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7 项目5060 室内546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48 方案1334 摄影740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41 所有作品11053 所有图片148,683
木作记
木作记——木工爷爷
来源:黄杰斌

 

木工爷爷

 

● 离去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闭上眼睛就会出来现一个身影:灰色中山装整齐笔挺,手拄着木枝杖,虎口掐着拄头小鸟状的木雕把手。他走得一步跟一步,虽然动作缓慢但感觉独立而自信。

 

被抱高的我抱着有木雕小鸟把手的拄杖,随着一队人群,在奏乐声中从村尾的一栋二层洋房出发。前面一位妇女呜咽得很沉,被人扶着前行……

 

爷爷最后的时间都是妈妈看护的,妈妈说最敬佩是老人家一直在看书。

 

我猛一跳,双手指使劲勾住刚能够得着的高窗,双脚摩擦着水刷石的墙壁,手脚同时用力往上,刚探头看到里面就力气不支又滑回地面了,既有点害怕又有点好奇,爷爷怎么躺病还在看书呢?

 

爷爷从医院回来后就没办法走上五楼的新家,只能留在地下杂物房,要经过黑黑的走廊,两边都是不知里面是什么的门,小孩子有时宁愿爬高窗去偷看。

 

妈妈后来告诉我,老人家厚厚的书是:三国演义、西游记、蒋介石传等……,都一起火烧给他了。

 

 

 

 

 

 

 

 

 

 

 

● 进城

 

爷爷自己有单独的房间,他那两边高低不同的“木工床”放在后院水泥窗花围墙旁边。爷爷做木时推刨瞄尺,气定神闲,很安静好像不太费力,身体前后摆动,旁边的轻枝细叶也跟着摇动,最后卷云似的刨削落满地犹如在天边,小孩却拖脚拱起刨削喊说是浪花。

 

爸爸刚把爷爷接到城里时我们是住在平房的,那时的坡顶平房只有两层,三五成排,之间是院。院子里晚上是纳凉聚集的地方,黑白电视机会在这上演霍元甲的迷踪拳,见证首个女排之冠。白天这里就是小朋友的欢乐之地,我舞刀弄剑,射箭冲锋,手里的木制道具都是爷爷做的。有一把木剑还配有鞘,当银漆的剑出入于鞘引来不少童伴的羡慕。爷爷给小孩子做“道具”,也给邻居修木工。

 

除了做木,爷爷常在晚上盘坐卷烟,话会越说越精神,小孩的我听不懂,这些人生经历爸爸才有兴趣。

 

有一次,我看见舅舅在“木工床”上,汗流夹背使劲推刨,突然用力向前一滑差点掉进成堆的刨削里,他朝我尬笑了下故意拍拍吹吹木刨。他是城里来学木的舅舅,后来送过家里木制电视和餐柜。乡下的舅舅也有跟爷爷学木,工具都借了不少,后来人和工具都没见过了。

 

爸爸说爷爷最赏识的是村里的一位学徒开叔。凭着一点点印象我在乡下找到开叔,说起爷爷和木工,他兴致盎然。从学徒到国营木厂工作,下班就找爷爷交流技术,说得眼眶湿红,面含微笑!对于人、事和物,他们有那辈人的原则和信念。开叔拿着光刨看似轻松的说:现在的木工都用电,没人用这些了,也没人学,不过我还记得,还有你爷爷……

 

时间及变迁,只保留下爷爷的一些木家具:堂椅及几:羊型和葡萄图案,坤甸木雕工简炼;乌木箱:松木上漆,隼接结实耐用;给闹钟定身做的盒子:外贴防火板是当时的新潮材料了;还有做这些家具的工具和箱。我试着查阅里面各个工具的作用和特性,挺有智慧和学问。

 

 

斧:砍削木料,木工开料第一步

 

锯:切割木料,其锯齿的外倾斜度“料度”和或宽或窄的“锯路”有所不同

 

拨料器:锯子的“锯路”和“料度”都由特制拨料器辅助完成

 

平刨:常用长板、长枋料的精加工,主要是取直

 

二刨:用途最多,但并不是作粗加工用

 

净刨:主要为精细加工,将木料刨削光滑

 

线刨:刨木线用,多用于装饰

 

凸面刨:刨出凸面装饰线

 

凹面刨:刨出凹面装饰线

 

平凿:是木料开榫眼的工具,讲求精准,不同的眼有不同的凿

 

扁铲:主要用于铲削局部,根据用途的不同分为不同形状大小

 

细纹锉:用来加工刨子加工不到的地方,大小纹路有不同

 

角尺:检验木件直角、垂直度和平行度,划线

 

活角尺:用于适应不同角度的角尺

 

圆规:划圆的工具

 

手拉钻:用于木料钻孔

 

墨斗:主要的作用就是画长线

 

锤:木工上是用来矫正或者敲开木料

 

木工箱:装木工工具箱架

 

● 回乡

 

爷爷因故几次于省城回到乡下,帮人修木,也教人做木,还是一家之主。他修建了两层的洋楼:非对称,上下平面转换厅房布置,取名“彰庐”。大门雕刻的对联“人群发达,世界文明” 是爷爷的手迹,字内凹边凸,经起时间的侵蚀。

 

后院的黄皮树是爷爷载的,南边成荫,成年的果树在天台刚好能伸手摘果,品种酸甜,皮甘肉滑。姐姐们喜欢它作为拍照的背景,爬在较高的树叉上像挂着的黄皮。

 

远远的河道码头边,在稀疏叶子的苦炼树下,“小男孩”低头踱步,搪着细沙背着手肘来来回回。后来一趟摆渡船,下船中有两位抱起了她……

 

二姐有段时间和爷爷一起在乡下住,当时脸圆发短像个小男孩,可是淘气争抢的年纪。爷爷煮水鸡蛋,碟子尽量倾斜,蒸结成块的蛋划出一半给“小男孩”,开心的她殊不知那是薄薄的一半,厚实的那部分是大家的,皆大欢喜!

 

嫲嫲那段时间卧床不起,都说她声音洪亮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爷爷性格不紧不慢,这可能也算是阴阳平衡吧。

 

爷爷的日常就是坐摆渡到对岸的镇里喝早茶,一盅两件。镇里后来也建了剧场,里面会放英雄儿女,山乡风云等。剧院旁边有百货商店,衬衣、西裤、中山装、海鸥机械表、时尚指甲钳……,国货商店整齐正规,货真价实。爷爷是有讲究的人,这是我给他臆想拼凑的衣食住行。

 

人群发达

 

世界文明

 

● 出乡

 

爸爸给我讲了爷爷盘腿卷烟给他讲的在外学习、工作和生活琐事。

 

在广州省城,爷爷租住的地方是十三行故衣街,地方四平米左右,上下左右层叠床铺,而且还要容纳其它生活。还是孩童的大姐这段时间和爷爷及亲戚生活,暑期爸妈来了这空间里要住六个人以上了,甚于当代的极小微户型,不同时代有着相似的蜗居和同样的艰苦奋斗。

 

在江西建房的时候,爷爷和木工们与一位女工程师争论木柱和金字梁架的定位,因为木是软性材料,木工们觉得金字梁放上的木柱应该是带有斜度,上架后柱子会挤压垂直,工程师一直不相信。最后是经验胜了理论,男木工胜了女工程师,爷爷每次说完都哈哈大笑。

 

爷爷少年时就到邻近的赤坎镇上学木,刻苦用工也有灵性,木工技艺很不错,后来成年工作评了“三行”里的六级木工。虽然只是读过几年的书塾,但爱看书好写字,后来还有一手好毛笔,不管是新中国生产队粮仓上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还是民国时期自宅的“人群发达,世界文明”。

 

领着行装的他,在北岸码头的深水泊位上的船,船夫挥舞着长竹杆左右斜撑从船头用力踏步到船尾,木船慢慢驶向南岸,他站到船头:厚底皮凉鞋,轻灰收脚西裤,小皮带束腰,白色高领衬衣,袖口卷叠整齐,左手带表和右手稍分前后,上身微左向,头微向右,眉浓目明。对岸连绵竹林和鸣蝉喜欢的苦炼树,左右移动……要到家了!

 

人群发达、世界文明。

 

也许语言是最容易消失于记忆的,我都没记住和爷爷的任何一句说话,但记忆的形象却很清晰,这种难言的距离感,后来我在爷爷乡下房子旁边做加建时,一个新旧相接的窄道空间找到过相同的距离感。

 

加建

 

加建

 

 

 

秋晓至 马海东 等2人赞过
2019.10.0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