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95 项目5079 室内55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2 方案1343 摄影746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2 所有作品11099 所有图片149,520
杜昀:我们还欠缺一个完善的体系
在从业经历上,杜昀有一个辗转的过程:在深圳做室内设计,到了加拿大发现那里的人很瞧不上室内设计师,因此考取了加拿大安省OAA注册建筑师,做了建筑设计。再次回深圳,中国正值建设发展繁荣时期,他在专业上,也就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各占一半了。
来源:中华建筑报

来源:中华建筑报 发表时间:2011年04月26日 作者:马生泓

在从业经历上,杜昀有一个辗转的过程:在深圳做室内设计,到了加拿大发现那里的人很瞧不上室内设计师,因此考取了加拿大安省OAA注册建筑师,做了建筑设计。再次回深圳,中国正值建设发展繁荣时期,他在专业上,也就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各占一半了。

记者:国内的室内设计相比较建筑设计,起步还是比较晚的,各种制度还不完善。
杜昀:对,不仅仅中国如此,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如此。我在加拿大安省的时候加入了建筑师协会,安省的建筑师协会是自主管理的协会,它拥有非常大的实际权利,这个权利是国家管理机关授权给的,有发证权,它直接决定着建筑师能不能行业。

记者:这种协会是官方的吗?
杜昀:纯民间的。

记者:我也听从加拿大回来的设计师说过,它对行业内的人是一种约束,但也是一种保护。
杜昀:是的。在加拿大你不能随便在名片上印上我是建筑师,一样要写明你是哪个协会的建筑师,我的建筑师名号后面一定要写上OAA,OAA有几百个注册建筑师,各人有各人的专属号,如果你超越了专属权,别人就可以起诉你。

记者:我认为这是这个行业走向正规、健康发展的标志,现在好像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一个协会。
杜昀:对。我认为还有一个成熟的标志是建立一套信用体系。刚刚我们谈到的是建筑师协会,由于发展的时间不长,室内设计相关的体制不完善是全球的一个通病,室内设计行业不独立、滞后,行业门槛低,管理较为松散。
近几年,室内设计可以说有发展,但速度还是比较慢。就拿加拿大安省来说,相比较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得到的约束和保护较弱,其间所反应的问题很复杂。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加拿大多省联合在为室内设计师争取权益,试图使这个行业尽快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

建立信用体制

记者:以你从业的经历来看,针对国内的室内设计行业的不完善,你认为主要症结在哪里?
杜昀:常听到有人会说国外这个行业很规范,其实国外也不见得多规范。那我们自己怎么做才能做到完善呢?很多设计师会说材料不到位、施工不到位、业主有问题之类的话。室内设计也是个较为复杂的社会工作,作为业内人士我们看问题不能一叶障目,有些问题是现象。出现这样的或者那样的问题,实质是我们缺乏一个完善的体系。
从设计到施工,我们没有一个信用体制。例如,有资质的人不干活,没资质的挂靠有资质的,所产生的问题是,实际做项目的人并不关心品牌的问题,交所谓的管理费用,工程完毕,拿了钱走人;而有资质的人,项目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去关心项目以及和项目相关的事情,尽管收取管理费。这么做,如何能建立起信用体制呢?
信用体制建立起来的关键是,一定要设计师自己努力:自己做项目,自己掌控项目,建立自己的品牌,维护自己的品牌形象。 除此之外,行业的透明程度也是信用体系中很重要的一点。
在我们国家,很多东西看上去都很有想法,但是看细微的地方就没法看了,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无外乎一个完整系统的缺乏。而这个系统的牵扯面是比较复杂的。在此,我们不妨作个对比:国外设计师的权利是比较大的,由于此前他所建立的信用纪录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信用的人,所以在项目中,他会推荐很多材料过去,而在这个推荐过程中,他也许会获得一笔折扣价,这在这个行业是公开的。
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大家不把这个问题谈明,人们都在相互猜疑。所以国内的设计师在做项目时候,一般避免提供厂家来源,这就变成了一个双方猜哑谜的过程。设计师明明知道哪里有合适的材料,但就是不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他就会有嫌疑。假如你找了替代品,设计师又不认可,这就变成了一个博弈的过程,这样的一个博弈很难在最后达到一个好的结果。
这对于设计师来说确实是件很苦恼的事情。系统完善的与否对于行业的影响特别大,有信誉的问题,有支撑的问题,这是这个行业在国外的最大的区别。实际上,设计师在中国有很多机会,室内设计行业,除了设计费比欧美低一点外,其他都不低,浪费非常严重–时间的浪费、材料的浪费以及在不信任的前提下精力上的浪费。和和项目相关的一切,在国外就是明码标价,总包、分包……各层收多少管理费都是摆在明处的,是合理的。在欧美,这个行业的透明度和信用度保障了这个行业向前发展,大家在一个互相信任的前提下合作,而不是像我们在一个互相猜疑的情况下合作。

核心问题是,要调整行业系统

记者:您刚才反复提到信用体系,那目前国内设计行业普遍存在的快速设计,这个问题无论普通设计师还是著名设计师基本都会回避这个问题,是不是也和您所说的体系有关呢?
杜昀:迅速的设计、迅速的开工、迅速的完工,这确实在我们国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症结的唯一所在。活做得粗糙,首先要归结到国民性,中国人在文化上就是大概文化,不求精,自古如此。请比较一下我们明清的建筑流传到日本之后的发展,细节上差很远。这很难说就是缺点。但是我们要承认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即成的事实。
我去过国外的很多地方,比较注重东西方设计的对比。其实类似于我们的这种情况,很多国家有过。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西班牙馆的设计也很引人注目,但是和英国馆相,你就知道两个国家的做事风格,这是不用回避的。在细节上,我们和这些国家的确有差距,因为速度快使得人们没有时间思考。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还没有系统化,没有好的管理系统、施工系统、设计系统……如果有一个好的系统你一样可以快,一样可以做得精致。 项目的问题,其实我认为快只是一个导火索。

记者:我们看到快其实就是一个现象、表象,真正的这些问题并不是快所导致的。
杜昀:对,我认为快只是一个现象,而追求快是和我们的系统缺失有着很大关系的。

记者:上面谈到的是国内室内设计的一些欠缺,有欠缺就会有不欠缺的,您有没有一些看法?
杜昀:国内的室内设计我认为不欠缺的,就是中国人的自信,中国人有高度的创意能力和高度的模仿能力,这是我们长项。

记者:相比较现状,如何才能使得室内设计行业又好又快地发展?
杜昀:我认为最核心的问题是要调整行业系统,建立信用体制。让市场规则去管事,不要用政府手段去管事。 我觉得市场化承认的东西是最有生命力的,政府不要参与过多。行业要发展,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市场这把尺子所丈量出来的,应该就是核心标准,让市场经济说话。
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记者: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在某些方面并不是截然分开的,就像您即是建筑师也是室内设计师,如果二者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您愿意做建筑师还是室内设计师?
杜昀:建筑师,我已经选择过了。

记者:那你现在的项目主要是室内设计还是建筑设计呢?
杜昀:都有。但是我自己在建筑上花的精力更多一点。

记者:您最崇拜当下的哪位同仁?
杜昀:没有崇拜的人。我经历了从“文革”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文化动荡时期,很难有信仰,眼睁睁的看着共产主义理想破灭是很不愉快的。我现在会信佛。专业上特别崇拜谁谈不到。但确实有些设计师的某些设计我是很欣赏的。我判断一个设计师是看他的作品,我觉得最高境界就是当你进入这个空间时候,对空间的感受与自己的共鸣纠结在一起,被感染着。

记者:作为设计师,你对你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不是满意?
杜昀: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来说,在中国这个时代,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在合适的地点做合适的事情,我赶上了,知足者常乐。

记者:您对您的职业表现能打多少分?
杜昀:我对我自己的职业表现还真没有打过分。作为设计师我认为自己的才华还不够的,职业上的表现来说做最多打70分。三十而立,四十知不惑,我早已过了不惑的年龄,不会觉得自己是大师,有自知之明吧!

记者:您觉得这个职业您会做到多大的年纪?
杜昀:这个行业可以做到很大的岁数。上周末在广州设计周上,我陪着日本的建筑大师矶崎新,从接他到送他。老人家79岁了,仍然很热衷谈他的项目。他腰板很直,走路很快,思维很敏捷。这让我很感慨。设计师可以做到很大年纪,但我不希望10年以后自己还像现在一样地做。我不希望在压力下做事。设计的最高境界是,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旅游度假酒店的现行设计

体验个性化

记者:我看到你们做室内设计的专业方向是旅游度假酒店,为什么会选择这块市场?
杜昀:近几年,中国社会发生了急剧变化,相当一部分人的消费方向变化了。社会财富积聚之后,就会找个消费出口。就发达国家来说,消费出口在于体验消费,人在追求物质享受之后还想追求精神享受,精神享受就是“我要去体验”,旅游是体验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国的旅游产业、旅游地产发展很快。我们公司主要做的就是旅游相关行业的地产、酒店的设计,因为我们看到社会资金在向这个方向流动,未来的10年还会加剧。国外早有样板,像北美多伦多这样的城市,几乎80%的中产阶级在南方都有一个project(项目),这个project的意义很广,它可以是单元、别墅或大房子,无论有钱没钱他们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东西。在多伦多,从头一年的12月到次年的3月都有一星期到两星期的度假时间,这里的人们就可以去自己的project度假了。
我们国家有这么多人,人口基数很大,如果每个人都想体验消费一下,那现在的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现在看来,这个市场前景还是很乐观的。

记者:从专业角度讲,现在的旅游度假项目在设计上有固定的城市化的特征吗?
杜昀:可以说有。度假酒店属于高端居中空间,目前的流行倾向有一定的模式,这些模式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变化的。现在有几个概念是非常流行的,比如SPA,体现的是人的亲水概念,那么在做客房时就有明显变化:之前卫生间是功能化,现在则把卫生间散化,甚至可以把浴缸拿到阳台上。所以SPA不仅仅是泡澡、按摩、温泉的概念,更多的是人对于水的亲水需求。可以泡在浴缸里晒太阳、吃早餐,这本身就是一种体验。这是现在度假酒店一个明显的方向。
还有体验化、差异化。过去做酒店是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现在讲究的是住在酒店就要住在不像家的地方,追求不同的感受。现在追求原生态、地域特征,设计就是要发掘这个位置的特性,把它放大,体验出来。有些体验是极致的,比如从屋子游泳游到室外。

记者:享受不到的在这里就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
杜昀:这是旅游度假酒店的核心特征。再则,和传统酒店比较,功能发生了转变,比如会议与度假结合。另外一点就是营造浪漫、细腻的生活方式,主要体现在储藏的细节上,包括卫生间。你看比较高端的休闲度假酒店,它的贮藏空间和卫生间的设施都细化了很多,比如挂衬衫的、挂裤子的都会单独做出来。

记者:度假酒店的发展趋势会怎么样?
杜昀:未来10年还会是个性化的体验时期,我自己认为像SPA这样的亲水概念还会流行很长的时间。现在还是体验期,谈不到个性化。度假地的多样性和综合性是体验的核心,它可能会给个体更多的选择余地。

记者:这样的酒店是不是不仅仅建在某个风景秀丽的景区,还有可能建在非风景地区?
杜昀:这就叫做泛休闲概念。现在我们作的旅游规划实际上并不是在旅游度假村里,比较普及的是,目前和运动和养生结合起来的已经形成主导型方向,比如运动公园或者农耕体验的地方。什么是旅游?旅游是去一个原真性和唯一性的地方参与体验–这是过去的旅游概念。通过一些手段在那里放松、休息、聊天、保养,仅此而已–这是现在的旅游概念。

杜昀简历
董事,总建筑师
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
加拿大安省建筑师协会会员,注册建筑师
加拿大安省室内设计师协会会员,注册室内设计师
北美(美国,加拿大)室内设计资质
深圳市规划国土局,专家库成员
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获建筑学硕士学位,在加拿大先后取得安省建筑师协会注册建筑师资格和安省室内设计协会注册室内设计师资格。时任(加拿大)毕路德国际建筑顾问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总建筑师。
作为资深的专业人士,杜昀在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及室内设计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设计项目遍及酒店、办公楼宇、美术馆、商业建筑、住宅小区、度假村等诸多领域。其超凡的创意灵感和卓越的设计作品使他在建筑设计行业获得众多专家的一致推崇;同时,他独到的商业理念和众多成功的商业运作案例更吸引了一大批诸如万科地产、招商地产等中国顶级地产集团与毕路德达成长期互信的忠诚合作,共同完成了相当数量的标志性项目。
超过二十年的设计经验和项目管理经验使杜昀尤为擅长帮助客户分析市场需求,发掘项目的独特价值和潜力,提供多元化和原创性的解决方案,适当的引导消费,从而帮助客户实现利益最大化的目标。作为毕路德公司的领导者,他成功的整合了规划、建筑、室内及景观各个团队的协调交流和联合设计。
代表作品包括:重庆招商江湾城会所、福州融汇山水独栋别墅建筑方案、深圳招商总部大厦建筑方案设计、中惠香樟二期建筑方案、深圳海关科技信息业务综合楼建筑单体方案设计、北京铁道大厦酒店外立面方案设计、武汉丽水康城项目小区规划及建筑单体方案设计、深圳城市山谷硅谷别墅规划及建筑单体方案设计、广州市萝岗区城市设计等。

项目图片

国电宁夏

国电宁夏

三洋厂房改造

三洋厂房改造

深圳海关科技信息业务综合楼

深圳海关科技信息业务综合楼

遂宁河东新区滨江规划

遂宁河东新区滨江规划

 

相关POST
杜昀——毕路德建筑顾问有限公司合伙人/总建筑师
杜昀,毕路德合伙人,总建筑师。加拿大安省建筑师协会...
2013.08.1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