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架在海边的成像器——听董功讲述鲅鱼圈万科展示中心的设计思路
微博:转发 50 评论 6
今年夏天,万科集团投资在营口鲅鱼圈的山海广场旁建起了一个成像器般的木质盒子。这个总面积为2000㎡ 的特大号“展示中心”实际上在万科集团自己的售楼处用途之外,还向游客和居民提供了观景的屋顶平台,公厕、酒吧等旅游区常备的服务性设施。这个像是漂在树梢上的成像机器很快就引起了路人的好奇,迅速成为人们在此地消夏纳凉的一个新去处。……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东洋Liu Dongyang 自由撰稿人
董 功Dong Gong 直向建筑事务所
对谈时间:2013年11月14日
对谈地点:鲅鱼圈万科展示中心

今年夏天,万科集团投资在营口鲅鱼圈的山海广场旁建起了一个成像器般的木质盒子。这个总面积为2000㎡ 的特大号“展示中心”实际上在万科集团自己的售楼处用途之外,还向游客和居民提供了观景的屋顶平台,公厕、酒吧等旅游区常备的服务性设施。这个像是漂在树梢上的成像机器很快就引起了路人的好奇,迅速成为人们在此地消夏纳凉的一个新去处。半年之后,随着寒冬的迫近,海边的人群散去,这架机器成了风声或云翳的受体。日前,笔者与万科集团的代表人侯正华、与负责设计此建筑的北京直向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董功《建筑学报》编辑刘爱华,齐聚在该展示中心的一楼,听董功讲述了这个建筑景框之后的一些事情。

图1 北侧广场夜景

图1 北侧广场夜景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东洋:昨晚我和你们直向建筑的驻场建筑师小何(何斌)就一起到现场看过了,整个鲅鱼圈新区的马路上见不到个人影。连出租车司机都说,这时,想拦路抢劫都难!董功老师,您怎么想起来又要做一个售楼处呢?按说,直向建筑事务所已经过了要用售楼处来表达自己理念的阶段了。

董功:得问老侯(侯正华)呵!他一开始跟我说的可是万科品牌展览馆,哈哈。去年五月,老侯来找我们,说了这里的一些情况:说是要在海边,在风景区里,要通过建造一个具有公共属性的展示中心在此地树立品牌形象。是这些话,让我动心了。建筑师谁不想做海边、山边、林边的房子?诚然,接下这个项目也跟对老侯、对万科的信任有关吧。

刘:您到基地上看时,真如事先想象中的海边吗?我们可是看到了气吞山河的大广场规划,一条笔直的轴线直筒筒地通到海上,对准了那个“河蚌”似的海上剧场,剧场边上,还有一尊巨高的鲅鱼女神雕像。当你们把这么一个盒子放在这里之后,虽然掩在树后,还顺着圆弧对向广场的中心,那种漂浮的轻姿态和机器般的抽象,算是故意对旁边“大规划”的某种疏离吗?

图2 北侧外观与广场

图2 北侧外观与广场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董:说实话,我们倒没怎么考虑这条轴线所代表的“城市与海的态度”。无疑,这是前一个时代的产物。那么强的轴线,加一个同心圆的大广场,上面还有一个雕塑。我们第一次来看基地时的确也很惊讶于这里地面的平整。在越是平坦的地方,人的体验对于微小的高差变化就会变得更加敏感。现在的硬地一直铺到了海岸线。由于同心圆广场的中央部分比硬地抬高了4m 多,在很多角度,人是看不见海的。怎么能让我们这个展示中心的公共平台有一个很恰当的看海高度,又不有碍观瞻,既不构成对于广场气势的抢夺,也不要被它完全吞没,这是我们处理场地整体关系时必须考虑的事情。所以,您看到,这个大平台最后被架到了3 层,加上屋盖,有20m 高。

刘:嗯,要架起来,又不要喧宾夺主。这个建筑因此要既挖又藏吗?我指的是这个建筑的步道部分是穿插在现状就有的银杏树林当中,做了局部的垫坡。建筑的底层部分是嵌入土坡里的。这与直向建筑事务所之前在合肥和在北京做过的两个销售中心相比,多了一些东西。比如,跟土地发生了嵌入,并不单是直向建筑一贯采用的架起、漂移;当然,这个建筑也更加外向,更加热烈,这两点算是刻意求变吗?

图3 西侧鸟瞰

图3 西侧鸟瞰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董:建筑和地面的关系越来越成为我们在设计中关心的课题。比如在昆山有机农场系列中,建筑和地面就有嵌入、相切,和飘浮等更丰富的关系。这些剖面上的动作最终都会承载非常具体的人对于空间和风景的体验。鲅鱼圈这个项目在这方面也是一个持续性的努力。当然这其中还有基地的特殊条件和业主的目标等因素在共同起作用。项目地点就在旅游区的海边广场边上,万科对此已经有了些策略性的考量,希望建筑能尽量以敞开的姿态去面向公众,而不仅仅是那些来看楼盘的人。这样的房子与其说像售楼处,不如说更像一处旅游设施。既然如此,我们给建筑设定的表情肯定是要吸引人流的,甚至要让路人在外面就能隐约地感到这个建筑内部也是开放性的,我们大家谁都可以上去。之所以在1层有景观地形化的处理,也是希望为整个攀爬过程创造一个更柔和的开端,让人感觉更自然地被吸引上去,而不是面对一个楼梯去做一个“上还是不上”的决定。您看到了吧?在我给您看过的那20 多张草模照片中,就是我们直向建筑的同事们一起开放式设计的那个阶段中,有好多草稿都有平台和步道这两大要素。而且,有些草图中的平台特别多,特别开敞,步道也特别长,甚至过于复杂。现在建成的这条步道,也是故意拉长的。它从广场过来,口子是张开的,露在草坡上的护板是玻璃的,通透的,为的是让人舒缓地穿越这片树林上来。步道也不是直接对着海景的,有一些转折过程。您在行进中可以看到有两株银杏树,就被原地保留在那里,阻挡在步道中央,给人的感觉是在林子里散漫上行。到了楼梯段,还有供人小坐的平台。这时,您再登上盒子的切口,又是一个平台,但是内外的转换并不截然。这里,您会看到一线水平开口,会看到一条水平海景,再转身上一次楼梯,就可以看到一个26m 宽的口子就在上方,东侧,是穿孔板孔洞里漏过来的晨光,对面,就是海滨城市的楼群轮廓。然后,再转身,就看到西边那个墙上的口子,可以先看到海上剧场,转过来时,就会回望到了万科的楼盘,然后,是山海广场西北向的大海。典型的起承转合的线性路径,屋顶平台的存在不是以人们瞬间对海的感受为唯一目的的,而是经由了坡道,身体穿越树林,过了一个小桥,通过楼梯,才上到巨大的平台,看到这个海面。这个舞台般的场所成了游客和看房人可能相遇的地点,然后,再从电梯下来,穿越了一层售楼处出来。

图4 秋季步道景色

图4 秋季步道景色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这些意图比较容易被体验到。我昨天跟小何说,你们造的又是一个关于“看”的建筑,而且要“三看”。第一看,就是游客跑到这个屋顶平台上去看海,您刚刚讲的就是去看海的路径、楼梯、洞口、景框,等于在弥补在广场上看不到海的遗憾;此外,因为这个建筑的开口有大有小,方位不同,对着的景物也不同,所以,我说它是一个成像的装置,我用了旧时画家们使用的“成像器”(Camera Lucida) 这个词,就是把纸蒙在投影的玻璃上去画画的工具;第二看,肯定就是万科自己的展示中心了,是关于怎么看他们所推销的未来生活的;第三看,则是看这个建筑本身,它作为旅游区的一个景物。您刚刚讲了看海的路线,那么,就这个建筑内部而言,它跟我们去看一般的售楼处真有什么不同吗?

董:这一点,老侯肯定会比我讲得更清楚。从一开始我们就有共识,这个展示中心给人的感觉,要现代,要能满足快速的工业化建造的需求,但要温暖,并且说在北方,这一点尤为重要。我们在这个建筑的外部,大量地采用了木质材料。外墙是暖色的高强度合成木板,步道和楼梯的扶手都是木质的,踏步是竹木的,室内吊顶也用了竹木。这个展示中心首先是通过用材在空间界面中的设定,体现了它的近人;还有就是万科所接受和强调的公共性。这还不只是拉上一条公共步道,把游客吸引到屋顶平台,我们一度是把3 层那个酒吧放在1层,把售楼处全部弄到2层以上的。这就彻底颠覆了“销售”的概念了。大家进来,首先会进入了一个旅游服务类建筑。后来屋顶平台上的游客也需要餐饮服务,就把酒吧间弄到了3 层。我记得我们要把酒吧放到1 层时,销售人员都表示过太有压力,不喜欢。哈哈。

刘:怪不得我刚才在酒吧里看侧墙横窗时有些疑惑。那条横窗,原本可以为游客提供另一处看向不同方向海景的可能,如今被酒吧间给垄断了,原来是内部功能发生了调整的结果。而就这个话题,似乎我们仍可以推进一步,那就是“看风景”时要不要设计某些“神奇的时刻”(esoteric moments) ?当年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在设计拉•罗歇别墅(VillaLa Roche) 时,曾经为了拉• 罗歇看邻居的那株大树,在2 层和3 层各设计了两个不同角度的景窗。类似于柯布西耶本人对于绘画的理解,他希望使用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棵大树。也是在拉• 罗歇别墅2 层的那个画廊里,当阳光从南侧高窗照下来时,会照到那条步道的暖色护板,整个室内会被它的反光所点亮。西扎(Alvaro Siza) 的建筑也有好多巧妙的看风景时刻。比如,貌似是建筑的出挑大檐口,折下来之后,跟侧墙形成一道口子。在一天中的某个时刻,比如傍晚,一个人是可以靠在矮墙那里去看地平线上的落日。

我其实很好奇,作为一栋“三看”的建筑,你们的这个盒子在看风景上,设计过怎么一些感人的神奇时刻?换言之,风景建筑如何才能变得跟基地环围的关系,具体具体再具体?

图5 四层公共平台

图5 四层公共平台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图6 三层公共平台

图6 三层公共平台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董:我明白您讲的这些时刻。其实,我们也有过许多类似的想法。比如,您看到的平台上方的吊顶。它在檐口处只有450mm 的宽度,一直下降了1800mm,形成了一种内削的切口。当然,这部分是为了把屋顶内部的巨厚钢梁藏起来。侧墙也类似,也是从450mm 变成了800mm 的厚度,墙里面除了藏设备和结构之外,它们都体现了这个洞口的内削。其实,做的就像一个成像器。我们在这个空间内侧,并没有使用外挂的木板,而是金属板,利用的就是金属板易于吸光和反光的特点,去吸收和折射环境光。海面上的气象瞬息万变,我们希望这种带有漫反射性质的材料能够含蓄地营造不断变化的空间气氛。观海平台一侧穿孔木板的使用,透进的光影会更加斑驳。一年四季里,尤其是秋天银杏变黄的时候,这一侧的光感变化非常美。

当然,最直接撞击人感受的地方可能还是这个20 多米跨度的巨型开口。好多人上了这个平台之后,都会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旷神怡的表现。还有上次,小何从现场回来告诉我说,他看到夏天下午,有几个酒吧的服务员都懒散地躺在平台上晒太阳,让他觉得作为建筑师特别有满足感。

刘:建筑是这样,有时,某些场景的模式是靠着建筑师设计出来的,等在那里,等到恰当的时刻,恰当的人,恰当的景色出现;有时,是完全由使用者自己发掘的东西。我希望了解的是怎样在一个众人的大空间里,仍然为很小的个体持有一个隐秘的位置?

董:我理解建筑的空间对于人的内心有两重作用,一是庇护(retreat),二是探险(adventure)。这种理解是否应和了您对于某个“隐秘位置”的期待呢。这个有远方海景的,属于众人的大空间能够承载某种精神的“探险”,但也许其中需要一个能够“庇护”个体心灵的小角落。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意见。我在设想,由于那个隐秘的“小”的存在,大空间的“大”和风景的“远”,也许会被更真切地感知。

刘:对,是这个意思!另外,建筑的具体化除了指设计对于场地空间细节的关照之外,还指那些时间性的关照。建筑一旦落了地,都将面临着怎么在随后的岁月里老去,怎么跟环境从容相处的挑战。对了,这个建筑,这么大个洞口,能忍受海边的大风和锈蚀吗?

董:您提到了材料和时间关系,或者说建筑和时间的关系。工业化的材料理解的主要思路是“抗老”,但实际上很多更原始更自然的材料是越老越有味道。这也是我目前在琢磨的一件事。至于风荷载,结构计算上肯定是考虑过的,哈哈。而且,我们连挂板的螺丝都用了不锈钢的,而不是普通钢或是铝的。不过,您说的气候的确是海边一个重要的自然要素。最后在安装平台的屋面板时,正好遇到了春季里的大风天,能把板子吹跑,全靠工人们用身体顶上去,才在一天时间里就安装完成了整个屋顶的吊顶。

图7 施工过程

图7 施工过程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说到了施工这件事,万科找来的施工队怎么样?直向建筑坚持要在施工阶段一定有驻场建筑师出现,有什么主要好处?

董:万科还是显示了其强大的控制能力的。盖房子这件事,说起来,也没那么复杂,就是几拨人凑到一起,一齐把一件事情干成。万科起码能够把态度比较认真的人组织到一起。这次给我们做幕墙的和做内装的是一家大连的公司,他们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有错就改。但我的体会是,你要在第一时刻发现错误,不能等到造得差不多,再改就难了。这就是驻场建筑师的重要意义所在:尽早发现错误。

其实,工人在结构封顶之前不看建筑图,他们只看结施图。然后设计院的结构工程师往往也不怎么关心建筑图,比如构件怎么退外墙等这些事。往往结构管结构的,建筑的呈现就出了问题。我们之所以这么强调要派驻场建筑师,即使在万科认可的配合设计院和施工队这里,审图时还会审出相当多的问题。

刘:除了驻场建筑师能盯着之外,怎么保证钢结构建筑所特别依赖的精度?

董:钢结构的建筑我是在美国工作阶段经历得多些,如理查德• 迈耶(Richard Meyer) 事务所等。不过,即使迈耶的项目也不都是钢结构。因为钢结构建筑是典型的工业化建造,它对于精度,对于工业的挂配程序,到最后的外墙模数和缝线,都有要求。所以,要从设计一开始就对结果有控制,否则精度出不来。在中国更是如此。

刘:我看这栋建筑挂板之间的缝隙很小,而最后一块是不规则宽度的。

董:呵,每个建筑师对留缝这件事的想法不太一样。我们用的挂板是标准板,和轴线模数有关,靠边上的最后一块板是怎样就是怎样。有些建筑师会算了总长度之后,均分缝隙。迈耶不均分,但他剩余的最后一块挂板一定卡在3inch (0.9m)的这个模数上。可是,迈耶的建筑里反而可以挪动柱子,最后的那根柱子到未必遵守等距。

我们这个展示中心下层的柱子都是均质状态的,最上层的细柱,因为不想离边缘太近,是落在3 层的梁上,进行了结构转换。

图8-1 设计草图

图8-1 设计草图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图8-2 设计草图

图8-2 设计草图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既然提到了迈耶,我就会问问斯蒂文• 霍尔(StevenHoll),您在霍尔那里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学到了什么?莫不是建筑的用光吗?

董:他很关心身体的感知和建筑的关系,这点上对我有影响。再有就是一种对待建筑的态度吧。我自己好像没有仔细地归纳过我到底从迈耶和霍尔那里学到过什么。而我对建筑用光这个话题的觉悟要早了,要推到我在美国读硕士时的课题了。我当时认识了一个重要的老师,叫亨利•普鲁默(HenryPlummer)。

刘:真还知道这位老师,他写过《自然的光》,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柯布西耶建筑的《宇宙之光》。

董:在我们国内的建筑教育中,当时还没有真正地把光当成过一个专题去思考和设计过,所以跟普鲁默做设计,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我记得我那个毕业课题是分成一个学年的两个学期。第一个学期,普鲁默先给你一些书看。当时我第一次去欧洲,老师会推荐一些房子让我去看。回来后,在芝加哥边上找了一块地,要把对于光的认识和思考落到设计上去。我当时设计的主题叫作《静谧的场所》(a place ofsilence ),有些像路易斯• 康(Louis Kahn) 的提法吧?其实更多地是从感知出发,因为普鲁默所言的光还不只是物理意义上的光,他会提及光、时间、材料和我们体验的关系。

刘:这算是直向建筑师事务所一直追求的一个主题吗?

董:对我而言,我所关注的有些东西可能一开始是直觉,而非有意为之,做了一段时间回头望时,才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件事情。这是一个从自发到自觉的过程。

要说我们关注的主题,原点应该是我们相信建筑是人的生活和体验的场所。在这个基础上,再有对于场地、光、轻重、远近、局部与整体等具体问题的关注。比如,局部与整体的对话,指的是建筑和更大空间环围的关系。这里的环围可以指一片风景,也可以指城市,而建筑的存在实际上是在搭建起有限的场地和环围之间的一种关系;再比如,建筑介入场地时的那种角度和策略,如何依靠建筑让人产生对于场地某些特质的体验;当然,我们也一直都很关注材料和建造这件事。这栋建筑里就有意无意地呈现了对材料细分使用时的感觉属性。比如,处理草坡时,深色石材板与透明玻璃板的对比,同样的暖色木质挂板,有穿孔透光透景物的处理和无穿孔近似抗氧化钢板的对比,建筑外墙与半室内(就是平台)与室内用材的过渡。

这些材料的使用不仅仅存在着物理学意义,更是跟天与地、上与下、内与外、重和轻等关系有关。我们在成立直向建筑事务所时,对建造这个话题的认识还是相对直接的。就像“直向”(vector) 这个名字所表达的那样,我们希望建筑中的每一个动作都有逻辑。比如,几年前,我们一开始做绿色植物那个售楼处时,恨不得让建筑中每一个动作都得到逻辑化的解释。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不那样做。可是做着做着,我仍然觉得逻辑很重要,它会形成设计的原因与骨干,但是建筑能动人地呈现,是需要某些东西去溶化,去整合的。最后这些东西可能会抵抗阐释,起码是线性的阐释。

图9 穿孔高密度树脂木饰面板

图9 穿孔高密度树脂木饰面板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图10 高密度树脂木饰面板

图10 高密度树脂木饰面板
来源:《建筑学报》杂志

刘:我所见闻的直向建筑多数都是钢结构、直线条、板面化,你们似乎很少做弧线弧面,对了,前期草图里,屋顶竟然是下降的圆弧,中央掏了一个大圆洞,这让我有些惊讶。

董:我们哪里只是做钢结构建筑呵?我们在阳朔有个项目用的是混凝土砌块,重庆的那个基本是素混凝土。还有,就是在这个建筑身上,本来是朝着人流的这个面,就是穿孔板的这一面,是一个凹进1m 的弧面墙,好让人下意识地感觉到邀请。后来想想算了,26m 的长度,凹进1m,没啥实际效果。而屋顶那个圆洞和弧面吊顶,主要是考虑到工期。这类展示中心的项目都是急活。人家这里要开全运会,那时就要封道。我们的设计如果造成工期延误,实在不是甲方想看到的事情。您刚才讲的一些东西,我们一直在努力,有时工期卡在那里,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刘:那就再说说“售楼处”这种类型建筑吧。刚才侯正华讲过,在中国,因为没有私宅业主,没有太多的艺术馆,可供建筑师施展自己的才华,唯一一类或者说少数能够让建筑师撒开了干的,实现自己设计理念的项目,还就是售楼处。好多青年建筑师也就是靠着设计售楼处创牌子的。但是售楼处显然又是一种广告式的临时性的不太会介意基地的无真正主人的建筑,建筑设计至多也就在试验各种想法和套路。

董:的确,这是做这类项目的尴尬所在。不过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当然还是把它看成是一个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房子去设计。

刘:直向建筑的同仁们怎么看待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

董:要定位吗?哈哈,太早了点吧。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主动地想过,这栋建筑跟我们直向建筑的历程会发生怎样的关系。但我能说得清楚的是,这栋建筑还是在延续着我们一直以来想表达的东西。比如,虽然咋一看,这个盒子跟昆山那个餐厅和采摘亭在形象上很是不同,其实想法很相似。它们都承托着我们正在探索的那个话题,就是:建筑如何介入风景的话题。建筑师在一开始面临一块场地时,总有一种要去发现什么东西的感觉。当然,这也是主观性的,可有意思的事情是,你通过建筑的介入,会发掘出那个场地的某些属性,然后将之塑造成为无法随意迁移的品质;此外,就是建筑在线性的空间时间关系上给人的体验造成的影响。这栋建筑的起点是从坡道开始的,哦,甚至还要早,通过穿越几个空间,人就会产生层的记忆,最后在大平台那里得到透明式的累积。

我不会觉得这栋建筑有太多转折点似的意义,但算得上是一个台阶,让我们,起码让我更明白了很多东西。

刘:那就再次感谢董功老师的经验分享,也感谢老侯、小何、刘编辑的参与,祝你们做出好建筑来。

 

相关POST
董功,直向建筑/鲅鱼圈万科品牌展示中心 0654
在这次设计里,设计师试图解释两种关系, 一是空间和...
董功——直向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直向建筑(Vector Architects)由合伙人于2008年在北...
2014.02.27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