黑色,太阳日照之后又变成了深灰色。

  

  窗是中国庭院和园林中的“眼”,苏州园林的窗有多重功能。采光只是一个方面,其实它还是借景时的裁剪风景的取景框,然而它又是流动空间的通道,窗上各种仿真图案的花格,又让人产生各种联想,有着诗一样的意境。我们可以把新馆中的窗规成几个类型:正方形、六角形、三角形、花瓣形、长方形。观者通过这些窗截取到室外的风景,以增加体验的层次。

  

  池,在庭园中是空间意义上的“留白”,也是整个新馆的“空心”之处,因为“池”,只可以观,而不可以入。我们参观博物馆,好像是围绕这个池的巡礼,不是吗?在平面上图可以看到这个池,占据了整个建筑群中几乎四分之一的面积,所以我说这是一座庭园,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建筑。

  园中园

  “紫藤园”是园中园。这个正方形之园,最有特征的是园中一颗大紫藤,紫藤攀上藤架,它不是通常的竹架,而是由64个正方形构成的一个大正方形金属框架。通透的架上平均安有64个小灯,可以想像,当夜幕降临时,这些小灯就像天上的繁星包围着紫藤,然而这是一颗有着文人文徵明的“血缘”的紫藤。

  超级积木

  纵观贝聿铭后半生的设计,最小单元大都以几何形为基础开始繁衍,正方形是造型的模数。无论是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还是现在的苏州博物馆新馆,都是沿着正方形网格演变和划分更多的块面。一个正方形拉一条对角线,可以随便切出两个三角形,这就是贝聿铭设计的秘密。尽管变化无穷,都是随着这样的模数演变,因而这种模数可以控制更大的局面。我们看到的新馆,实际上是一些抽象符号和形体的组合,它犹如一个超级积木形,而游者就像在魔方中穿行。

  规模

  苏州博物馆新馆2003年11月奠基开工,经过四年的设计和施工,于2006年10月6日中秋日开馆,这是贝聿铭亲自选定的日期,意思为大团圆。总投资3.39亿元人民币,包括新馆建筑和忠王府古建筑群,总建筑面积达2.65万平方米,其中新馆建筑面积占1万余平方米。共有大小展厅32间,文物展示面积3600平方米,展品大约为1160件(组)。

  回首

  要找到观察新馆的最佳角度,我以为就是回首。这需要走出中央大堂,来到与它完全相反的一面,这样就可以看到水天一色,建筑实和虚的对比的美妙。在建筑和池水形成万般静谧的风景中,打破水面的寂静是那些漂浮着的小小的睡莲。

  等到落日时分,如同等待秀之开场,夕阳把那些朝西的扇墙涂上暖色,从西朝东可以看到借用忠王府建筑一扇巨大的西壁,隔池相望,此时,就像置身在宏村。这好像是跨区域地借景。

  归途中,我都一直构想文章之题目,起初,我想起李立翁晚年那句让我铭记的诗“全家移入画图中”,而后思绪中跳出“贝之园”,而实际上,它是我把心中的“贝园”。

 

相关POST
贝聿铭/苏州博物馆新馆 0167
苏州博物馆新馆设计以粉墙黛瓦的苏州传统建筑和精美的...
张虔希/苏州博物馆
这是一个很多人看过的经典建筑。这套主要拍摄在长期使...
方振宁——独立艺术和建筑策展人,批评家
独立艺术和建筑策展人,批评家,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
2012.05.2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