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538 项目5251 室内601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405 方案1399 摄影790 视频227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38 所有作品11508 所有图片157,628
吃在清华
南门和东门外也不再是荒郊野外,我读博士时,早已成了高楼林立繁华的都市,两个达莱早已被形形色色各种菜系的餐厅、饭店所取代;吃饭不用先开票,晚上也不会不到9点就撵人。服务员几乎全是外地人。这些餐厅、饭店其中颇有档次很高、声望在外的名餐厅,比如醉爱等。其他都今非昔比,但有一点依然没变,就是一到春节,清华园里和外面的街道就都突然变得冷冷清清,餐厅也很少营业的,因为外地人都回家了。这些繁荣和变化与那些或者喧闹或者默默离去的外地人绝对分不开。把他们赶走,等于把北京的繁华赶走,是不是还要让北京重新回到以前?
POST©邓智勇/来源:作者

我87年从四川考上清华建筑系,吃不惯北方的饭菜,刚进校时每顿饭只能吃一半倒一半。后来我就每年从四川带富顺香辣酱,拌在菜里。当时清华有2号楼,最近的食堂是6食堂与90年代末被推平了,重新建起来的就是著名的万人大食堂。后来清华重建综合性大学,新建或恢复了不少文科专业,来了许多文科师生,给这个超大食堂取了个酸酸的名字,叫观畴园。从张家口炮团近两个月的军训回来后,我再不用倒饭了,比起炮团里一天三顿的永恒的洋葱、土豆、青椒来说,清华的食堂已经算美味了。炮团里的伙食有个好处,洗铝饭盒用自来水一冲就干净了,因为就像那个时代的一首著名的歌里一句歌词所唱“菜里没有一滴油”。

14食堂最受欢迎的是饺子,但你得早去,一到中午下课时间,排的队列像长龙,还得绕好几个弯儿,从取菜台到门口,再折回去,再拐弯儿……。蘸饺子的除了醋外还有生的辣椒酱,这种酱在四川一般只能炒菜当佐料使。为了买到饺子,经常有夹塞儿现象,在荷尔蒙、肾上腺等各种激素作用下,免不了就是打架干仗。此类事件在14食堂,多是饺子引起的。14食堂周边是清一色的男生宿舍。或许没有女生的缘故,这边干仗的次数比4、5、6食堂频繁多了。我没在14食堂与人打过架,倒是临毕业时在6食堂与夹塞儿的人打了一架。那时的食堂师傅应该还是带编制的,几乎都是地道的北京口音,不像后来多是外地口音。有会我病了,发烧,吃不下饭,我同学去食堂专门请师傅给我做病号饭。那时候我们身子骨还皮实,吃几顿病号饭也就好了。等好了后,我去当面谢师傅。师傅操着京腔:“觉得好,给哥们儿写封表扬信!”我于是对北京人的大方由衷地佩服。回到宿舍我就央求同屋毛笔字写得最好的刘畅,写了一页感人肺腑的感谢信,昭昭地贴在食堂门口,写这类文书丫也倍儿拿手。14食堂的伙食除了饺子都乏善可陈,常吃的菜有所谓鱼香肉丝,因为没有其他菜可点。后来有个同学给我说,他离开清华后再没吃过鱼香肉丝,甚至见到丝状的食物都木有胃口到想吐。14食堂关键是最不利的是周围没有其他食堂,还没女生。周围荷尔蒙、肾上腺等各种激素高到爆表的好几个系的男生们不干了,就串联起来决定罢吃。大家商量好,从某日起一律不到14食堂吃饭。到了那天的开饭时间,有零零星星几个男生可能没通知到或者忘了罢吃的日子,埋着头就要往食堂去,食堂的大师傅举着大勺眼巴巴地望着这几个男生,在临门前还是被别的同学劝走了。我没去数,那天中午到底有几个男生去14食堂就了餐。

学校的食堂分布很广,清华很大,只要有宿舍就有食堂,没有宿舍的地方也可能有食堂。印象中邻近主楼就有个,在小山包上。我都是临毕业了才知道那里也有食堂,还是因为一个女生非要请我吃饭。原因忘了,或许是她请我帮过小忙吧。印象中这家食堂很小,醋泡皮蛋还很可口。很可惜,待到后来我读博士时,这家食堂已经没了踪影。除了宿舍附边的食堂,我们最常去的就是10食堂了。它位于宿舍区与教学区的必经之路的十字路口,而且还有个好处,10食堂是清华最早采用快餐餐盘的食堂,在当时是唯一。我们同学中有天天只在这个食堂吃饭的,原因是不用带碗,吃完当然还不用洗碗。我班上还有同学把餐盘顺回去上美术课当颜料盘使。10食堂因为交通便利,也是整个清华的信息中心。89时,这里是大家看大字报与听高音喇叭的地方。89之后也是贴GRE、TOFFLE等各种广告最密集的地方。

各个食堂都有冷荤与凉菜的窗口,其实北方的凉菜才是与川菜差别最大的地方。我开始吃不惯,比如清华的香肠只有广味香肠,比较甜,还有红肠、蒜肠等四川没有的,凉菜也不放红油、比较生脆。但是到了今天,我反而吃不下四川的凉菜却更欣赏北方的凉菜了,不油腻而且清爽可口。

临近考试,学校考虑到这些如狼似虎年纪的学生晚自习后饥肠辘辘,就特别把8食堂在晚自习后开放供应伙食。8食堂的夜宵在我们记忆中占据着重要位置。逢年过节,清华的传统是给学生免费发放餐券,各个食堂在这一天都要特别制作丰盛的食物,我们宿舍往往每人各买不同的菜拼在一起,再买些啤酒,随后楼道里传来的就是此起彼伏的捶桌子声儿和喊叫声。

清华的食堂除了是吃饭的地方,也是跳舞的地方。其中生意最好的是东边的地下食堂和7食堂。原因很重要一点,这里女生宿舍最集中。晚上的舞会,一般女生免费,男生得花钱买票,举办方的收入在当时还是很可观的。因为投入的成本很低,把餐桌码在边上就可以了;乐队就是学生自己,平常也没机会展现自己的才艺,其中打架子鼓的最拉风。清华的食堂舞会颇能吸引周边几个学校的女生,比如女生多的五道口的语言学院。舞会里混进来的社会上的地痞流氓也不少,我们有次英雄救美还因此认识了几个外系的女生。地下食堂的副业太受欢迎了,后来就改成专业的舞厅,并加了一些娱乐项目,并且被脑子活泛的同学承包了。老板跟其中一个员工谈恋爱,女生就是我同班同学。除了这两个食堂,西大饭厅在新年左右也特别受欢迎,原因可能因为它当时是所有食堂空间最高大的。我们几乎每次都在这里跨年,欢度新年。

食堂只在饭点开放,错过了饭点时间,同学们在校园里只有三个去处,最奢侈的是教师生活区的照澜院餐厅,照澜院当时只有这一个餐厅。这里比较贵,穷学生去不起。那时北京的餐厅全是国营的,吃饭得先交钱开票。临毕业时,我哥哥出差到北京,他住的宾馆位于南城。晚上8点过,饭还没吃几口,大街上的餐厅服务员已经开始扫地撵人。当时四川改革开放得较深入,服务态度和水准已经大为提高,搞得我哥哥到北京后很不习惯。吃了几天北京的饭,他唯独对北京的东北大米赞不绝口,扬言回四川要买一袋走。我们最常去的,在东边是7食堂与地下食堂之间的大学生之家,我们常常简称为之家,和北苑的小食店。北苑的小食店在我们进校不久也没了踪影。只剩下之家,没有竞争对手,独此一家。里面卖的东西千年不变的是馅儿饼、包子和西红柿鸡蛋汤。鸡蛋汤是典型的北方做法,勾了很重的淀粉,稠稠的。师傅也是京腔京韵。就是这样单一的伙食,生意却异常火爆,我们眼睁睁看着它发展壮大,开始仅仅是进深很小的一字排开的简陋的平房,后来把外面的庭院加上屋顶也变成了室内,就像贫嘴张大民家里一样,室内也有树。再后来,是把最外侧的庭院也加建成了室内。这样的室内则很好玩,是一层层平行的墙。到了晚上这里非常热闹,还可以简单炒些菜,到了夏天有冰啤酒、冰汽水、冰淇淋等。我在北京第一次喝啤酒就是上完晚上的课,刘畅约我共享一瓶啤酒,对着瓶子吹,他喝前一半儿,我喝后一半儿。北京的冰淇淋又大又便宜,那时是袋装的,夏日里我们一般围坐在外面庭院的露天圆桌边,用方便筷子蒯着吃。建筑系女生比例高,外系的男生常献殷勤,我们几个男生有次路过那里就碰见我班几个女生与外系的几个男生坐在一个圆桌边吃冰淇淋,就很荣幸地被邀请蹭了回冰淇淋吃。这里也并不总是这般温馨的场面。大二时,我班俩同学坐在这里喝酒,与邻座的无线电系的同学都看着对方不爽,在荷尔蒙和肾上腺激素的作用下,一言不合,其中一位同学直接用板砖拍在对方耳朵上,把人家耳膜都震坏了,运气不错,只给了留校察看的处分。

当时清华东门外是菜地,南门外很荒凉。只有两个餐厅,一个叫金达莱,一个叫银达莱;都是吃朝鲜冷面的地方,也能点菜喝酒。我的一个同学比较刻薄,说这里的装修如同澡堂子,没有包间也没有卡座,只是用那种澡堂子常用的屏风简单划分成小空间,地面是冰冷的瓷砖,灯光印象中是冷冷的日光灯。客观上说像澡堂子也确实不为过。我们偶尔会到这俩餐厅打下牙祭,特别遇到世界杯年,比如那年巴西输给阿根廷。我宿舍从不喝酒的小耗子气得主动要酒喝,比中国队输了都难受,我们一帮人激愤地杀到南门外两个达莱中的一个。小耗子喝完啤酒把啤酒瓶狠狠摔碎在马路上。除了这种日子,谁遇到失恋等事儿,两个达莱也是我们的疗伤之地。有个同学不胜酒力,完后每次都被同学放倒在自行车架上像抬货物一样七手八脚给抬回来。有时疯劲还未过,就直接扔在礼堂前的草坪上喂蚊子。

2年多,我家离成都刚好超过单位对探亲假的下限GRE最后冲刺的同学。食堂也只有一家开放,桂林做砂锅饭的师傅也都回广西了。我一个同学把食堂的饭卡留给了我,没走的还有我另一个同学。我俩有备而来,买了一箱方便面,用电阻丝加热自来水煮面。然后大大方方跑到食堂门口从码得像山一样高的大白菜里顺一棵回宿舍,洗干净下在方便面里,能吃好几天。除夕晚,唯一开放的食堂把所有没回家的同学召集起来,供应了免费的饺子。饺子的味道完全忘了,门窗在西北风下嘎嘎作响,只记得对远方亲人的思恋格外浓烈。

待我10年后再回到清华读博士,清华的食堂完全改变了。我们博士楼在紫荆学生公寓区的TOFFLE能考出不错成绩,读了清华的夜校的励志的故事。

各个窗口被同学们评出了所谓的清华十大名吃。桃李园的麻辣烫榜上有名,据我观察这里排的队最长,但非常有序,师傅手脚麻利,看着手机或报纸、书,不知不觉就到了。紫荆园一层的铁板烧我也经常光顾。紫荆园楼下有西餐和咖啡屋,桃李园楼上有可以点菜的餐厅和四川火锅,其中鲜花椒鱼片是我最爱点的,我女儿喜欢吃酸酸甜甜的铁板牛柳。我每天晨跑,出门时带着饭卡,跑完步直接到紫荆园里吃早饭。早饭也是琳琅满目,各地风味和中西餐应有尽有。万人大食堂,我在最后写博士论文时经常光顾,这里离图书馆近,中午吃个便饭赶紧再回到图书馆。说万人太夸张,没觉得比紫荆或桃李人多多少。菜的质量和种类也很有限,里面有个自助餐厅,菜品比起紫荆或桃李来也逊色不少。我倒是对一楼偏于一角的永和豆浆情有独钟,常在这里吃包子和粥。此外,就是一楼门口的面条,不是说味道多好,主要是图方便。这里附中学生来吃饭的也不少,还是因为这是离附中最近的食堂。楼上也有个点菜的餐厅,我个人觉得不如桃李园,但每当校庆,这里也是爆满,我猜主要是原来5、Mall里的大排档,而且是档次不低、卫生条件最好的那种,价格还便宜。总之,无论花样还是服务的质量与我读本科时比,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的一个同学说,清华的教学质量是否达到了国际一流不敢说,但清华的伙食百分百是世界一流。清华对学生伙食是有补贴的,外面的人以及教师买学生食堂的饭卡要加收额外的服务费。据说所有这些学生食堂的管理由9点就撵人。服务员几乎全是外地人。这些餐厅、饭店其中颇有档次很高、声望在外的名餐厅,比如醉爱等。其他都今非昔比,但有一点依然没变,就是一到春节,清华园里和外面的街道就都突然变得冷冷清清,餐厅也很少营业的,因为外地人都回家了。这些繁荣和变化与那些或者喧闹或者默默离去的外地人绝对分不开。把他们赶走,等于把北京的繁华赶走,是不是还要让北京重新回到以前?

2018年08日

于成都

 

 

相关POST
邓在——建筑师、作家
邓在是个笔名,但不只是个笔名。作为笔名它所代表的那...
2021.01.05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