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45 项目5075 室内552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2 方案1338 摄影743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48 所有作品11085 所有图片149,343
80后建筑师郦文曦采访记录|脑海中的世界
微博:转发 14 评论 0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写小说是在构造一个世界,一个脑海中的世界,做建筑也是如此,对于我来说做设计就是在把脑海中的这种世界用图纸描述出来。
来源:12777

郦文曦

1989年出生于中国 杭州;

浙江大学/建筑学硕士;

早稻田大学·创造理工学研究科建筑学专攻/博士生(中国国家公派留学生);

里建筑设计事务所 主持建筑师;

原UAD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建筑师;

主持的项目:白窗、绿吉的家、绘图室装置、四件异尺度家具

获奖:CIRCOS国际建筑竞赛 金賞

展览:中国环境艺术青年建筑师作品展、杭州国际设计周、北京–伦敦概念建筑展

日常与研究

Q:为什么选择东渡日本赴早稻田大学读博?

郦:早大建筑系有相对成熟的传承系统,培养了包括菊竹清训、内藤广、古谷诚章、佐藤大在内的日本老中青三代代表性建筑师。导师古谷诚章教授是我很敬重的建筑家,研究室注重空间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我觉得很好。

Q:您的研究主要是关于绘画线条与空间之间的研究,能简单说说吗?

郦:当初选择建筑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喜欢画画,后来逐渐发现绘画书法和建筑在观看方式甚至空间感受上是相通的。于是在硕士阶段以《线之抽象与转译》为题写了毕业论文,主要谈到了线作为二维空间的构成要素,其目的性操作与不定性操作,指出了线条在空间构成中起到的围合、连接、分割等作用,并试图建立从二维线条到三维空间的生成方式,提出将线条抬升的具体操作手段。希望建立一条通道,从客观世界的现有素材通向空间塑造。

方案草图

Q业余时间您喜欢画画,您是如何喜欢上画画的?

 

郦:其实小时候学画,对素描、色彩的训练并不感兴趣,在画室里我们往往白天画画,晚上等老师走了之后把画板平放在凳子当桌板上开始打牌,打到很晚,然后去吃夜宵,吃完夜宵回来洗笔洗盘子之类的。画静物的时候往往一盘水果要画一个礼拜,等到橘子烂了还在画,有时候第二天发现那盘静物和昨天不大一样了,仔细一看是前一天晚上打牌的时候有人顺手把其中的一个苹果当做宵夜吃了(哈哈),结果大家一时找不到替代品就只好把画完的那个“苹果”再擦掉,反反复复,觉得也没什么提高。

后来老师过来替你改画,你会发现他们其实并不关注原来那儿到底是不是有水果,那个水果是不是新鲜,不用看实物就能一直画下去,后来之后绘画是有自己的语言的,通过笔触在表达诸如层次、前后、明暗、轻重等等关系,实物无非是个借口。到现代绘画尤其是立体主义之后就更加看重对画面本体语言以及形式之间的关系的表达,从明白这一点之后就开始逐渐喜欢上画画了,因为学会画画就像是学会了一种语言,你可以通过绘画表达对这个世界看法,你的眼里树是什么样子的他就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在你的画面关系中树应该成为那个样子,于是在画面上就有了一个自己的世界。你可以在自己为自己构造的世界中自由走动,任意重构,而不是受牵制于客观物象,一切就变得有趣了。

团队与甲方

Q: 碰到过有意思的甲方吗,和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郦:15年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民宿方案,在宁波的高塘岛上,委托人是一个在荷兰工作学习了7年刚回国的姑娘,基地上有个老房子,快被海风吹塌了,住着她年迈的奶奶。孙女想为奶奶造一个带有荷兰风格派绘画感觉的现代建筑,她父亲却希望我们按照邻居的房子那样建一座有罗马柱头,雕花栏杆的三开间坡屋顶农居房,而她奶奶根本就不想造新房,觉得现在这样很好。我们过去之后明显感觉到三代人对于新家的不同期望。最后因为父亲的坚持我们没有实现我们的设计理想。

但是我很喜欢那里,夕阳,落日,海风还有渔船,昼看野花 夜望星空,是理想的家园模样,于是我为那里设想了覆盖式的开放的生活方式,事实上我们当时就确定这种生活模式是很理想的。

后来我们稍作修改之后参加了竞赛,这就是后来大家看到的《四盲》。

现状与构想

Q:《四盲》是第五届CIRCOS国际建筑设计竞赛的金奖,能具体说说这个设计吗?

郦:《四盲》在一个覆盖的空间下描述了四种与界面有关的观察行为,分别是初见、一瞥、仰望、游目,并以四种不同形式的开窗方式与材质界面来表达。以此隐喻人生从幼年的懵懂与好奇,少年的盲目与激进,青年的执着与迷惘到老年的坦然与自由的四个人生阶段。最终,体验者从三间房内走出来,自外部世界审视内部,发现界面的不同是内外差异性的源头,从而释然微笑。

Q:工作时候的状态是怎样的,团队的工作模式又是怎样的呢?

郦:整体比设计院自由一些。项目前期我们基本每周与甲方沟通一次,然后回来讨论图纸问题,分别深化,再讨论,这种讨论有时候就在单位楼下的咖啡吧进行,反复几次之后定下来。后期现场基本也是每周都去,一些细部我们直接在现场和施工方商量做法并且就此定下来。

现场讨论做法

Q: 很多设计需要配合甲方,尊重甲方的意愿,作为设计师该如何取舍和平衡呢?

郦:做设计就像人与人交往或者读文章,有时候观念对了,大家一下子就能沟通了,之前的意愿和诉求也就成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

观念与方式

Q:您的“四件异尺度家具—LANDER电竞办公室设计”受到了长卷中国画的启发,在设计过程中您如何处理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关系呢?

郦:传统文化可以被当代语汇解读,也更需要被当代化。中国画是古人对理想生活的描摹,是一种脑海中的世界,这种世界虽然是虚幻的,但却是真实的。它能够传达出你对生活与自然的理解。所以我们也试图从中寻找灵感,把脑海中的世界用现实的建筑语汇表达出来,让人能够感觉到。

作品:《四件异尺度家具—LANDER电竞办公室设计》

Q: 这些设计之后有工作人员的体验反馈吗?

郦:我听到最多的是觉得空间的可能性变多了。比如LANDER办公空间中心原本需要一个聚会的空间,最后设计完了这个地方不仅能够聚会,还能坐在台阶上看书,在中心地板上练瑜伽甚至一起在里面看电影。

Q:我觉得您的设计召唤了人和建筑的一种理想关系,是这样的吗?

郦:我希望建筑不止是日常生活诉求的反应,也是脑海中理想生活模式的呈现。

Q:“绿吉的家”传达出来的日常性让人觉得很舒服,乍一看没有经过刻意的形式操作,您是开展这次设计的?

郦:这次的设计与其说是一种形式操作,更不如定性为形式的选择。设计的过程伴随的是对海量物件的挑选与甄别。判断哪些是符合空间气质。家的整体底色以白色和淡米色为主,配以木质家具以及一只大猫。表达出主人随遇而安的性格。

作品:《绿吉的家》

Q:是否有某个设计可以定义您的设计风格?或者是否有这样一个设计,让您意识到这是您为之努力的方向?

郦:我想谁都不愿意被某种特定的风格或者主义所定义,好比一个喜剧演员有一天被套上了熊本熊的衣服,于是只能出演那一个角色,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去表演。正如所谓现代主义建筑师也不仅仅只有几何化横平竖直的造型手段。

现代主义给予我很多启发,但是他的弊病也很明显,后现代看起来很包容,实则常常失去基本的价值判断。我们新一代建筑师需要突破这些,并且不要急于作出判断,尤其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判断。

现状与未来

Q:近来哪个方面的议题是您比较关注的?

郦:没事的时候喜欢去逛逛画展或者去郊外走走,杭州苏州不少园林和城市或者自然的关系很密切,苏州有个半园(后来才知道苏州其实有两个半园,一在城南人民路仓米巷内,称南半园,另一在城东北,白塔东路,称北半园,我去的那个应该是北半园),就在市井街边,闹中取静,随形造园,在一块角形的场地里塑造出起伏的长廊,曲折的路径,很适合在那里的长廊下面吃葡萄消磨时光。杭州有个郭庄,紧邻西湖,园内园外两个湖,形成对话,很有趣。

园林和中国文人出离的世界观很吻合,是他们脑海中世界的现实投射。事实上园林是一个复杂的包含诗书画印建筑景观等一系列艺术的现象,我对这种尚未被说清楚但是又吸引我待在里面的空间很感兴趣。

作品:《四盲》

Q:除了设计外,最近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郦:看杂志。我住处的楼下有个书报亭,有一天路过那里,随手翻到一本《读书》杂志,看到一篇文章是谈沙和尚和炼丹术之间的关系的,觉得挺有趣就买了。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读书》《新知》《译林》《十月》《收获》前前后后买了几十本,我以前很少读小说,觉得那都是虚构的世界,存在逻辑上的不合理性或者主观上的武断,后来逐渐发现如果站在情节里,通过小说你可以体验一种不一样的人生,如果俯瞰小说的构成,那么你会体会到构造矛盾,组织人物关系,安排空间体验的乐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写小说是在构造一个世界,一个脑海中的世界,做建筑也是如此,对于我来说做设计就是在把脑海中的这种世界用图纸描述出来。

Q:您现在会不会对建筑这行感到厌倦甚至想转行?

郦:如果不做建筑可能会去画画吧,哈。

Q:对在校建筑系学生有什么建议呢?

郦:勇敢去选择,去经历,并且享受由此带来的一切。意义的发生来源于对选择的坚持。

部分作品

白窗 剖面
白窗 实景
四盲 透视
四盲
四件异尺度家居-接待空间
四件异尺度家居-曲席

更多郦文曦的作品:http://www.ikuku.cn/name/10169

 

相关POST
郦文曦——里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
郦文曦,早稻田大学·创造理工学研究科建筑学专攻/博士...
里建筑事务所 等1人赞过
2016.12.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