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66 项目5128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6 摄影77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1 所有作品11218 所有图片151,624
别忘了那些建筑的支撑点(一) ——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两则建筑项目创作纪实
微博:转发 85 评论 12
今天,当我们为城市建筑的“高大上” 呐喊助威的时候,别忘了那些建筑的支撑点。在这里,我选用了朋友姜海纳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A+》专刊副主编撰写的两则建筑工程实践的创作纪实,让大家亲身感受建筑背后的故事,以及那些令建筑成为“高大上”的“支撑点”。 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上,位于世博浦东园区的世博轴,给世人留下了惊艳的印象。它的方案由德国SBA公司中标,由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与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共同完成方案深化、初步设计以及施工图设计,其中最具技术难度的世博轴钢结构阳光谷自由形设计及张拉索膜结构施工图都由华东院设计完成的。我们大多数建筑师都没有经历过像奥运会建筑、世博会建筑这样的国家级工程,哪知奥运和世博建筑师、工程师们的艰辛?正如文中提到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用亲身实践,见证着一个个史无前例的建筑的诞生,他们的辛勤耕耘推动着历史巨轮徐徐前行,高科技产业和绿色时代已经来临,让我们向忠诚而敬业的世博设计师们致敬。他们今天的所做又将是明天的历史!”
POST©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A+》专刊,每筑建文/来源:华.

今天的所做又将是明天的历史

——世博轴项目回顾

©姜海纳,《A+》

采访 | 撰文:建筑创作中心 姜海纳 刘书意

曾经有过一瞬间的幻想,假如我有一台时间机器,能够快速进入未来,那我就可以轻松找到《A+》专刊第二期,获得这篇关于世博轴的稿子,然后回到现实,把现成的稿子放在这期专刊里。可是显然没有这样的应急之道。物理学家们可以自信地说,时间机器永远都只能是一种虚构。

人类得以生存的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世博会的建筑该是什么样子?绿色、低碳的主题该如何演绎?我们必须辛苦的探索,我们今天的所做又将是明天的历史。

2010年中国世博会的蓝图就是我们的探索之一,它体现了人类挑战科技,建设美好家园的渴望。

预知未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他创造出来。

——《数字化生存》尼葛洛庞帝

世博轴之脉络篇

2006年,位于世博浦东园区的世博轴及地下综合体工程(下简称“世博轴”)正式启动,于此同时开始了其方案招标的艰辛过程。同年,德国SBA公司的方案由于其在地下空间的绿色生态概念特点而中标,由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与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共同完成方案深化、初步设计以及施工图设计,其中最具技术难度的世博轴钢结构阳光谷自由形设计及张拉索膜结构施工图设计都由华东院完成。至此挑战技术难关,探索绿色建筑的序幕徐徐拉开。

A+:世博轴项目的发展经历怎样的过程呢?

黄秋平:(项目负责人、院副总建筑师)

黄秋平
©姜海纳,《A+》

这个项目从2006年4月开始国际招投标的,我是从2006年底介入到这个项目中来。开始的时候感觉这个项目方方正正,难度不大,但是后来发现这个项目没有确定的因素太多,事情越做越多,设计也越做越难。2006年底开始,先后进行的三次大调整。

第一次调整是06年底一轴四馆的空间和规划调整。从各个方向分析了一轴四馆的空间比例关系,这个调整整整花了三个月时间,调整主要结果是把世博中心和世博文化中心分别向东西两侧各偏移了20米。

第二次调整是因为世博轴上增设磁浮车站功能要求。带来的是人流的增加、停靠站的结构高度调整以及与世博轴结构关系等问题,此外当时还考虑调整世博轴长度,缩短了近1/3的总长度等。但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磁浮轨道交通在世博轴停靠的设想不再实施,但为规划的磁浮通过还是预留了可能。

第三次调整是世博轴的顶从原方案的玻璃材料调整为索膜结构加玻璃阳光谷的方案。

2007年6月13日,世博轴及地下综合体工程初步设计专家评审会在上海市建设和交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圆满结束,上海世博土地控制管理有限公司、德国SBA公司、华东院与市政院联合设计团队及其他相关单位均出席本次会议(图1 评审会现场)。

2006年12月28日项目开工,基坑维护开始。2007年年中,分期分批开始打桩,而此时,膜结构的初步设计刚刚完成,而初步设计的审查还没有批复,只好边施工边设计。

2008年初,膜结构评审通过。这期间开了很多论证会议,因为膜结构和阳光谷都超出现有规范,需要专家论证。就拿阳光谷来说吧,从设计找形到计算,深化、制作和安装等过程都没有把握。不过最终技术难关还是被攻克了,这是很令人欣慰的。

世博轴之功能篇

世博轴及地下综合体工程位于浦东世博园核心区,南起耀华路,跨雪野路、南环路、北环路、及浦明路,到滨江世博公园;中段世博中心东连中国馆、西接主题馆;北段连接世博中心、演艺中心及庆典广场。总建筑面积248702m2,总投资近30亿。世博轴是世博园区空间景观和人流交通的综合体。

作为上海世博会最主要的园区入口,世博轴承担了约23%的客流入园,如此大的交通压力,让世博轴的形式首先必须服务于功能的诉求,体现实用和高效的原则。分布于世博轴之中的六个阳光谷,为过长的流线创造了不可或缺的景观节点,也成为世博轴最具标志性的特征之一。

对于这样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项目来说,它的功能性势必成为设计的重点。

A+:作为世博园区入口的门户之一,世博轴的平面功能设计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孙峻:(建筑专业负责人、高级建筑师)

孙峻
©姜海纳,《A+》

这是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2006年底,当我们刚刚开始接触世博会项目的时候,我们的设计团队都有一种自豪感,同时我们的压力也很大。

从开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到方案设计以及初步设计,大人流交通疏散和舒适性是我们主要攻克的难题。要平均接纳23%的总入园人数,入园高峰时的人流量,以及两条地铁线7号线和8号线,交汇在耀华路之后又会有多少人流量,这当中就需要很多精准的数据。我们发动了与世博相关的所有交通运营部门,请他们提供必要的可参考的数据。我们把那些零碎的数据整合在一起,包括参考历届世博会入园全天人流分布图作为模型基本框架,同时结合中国人出行的行为方式,建立全天的工况分析图。

设计团队会议
©姜海纳,《A+》

这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其实很多的研究已经超出建筑师专业范围。我们把设计上必备的资料积累起来,这既是大伙的设计成果,又是为后一阶段设计打下基础。这就好比走台阶,一步步的搭建起来,到最后越做越丰富,越做越有参考价值。一路走下来我还是比较欣慰的,这是一种在未知条件下推动这个项目的创造力。

我们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在每次的论证会议中,设计团队都会做一个PPT的分析,并提供2-3个可实施或值得推敲的方案,还要考虑既要让设计师看得懂,又要考虑业主和参与的部门都能看得懂,在这方面全体设计人员都下了很大的功夫,光服务器的目录夹上储存的PPT就有上百个。

还有巨大的挑战因素是,当时业主提供给我们的设计要求并不是一个明确具体的设计任务书。这又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在设计师研究和论证过程中,我们一步一步的明确设计思路,为业主提出了详细的预留功能要求的设计图纸,世博园区各运营部门根据这份施工图纸提出功能修改意见,09年5月世博运营部门的要求最终汇总完毕,09年8月职工餐厅功能要求确定,09年10月出最终版施工图。

这些未定因素致使我们在项目过程中,做了很多建筑设计之外的工作,带给我们挑战和压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成就感和自豪感。

A+:关于安检系统的设计,我们又经历了怎样的设计过程呢?

周明(建筑师):安检这个功能是从世博轴项目最开始就已经在考虑之中了,但是安检功能的全部落地却等到了最后的最后。

周明
©姜海纳,《A+》

在最初的设计理念中,作为世博园区的主入口之一,安检的功能早早的就被提上了议程。在初步设计过程中还反复的讨论,细化到了每个安检口的机器布置,从平时日和高峰日的工况,人流的构成,各种入园方式的综合,还有连带的消防疏散等等的安全问题,都进行了反复的推敲,万事俱备只欠安装了吗,未必。

一个运行中的标准安检单元
©姜海纳,《A+》
地上二层安检排队区
©姜海纳,《A+》

对于这一段经历,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到了09年的4月,项目都已经开始进入内装修的阶段,当时的安保部门突然变更了安检的一套数据,安检闸机的安检时间由10秒过一人提高到28秒过一人。挑战远未结束,本来每层要求几十个安检单元只采用2台X光射线安检机,根据安保部等相关部门的计划和预案调整后,增加到了每个安检单元都要有1台X光射线安检机。正当建筑师全力以赴克服以上难关的时候,形式变得更为严峻,业主突然调整了安检口宽度的指标,从每个标准单元的横向宽度由2.2米骤增到了4.5米宽度,而安检口的数量却不能够减少,建筑的总宽度当然更是不能变的。这三个严峻的挑战带个我们无数个不眠之夜。

孙峻:在克服安检系统的设计困难上我们做得不错,我们没有将整个方案推倒重来,而是在草图纸上玩起了排列组合的游戏。以标准单位为基础进行各种形式的组合,在单体组合上采用错位式的排布借取宽度,在整体上用“品”字形布局来收缩占地面宽。经过一次又一次和业主以及上级有关部门的沟通,最后终于确定了现在这个安检区的形式,此时2010年的新年钟声已经敲响。赶在试运行前的最后几天,工人焊好了最后一根栏杆,安装人员进行了最后一次调试,保证了安保功能在运营期间的顺利工作,想来所谓的好事多磨也大概如此了。

©姜海纳,《A+》
©姜海纳,《A+》
地上二层平(10.00m平台层)
©姜海纳,《A+》
地上一层平(4.50m地面层)
©姜海纳,《A+》

A+:关于索膜结构和材料的引入,其中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黄秋平:起初世博轴的规划是没有屋盖的,就像个联系廊一样,而德国SBA方案投标的设计是全玻璃材料屋顶,并没有起到遮阳的作用,从功能上来说是有问题的;从造价上考虑,玻璃顶的造价比后来用的膜结构要贵很多;第三个考虑到施工的工期和安全性因素,原先的玻璃结构跨度80米长,结构专家认为在安全性上没有把握。

杨明:(创作所所长、总建筑师)

杨明
©姜海纳,《A+》

这期间我们做了很多轮的上盖材料的设计方案供业主参考。在2007年短短的一个半月里就做了四轮方案,每轮方案都有好几个参考方向。第一轮是,对上盖材料的一种探讨;第二轮是07年4月初,这回增加了对磁浮停靠站功能的考虑;第三轮是07年4月下旬,打破原有结构形式,对上盖材料和结构的设想;第四轮是07年5月中旬,对阳光谷和膜结构形体关系的探讨。(见右图)

黄秋平:这期间我们建筑师对上盖方案的探讨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而且探讨方案周期之短,强度之大都是非常惊人。虽然最后业主还是选择了德国SBA的设计,但是我们的工作也得到业主的肯定。德国SBA设计的膜结构理念取之自然,好似一条横贯南北的张拉索膜如云朵般漂浮于世博轴上,为平台上带来荫蔽和清凉。

A+:在世博轴设计上,除了阳光谷和索膜结构外,还有大量的幕墙设计,设计中有哪些记忆深刻的回忆呢?

孙峻:难能可贵的是,我们的青年建筑师们在设计中发扬创造精神,记得世博轴地上2层的芯筒设计,当时是混凝土圆柱体,包含了竖向交通等功能。业主看了不满意,青年建筑师欧阳恬之,勇挑重担,设计了梯形的玻璃幕墙形体,并赋予其阶梯型绿化,使世博轴上人平台生机盎然,最终令业主满意(图2)。

此外,欧阳恬之在黄秋平总建筑师的带领下,利用三维软件辅助设计,从事阳光谷节点和桅杆造型分析,以及幕墙造型节点等深化设计,与幕墙公司全方位配合,为世博轴高质量的设计和施工打下坚实基础。

欧阳恬之(建筑师):

欧阳恬之
©姜海纳,《A+》

世博轴除了阳光谷,其地下部分还有大量的幕墙工程。在最初的设计理念中,它们是一个个缤纷的盒子散布于轴中,为商业及公众用途提供空间。为给长约1公里的世博轴增加区域性标识,理念最初就将这些盒子的幕墙材质依照所处区段区分成土壤、自然、金属等。(图3)

地上二层芯筒结合幕墙做成了房间
©姜海纳,《A+》
钛锌板幕墙单元效果
©姜海纳,《A+》

理念总是美好的,付诸实施可遇到不少麻烦。世博轴高近4米宽1.1米的幕墙单元让许多常用的材料都纷纷败下阵来,好不容易确定了三种材料中的两种——木纹板与钛锌板,却在最后挑选代表土壤的石材时遇到了巨大障碍。

德方提供的是一种名为贝壳灰的火山岩,产地稀少价格高昂,在费尽千辛联系到厂家做实样幕墙效果时,效果却如锈板一般,并不如人意。而此时我们已经在寻找石材上消耗了近2个月的时间,如果再不确定材料,就将对施工进度产生很大影响,而这时距离世博轴计划的完工时间已经不多了……

理念要坚持,材料却要另选。我们找来市场上可能的各种材料,甚至在网上进行地毯式搜索,现在想来也真是有些慌乱的。忽然某天,黄秋平总师在讨论中突发妙想——土壤,陶瓷也是土壤制成,陶板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么? 纹理均匀,与钛锌板乃至混凝土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反差,又有自己的独特质感,一举敲定,众人如释重负。

从最终现场的效果来看,深灰的陶板,木纹板乃至钛锌板,各有千秋却并未表现得过于张扬,较好地与整个世博轴清水混凝土的浅灰色结合在一起,应该说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孙峻:我们设计中还有一大亮点,2009年4月,因为世博轴是个非常好的取景点,上海文广集团要求在世博轴上搭建一个电视转播平台。我们的青年建筑师王笑凯的原创方案——旋转式扁球体太空仓设计,造型新颖,深受业主赞许。同时,他的原创方案解决了转播平台多角度取景的需求,为此我院已经申请了技术专利。传统的设计是房间不动,底盘带动地面动,这需要两套旋转系统,并且灯光系统需要多角度设置;我们的设计是将太空舱的扁球体作为一个单独体量,只用一套旋转设备让整个转播空间,包括顶、地、墙一起旋转。设计采用了三维模拟建模工具,使制作多角度立面和剖面更为精确,所有的结构曲梁都是建筑建模后交由结构设计的。在工艺上,通过与厂家合作,精确地控制荷载,既能满足转盘的荷载要求,又能满足已建世博轴结构荷载要求。

可以说方案设计是优秀的,但是这个方案的实施也有遗憾在其中。当时我们设计的演播仓球状采光面作为演播员的工作背景是玻璃材料的,没有一根立梃,但是玻璃无法做到这么大的球曲面,后来我们找到一种亚克力材料,这种材料不但可以制作大角度的球曲面,并且可以无缝拼接,其强度和可加工性能远远优于玻璃材料,这种材料在水族馆等功能设计中已经得

到广泛应用。遗憾的是,厂家的施工工艺出现缺陷,每块亚克力的接缝处发生了扭曲,导致球曲面的透视效果是扭曲的,这是相当遗憾的。这件事情也提醒我们,现在的设计市场体制需要适应行业快速发展的需求,作为设计院本身,尽快与国际接轨,实现建筑和施工一体化设计是保证各个环节质量和节省投资的前提。

世博轴之结构篇

©姜海纳,《A+》
斜向绿坡
©姜海纳,《A+》

A+:对于这样一个高难度的世博建筑,我们的结构创新是如何为绿色建筑服务的?

汪大绥:(中国工程设计大师、院总工程师)

汪大绥
©姜海纳,《A+》

中国的2010年世博与2008年奥运项目相比,世博五大项目中,中国工程师的参与度非常高,除了世博轴建筑创意是德国人设计的,但是它的实施,包括结构和机电都是中国人做的。外国人用高价实行技术封锁,我们被没有被扼喉,中国人依靠自己的力量,自己唱主角,这是很了不起的!

现在的网格结构用圆管比较容易做,但是世博轴阳光谷采用65×180毫米的矩形管来实现曲线上的网格有很大的难度,主轴线定位是很难的。每根管子的主轴方向牵涉到两头的节点连接,每个节点连接空间关系的6根杆件。我们集团的技术中心和华东院合作,利用CAD&CAM很好的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最终在世博轴的阳光谷设计中实现了计算机的辅助设计和辅助制造一条龙服务。

对阳光谷的自由曲面找型设计,自由曲面的网格布置是非常有学问的,我们利用计算机辅助设计,按照符合力学规律的方法找型,既满足力学规律又符合美学规律。

A+:据说阳光谷的深化设计还发生了一个9000万与2000万的故事?

黄秋平:阳光谷设计可满足部分地下空间的采光及自然通风,提高地下空间的舒适感。通过阳光谷及中庭洞口、斜向绿坡、灰空间敞廊等设计方法,使室内空间具有水平和竖向开敞的特点,充分利用自然通风,改善室内空气品质,从而节约能源。

但是阳光谷的制造难度是相当大的,因为当时的德国SBA设计公司推荐德国的CELEE公司提供深化制造技术。这家公司是曾经设计过上海大剧院幕墙的公司,技术能力肯定没问题。当时业主考虑三个谈判方向,一是全交由德方完成,因为国内还未有人做过类似的深化设计,不知水深水浅也没人敢拍板保证;二是德方做一个,接下来的我们自己做,依样画葫芦,画出另外五个;第三个方案就是我们自己做。谈判极为尴尬,德方提出深化设计费9000万人民币,哪怕德方稍微在价格上做稍许让步,业主很有可能就接受了,但德方却坚持一分钱也不让,结果谈判以失败告终。攻关重担就落在我们头上,我们利用国内技术力量,仅用了1800万人民币技术研发攻关,并成功完成了阳光谷从设计到施工的全过程。

其实,我们在谈判之前已做了半年之久的科研准备,业主和德方的谈判遇到坎坷之后,我们继续通过很多科研试验。大约在08年中的项目推进会上,我觉得这个技术我们可以自己做了,因为当时深化图纸已经做出来了,整个一条线索也就串连起来了,因此我就当场宣布,这个项目我们可以自己做。这个消息一出,当时的与会业主和各方面领导都热血沸腾,场景是非常振奋人心的。

©姜海纳,《A+》
©姜海纳,《A+》

A+:对这样超大跨度、超大规模的索膜结构,国内外是没有先例的。我院技术团队是怎样攻克这个技术难关的?

高超:(院副总工程师、结构专业负责人)

高超
©姜海纳,《A+》

PTFE索膜顶棚为连续的张拉式索膜结构体系。总长度约840m;最大跨度约97m;膜面总投影面积约61000㎡;展开总面积约65000㎡;单块膜最大展开面积约1800㎡;索膜结构边索单跨最长约80米,脊索最长约115米,为大跨度柔性结构。

华东院设计团队联合各国技术精英进行探讨和研究,在膜结构的安全系数、位移控制、风荷载设计等方面综合了多国结构设计的指南和规范,攻取技术难关,突破现有国内规范,实现了这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张拉式索膜结构设计。

这么大结构的索膜在设计上首先要过关。当时在院汪大绥总工程师的提议下,我们聘请了国内技术专家一起攻关,包括浙江大学董石麟院士,他在百忙之中抽身看了我们带去的资料并非常乐意同我们合作;同济大学张其林老师则作为业主的顾问;施工方聘请了太阳膜公司作为他们的顾问,还有我们集团技术中心也为阳光谷设计做了大量的工作。那时来看确实是有难度, 80米的跨度实在太大,既要保持原有的造型,又不能加太多的索结构破坏形象。印象深刻的是2007年的10月1日,所有顾问单位统统请到院里加班,在统一规定的条件下计算数据,最后计算是通过了。

黄秋平:这次采用的索膜结构不同于骨架膜结构,其特点是索膜体系,膜是参与受力的,它的优点就是跨度大,轻巧。缺点是膜材料是类似布一样的材质容易位移,特别是在多台风气候的夏季,容易损坏。在设计前期做过专家论证以及1:40的模型试验这个主要考察整体稳定性。第二个试验是1:1的模型张拉,主要考察节点的强度与合理性,张拉工艺、双层膜的制作和外观效果。

高超:在设计过程当中我们也为了验证膜的张拉和排水问题做了1:40的模型试验。在同济大学内搭建模型屋面,所有接点做法尽量模拟现实情况,通过张拉来查看它的形态,哪里平滑哪里松弛,因为膜最怕的就是松弛之后产生积水造成破坏,就像是一块弹力布一定要绷紧才不会变形,拉的越紧钢度越强。初始控制的时候每个点都必须达到这个强度,这些都通过实验得到印证。

直到现在我们还继续关注索膜结构的健康检测,在阳光谷上安装了摄像头24小时监视它的变化,定期检测膜面及桅杆的应力是否受力均匀或者有何变化。

世博轴之节能篇

A+:当初是怎样想到在世博轴里做江水源和地源热泵这个项目的,热泵技术的原理又是怎样的?

叶大法:(院副总工程师、暖通专业负责人)

叶大法
©姜海纳,《A+》

刚开始的时候上盖方案还是玻璃顶,要在周围摆放冷却塔和锅炉是比较困惑的。考虑到临近黄浦江的便利条件,所以才有了江水源作能量传递媒介的想法。

热泵是通过少量高品位电能输入做功,实现低位热能向高位热能转移的一种技术。

水源热泵是指从地表水或地下水等自然水体中提取能量用于供冷供热的一种技术,它在夏季将建筑物中的热量转移到水源中,由于水源温度低,所以可以高效地带走热量;而冬季,则从水源中提取能量,由热泵原理通过载冷剂提升温度后送到建筑物中。

水源热泵利用地球水体温度与空气之间温度差提高自身效率。这是由于地表水体是一个巨大的动态能量平衡系统,它能自然地保持能量接受和发散相对的均衡。在夏天,室外气温波动很大,而深层江水温度相对较低且波动较小,其间的温度差中储藏着巨大的冷能;而在冬天,水体又是一个巨大的太阳能集热器,水温与气温差中贮存着热能,而热泵系统的使用使得对这些低品位能源的利用成为可能。

利用江水源热泵和地源热泵技术,作为空调冷热源,其优点是:高效、节能、环保、缓解热岛效应。系统采用江水和地埋管(地埋管散热器)作为热泵系统的高温热源或低温热源,由于江水和地埋管水温度夏季均低于冷却塔出水温度,空调冷热源主机的制冷效率可大大提高,并省去了冷却塔补充水;冬季时用热泵采暖,能源效率比传统锅炉采暖大大提高。

A+:这样一个实施江水源和地源热泵技术的唯一工程范例,在理论分析和实际运用中节能效果如何?

叶大法:因为当时是有这样一个需求又利用这个地理条件,把两个系统结合起来。通过对常规系统的能耗和江水源系统的模拟比较,计算出地源温度和江水温度,通过这些参数来分析在上海这种气候条件下(夏热冬冷)到底有没有节能,因地制宜的去做这个项目。

从理论上分析, 全年地源承担负荷部分的冷热源功耗比较(kW), 夏季节能率为26.96%,冬季节能率为71.03%,全年节能率为61.40%。好比我们节省下的燃气在发电厂可以发动几度电,就相应的节约了多少度电,数据就是从这上面折算过来得出的。实际应用的数据测算要比理论上的数据要低一些。

在夏季制冷设计工况下,由于江水和地埋管水温度比冷却塔出水低约2℃左右,与传统的冷却塔系统相比,主机制冷效率提高,运行节能约7%左右,根据世博会中的空调计算负荷,主机最大小时用电量可节省约330kW,并且每小时可节省冷却塔风机用电量约150kW;根据世博会后的空调计算负荷,主机最大小时用电量可节省约387kW,并且每小时可节省冷却塔的风机用电量约175kW。

世博会期间,空调制冷系统全年节电43.2万kwh,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432吨。

使用江水源、地源热泵还可节省由于冷却塔运行所需的补充水量,根据会中及会后的计算冷负荷,每小时节水可达70~80m³。

在冬季采暖设计工况下,根据世博会后冬季热负荷计算冬季最大小时能耗,用热泵采暖比普通燃气锅炉采暖最大节省能源费可达49%左右(主机最大小时用电量约3494kW,普通燃气锅炉最大小时耗气量约1767m³,天然气约3.5元/m³,电价的峰时平时平均值约为0.9元/ kWh)。

因为江水源系统中有许多亮点普遍被大家所认可,因此在后来世博文化中心和演艺中心项目中,在自身系统保留的情况下也附加采用了这套节能设备。

A+:除了江水源和地源热泵系统外,我们还设计了哪些节能措施?

叶大法:除了使用江水源和地源热泵之外,我们还利用了建筑造型的特色形成自然通风,产生地道风的对流效果。六只阳光谷把室外凉爽的空气引入地下二层,带走了室内的热量,也保持了室内空气清新。同时,在屋顶平台上采用高压喷雾,利用水雾蒸发吸收热量的原理达到降温效果。

世博轴及地下综合体工程的建筑形态特殊,屋面和斜坡的雨水无法直接排到室外,设计结合独特的建筑形态,利用阳光谷和膜结构顶下拉点收集雨水,并在地下设置水渠及提升、排放雨水利用设施。雨水沟渠不仅可以降低雨水径流量,而且可以作为雨水回用的水源储存。调蓄池内的雨水经过滤,消毒后进入雨水清水池,供给楼内卫生间大小便器冲洗、场地的绿化浇洒等使用,起到节水和改善环境的作用。现阶段投入使用情况下来看,大家反响还是不错的,前些天接近40°高温的天气在世博轴里面,体感还是比较凉爽的。

结语

让我们用沃尔特·李普曼的一段话对世博轴设计篇章做以总结,这位美国传媒史上最伟大的记者在他的70岁生日宴会上说:“我们由表及里,由近及远的探求为己任,我们去推敲、去归纳、去想象和推测内部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它的昨天意味着什么,明天又可能意味着什么。在这里,我们所做的只是每个主权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只不过其他人没有时间和兴趣做罢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建筑师和设计师用亲身实践,见证着一个个史无前例的建筑的诞生,他们的辛勤耕耘推动着历史巨轮徐徐前行,高科技产业和绿色时代已经来临,让我们向忠诚而敬业的世博设计师们致敬。他们今天的所做又将是明天的历史!

世博轴项目团队合影
©姜海纳,《A+》

项目回顾
建设单位:上海世博土地控股有限公司
设计时间:2006.09
竣工时间:2010.01.18
用地面积:132219.7m²
总建筑面积:251144m²
建筑设计人员:黄秋平、孙峻、蔡欣、欧阳恬之、周明
黄巍、孙瑛、方一帆、叶季如、陈亮亮
结构设计人员:高超、方卫、王荣、丁生根
机电设计人员:叶大法、吴玲红、梁涛、李魁山、马晓琼、梁葆春、徐丽娜、孟可

原载于 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A+》专刊

 

2014.07.0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