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0 项目5045 室内537 家居及产品159 文章2338 方案1330 摄影732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31 所有作品11011 所有图片147,905
转载:多相工作室:我们有多种状态和可能性
微博:转发 6 评论 4
一开始你端着一只盛满水的碗,然后在800米的跑道上跑,跑完后你的碗里还剩下多少水,那就是你最终的水平。我们现在的水可能只有半碗,以后保不齐就满了,因为我们会拥有多种状态和可能性。
来源:中华建筑报

北京798艺术区,4个合伙人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多相工作室,陈龙、陆翔、贾莲娜和胡宪,前三位曾经是大学同学。“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4位曾经的同事走到了一起。

木梳,非正式建筑的表达

一张沉得不能再沉的纯木制的桌子,却被无数个细条支撑着,不由得让人怀疑它的稳定性。有意晃动,纹丝不动。“这里存在弹性。”贾莲娜说。

这是个非正式的建筑作品,是多相工作室非正式建筑作品中的一个片段。

这张桌子是“木梳”家具系列中的一件样品,来自2009年多相工作室在上海永福路70号茶缸展览片断的延伸。“我们把木头切分,让它变松,从而创造出一种新的材质。使用这些家具时,会感受到一种特殊的弹性——家具随着你的动作微微地上下、左右、前后摇晃,你和地面的关系变得不再那么绝对和实在。”这正是几位建筑师所关注的视觉之外。

在上海永福路70号茶缸的展览上,关于非正式建筑,4位合伙人这样表示:多相工作室试图通过这些片断——地面、凳子、椅子等带来更多关于体验本身的乐趣。

“通过对一块坚实的木头的切分,可能会带来不同的效果。”胡宪随手拿起一块被切分后的木条拨弄,木条发出了清脆而抑扬的声音,这不就是音乐吗?在展览中,多相工作室把无数被切分的木条铺在地面,“也许可以叫做钢琴地面吧。”贾莲娜说,这样的地面,由于人的行走,你大可以穿任何种类的鞋子,以任何步速保持任何走姿,地面会给你不同的声响回应。在工作室里,有各种大小、长短的“木梳”样块,“当时就是想把硬的材质变软,所以作了这些实验。”谈起初衷,贾莲娜说。

这种做法对4位建筑师已不算客串,据陆翔介绍,在这之前,多相工作室还曾做了乳胶管墙的探索,软的、稀松的、弹性的材质都是他们的兴趣所在。“这些家具也是我们对材料研究的衍生。”陈龙说。

多相工作室似乎想在传统的材料上找到突破口,以表达现阶段建筑师对建筑的考量。陆翔说因为他们是建筑师的缘故,所受到的训练无非是材料、构造等方面,所以他们对此一直保持着敏感,“我们设计的出发点一直不是图形、视觉,而往往是材料和构造。当我们想到一些在建筑中不能用的,或者没有机会用到的,但我们感兴趣的材料或做法时,我们就会这么做。”

万科馆,正式建筑的竞赛

2009年不过是多相工作室的第3个年头,4位合伙人对于建筑的理想尚在探索中,非正式建筑作品算是一个表达。

建立自己的工作室是很多建筑师的终极目标,4位建筑师也不例外。要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先要独立。之前,他们在非常建筑工作室共同的历练对自己工作室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06年初建的多相工作室只有4个合伙人,一开始的项目几乎都来自朋友的介绍和委托。项目虽小,但乐在其中。

大家一门心思地作设计,几乎没有什么可管理和争执的事情。“我们的未来发展,规模也不会多大。我们几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就是对设计本身感兴趣,如果工作室太大,会被工作室拖着,可能要做出很多无奈之举,更会影响我们对建筑设计的投入。今后恐怕20个人之内是我们能够想象的最大规模。”陈龙说。

在多相工作室,对于项目,更多的时候还是发挥集体智慧,“群龙无首”是陆翔对此的自我调侃。

2010年5月,多相工作室所承接的上海世博会万科馆即将完工。在这个项目开始之前,甲方低调地和各方建筑师说,该馆不以宣传本企业为目的,仅为表达一种理念:节能、环保、低碳和可持续。

作为中国2010年最大事件的建筑之一,加上甲方在外的盛誉,很多建筑师都想做这个场馆。多相工作室初出茅庐,有幸被邀标。“2008年初,我们还没有甲方太多的信息,而且被邀请的7家建筑事务所都是我们的前辈。”贾莲娜回忆,“甲方也有意找一些年轻的建筑师,因此我们才有了机会。”

当初,甲方意欲邀请香港的某位建筑师,寻访未遇,“我们作了替补”。竞赛后,“替补”多相工作室中标。陆翔介绍,当时多相的方案之所以胜出,是因为和甲方的主题契合度较高,在材料上用了秸秆板,这种材料固碳。方案的激进之处不但是用了这种材料,而且还拿这种材料做结构,“如果完全用这种材料做这个场馆,从耗能的角度讲,建筑不仅不会排碳,而且固碳。”

在进行最初的设计时,多相工作室和清华大学研究节能方面的专家合作,他们了解到建筑材料在生产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占了材料排碳的92%,所以在建造中选择什么样的材料对于一幢建筑的碳排放总量至关重要。“鉴于我们一直对材料的兴趣,那就选择一种低碳优势的材料来做建筑。”而在此之前,多相工作室自己的办公室空间就使用了秸秆板。

在选择了用这种材料做结构后,建筑师采用了由若干个中空的正圆台及倒圆台组合而成的形式。形式生成的过程是:选择秸秆板,将它们堆积、压紧形成整体性,直墙优化为曲墙,再通过曲墙的闭合形成圆柱,由圆柱再发展为圆台。圆台之间就会出现夹道、广场等差异化的空间。

令他们遗憾的是,后来由于工期和技术上的原因,最终万科馆的主体结构还是用了钢结构,秸秆板作为墙体围护表皮。他们说,其实这种材料被用作结构,在力学上完全没有问题,但材料的耐久性会有问题,毕竟“万科馆是一个积极的开始”。进展到现在,甲方反馈回来的信息很积极,“完成度还不错”。

希望一直作设计,做到年纪很大的时候

多相工作室3年来,“活得还可以”,“我们对目前的状态比较满意。项目不多,但我们一定能把它们控制到完成,不会因为经济舍弃自己对设计的追求。”这句是4位价值观一致的表达。

“从建筑的设计来说,我认为我们工作室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无论材料、空间,还是构造。”陆翔对此很自信。“我们可能思考得较多,设计可能更多地从问题着手,提问在我们的工作中占了大多数,我们的设计从问题中产生,不是项目一来我们就会对甲方说‘我们给你这样一个形式’,或者‘给你这样一个概念’,而是倾听、对话、探寻。”贾莲娜补充。

多相工作室的4位合伙人说不清楚为什么甲方会对他们产生信任,也许是真诚?也许是工作方式?也许是他们的建筑观点?自从在北京的798艺术区做了第一个不大的项目案艺术实验室后,就陆续有甲方来找他们了。

多相工作室的大多数项目来自私人委托,这是民营设计事务所的一大特征,上海世博会万科馆是他们第一次做开发商的项目。“我们做的项目,目前都比较小,是大型设计院或者大的设计事务所不太愿意做的项目。但是这些项目的要求并不低,反而很严格,个性化很强。也有可能是,私人业主更容易了解我们,更容易找到我们,他们需求明确,我们也正好能提供针对他们具体问题的服务。”这种服务是倾听,而非强制。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万科馆的落成对于多相工作室,意义重大。尽管也曾经有很多的受挫感,也许借此多相工作室可以被更多的甲方认识,也许这些年轻建筑师可以从此被更多的人认可。

“一位导演说过有关拍片子的话,我觉得拍片子和建筑设计很像,他说:一开始你端着一只盛满水的碗,然后在800米的跑道上跑,跑完后你的碗里还剩下多少水,那就是你最终的水平。我们现在的水可能只有半碗,以后保不齐就满了,因为我们会拥有多种状态和可能性。我们可以一直做建筑,一直做到年纪很大。”陆翔打了个比方。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陈龙/胡宪/贾莲娜/陆翔——多相工作室合伙人
我们喜欢在生活中切实地观察和思考,日常生活是我们设...
2014.11.04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