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072 项目4983 室内490 家居及产品157 文章2335 方案1320 摄影708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34 所有作品10896 所有图片145,575
建筑史话之三:法老的万岁梦
金字塔、狮身人面像是每一个去埃及的旅游者都不能错过的古代神迹。神奇的金字塔,是建筑吗?因其中心有放棺材的密室,尽管空间很小,金字塔仍是建筑。因其空间是为棺材而设,金字塔实际上则是帝王的陵寝,一个巨大的坟墓。与秦始皇等中国皇帝的帝王陵寝比,虽都无比巨大,中国是堆成一座像山的土包包,而埃及金字塔则是一个精确数字关系的精准的几何体—正四棱锥体。中西大概从坟墓上就早早地体现出了审美趣味的分道扬镳。
来源:邓在

金字塔、狮身人面像是每一个去埃及的旅游者都不能错过的古代神迹。神奇的金字塔,是建筑吗?因其中心有放棺材的密室,尽管空间很小,金字塔仍是建筑。因其空间是为棺材而设,金字塔实际上则是帝王的陵寝,一个巨大的坟墓。与秦始皇等中国皇帝的帝王陵寝比,虽都无比巨大,中国是堆成一座像山的土包包,而埃及金字塔则是一个精确数字关系的精准的几何体—正四棱锥体。中西大概从坟墓上就早早地体现出了审美趣味的分道扬镳。

埃及跟四通八达的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平原正好相反,四周都是天堑,自身稳固而封闭。尼罗河是流淌在沙漠里的河流,带来了上埃及的肥沃泥土,使得河谷富饶而充满生机,河谷以外则荒无人烟。尼罗河谷是沙漠里的一连串绿洲,而下埃及冲积形成的三角洲则是埃及文明爆发的舞台。流进地中海的河口也并非天然良港,埃及与外面社会几乎唯一的通道是红海端部的西奈半岛。它犹如一块垫步石,衔接了封闭的埃及与开放的欧亚十字路口的美索不达米亚。犹太人出埃及的第一步正是在西奈半岛。

你方唱罢我登场是美索不达米亚的多元化特点,与此正相反,埃及的文明是则始终单一线条的,历经约三千年而不断。埃及文明分为古王国(约2700BC-1900BC)、中王国(约1900BC-1500BC)和新王国(约1500BC-525 BC)三个时期。史前时期的埃及为上下埃及两个独立的王国,北方的首都在Buto,南方的首都在Hierakonpolis。上下埃及大约在公元前3200年,由神-王统一,从此开始了历史时期。

上一篇我们说到近东不同族群对宗教的虔诚度差异很大,以及宗教种类的五花八门。而埃及的宗教就是最虔诚的那种,国王法老同时也是拥有全部智识的特权阶层即僧侣阶层的头目,并且介于人神之间。这点有点类似中国的皇帝,号称天子,天的儿子的意思;而中国人的天就是中国人最高的神,神的儿子当然也是神啦。传承3千年的埃及宗教,是种原始的泛神教,有各种神;最高的神是太阳神Aten,或Amun-Ra,然后是死神兼从复活到永生之神Osirris。

埃及对人生命的看法颇奇特,认为人活着是临时的,死后才是永生。这套逻辑衍生出奇葩的结果,那就是活人住的房子不重要,不过临时的窝棚而已,死后永生的坟墓才是永恒之宅屋。因此,坟墓才是最重要的建筑。中国也有着厚葬的传统,但远未达到埃及的程度。中国的皇上也非常重视自己的陵墓,好多刚登基,就开始给自己修墓;墓修得也巍峨气派,无所不用其极。但,活人的宫殿仍然更重要。中国古代大量的文献记载了国王、皇帝们的宫殿和奢靡的生活,也有着大量的考古遗迹;埃及却只余下雄伟的金字塔,而宫殿无论是遗迹还是文献都少之又少。

我们在上两篇提到,智人之所以从各种人属动物中脱颖而出,就是跟他们头脑中的基因变异从而发生了认知革命紧密相关,于是我们的祖先有了八卦的能力(参见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相对其他人属动物,我们的祖先有了卓越的编故事的能力,体现在对自己不曾经历的事情也有了想象得栩栩如生的能力,比如对死亡。对死亡的恐惧是所有动物共有的。从进化论的观点来看,不怕死的动物早被淘汰了。没有任何人经历过死亡,却不排除对死亡以及死后的世界描绘得绘声绘色,仿佛亲眼所见。智人的后代就具有这种高超的能力。可见,编故事到使人相信是种高级能力。传播与禁止传播这些故事就变成了智人社会的一种权力。因而传播自由并不是易得的自由,在有些国家宣传部、以及思想警察等仍然是维持其政权的强大武器。这也就是为什么早期人类社会中,巫师以及僧侣阶层往往是特权阶层的原因,因为他们控制了人的思想,让人只能相信他们编出的故事。埃及人编了一种死后的故事,正如许多其他宗教一样都是教人不怕死,只不过埃及的故事奇葩到死后才是永生,活人不过是临时的过客。埃及宗教与其他宗教一样得面对死亡的难题,就得回答躯体与永生的灵魂的关系。显然,埃及人认为死后的灵魂必需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就是尸体。干燥的尼罗河谷的气候使得埃及先民不难发现易风干的动物尸体不腐烂,涂抹上各种香料后就成为更易保存的腊肉。法老为了自己的万岁梦,不惜在死后把自己的尸体精心制作成腊肉,其实表达出的就是:朕多想再活一万年!屁民们,死心踏地臣服于我吧!

埃及活人住的他们思想观念中的临时窝棚又是怎么样呢?埃及不缺泥土和石头,干燥的气候下缺木本植物多草本植物和棕榈。可能受到与之接触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影响,埃及在后Gerzean时期从不结实的植物建材如芦苇、纸草、棕榈叶和席子等转向建构性的土砖和石头。普通的住宅由生土砖建成,一层或两层高,天花为平顶或拱顶,屋面有女儿墙,其下有凉棚。房间面向朝北的院子。而石头则用于神的宅屋。

古王国金字塔是由Mastaba类型发展而来,这种台阶式金字塔非常类似于近东的Ziggurat,即当地保护神的住所。只不过埃及人认为法老就是一种神,而且似乎在审美上有着精准数学的强迫症,如金字塔边很仔细地按照基本方位点定位。第三至第六王朝的大金字塔所立的基地散布在尼罗河的西岸,在三角洲顶点之南大约50英里长的范围内,基地之下是与农耕地脱开的岩石架。真正最好的金字塔是著名的Gizeh三金字塔,由第四王朝Seneferu的继位者而建。可能有人会误认为金字塔是法老陵寝的唯一单体建筑,其实它只是众多建筑群之中的一个主要部分而已。建筑群被院墙所包围,一般有三座大殿:一座祭品殿,在金字塔东侧,偶尔也在北边;一座停放死后且被神化的法老神殿,通常情况下突出于东边院墙偶尔位于北侧,供人祭拜;还有一座“河谷建筑”,在里面制作木乃伊并完成葬礼。正如古今中外所有这些墓主一样,为了隐藏和保护墓室以及进入墓室的甬道,古埃及人绞尽了脑子,其结局也都完全一样,那就是都枉费了心机,其腊肉今天展示在世界各地供人围观。

埃及的陵墓以及普通的住屋与中国的坐北朝南不同而是坐南朝北的,入口正常是从北部进而不是南部进。有人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埃及在南半球。埃及确实在非洲,非洲大部分也确实在南半球;但埃及在北半球,并且纬度跟上海在一条线。可见,中国的风水术在同是北半球的埃及失灵了,也力证了中国风水术作为一种理论的贫乏,和伪科学本性。

在所有我们知道的例子中,金字塔的核心都是台阶金字塔,外围则是向心的倾斜着的石头片或石头层,最后这严丝合缝的面层石材就从上往下施工,并且塔顶石可能会镀金。当然今天镀的金子都不见了,要是还在那才叫奇怪。这些石材有多严丝合缝?陈志华先生说头发丝儿都塞不进去。曾经有个瑞士的钟表大师在得知金字塔造得如此精准后,认定它绝非奴隶所为,一定是高超的自由民工匠制作与建造的。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解释。他曾经入狱,狱中被强迫制作钟表,精度只有入狱前自由状态的1/10。位于开罗附近的Gizeh的Cheops大金字塔的石头块,平均重达2500 kg。埃及金字塔是古王国时期的杰作,封闭的埃及人那时在技术上远远落后于开放的近东,埃及石匠用带着折边或锯齿的黄铜凿子来加工石材,而这种凿子硬度不如花岗石,而且是冷加工的因而是脆性的;一直到中王国时期与近东频繁征战才掌握了那里的青铜技术。此外,埃及人还不懂得滑轮技术,只会利用杠杆原理升降重物。在金字塔的制作与施工过程中,技术那么原始的埃及人是如何加工石材到如此精准的程度?又是如何把相当于33个人体重的加工好的琢石提升到施工高度?这些问题至今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怪不得有些人说金字塔并非地球上人类的杰作而是外星人完成的。如果真是当时的埃及人完成的,我们只能惊叹智人的八卦能力,竟然能把那么粗陋条件且工具欠缺的一个个草民忽悠成人定胜天的能工巧匠,好比赤身露体的义和团真能抵挡住洋枪洋炮而刀枪不入。这是何等不合逻辑的神力!

时间到了中王国时期,首都不再在下埃及而迁至上埃及,帝王的陵寝也不再是荒野平坦的沙漠上的金字塔建筑群,而是变成了山区里的岩石窟Rock-hewn Tombs。这里面最著名的要算埃及传奇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esⅡ(1304-1237BC))的岩石窟。埃及的法老大多是闭关锁国的君王,他是埃及历史上少见的武帝,将近2米的大高个儿,长寿且战功彪炳,多次侵入黎巴嫩等近东地区。石窟前是他自己以及皇后的四个巨大石雕像。传说中,阳光在每年的他的生日会照射到他自己被精心制作成的腊肉上。一般来说,这一时期的法老陵寝在山洞前还有一个退台的神庙,神庙最上方正中位置是一个浓缩版的金字塔。这体现了由金字塔向神庙发展的过渡性。

古王国时期的法老还是半人半神的,到了新王国时期,法老则直接演变成了真神。法老的陵寝不再呈现为坟包包的金字塔而全然变为彻底的神庙。走上神坛的法老不再带有世俗崇拜色彩,全然宗教化了。庙宇由两种主要的类型组成:其一是停放尸体的庙宇,服侍被神化的法老;其二是礼拜庙,崇拜古代的或神秘的神。在这之前(新王国时期前),停尸庙与礼拜庙基本相同,也跟大多数尊贵的神殿在布置上雷同。沿着一条主轴线,并不特别强调方位,有一个用墙围起来的露天的院落,周围一圈柱廊,引向一座带顶的建筑,由横向的带柱前厅或“柱厅”和一座圣堂(或多座假如该庙供奉多个神)组成,圣堂又由一些僧侣所需的小殿和其他房间拱卫着。一座引人注意的通向内院的轴线上的大门形成了一项传统;于是延展至内院的整个宽度形成了一对高耸的收分的塔,塔间是高高的大门,配有旗杆、脖状檐口和卷形出挑。大门前是方尖碑 (Obelisks) ,平面正方,逐渐向上收分在顶端是金银合金的方尖锥(方尖碑因而可看作进一步浓缩与仪式化的金字塔),高达9或10倍底座的直径,四个竖直面上刻有象形文字。这些方尖碑不是拼接成的,是一个个完整的花岗岩,采自Aswan采石场;制作的条件相当简陋,靠的是楔子、捣杵和火。这同样让人惊叹。

埃及的纪念性建筑,包括金字塔的墓室和庙宇基本上都是梁柱式的,与近东的拱建筑恰成对比。埃及神庙的柱子粗大、密集,是石柱的森林。埃及柱子有其植物的起源,柱身表示捆扎的植物秆,收束在柱基,柱头看起来源于莲花花苞、纸草花或者随处可得的棕榈叶。如此以柱子为主体的神庙不论在形制上还是审美表现上都深深影响了后来的希腊建筑,从而成为西方建筑真真的源头。

埃及的这些神庙、金字塔、木乃伊等构成的独特文化以及承托着法老绞尽脑汁的万岁梦的王朝,终于在中亚游牧民族波斯的入侵下走到了尽头,创造了地球上最长的记录也不足三千年,在地球46亿年龄中也仅仅是一瞬间;也顺便给未来的人类做了一个注解:再固若金汤的王朝,无论以何面目来粉饰,也终有灭亡的一天。法老的这一天是公元前525年的某一天。

2019年01月28日

初稿于广州

2019年06月04日

完稿于成都

 

傅卓恒 等1人赞过
2019.06.05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