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艾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201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艾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1952年出生于葡萄牙波尔图。在从事建筑设计的同时,德•莫拉还在波尔图大学担任教授,并且在日内瓦、巴黎-贝尔维尔、哈佛大学、都柏林、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洛桑担任客座教授。德•莫拉经常被描述成一位"新密斯主义者",不过他同时也在努力追求独创性,他因娴熟的应用建材——花岗岩、木材、大理石、砖、钢材和混凝土,以及出人意料的颜色搭配赢得了声誉。
来源:普利兹克建筑奖官方网站

获奖揭晓


Announcement

葡萄牙建筑师艾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在华盛顿特区被授予2011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消息——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宣布,经评审委员会审议, 58岁的葡萄牙建筑师爱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获得了201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正式的颁奖仪式6月2日在华盛顿特区最著名的古典建筑之一安德鲁•W•梅隆会堂举行,由凯悦基金会资助的这一奖项已经被全世界公认为建筑行业里的最高荣誉。

在宣读声明时,普利兹克指出:”这是该奖项历史上第二次授予葡萄牙建筑师,第一次是在1992年,获奖者是阿尔瓦罗•西扎。”

普利兹克建筑奖由杰伊•普利兹克(1922年至1999年)和妻子辛迪于1979年共同设立,每年评选一次,其目的是表彰当代建筑师在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才智、想象力和责任感等优秀品质,以及通过建筑艺术对人文科学和建筑环境所做出的持久而杰出的贡献。获奖者将得到10万美元奖金和一枚铜质奖章。

普利兹克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帕伦博勋爵也在他的英国家中发表了讲话,他引用评审委员会给出的评语,强调了选择本年度获奖者的理由:”在过去30年中,德莫拉创作了一系列既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同时也呼应着建筑传统的作品。”此外,”他的建筑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可以同时传达出看似矛盾的特质,比如力量与谦逊、粗犷与细致、大胆的公共属性与亲密感觉”。

德•莫拉曾作为一名学生为西扎(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工作了五年,自1980年成立自己的办公室至今,德•莫拉已完成了60多个项目,其中大部分都在他的祖国葡萄牙,同时他的设计作品也遍布西班牙、意大利、德国、英国和瑞士。这些项目包括独户住宅、电影院、购物中心、酒店、公寓、写字楼、艺术画廊和博物馆、学校、体育设施和地铁等。

德•莫拉在2004年完成设计的葡萄牙布拉加体育场是一件深获好评的作品,当年的欧洲足球锦标赛就在这里举行。110多万立方米的花岗岩是在施工现场通过爆破获得的,粉碎后被制成用于修建体育场的混凝土。对山体实施的精准爆破形成了一个30多米高的花岗岩切面,正好位于体育场的另一端。德莫拉将其描述为自然之物与人造之物共同构建的建筑奇观。用他自己的话说,“粉碎山体后将岩石制成混凝土,这的确充满戏剧性”。评审委员会在评语中称该作品,“在极具冲击力的景观中体现出十足的肌肉感、不朽的风貌和作者纯熟的设计能力”。

他的另一杰作布尔戈大厦于2007年完工,该项目位于他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葡萄牙的波尔图。评审委员会的评语是“两座不同规模的建筑并肩而生且一纵一横,既是在相互对话也是在和周围的城市景观互动”。德•莫拉曾表示:”设计一座20层的办公大楼对我来说是不同寻常的项目,因为我原本是设计独户住宅起家的。”

德•莫拉设计了无数住宅,其中修建在邦热苏斯的二号住宅便是其中之一。该项目”因其外墙混凝土中的细微条纹而增添了非凡意义”,并进而被评审委员会慧眼识中。德•莫拉对于该项目的介绍是:”因为该地点是一个可以俯瞰布拉加全城的相当陡峭的小山,所以我们决定不在山顶上放大体积的建筑物。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五层带固墙的露台结构,并为每一层定义了不同的功能——果树种在最低一层,游泳池在第二层,房屋的主体在第三层,卧室第四层,再往上面,我们种植了植被。”

另外一个在他的家乡波尔图的项目是1991年完工的文化中心,评审委员会认为该项目”充分说明了德•莫拉综合运用各种建材的高超能力”,他在项目中用到了铜、石材、水泥和木材。

在靠近葡萄牙阿马里什的山区有一座名为圣玛丽亚•多布罗的修道院,它是德•莫拉在1989年至1997年间完成的一个项目。他将这个建于12世纪的古式建筑改建成了一家酒店。评审委员会在评语中指出德•莫拉”所创造的空间,既延续了历史的脉络又符合现代观念”。

德•莫拉在介绍他的另一个建筑时曾表示:”就在画家保拉•雷戈选我作为她博物馆项目的建筑师之后,我幸运地找到了理想的建址。这是一个用栅栏隔离的树林,中间有一些空地。基于树木的高度,我设计了高度变化的一组建筑体。而考虑到人为建筑和自然的相对应关系之后,博物馆外部的颜色也定调为红砖色,恰好与周围绿意盎然的森林形成对比,两个在入口轴心处的巨大金字塔结构让该项目看起来不再是一组方盒的堆砌。”保拉•雷戈博物馆于2008年完工,被评审委员会称为”同时具备公开性和私密性,对于展示艺术藏品再合适不过了”。

德•莫拉经常被人们称为一名”密斯风格的建筑师”,评审委员会承认了这种影响的存在并指出,”他有信心使用具有千年历史的石材,又能从密斯•凡•德罗的现代建筑细节中汲取灵感”。

在得知获奖时,德•莫拉的反应是:”当我接到电话,他们说我已经是普利兹克奖的获得者时,我真的难以置信。当我又进一步证实这是真的之后,开始意识到这是多么巨大的荣誉。葡萄牙籍建筑师第二次入选的事实,更赋予了此奖项不一般的意义和价值。”

备受尊敬的2011普利兹克奖评审委员会的主席是帕伦博勋爵,他是国际著名的伦敦建筑资助人、蛇形画廊信托公司董事长、英国艺术委员会前主席、泰特美术馆基金会前董事长、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密斯•凡德 罗档案馆前董事和伦敦白教堂艺术馆的董事。其他成员还有(按字母循序):亚历山大•阿拉维那,智利建筑师、圣地亚哥埃勒门达建筑公司常务董事;卡洛斯•西门尼斯,莱斯大学建筑学院负责人、得克萨斯州休斯敦西门尼斯工作室创办人;格伦•马库特,澳大利亚建筑师、200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尤哈尼•帕拉斯马,芬兰建筑师、赫尔辛基教授兼作家;伦佐•皮亚诺,建筑师、1998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他生活工作在法国巴黎和意大利的热那亚;凯伦•斯坦因,纽约作家、编辑和建筑顾问;玛莎•索恩,马德里IE建筑学院负责外事联络的副院长、评审委员会常务理事。

除了上面提到的获奖者以外,已经故去的菲利普•约翰逊于1979年获奖,他是该奖项的第一位得主。1980年的获奖者是墨西哥的路易斯•巴拉甘(已故),1981年的获奖者是英国的詹姆斯•斯特林(已故),1982年是凯文•洛奇,1983年是贝聿铭,1984年是理查德•迈耶,1985年是奥地利的汉斯•霍莱因 ,1986年是德国的戈特弗里德•玻姆,1987年是日本的丹下健三,1988年是美国的戈登•邦夏和巴西的奥斯卡•尼迈耶,1989年是美国的弗兰克•盖里,1990年是意大利的阿尔多•罗西(已故),1991年是美国的罗伯特•文丘里,1992年是葡萄牙的阿尔瓦罗•西扎,1993年是日本的槙文彦,1994年是法国的克里斯蒂安•德•波特赞姆巴克,1995年是日本的安藤忠雄,1996年是西班牙的拉斐尔•莫内欧,1997年是挪威的斯维勒•费恩(已故),1998年是意大利的伦佐•皮亚诺,1999年是英国的诺曼•福斯特爵士,2000年是荷兰的雷姆•库哈斯,2001年是瑞士的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2002年是澳大利亚的格伦•马库特,2003年是丹麦的约翰•伍重(已故),2004年是英国的扎哈•哈迪德,2005年是美国的汤姆•梅恩,2006年是巴西的保罗•门德斯•达•洛查 ,2007年是英国的理查德•罗杰斯,2008年是法国的让•努维尔,2009年是瑞士的彼得•卒姆托,去年的奖项被两位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分享。

普利兹克家族在发展全球凯悦酒店业务的同时,对建筑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决定资助建筑业。另一个原因是,建筑业虽然需要丰富的创造力却未能涵盖在诺贝尔奖项里。普利兹克建筑奖在评审程序上参照了诺贝尔奖,最终的获奖者由国际评审委员会选出,评审与投票过程处于保密状态,每年都有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数百名候选人参与竞争。

简历


Biography

艾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1952年出生于葡萄牙波尔图。他的父亲是一名眼科医生,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姐姐也是一名医生,哥哥是一名律师并且曾担任过葡萄牙总检察长。

德•莫拉继早年曾在意大利一所学校读书,后来被波尔图美术学院录取,在那里他作为一名美术系学生开始学习雕塑,但最终他却获得了建筑学学位。他把自己从美术向建筑的转变归因于一次在苏黎世与唐纳德•贾德的会面。学生时代的他,曾经先后为建筑师诺埃 •迪尼斯和阿尔瓦罗•西扎工作,并为后者工作了五年。在跟随他的城市规划学教授、建筑师费尔南德斯德•德萨边工作边学习期间,他接到了生平第一项任务——布拉加市场工程。由于商业模式的变更,该市场目前已被拆除。

服完两年兵役以后,他赢得了对波尔图文化中心的竞标,这是他作为独立建筑师职业生涯的开始。

他经常被邀请前往瑞士洛桑和苏黎世,以及美国哈佛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多年来,受邀在大学和研讨班举办讲座的机会,使他得以遇见该领域内的许多同行,其中包括雅克赫尔•佐格和阿尔杜•罗西等人。

德•莫拉已婚,他有3个女儿:玛丽亚•路易莎、玛丽亚•德帕兹和玛丽亚•爱德华达。他的妻子路易莎•蓬贺和长女都是建筑师,次女是一名护士,小女儿则是波尔图大学建筑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

在从事建筑设计的同时,德•莫拉还在波尔图大学担任教授,并且在日内瓦、巴黎-贝尔维尔、哈佛大学、都柏林、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洛桑担任客座教授。

德•莫拉经常被描述成一位”新密斯主义者”,不过他同时也在努力追求独创性,他因娴熟的应用建材——花岗岩、木材、大理石、砖、钢材和混凝土,以及出人意料的颜色搭配赢得了声誉。德•莫拉对于建材的应用有着独到的见解:”我不去使用濒临灭绝或受到保护材料,我认为我们应该有节制地使用木材,并且在使用的同时种植新树木。我们不得不使用木材,因为它是可用的最佳建材之一。”

在接受克罗奎斯采访时,他曾解释说:”我发现密斯越来越令我着迷……有人仅仅把他当做一位极简抽象主义者看待,但他总是在古典主义和新造型主义之间来回摇摆……你只需要记住他最后的建筑作品IBM大厦就明白了,为了制作一扇巨门,他凿穿了坚硬的石灰岩地基。另一方面,他前往巴塞罗那设计了两个展馆,不是吗?一个是抽象的和新造型主义的,另一个是古典的、对称的并且拥有封闭的角落……他是在做实验。他是如此前卫,他已经超越了自己所处的时代。”

德•莫拉承认受到了密斯的影响,在谈到他设计的布拉加大厦时,他提到了意大利记者和评论家弗朗切斯科•德尔所说的话,”与其为了追求独特风格而做得很糟糕,不如为了追求完美而缺少创意。”

在一个名为”豪瑞可持续建筑”的系列论坛上,德•莫拉曾表示,”对于我来说,建筑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根本没有生态建筑、智能建筑与可持续建筑之分,只有设计完美的建筑。有一些问题是我们决不能忽视的,例如,能源、资源、成本以及社会层面,我们必须关注所有这一切。”

评语


Jury Citation

在过去30年中,德•莫拉创作了一系列既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同时也呼应着建筑传统的作品。他的全部作品令人信服地证明了现代建筑风格拥有无限潜力,并能很好的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德•莫拉的作品非常注重与周边景物的协调,在设计时运用了尽可能多的审美触觉,并能恰到好处地掌握建设工期及建筑功能。德•莫拉设计的建筑物在凝聚历史感的同时,在更广的范围内表达着当代人的思考。

在20世纪80年代创作的早期作品中,德•莫拉就开始坚持自己的想法,他并没有屈服于当时的潮流。因此在当时看来,他与时尚绝缘,但也正是后现代主义达到高峰之际,他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今天回过头来看,他早期的建筑似乎平淡无奇,但我们必须记住在当时做出那样的设计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他在各种项目上的成功,证明了他在建筑设计领域的多才多艺。他能够设计从农村到城市的各种建筑。他在20世纪80年代创作的很多早期作品都是独户住宅,而且现在他的作品中仍然有这种建筑,不过他的设计范围已经大大扩展:2000年设计的葡萄牙布拉加市体育场展现的是力量和雄伟,而且与其广阔的背景相得益彰;在20世纪90年代初设计,并于十年后建成的葡萄牙布尔戈大厦,由两座规模不同的建筑共同构成,且一纵一横,既是相互对话,也是在和周围的城市景观互动;2008年完工的保拉•雷戈博物馆是散布在葡萄牙卡斯凯什森林里的一组柱形建筑,既是公开的又是私密的,成为展示艺术品的绝佳场所。

尽管结构简单,但德•莫拉的建筑作品很好的融合了当地的风格、景观、地理,以及更广泛的建筑历史。在很多项目中,简单的几何构造通过实与虚或光与影的相互作用得到了提升。经过修复与重建,圣玛丽亚多布罗修道院转变成了一家豪华酒店,这一过程使得瓦砾中的废墟重获新生。德•莫拉创造的建筑空间,既与其自身的历史相一致又结合了现代观念。他的作品效果通常来自于实物与概念的结合。他有一种立足现实同时进行抽象思维的能力,并因此创造出了一种独特的建筑语言,为冰冷的实体赋予了哲学意义。

作为一名建筑师,德•莫拉对建材本身的美丽与真谛十分着迷。通过他的作品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对建筑的理解以及对他对建材的熟练应用。他有信心使用具有千年历史的石材,又能从密斯•凡德罗的现代建筑细节中汲取灵感。例如,在1991年完工的波尔图文化中心项目中,他使用了铜、石材、水泥和木材,这充分说明了他综合运用各种建材的高超能力。通过调整波尔图地铁系统的人行道、建材、轨道及公共区域,他为公共空间赋予了新的意义。2007年在葡萄牙邦热苏斯建成的二号住宅,因其外墙混凝土中的细微条纹而增添了非凡意义。

德•莫拉的建筑并非浅显易懂、轻浮张扬、或赏心悦目,它充满着智慧与严肃思考。他的作品需要深度接触,而不是走马观花。像诗歌一样,它能够与那些愿意花费时间倾听的人进行情感交流。他的建筑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可以同时传达出看似矛盾的特质,比如力量与谦逊、粗犷与细致、大胆的公共属性与亲密感觉。因为他的建筑看上去仿佛自然天成、宁静简约,而事实上却都弥漫着关爱与诗意。爱德瓦尔多•索托•德•莫拉因此赢得201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获奖感言


Ceremony Acceptance Speech

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

尊敬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阁下、尊敬的普利兹克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及各位评委、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直到收到那封写有”葡萄牙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的邀请函,我才意识到我获得了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我非常开心,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家人、同事,朋友和客户。在此,我代表他们献上最诚挚的谢意。

我曾在出生地波尔图的一所意大利学校学习建筑设计。中学时,我决定成为一名建筑师。这不是由于建筑之于我的强烈的吸引力,而是因为我在青年时代身受不可知论的困扰,我开始思考上帝是否应该在创造这个世界的第七天后就去休息了。仔细想想,地球上还缺少像特耳菲这样的一个地方,卫城还没有巴特农神殿,伊利诺斯州的湿地还需要干燥一些以便承载范斯沃斯住宅。

1975年,康乃馨革命后,我开始在阿尔瓦罗•西扎的事务所工作。这不仅是出于对建筑的理解,更是冲着西扎本人,那是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直到今天,我依然很怀念我们的合作。20世纪80年代,我离开了阿尔瓦罗•西扎事务所,成立自己的事务所。刚开始的时候很难,用西扎”语言”就像是背叛,但即使我想这样做,出于本分也无法如此。

康乃馨革命后,民主得以重建,葡萄牙急需重新建造学校、医院和其他设施,最为重要的是,五十万间民居。很明显,当时很流行的后现代主义并不是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的答案。要建造带檐饰和柱廊的五十万套住宅,势必造成能源的浪费——而这在独裁制度下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后现代主义传到葡萄牙时,这个国家几乎没有经历现代化运动。这是对我们命运的反讽:”我们还未出发,便已抵达。”

我们需要采用一种清晰、简洁且务实的语言重建葡萄牙及其文化——而没有什么比”被禁止”的现代主义运动能更好地推进这一变革了。它不仅仅是一个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关于材料、建造体系和语言的一致性的问题。如果正如密斯•凡•德•罗所说:”建筑是被转换到空间中去的时代意志的化身”,他通过重新定义这个学科的规则开启了一扇门。在当时,这个领域仍是语言学、符号学、社会学和其他相关学科所争论的话题。重要的是:建筑是“建造”,因为这是这个国家所急需的。

历经10个世纪的发展,而如今的葡萄牙与其他历史时期一样都面临着重大的社会和经济危机。同昨天一样,在今天,葡萄牙建筑的解决方案是移入。正如保罗•克洛岱尔所说的:”葡萄牙是一个在不断摸索中的国家,它不时地会从欧洲寻找灵感”。我们需要“改变”并要了解这个词的希腊语词根代表危机。在此我们诠释一下汉语中”危机”这个词所用的两个字的含义:第一个字”危”是指危险,而第二个字”机”则指的是机遇(1)。在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存在很多机遇。未来等待我们去共同创造。”在变化、改造和转变中工作意味着建造我们自己的命运(2)”。

谢谢大家!

作品选

2002年,葡萄牙塞拉-达阿拉比达的住宅

2002年,葡萄牙塞拉-达阿拉比达的住宅
image©路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来源:普利兹克建筑奖官方网.

2002年,葡萄牙,卡斯凯什,卡斯凯什住宅

2002年,葡萄牙,卡斯凯什,卡斯凯什住宅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3年,葡萄牙,波尔图,“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电影之家

2003年,葡萄牙,波尔图,“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电影之家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3年,葡萄牙,布拉加,市体育场

2003年,葡萄牙,布拉加,市体育场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7年,葡萄牙,波尔图,布尔戈大厦

2007年,葡萄牙,波尔图,布尔戈大厦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7年,葡萄牙,布拉加,邦热苏斯住宅

2007年,葡萄牙,布拉加,邦热苏斯住宅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7年,葡萄牙,玛雅,玛雅住宅

2007年,葡萄牙,玛雅,玛雅住宅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8年,葡萄牙,卡斯凯什,保拉·雷戈博物馆

2008年,葡萄牙,卡斯凯什,保拉·雷戈博物馆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8年,葡萄牙,卡斯凯什,保拉·雷戈博物馆

2008年,葡萄牙,卡斯凯什,保拉·雷戈博物馆
image©刘易斯·费雷拉·阿尔维斯

2009年,葡萄牙,波塔莱格雷,旅游与酒店学院

2009年,葡萄牙,波塔莱格雷,旅游与酒店学院
image©克里斯蒂娜·赫里特斯

 

2014.03.24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