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1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6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1 所有作品11266 所有图片152,569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微博:转发 0 评论 1
我们目前对材料做来做去,它还是材料,并没有从化学的角度转变它的意义,只是从物理的角度发生变化。而从物理的角度,材料是不说话的,关键看建筑师想怎么使用……
来源:互联网

  崔彤(左) 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建筑师
  齐欣(右) 齐欣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建筑师

  来源:城市 环境 设计,2010年7月 第044期

  发掘材料的潜能

  齐欣:我们目前对材料做来做去,它还是材料,并没有从化学的角度转变它的意义,只是从物理的角度发生变化。而从物理的角度,材料是不说话的,关键看建筑师想怎么使用。

  UED:对,其实我们说“再造”并不是说把它用化学的方法达到质变,而是更关注建筑师怎么用材料。

  齐欣: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是发现材料的潜能。混凝土的最大潜能实际上是它的可塑性。我们去玻璃厂参观,看完工厂生产流水线,我发现玻璃本身的特性与混凝土一样是可塑的,而现在常见的玻璃只是平板,它的可塑性这个特别强的特性并没有得到开发。如果从可塑性上来说,咱们做的瓶瓶罐罐都非常的性感,非常的自由。以前是“吹”玻璃,用吹这个动作可以“吹”出各种器皿。而我们现在只要把动作稍微放大一下,比如说高脚杯变成建筑,突然就能够在非常大的程度上改观我们的建筑环境。设想把人吹的那个动作,用计算机程序模拟,把很小的局部动作放大,从吹一个器皿变成“吹”一间房子,如果从工业化的角度这是有可能的。玻璃的另一个特性是坚硬。航天飞机的端头是用类似于搪瓷那种东西做的,它非常耐热。这种航天材料的化学成分或者物理结构与玻璃很接近。也就是说,如果从玻璃基因上做某种改良的话,它的坚硬性也许能实现很多建筑师的梦想。如果结构上,柱子是用透明玻璃做的,至少从感官上会觉得突然结构好像消失了,非常重的一个楼板飘在这儿。所以,这个材料有一些特性,有一些潜能,如果发现它,第二步就是把它推到极限。

  钢,从不锈到锈

133832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项目名称:城市别墅
建筑者:齐欣
钢板的表情从不锈到锈

  崔彤:刚才提及的事儿给我们建筑师想象,齐欣说得我都比较着迷,他的思维方法跟我们好像不太一样,一般我们会按部就班地去想,他是从艺术家的角度去想问题。齐欣做的西溪湿地的房子就擅长“材料再造”,他把材料的第二种表情表现出来了,这就是对材料潜能的挖掘。虽然原来想用不锈钢,后来转化成镜面瓷砖。让建筑从有形变得无形,进一步让它有空间。第二步是让建筑消失掉,最小限度地去影响环境。为了这个目标去寻找材料,并且通过适宜的方式来实现。

  齐欣:我觉得要发现材料的本源,并且要从城市角度或者从建筑角度、从人居环境角度去想这件事。我们那时候参加一个活动,帮着农民想如何盖房子。首先去观察现场,现场有很多以前历史上做的,都是稻草的屋顶,往上糊泥巴,时间长了以后泥巴上就会长出很多草。这就给了我一个启发,与其让它长草,为什么不让它长庄稼。一个是用当地本来就有的材料,很便宜,农民也愿意。现在农民自留地不多,可以耕作的土地不多,四川又是一个人口大省,假设把屋顶变成庄稼地,这不光是一个农村的问题了,实际上是整个人居环境的问题。你想那么大城市,假设所有的屋顶都是绿地的话,无论城市的辐射或其他,整个环境都会改良很多。

  崔彤:不要孤立地去想材料本身,“设计材料”非常好,或者说人类生存的材料,或者说建筑生存空间的材料。齐欣的想法让我们对材料的认识范围得到拓展,我们现在的认识还不足,需要重新去思考材料。

  齐欣:包括刚才说的概念,比如说农民房里有堂,接着是卧室、厨房、禽舍、猪圈等。把高矮一排队,非常自然的就是一个坡屋顶,这是跟农民几千年来盖房子相吻合的。除了在上面可以种地以外,雨水特别容易回收。雨水落下来以后,刚好落在猪圈里,或者把水放在一个容器里,可以冲洗猪圈。这等于扩大到自然界赋予我们的一切,包括雨、云、天、树。在这里面我们的材料实际上已经在转换了,它变成一个非直接可以看到的一种材料,它是反应在更大范围之内,它是自然的。

  崔彤:思考的问题不是简单的线性思考,将材料作为建筑上一个脸面的问题。我曾经也将材料单纯地理解为它只是一个面的东西,不是外面就是里面。材料应该回到本源的时候,材料肯定是有形的,包括混凝土和玻璃。混凝土这种材料一旦产生,就给建筑或者给人类生存空间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由于有了混凝土作为黏结剂,砌筑的建筑才能产生。所有的砖、石和混凝土一起成为塑造空间基础的东西。比如说材料在某种意义上讲,它不仅仅存在于内表面和外表面,关键从建造体来说起了革命性的变化。混凝土的可塑性和玻璃的可塑性之间有共同的要素在里面,混凝土如果可以做到很有塑性,像高迪设计的房子,玻璃其实也可以变得有塑性,我听完这个之后很有启发。

  齐欣:这是一个事情的两个面。一个是材料的本能,还有一个是我们让材料的转化,就是让它脱离本能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就比如说你现在地身份是一个记者,但是你远远不止是一个记者,你同时是女儿,同时是妈妈,同时是姐姐、妹妹等。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是最有意义的,而不是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这时候实际上利用一些技术,利用一些不同材料的叠加,让它产生一些出乎意料的效果。类似的例子特别多。

  材料的转化

  齐欣:从材料特性来讲,混凝土具有延展性、可塑性;从本身质感和表情来说,混凝土既可以做得很有尊严感,像大理石那种感觉,同时也可以很乡土,很本土化。所以,它既可以很粗鲁,也可以很细腻。玻璃远远没有像混凝土搅拌机那么容易做,但以现在的手段,数字和参数化设计都已经实现,这个潜能真是无限的。钢和铁从塑性角度来说,也是很强的东西,熔化了以后成形铸模,玻璃也是这样的。如果说混凝土和玻璃可以做一个嫁接的话,其实和钢铁也一样,也就是说混凝土能够达到的东西,钢铁也能够达到,钢铁能达到的东西,可能玻璃也能达到。

  从表面上对材料的解读,认为西方的房子是砖石的,我们的是木构的。实际上这不是材料所能回答的问题,它可能是更大的问题。材料本身不是简单的事物,而是跟建构和文化或者这个城市关联度更高的一个东西,这样去看的话,看材料的眼光就放远了很多。

  崔彤:还有一种潜能,我们经常会让这种材料有戏剧性的变化。比如说石头、混凝土等本来很实,而我们希望它变成透明的,这是梦想。现在这些都已经实现了,光导纤维使混凝土变成透明的,但是很贵;还有一种做法,是反过来把透明的东西变得像石头,这种做法并不违背材料的特征,目标还是让它“再造”,发挥它极限的可能。例如玻璃本身透光的性质使之可用作窗户或者作为一个界面材料,它能够挡风、遮雨、透光、隔热,这是最基本的特征。如果把它变成结构的造型,同时也不需要其他结构和材料就好了。

  另外,玻璃还可以有其他表情,这个表情让原来透明的玻璃变得不透明或半透明,可以从外看像石头。现在看来有希望变成现实。我觉得“材料再造”一是要挖掘它的原始属性;二是要把它做一次转换。所以材料的再造在于激发或者看它的潜能到底有多大。

  材料的生命

  地板,爬到四面八方

133833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复合木地板
项目名称:北京会议中心会议室改造
设计者:齐欣
复合木地板,从地面长到桌椅,从桌椅爬到墙面,再从墙面弥漫到天花

  齐欣:实际上中国建筑跟西方建筑的差异在于中国建筑往往都是特别容易腐烂的、非常脆弱的一些材料。生命周期短,就要发挥生命周期短的特点。比如说短到极限了,它变成草,长出来就死了,整个过程高度在变。我比较有感触的是,我做了一个不锈钢板,开幕典礼的时候没锈,特别好看,过一段时间开始锈了,逐渐变成黑颜色,然后完全锈掉了,实际上它是可以有生命的一个东西,你能不能能够利用它的生命,这实际上也是材料的本性,这是一个题目。

  第二个题目是废物重新再造。这是比较极端的事,试过啤酒瓶堆成墙,还有把废渣子利用起来。实际上从废物重新利用,突然等于又出现了一个空间,就是另外一个场所产生了,如何去运用。这是我们经常可以考虑的一件事,比如说像中国到处在建,同时到处在拆,拆的那些东西怎么用到建筑里面,变成一个物质的轮回,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可持续发展,这个材料并没有完全消失,又回到一个新的基体里面去了。

  通常你把不认为是材料的材料变成材料,比如说空气。这实际上是大家都已经在用了,比如说中空玻璃,用作隔气层它是材料,因为有了空气,所以它的保温隔热性能比较好。空气可以是材料,水可以是材料,所以有好多通常你不认为它可能是直接用来做建筑的材料,它很可能就能变成一个建筑材料。

  崔彤:“材料再造”其实也是可持续发展的话题。大家比较赞成钢结构是可循环利用的材料,因为钢结构拆完后可以再回炉。还有一种话题是改造与材料再造相关的问题,目前最大问题我们所面临的不是改造旧建筑,而是改造一些新建筑,如果它是钢结构的就好办多了,改造也更加有意思。

  比如我们前一段时间做的一个项目,是教学和实验建筑。那个基地当中,还有一些废弃的实验用房,甚至包括钱学森当年做实验用的一些房子。我们保留了那些房子,也想保留那些拆下来的材料。这是任何一个建筑拆完都有的,比如说混凝土板、红砖等东西。拆完后我们一般是爆破掉就拉走了,这些东西,如砖和石的年限有些还是可以比较长久的,重新把它拿回来,哪怕铺地或做围墙都是非常好的。

  王澍做的宁波博物馆,就是个材料的大聚会,是把很多“废弃”的材料,当然也是有意识寻找的瓦、砖、石,使这些材料变成博物馆当中的“笔触”,这就相当于他手中的颜料了。这时候的东西不仅变废为宝,而且有了第二次生命,还有它原来的灵魂。

  生活中的材料

  齐欣:现在有更多的方式,做玻璃可以是透明的,可以是乳白的。可以是气体,也可能是液体。实际上通电以后,让离子紊乱了,突然就变得不同了。所以,这些东西等于都是延伸,把化学的东西应用进来了。

  崔彤:是一种介质,气体和液体作为材料,人们一般难以想象把它变成一种介质,变成缓冲层的材料,它就变得比较有意思了。我们做博物馆时,就曾设想要有一个充“气体”的玻璃墙。尝试着把化学材料和多媒体影像结合起来,变成一个整体,使材料向影像、视听方向发展。材料这种东西,不要只把它看成是建筑材料,一讲建筑材料往往容易局限于现在常见的建材,实际上材料有更大的拓展空间。

  齐欣:刚才说空气这件事,这件事我们作为建筑师能够想象,但是其他人可能从来就把它当做一种物质看。比如说,你在一个封闭空间里面,你要用空调,有多少进风,就要有多少回风的,刚开始做建筑的时候没有这种概念。从暖风的角度来讲,一个房间里要有一束风,在那个房间这束风就会慢慢变大,就跟吹气球似的。这时候空气已经变成一种物质了,比如说在超高大的空间里面做空调的时候,比如说在机场,只是说在3m或者4m以下,而上面是你看不见的物质,就是一个惰性的空气层。比如说热空气都是飘在上面的。所以,冷空气就只能在这儿循环,上不去。上面那块东西是挺实在的物质在那儿搁着,是一种材料,而那种材料就是空气。

  玻璃,透与不透

133834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玻璃
项目名称:小户型家装
设计者:齐欣
在起居室一侧通透,感受空间的开阔和趣味;在琴房一侧不透,以消除对私空间的视线干扰,并兼作练功房的镜墙

  崔彤:我们提到建筑防火,一般是做防火玻璃、防火墙、卷闸,对于超高建筑也用水幕。水幕就像水帘洞一样,把一个空间和另外一个空间一旦分离开,火就进不来了。空气也好,水也好,这些都是“材料”。

  齐欣:我在做东莞一个管委会的时候,想用水作为一种材料。当时沿特别巨大的一个湖,我们就想,如果我们屋面上永远有一个薄膜的水,夏天把热空气带走就好了,冬天可能不需要,因为那个地方冬天不太冷。原则上来说,这个水库的水是冬暖夏凉的,夏天比室外空气要凉,冬天比室外空气要暖和。要用它罩着的话,因为它是循环的,不会浪费,而是变成了材料的一部分,等于还解决了一些节能的问题。

  后来我们没做下去,这里有方方面面的原因。因为,水会在玻璃天顶上走,走的过程中一个好处就是冷却并且防辐射,包括从里面看很动态。但是,它的问题就是会有一些沉淀,慢慢会附着在玻璃上,以后清洗会有问题。这时候就要额外带来一层技术——净化水。现在玻璃就生产出了自清洁的玻璃。

  崔彤:我们不可能成为材料的发明人,但可以成为材料的发现人。从现代建筑发展百年到今天,我们并没有发现现在比以前有突飞猛进的变化,以前叫新结构、新材料、新技术,现在还是钢,还是混凝土,真正意义上的新材料并没有出现。但是不能说建筑没有新的发展。刚才提到潜能,无论是空气也好,水也好,气体和液体的介入,使材料变成了复合材料,建筑也发生了变化。

  关于复合材料,有一些在室内和室外都会见到,比如在两片玻璃之间夹LED灯、黄豆、麦穗、鹅毛、宣纸等各种各样的材料,从表象看上去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材料的重新组合变成了第三种材料。

  齐欣:地震之后,抗震房全都很生动。它可能不好,但是从艺术家的眼睛去看的话,会觉得特别好看,各种颜色的砖有大有小,有的时候还盖着塑料布。实际上做墙体有好些维度我们并没有到位。这东西是吃喝拉撒睡的事,日常人都在干这些事。比如说,现在冬天储大白菜,一储起来就是一面墙,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

  崔彤:有一种燕子做的窝,就跟做土坯房一样,在水边做个小泥团,一点一点沾上去,就砌成了“小房子”,其实这种智慧真是无穷无尽的,由于要生存就变得异常有意思。其实可以对比一下,像燕子搭的窝是自然生成的不规则的曲线。然后是蜂巢,几何的六边形的窝。都是材料和建构智慧的表达。

  设计中的材料运用

  UED:您在玉鸟流苏项目中使用了木材,您在不同项目里是如何选择的?

  齐欣:大多数时间实际上还是在用普通的材料,因为普通材料就是这些东西,砖、石、混凝土等。但是,做一个具体的项目,可能会跟着项目的感觉走,因为项目在召唤你,一定要把它做成什么东西。玉鸟流苏项目的所在地原来是一个村子,我们几个建筑师先去看了一下。看完这个村子以后,大家有一定的感受,因为那个地方是有起伏的,我们觉得应该从某种程度上还原它。当时我们就是从色彩和材料上做了些规定,色彩我们想的是以黑白灰为主,材料用木头。

  UED:黑白灰是为了跟江南的建筑感觉相呼应吗?木材也有寓意性?

  齐欣:这些材料事实上中国几千年都在用,也没有什么意义性,就是好用。如果这么多年用下来以后,可以管它叫文化,或者叫传统,实际上它也是一种惯性。

  UED:在实际项目中,甲方会同意废弃材料再利用这种想法吗?

  亚克力,无缝的家具

133835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亚克力
项目名称:犹太学校
设计者:齐欣
在亚克力墙体中横切出一条缝隙,恰在儿童的视线高度上

  瓷砖,自然的影象

133836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镜面瓷砖
项目名称:西溪会馆
设计者:齐欣
以破镜重圆的方式为建筑蒙上了一层魔幻般的外衣,它将天空、树木、水面乃至可恶的游人纳入本体,打碎、重组,然后再将升级版的客体影像释放出来,回归自然

  崔彤:一般碰上很有觉悟的甲方,或者他也觉得这种想法很好,还是可以实现的。往往改造的项目,像一些文化建筑、教育建筑还是可以用些废弃材料的。但有些材料是不能用于建筑的,比如说有些石材是有放射性的,就不能用在博物馆这类建筑中。应用材料肯定是分高中低的,一些是面对未来,另一些是面对现实的,也有些是过去的,都可用不同的板块来实施。

  UED:可能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材料节点,它可能是材料的组合,也可能是比较特别的构造手段?

  崔彤:有一点对年轻人特别有意义,就是在设计刚开始时对材料与构造一并思考。我不太喜欢先做完设计,再考虑材料。我想引出的话题是“系统设计”,材料不能孤立存在。

  比如说我们想做带有校园风格的红砖房子。从刚开始做设计方案时,就会把“红砖”带进来。就是说采用砖房的手法和语言,伴随着空间和形态,到了做完的时候说不要红砖房子了,要变成一种混凝土,或者涂料的房子,那就不好。材料是可互换的吗?其实不然。砖的语言和涂料语言完全是两个概念,比例都不一样。做砖的时候我们涉及“砌筑”,就会想起窗户不要太大,因为窗过梁所限窗户常常为竖窗,如同欧洲和美国校园建筑那样。常见的老房子会有砌筑感,因为砖的砌筑产生材料组合上的趣味不是其他材料可以替代的,所以材料的选择要系统地纳入到建筑实践中。

  齐欣: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有两个人做的东西都不错。一个是艾未未,一个是王晖。艾未未用砖的出出进进。王晖在凤凰城那儿配合北京第一次“双年展”的时候,若干个建筑师每个人做了一个样板间,他做的是用木头,当时选了七种木头,每种木头颜色不一样,用同一个断面,同样的间距变成一道墙,用木头本身颜色的差异变出挺有意思的艺术效果来。这是材料的应用。

  我有一个项目是我给妹妹家做的装修。室内使用空间只有92m2,她当时提出来的要求比较苛刻,除了一家三口人要有基本需求,比如说主卧、客卧、门厅、客厅等以外,她还提出来几个要求。她主要的职业是教钢琴,经常有学生来他们家里,所以他们家要分成两个流线,彼此不干扰。需要有一个地方能摆下两架钢琴,能开小型音乐会;她有两个业余爱好,一个业余爱好是绘画,所以她希望她们家能够有一个画廊和一个画室;另外一个业余爱好是舞蹈,需要整面墙的镜子。他丈夫的要求不高,希望客厅特别大,夏天的时候能够光着膀子看电视,学生家长还都看不见。他的两个儿子要求也不算太高,希望能够把卧室变成迷宫。除此以外,需要有冲浪的浴室,洗澡的时候能够享受冲浪。他们还需要在厨房里吃早餐。最后所有条件都满足了,实际上在92m2里面划分出14个空间,这14个空间有些地方是可分可合的。其中跟材料相关的一件事,实际上是同样一个空间,这边是琴房和舞蹈室,那边是起居室,中间的媒介是一块玻璃。也就是说在琴房这边看见是一片镜子,看不到起居室,面对镜子可以踢腿。那边是起居室,因为可以看过去,丈夫能感觉有一个挺大的起居室。

  瓦,延伸到墙面

133837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项目名称:玉鸟流苏
设计者:齐欣
鱼鳞状的灰瓦一直蔓延到建筑的背后,张合有致,伴随着建筑的呼吸

  土壤和蔬菜,隔热与生产

133838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土壤与蔬菜
项目名称:民乐村重建
设计者:齐欣
生产类型建筑源于当地的茅草屋,房顶上铺着稻草。而稻草属易燃物,这让我们想到在草上糊泥巴。而有了泥土,便可种植。利用了农作物的副产品作建筑材料,可有效地为建筑保温、隔热

  崔彤:我主要谈谈混凝土的“再造”,这源于一个曾是混凝土预制装配的厂房的改造。当初之所以选择混凝土,主要因为混凝土厂房就是工业化生产的东西,很具有七十年代的感觉。所以想到的第一个问题还是要装配化、工业化,不想把它包裹起来变成另一种风格,建造依旧要沿袭那种原有的感觉;其二就是原来用混凝土现在还是用混凝土。只是混凝土装配做完后不可能太粗鲁,这时候就该让它改头换面。

  按说对于混凝土一般倾向于表面要做得很平整。但为了表现出“粗鲁的诗意”,我们故意在混凝土表面做得很粗糙。主要是由于:其一,它靠近公园,而原来工业化生产的时候,它的建造并不是很精心的,所以我们想做得相对粗鲁一些,跟自然能够对话;其二,混凝土施工工艺有分类、分级。如要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板,用一种精致做法也可以做出来,但花费过于昂贵。与其做不精、做不细,还不如干脆粗糙一些。混凝土刚脱出模板时,其实材料的凸凹变化相对还是很光滑的,仍然觉得不过瘾,故意再人工把它弄得粗糙些,纯属表面破坏的砍凿之后显出沧桑感,这样钢铁线条般的沧桑感使得整个混凝土幕墙集群后形成了一种力量般的强大有力的气质。所以,由材料本身产生的缘由,想起为什么要用混凝土、为什么要用预制混凝土、为什么用预制混凝土要有粗糙的感觉,这个想法落实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希望它是幕墙体系的,是用精美构造法炮制出来的东西产生粗糙感,营造“粗鲁的诗意”。这是一个利用混凝土粗糙的特性“再造”厂房的例子。

  丝绸和铸铝,光的媒介

133839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丝绸和铸铝
项目名称:融科天成售楼处
设计者:齐欣
镂空的铸铝网格一方面在向城市彰显着自己的特色,还过滤着
夏日强烈的光线

133840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133842 转载:崔彤对话齐欣:漫谈材料 标题 照片

照片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齐欣——北京齐欣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建筑师
北京齐欣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建筑师。2002...
2013.07.02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