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959 项目5427 室内696 家居及产品166 文章2618 方案1452 摄影851 视频247 图书207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51 所有作品12075 所有图片165,548
转载:淡妆浓抹总相宜
微博:转发 10 评论 4
来源:城市环境设计

来源:城市环境设计 2010年第06期 采访:付蓉

  UED: 您喜欢淡淡的感觉,比如水彩、3B铅笔、菊花茶,您在建筑中对于材料的使用是如何体现的?

  吴钢:真的要这么说又觉得不太像了。我比较注重材料本身的特性,喜欢研究材料的物理性能,材料的用途,或者说对材料的表情的应用也更多是基于它的功能和物理特性,可以说这是我们比较注重的用途,所以有很多同行们对我们的评价是觉得我们的建筑很轻。刚才你说很淡,应该说是非常轻,这是我们希望的一种态度,就是把材料的本身特质体现出来,这种感觉是我们所追求的,是我们认为有意思的。把物料本身的特制表达出来,指的不仅仅是表面的材料,感觉的材料,它同时也形成了空间,最好它也是跟建造本身是密切相关的,而不是作为装饰出现的这样一种状态!

  UED: 所以您对于材料的态度是关注它本身的特质,而不是会有一个特别的喜好或固定的使用?

  吴钢:应该说我们完全没有倾向于哪个类型,我们目前的每一个房子都不一样。尽管我自己也很喜欢清水混凝土的感觉,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一栋房子是清水混凝土的,这并不表示我不会去用它,不喜欢用它,只是在目前为止我们所设计的类型当中没有一栋适合这样去做的,这取决于具体的项目。

  我还是希望去研究这个项目本身的功能,它本身的需求。我们是最早的特别关注材料的物理性的那批人。在没有出建筑强制规范之前,我们是第一批做了外墙外保温的设计师,不仅仅是在别墅当中,更是在高层住宅当中坚持用外保温。今天大家提到的外保温实际上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可是在那个时候还是不常见的。比如说第一个项目,我在北京做的是西门子的别墅,那就是一个外墙里面有砖,然后是空气层保温,同时再配上一个12cm的砖墙。那个时候对于这种带空气层的三明治结构还很少有人知道,但我们已经坚持这样去做了。材料的使用实际上更多的是由物理性开始的,它是为了保障外墙的保温性能以及隔热性能开始做的。你刚才提到那个“淡淡”,我想西门子专家别墅就是那样一种感受,它只是把材料本身的物理性能和它的特质表达出来了,并没有去设计它。

  UED: 当您的项目有设计构思以后,材料的选择实际上是跟您的设计构思是同步跳出来的,或者基本是在一个阶段出现的吗?

  吴钢: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它的材料应该是在概念的阶段就定义的,因为它跟建筑直接有关。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UED: 从一开始构思的时候,包括在施工过程中,到最终的结果是否能一直贯彻下来?

  吴钢:在我们所有的项目上,材料选择的原则还是贯彻得比较彻底的。因我们在一开始就把材料选择作为一个策略提出来,而且在设计当中它会不断地根据项目的进展,根据功能的变化,或者说根据项目的造价等等一直延续下去,偶尔会在某些情况下做一些修改。比如钢结构系列建筑的那个材料经过一开始的实验之后,到现在已经推广了已经有四五个,基本上都能保证材料的特性,还能保障我们建造的系统化的研究。还有就是北京用友软件园,这些房子的外表皮采用了木质材料,我们一开始就希望有在森林中的感受。我们在深圳做的梅陇镇里面只是用简单的铝合金元素,那样的材料形成了整个项目的特性。用一个材料来表达一个40万m2的项目,我想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研究;这个材料的使用同时也和当地的气侯有关,像是建筑的第二层表皮一样,也能够遮阳,它也是一个在功能上强有力的元素。

  UED: 杭州邮政大楼项目中,你们用到了各种玻璃,包括磨砂玻璃和透明玻璃。这是一种材料的不同用法,请您谈谈同一种材料的不同使用方式。

  吴钢:实际上我们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做过玻璃幕墙的建筑,所谓的这种完全的三层玻璃可呼吸式的幕墙,或者说是完全悬挂式的幕墙。因为我们一直觉得那样的幕墙是相对封闭的,我们不喜欢去用这样相对封闭的元素,里面的气侯条件也是相对封闭的,而且大多数的中国的可呼吸式幕墙也都不具有一定的功效,原因有很多,与玻璃质量和气候差异等都有关系。在中国我一直没有建立起这个信心来,虽然大量地出现了这样的建筑,我一直觉得那是在整个气侯条件下并不可接受的一个方法。由于对玻璃幕墙结构的不信任,所以我们是很少使用玻璃幕墙的。杭州邮政大楼这个建筑不是一个玻璃幕墙的建筑,它是一个玻璃的建筑,它的结构仍然全部是混凝土和外挂玻璃。在这里,玻璃作为一个外挂的材料来使用。

52690 转载:淡妆浓抹总相宜 标题 照片

照片


  前面提到的一些项目中,更多的材料是它的功能与材料的物理性质相关,我们没有在太多的情况下去探讨材料的表情。在杭州邮政大厦这个项目当中我们开始高度关注材料的表情。尽管我们之前有一些项目也关注了材料表情,比如在北京用友软件园中,我们想以木质的感觉来与森林的自然相呼应;在钢的建筑当中,我们希望表达出钢的轻盈,但是这个元素并不是作为第一个想法提出来的。在杭州邮政大厦这个项目中,玻璃多多少少在概念层面希望表达出某种表情而被采用的,虽然跟物理性能相关。这个表情是对杭州这个城市的理解,我们觉得杭州这个城市是相对比较女性化的,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柔和的。我们提出的想法是希望它们是像两块很温润的玉的感觉,这与杭州相适合。所以它整个立面就是用的这样一个白色的磨砂玻璃,不论是作为遮阳,还是作为外挂的板,都是希望它完成以后像一块很温润的玉。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或者说非常少的一次开始想到突出这个材料,由材料表达某种表情。

  UED: 但是目前玻璃很多时候都会偏绿色或者其他颜色,那你如何在设计中让这种玉的感觉会更通透一些?在选择材料的时候是否碰过这样的问题?

  吴钢:碰到过很多问题,我们在选材的时候有很多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就是玻璃的后面采用背漆,第二种也可以镀膜做成磨砂的感觉,这两种材料会使得玻璃绿的成分显得比较突出。磨砂实际上已把表面进行了处理,但是处理完之后我们实际上还要增加一些处理的方法,比如说在做遮阳的时候,在玻璃磨砂之后,在后面再镀一些淡淡的挡光膜,但不是完全透明的,而是透出一些光斑。我们想通过这样的一些方法去呈现主题。

  UED: 你们目前已完工的郑州中原文化博物馆项目,与其他博物馆类型的项目喜欢用石材不同,你们采用的是玻璃材料,想让它轻一些,这是从哪个方面来考虑的?

  吴钢:这个项目因为是在一个公园里面,并且是在一条路的中轴线上。一方面我们不希望这个建筑成为已有轴线的终点;另一方面我们不想破坏公园的完整性,所以就把建筑给抬起来了,它是一个悬空的,人们走的时候可以从底下穿越,是一个悬浮起来的建筑。同时,选用玻璃材质也是出于杭州那样一个双层表皮的概念。气侯的界限是通过内部的一层玻璃立面,然后外面有另外一层玻璃立面作为遮阳来实现的,在内外两层玻璃之间有一个2.1m的空间,可以作为回廊,同时它也是一个气侯的过滤器,并且有遮阳的效果。

  UED: 另外一个项目是北京中信国安会议中心庭院式客房,这个项目用了石材、木格栅和涂料等,在这个项目中对于材料是怎样考虑的?

  吴钢:这个项目外部材料采用了石材,是希望与后面的山体取得呼应,表现出北方建筑厚重的特点。而它的内部毕竟是用于居住,选用了木格栅和涂料,使得它和外部的环境配合非常刚硬,到了内部又变得非常的柔和。在这个项目中使用石材实际上跟它的物理性能也是密切相关的,我们也希望这个外墙在物理性能上非常优良。里面是混凝土的墙,有外保温,有空气层,然后再外挂石材,石材中间还预留了一些缝隙,保证里面有空气流通。在材料的组合使用中,我们也是淡淡的和轻轻的感觉,不会很刻意地去做一件事情来实现某种欲望。我们还是想从对这个项目,对这个设计和对这个地点的分析,慢慢地做出一个东西来,这个东西会很自然地呈现在那个地方,是一个蛮自然的生成的过程。

  UED: 您在这些项目中有没有您认为用错材料的项目?

  吴钢:这肯定是很多的。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在做一些住宅项目的时候,比较反对在外墙上直接贴瓷砖。因为在保温上贴瓷砖基本上不可能,大多数情况下贴瓷砖的时候必须牺牲外表皮的物理性能,或者说由保温砂浆代替,或者是由其他的保温材料代替。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会在很多场合下坚持用涂料。因为涂料是相对中性的一个材料,它的透气性能也比较好,可以做保温。所以我们在大量的项目上都用了涂料,但随之而来在大量的项目上也有出问题的。比如墙面开裂和涂料变脏等。

  尽管这样,使用涂料我们也有很多很成功的例子,比如说北京西门子专家别墅区,现在已经十年了,它还是很漂亮的。弹性涂料容易形成开裂,而我们经常选用的是矿物的涂料,它可以清洗,并且在内部可以形成分割缝和防止开裂等。我们的另外一个项目“渡上”使用的也是涂料,效果也不错。

  UED: 产生效果不好的原因是因为涂料的品质还是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吴钢:作为设计师你可以这么去推卸责任,但实际上涂料是可以不开裂的。比如说我们自己的这栋楼,外立面就是涂料,在使用六年之后也没有裂缝,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监工的项目,你要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它是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但是在中国目前的状况下,大家对待材料,包括业主,认识不深。有时候会自己去选择一些质量不恰当的材料,这样就会造成与原来设计相悖的问题,反而使大家产生了对涂料这个材料的反感。这也是我们目前正在考虑的一件事情,或者说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出策略来去解决的问题。涂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材料,特别是大规模建设的时候,它可以在相对低价位的情况下,能够做出比较好的效果。另外它的物理性能也比较好。

  当然这跟业主的投入也有关系,比如说你投入的材料费高一些,施工费也高一些。在交接缝的时候用一些纤维和类纤维的材料改善涂料的伸缩性能。在墙脚部位用类纤维的材料进行维护,刷上涂料,这个项目施工的工艺也是相对比较专业和花费较多的。

  UED: 你们在设计中也是在不断的摸索,根据情况不断的调整吗?

  吴钢:对,还用你的话“淡淡”,这么不断前进,而且我们天天都在学习,你可以看到我们对材料的认识。我们现在只是在说材料这件事,实际上我们在其他的方面,包括建筑的类型,或者说对于空间和形式的研究,甚至对一些结构体系的研究也都在不断的发展,也在发展自己的想法。在材料方面,并不会突然地去坚持做一件什么事。对空间和形式的想法,肯定是根据不同的项目,根据这个情况的变化,以及我们自己的成长在摸索。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吴钢/克劳德•罗森(Knud Rossen)/陈凌/张瑛——维思平(WSP)建筑设计主设计师、董事
WSP是一个国际化的并以设计创新为导向的建筑设计事务...
2012.09.0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