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918 项目5385 室内675 家居及产品166 文章2544 方案1439 摄影849 视频247 图书207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44 所有作品11939 所有图片163,824
转载:传统/现代性的喃喃自语:王大闳的台北“寓”言
王大闳先生以留学西方的建筑专业者与中国现代文人的双重身份见证了当时台北市区街道上的作品,分别是建国南路自宅、虹庐与弘英建筑。王先生超脱的特殊人“格”,与当时流行的街道建筑甚不相同。他的建筑插根于台北,却“格格不入”台北的都市。某种程度,王大闳先生的住宅建筑,不在展现,被发现。而是“喃喃自语”。
来源:互联网

来源:虎门人物数据库 作者:徐燕兴

王大闳的现代建筑拟仿,看样子是要走出一条理性之路。但由于缺乏共同经验与社会基础。拟仿它反而是一种否定的行动,所以说它是颠覆性的;它反对自我被否定,但又以否定自我的方式来抗拒,这种不逃避、不妥协但又放弃自我的无言相对抗,产生了悲壮的美感张力。另外,王大闳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国族主义十字架,沉重压着他让他的思想,限制再固定的范畴中。也捆着他来到台北。台北虽是不是他所设定人生旅程,却机缘地在台北展现其现代建筑理念。但王氏被禁锢的思想,限制他能更广面的思考,于是忽略深入本土的专业责任。一个个建筑被设计,但台北的都市空间仍是低质量。王大闳先生一方面善于模拟西方流行的建筑设计理念,他也能深刻体认自己所属的时空脉动与自己所来自的建筑传统,因此对当时现代主义的主要形式典范,在台湾本土的精炼过程提供个人的贡献。虽然,一路特立的追寻,让他脱离涵构,也脱离台北。但当他走得太远时,他却选择回家,回到他所迷恋的现代中国、文学与艺术,回到他“精神”理性的中国。刻薄的讲,他的个人贡献提供一个反抗单一主义的可能性,但却啥也没啥影响。但可贵的事,在台湾缺乏勇敢和作自己的专业,他的现代建筑的中国路,勇敢地走出去,也燃烧他那代的年轻人,他的勇敢不应该被轻易抹煞的。

壹)为什么选择王大闳的住宅设计?!
我过去学习历程,是学习都市计划与都市设计,并无建筑完整的训练。但是对于建筑设计持续保持高度的兴趣。台湾都市景观及发展现况,对于专业者总有说不出的痛。因此,对于台湾的建筑现象,心中一直想去探询其内的复杂因素。另外,以城市发展史来看,西方也历经多次不同思潮,所建构的城市地景,填满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不可否认“现代性”,是一股创造性破坏,不论好坏,其不仅影响西方甚剧。明末起也深刻影响着中国,现代性这条路,在中国走的特别崎岖(另一方面有趣)。而“台湾”在复杂地缘政治和历史演变,现代性是任何有心改变者,不得不面对的课题。于是,王大闳,出生中国,中华民国第一任外交部长小孩的建筑师。在中国现代化和台湾特殊关系的历史进程,探究王大闳的建筑(人生),将是有趣且具批判力的作业。王大闳建筑设计中,住宅更是量与质都值得研究的专题。

贰)王大闳生平简介
王大闳1918年7月6日生于北京,于上海与苏州长大。父亲王宠惠,为中华民国第一位外交部长,其父亲与蒋夫人有好。王大闳可说是贵族出身。甚至胜过其哈佛同窗贝聿铭。苏州景海小学毕业后,先后就读于南京金陵中学与苏州东吴初中。

1930年,随父亲前往海牙工作,进入瑞士栗子林中学(或称夏德乃中学、夏德美中学)就读,1936年就读于英国剑桥大学,他原先主修机械,后来则改为建筑。1941年进入美国哈佛大学建筑研究所攻读英国剑桥大学建筑系学士与美国哈佛大学建筑硕士的背景使他成为台湾第一位完整接受西方现代性建筑教育的建筑师。在哈佛大学研究所就学时,受教于德国现代建筑大师沃尔特·格罗佩斯(后来担任包浩斯校长),与另两位知名建筑师贝聿铭与菲力普·琼森(Philip Johnson)是同班同学。其于美国求学时,另一外在芝加哥的现代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也是王大闳所景仰的大师。未来相关设计,即可看出其受密斯·凡·德罗的影响。

参)王大闳的住宅年表(略)

肆)王大闳的纸上建筑
一、城镇的中庭住宅(1946,1)
设计重点:
1.思考东西方建筑的差异
2.现代建筑的结构技术,让廊柱所营造的内外关系,不仅可外向,也可内敛
3.采光除了玻璃,还有天井与中庭
4.客厅陈设以简洁的造型线条,但却已经很懂得抽离中式元素(盆景等家具)
5.王大闳中国现代建筑的第一步尝试
6.古罗马与唐式澡堂空间的现代性探索

当时设计涵构与背景
公元1946年,构成主义盛行
简单,机能,效率使用空间
密斯·凡·德罗正找寻一个具现代性的住宅与中庭

设计理念及手法:
1.将传统住宅“礼制”轴线和中国中庭保留
2.基本上是反都市,把生活框在围墙内
3.家的空间是中国,生活能回到机能
4.城市土地狭长限制,利用规序和展开
5.利用动线与视觉律动将其他机能展开
小结:这作品可看出王大闳对建筑将中国现代住宅融合东西方文化,将东方味以元素呈现,整体氛围以密斯的风格,让建筑具有不一样的新生命。
文明的沐浴与沉浸的冥思(1946),从古罗马与唐式澡堂空间的现代性探索,可见王大闳对于室内细部的能力与创作力。

伍)王大闳的自宅
一、建国南路自宅(1953)
设计重点:
1.结合独立主屋与中庭住宅,构成特殊的是内外连续关系
2.主屋分南北两部分,南为起居,北为服务与睡觉区,深度约南14呎与北12呎
3.与王先生美国的纸上设计一般,起居空间不分割
4.服务区与睡觉区则不接天花板(高9呎7吋半),保持区域的流通感,西面为主建物入口,南面为起居空间,以落地窗与中庭相接,东面圆窗,建立卧室与侧院的虚实关系,北面落地窗,为厨房采光,并建立一进一进的院落系统
5.客厅家具为密斯风格家具,但上面放置古色古香的垫子与枕头,并配合天花板悬下的大葫芦,充分流露东方情调。
6.尝试运用传统的朱红、黑、白、清水砖等颜色,并搭配传统味道的摆饰,建构新东方空间。
当时设计涵构与背景:将密斯的建筑手法融入传统建筑的氛围,并善用中国建筑与庭园设计的“内造墙”、“外造墙”,营造空间的隐密性。在环伺的日式殖民住宅群中,高墙展现其特有的“格”,更自由地应用礼制与轴线的关系,从看似不对称的入口,进入客厅又回到轴线的礼制中

设计理念及手法
1.“中国配置上的一进又一进,一间穿一间,很能满足人们“神秘感”的需要。…中国的墙也很能发挥它的作用,像隔绝住宅与外界,增加住宅里的含蓄感”。(王大闳,1977)
2.将传统住宅“礼制”轴线和中国中庭保留
3.仍旧反都市
小结:此作品可发现王大闳已经突破从前以元素方式营造东方风味,而是将东方味与西方味转化到建筑的设计上,让密斯简约风格的设计,融入更多东方传统的氛围。

二、弘英别墅(1979)
设计重点:
1.王大闳继虹庐之后最后一个由自己设计的公寓自宅
2.拙朴的外观
3.一楼门厅运用较深的进深,让主楼梯成为公共轴线,让进入公寓开始缓冲,将都市喧嚣档在一楼门厅外
4.入口上方建物挑出,展现建筑稳定性
5.重门迭院的垂直化
6.外墙之开窗、雨遮与冷气孔导入东方建筑概念。
7.空间机能分割像似九宫格

当时设计涵构与背景:
1.当时,台北经济起飞,住宅需求急增,快速和实用为先
2.在环伺的杂乱住宅中,其住宅设计特别有不同的意义

设计理念及手法:
1.建筑物内部空间布局趋近一正九宫格,中间为餐厅空间,此将人往四周挤压的动线,间接暗喻着传统的天井概念。.
2.诠释王大闳明暗层进与神秘感的传统氛围。
3.从现代主义住宅,中国式的中庭住宅,建国南路层进折迭,探索着中国原乡,这栋建筑则回到家,以餐厅为家的中心
4.以餐厅为中心,入口轴嫌与内部空间轴线相交
5.设计开始成熟,但也开始因循过去经验,欠缺突破的创意
小结:此作品充分展现王大闳作品不论室内还是室外空间,皆让人有舒适之感。建筑之质感趋向更佳精致。

陆)王大闳住宅设计观发展历程
寄住苏州外婆家与欧洲读书经验,家的意义?!深受经验所影响
哈佛时期:43年从葛罗培斯习作,吸收密斯的营造理念,44年从融合现代建筑的社会住宅现代设计理念,思考白领阶级住宅。45年并将中西文化冲击,反思设计,从早期住宅内外空间性的思考,开始走向中国传统。(那一代人的原罪?!)住宅被分成居住、睡觉、服务等功能,与户外互动及大量营造,则成为其早期住 宅设计的幽灵
上海职业时期:王大闳先生的背景,选择回国,想必是教养与个性(突破:出国,回国)的选择。将西方学得的功夫,一股脑的运用。
来台前期(1961):从建国南路自宅,现代格物的精神与新中国的质,影响着其住宅观。新中国理想与威权的矛盾,将其精神历练的更为刚毅,但身段更为柔软(!!)。
来台后期(1972):没有质量的经济起飞,大量快速住宅需求,压挤住宅设计的可能性。王先生不信邪的用设计响应着物质世界。风格、营造方式与材料都进行突破,但!潮流还是潮流!

柒)王大闳住宅设计中的“形式”
对庭院的重视
造型跟随着文化,所以他要去探究属于中国的造型(国父纪念馆案,则探寻「民国纪念馆」的形式问题)
入口一定要有玄关
柱廊串接着内外
客厅、起居室、餐厅可以虚实相连
即使高楼公寓,进落的轴线仍必须清楚,从一区暗示另一区的存在
由内而外决定形式
比例仍存在,尤其在门窗(常用1:5或1:6)
材料是要依需求不同而有不同的运用(到现场修正)
颜色要与光影与整体感一起考虑
形式其实跟随着机能,只是机能中要有中国“精神”
王大闳住宅的“简”、“朴”,美感似乎只剩小众得以感知。

捌)王大闳住宅与现代建筑
一、启蒙之光与中国现代性
一九六零年代七零年代初的台北市正处于光复以后的繁荣发展阶段,美援已经停止,台湾经济正进入稳定发展时期。当初的都市建设着重是重要道路的开辟与道路上违建迁建。为了快速经济成长,都市中的景观、建筑与文化,都相对是弱势。台北市的第一波现代化可追溯到清末“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意识型态下的发展,自1860年起,历经大稻埕的国际贸易取向的经济发展,城墙及府衙的兴建及刘铭传的建设,于1890年左右已俨然发展成一以中国传统格局为基底的现代化都 市。第二波的现代化始自日剧以后,拆除城墙改建林荫大道、兴筑牌楼式街屋以及现代公共设施与建筑,1920年代以后市街往城东与东南发展,并渐受西欧 Art Deco及前卫思潮影响,其具体表现的高峰为1935年于台北市举行的台湾博览会;这阶段现代化的特征是“过度的”规模与纪念性(如轴线景观规划、街屋立面及街口空间形式的强化等)撑出一个现代都会的雏形架构。日据时代为台北市建设所提供的过度的规模与纪念性,因不可抗拒的历史因素:日本投降及国民政府内 战失利迁台,于1949年以后为一战时首都的需要迅速填满,这样的都市格局上的转变是空前的,而且也是举世绝无仅有的,一个三万六千平方公里小岛上的中心都市突然成为是它三十倍面积的超大国家的“首都”,(即使以现在的角度来看这已是一想象的(imagined)“国家”)。经过1950年代的接收与克难 将就的惨淡经营,于60年代与70年代初,台北市由于整体国家经济建设的稳定发展而面临急速转变的压力,这是台北市第三波现代化发展阶段。

在此社会状态,王大闳先生的贵族背景,与完整的现代建筑教育训练,要展现其学能,内藏尴尬。王大闳先生在当时台北追求现代的潮流和关系,似乎可以有很大的作为。但由于现代化与西化之间的混淆,以及传统与现代的调适。台北在威权政治下,且政府并不是这么重视住宅与设计环境,于是社会找出特殊的空间逻辑和认同,杂乱,地方实用性的开发逻辑。与王大闳的中国风与现代建筑住宅设计,格格不入,所以这些住宅建筑设计和营造,并没有受到普遍的重视。另外,王大闳的启蒙之路与现代,在国家权力所动员的文化建构,以及个人喜好(从他文章中可读出他对鲁索与当时西方哲学的钦羡),这造就其对现代性的因应态度是“抽象的”,加上他那代人的中国民族主义十字架,“抽象中国化”的住宅建筑设计观,成为他的设计主轴。王大闳先生以留学西方的建筑专业者与中国现代文人的双重身份见证了当时台北市区街道上的作品,分别是建国南路自宅、虹庐与弘英建筑。王先生超脱的特殊人“格”,与当时流行的街道建筑甚不相同。他的建筑插根于台北,却“格格不入”台北的都市。某种程度,王大闳先生的住宅建筑,不在展现,被发现。而是“喃喃自语”。

二、王大闳的“现代的抽象中国住宅”
现代建筑中的“化繁为简”,领悟中国的“纯朴”的简
基地的内外空间关系的重写,基地由内而外,并封闭于墙内
自然从生活,从里而外
运用玻璃材料,不是想带来轻盈的建筑
内外不是绝对的分隔(国父纪念馆、台大学生活动中心及建国南路自宅,都利用柱廊让内外空间互动)城市被隔绝在墙外,建筑不需要与都市互动。这带给台北都 市景观是一个很大负数。王大闳的中国,是经历出走(欧美游学),后才感知。(就如同“看不见的城市”,马可波罗的城市典范,是来自他的原乡)。现代化中国,不能脱离居住者的生活。

三、王大闳与Mies vander Rohe的对话
一般论者多着重此房子与Mies vander Rohe空间观念上的类似,但其实王宅与密斯的玻璃盒在类型学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作法,密斯的玻璃盒子乃至他早期的De Stijl式平面构成是一种无方向性或全方位性的(isotropic)空间,是一个中性的空间存在。但王宅却是有清楚的方位朝向的,有很清楚的空间组织上的正面与背面、轴向与侧向上的差异,仍是很传统的空间组织(topology),深入来看,它正是中国传统建筑中“堂屋”,房子正前面是一片延续外推的落地窗,两侧为承重厚墙,背后也是坚实的墙,虽然借用了密斯的外衣,但就类型上而言,建筑格局是传统中国的。

玖)结语:从现代主义·国族主义到孤独地回家!!
王大闳的现代建筑拟仿,看样子是要走出一条理性之路。但由于缺乏共同经验与社会基础。拟仿它反而是一种否定的行动,所以说它是颠覆性的;它反对自我被否定,但又以否定自我的方式来抗拒,这种不逃避、不妥协但又放弃自我的无言相对抗,产生了悲壮的美感张力。另外,王大闳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国族主义十字架,沉重压着他让他的思想,限制再固定的范畴中。也捆着他来到台北。台北虽是不是他所设定人生旅程,却机缘地在台北展现其现代建筑理念。但王氏被禁锢的思想,限制他能更广面的思考,于是忽略深入本土的专业责任。一个个建筑被设计,但台北的都市空间仍是低质量。王大闳先生一方面善于模拟西方流行的建筑设计理念,他也能深刻体认自己所属的时空脉动与自己所来自的建筑传统,因此对当时现代主义的主要形式典范,在台湾本土的精炼过程提供个人的贡献。虽然,一路特立的追寻,让他脱离涵构,也脱离台北。但当他走得太远时,他却选择回家,回到他所迷恋的现代中国、文学与艺术,回到他“精神”理性的中国。刻薄的讲,他的个人贡献提供一个反抗单一主义的可能性,但却啥也没啥影响。但可贵的事,在台湾缺乏勇敢和作自己的专业,他的现代建筑的中国路,勇敢地走出去,也燃烧他那代的年 轻人,他的勇敢不应该被轻易抹煞的。

后言:
“音乐、绘画和文学只不过用以表达生活,赋予我们精神上的满足而已;但是建筑必须同时满足人类生理和心灵的双重要求。……一个建筑物绝不仅仅是石材或木料,而含有它的灵魂,同时是我们的理想和愿望的结晶品,代表一个时代的精神。”〈建筑是政治的工具〉,台北工专工程学术丛刊第十二期,1981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王大闳——台湾建筑师
王大闳,广东东莞人,出生於北京。台湾著名建筑师,台...
2013.07.10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