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2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7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3 所有作品11267 所有图片152,605
80后建筑师曹璞的采访记录|力所能及做好自己喜欢的两件事儿
“我们做的有很多是城市夹缝中的项目,周围环境往往不尽人意。我们会力求从微观研究城市与环境的问题,在预算允许范围内解决矛盾,建造品质最大化的空间和环境。我们平时会经常与人打交道,游走于使用者、邻居、工人、好人坏人高矮胖瘦人之间。我们会微观记录促进设计最终形成的各种因素及过程。我们相信建筑和空间最终要落实于物质,注重搭建与构造;同时我们也喜欢发掘各种包括廉价材料的潜力。在工作中,我们会理性区分文艺与设计、创意与设计以及射击与设计。”
来源:王元西西里

人物简介:曹璞,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学专业。毕业后未从事建筑设计相关工作,组建“后海大鲨鱼”乐队。2007年至2011年工作于“有限设计”工作室,任建筑师王晖助理。2011年开始自己从事建筑及室内设计工作至今,现在有一个小规模设计组。

曹老师即是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又是乐队吉他手,他怎么同时把这两件事做好,怎么设计,是怎样的经历机遇,如何做设计,带着这样的疑惑,ikuku实习生约了曹老师做了一次采访,以下便是是采访内容。

———————–采访记录———————–

Q:嗯,好的我们现在就开始采访吧!我在ikuku个人简介上看到您是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的,但是毕业之后你并没有直接去从事建筑方面的工作,而是组建了乐队,那么你后来为什么又想着重新回到这个行业呢?然后您在建筑师王晖的工作室工作了四五年,这个工作经历对你之后的工作和建筑设计有什么影响吗?

 

C:第一个问题,多重原因吧!我当时那个做音乐也遇到了一些瓶颈了,当时已经工作那么几年出了第一章专辑。然后这会儿空闲的期间,那我就想可以重新在建筑上做点什么?然后我就开始找那个,找地方去工作了,最后就在王晖老师那儿工作了,因为他能允许我一边做音乐一边做建筑,所以当时那个其实机遇也挺好的。

王老师那儿受影响还是挺多的吧,因为我其实在大学后也读过研究生。其实做乐队的时候我已经有几年是在读研,然后那个阶段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行业(笑),特别是后来工作我更不喜欢这个行业。但是在王晖老师那儿,我还是渐渐的重拾了对这个建筑设计的热情吧。还有一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知道用语言怎么去表达。

 

Q:但是建筑行业本身就很辛苦,普遍熬夜加班加点,音乐也是需要付出极大的精力的,那你怎么去平衡这两个事业?你如何看待建筑和音乐之间的关系?

 

C:恩,在我看来这两样其实没有什么实际关系,因为那个说什么建筑是什么凝固的音乐,其实在我看来这句话…也完全不对了,我觉得建筑就是凝固的混凝土,他也不是什么凝固的音乐。建筑实际上是一种很物质化的东西,区别于艺术,也区别于现在太多的创意还有概念啊这些东西,我感觉建筑就是一个非常理性,并且非常要落实于物质,并且要最终的结果,就是你一旦定型了他就会影响别人的生活的这么一个需要你小心翼翼的去对待的事情。

我觉得音乐和建筑在我这里只能是互相耽误时间,没有什么特多的什么灵感,或者说互相促进的作用。平时可能更注重去合理安排一下时间吧,就是什么时候去做建筑,什么时候做音乐,什么时候去娱乐去放松,其实这本身也是一个设计,这个时间表。

 

Q:你也说两个都是相互耽误嘛,那在以后你是期望投入更多在建筑上还是音乐上呢?问一个个人爱好的问题,你喜欢的音乐类型和建筑风格是什么?

 

C:我觉着其实时间不是问题,以后也不是问题,因为毕竟我现在设计规模都不大,我也想控制在一个小规模让我有更长的时间去考虑他,能把这个速度稍微放慢儿点这么一个步调。我不喜欢特别特别快速或者别人会催我去做些什么事儿。我做音乐,我们出专辑也挺慢的几年一张。然后所以我希望我说的每件事力所能及的做好。恩,所以我也不求效率。

音乐我总在变,最近比较喜欢爵士乐,听得比较多,一些standards,老的经典的爵士歌曲吧。建筑上没有喜欢的风格的东西,我觉得的风格不是很重要,一个房子的地域性和环境会决定它的风格,不是我所喜好的这些东西就能说明问题的,所以我也不是特别去关注风格这个问题。

 

Q:听了你的回答,感觉你并不觉得自己是建筑师玩儿跨界这样,就是在音乐和建筑之间,是一个个人爱好的问题。那你以后会选择跨界吗?或者你怎样去看待其他一些建筑师跨界?

 

C:对,我不喜欢跨界这个词,因为我感觉跨界好多时候都会变成一种玩儿票,,就是你不是投入地去办点事儿,而是去干一件其他的事情,你想去试试这件事,这个感觉不好,我其实还是专注的在做两件事儿,并不是跨界。我觉得这个时代会有很多冲击,就是各种思维模式,包括互联网思维模式包括所有的这些思维模式,对设计的冲击,或者对音乐的冲击,但是其实根本还是你把基础的东西搞明白再接受那些冲击。我不是很喜欢创新,或者是创意,或者是跨界这些感觉的词汇,可能我感觉这些东西还是太过于漂在上面了。

 

Q:你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很踏实做事也尽心尽力的人。那你的作品很多都是小体量的,比如改造啊,或者是室内设计,“城市夹缝中的项目”。而当进行这些设计的时候,你主要注重什么,你的侧重点是什么?是怎么样的设计模式?有跟其他建筑师合作过的经验吗?

 

C:我觉得概括起来还是一种比较传统的模式。恩….我们会从那个场地,环境,然后还有使用者的需求所有的这些因素,去综合考虑,然后慢慢的去诞生一个设计,去成型。无论它多小,无论是室内还是建筑还是改造,我们都会从环境还有人去出发考虑问题。然后最后才是材料和形式的问题,形式问题是最不重要的问题,材料问题是末端问题,最主要是环境空间品质这些问题还有人的互动人的体验,这些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

 

Q:那到目前为止有你自己设计的满意的作品吗?

 

C:还没有特别满意的,因为总是受到各种条件的制约吧。主要的问题我是觉着项目进展都太快了,就是很多东西都太快了,目田可能是到现在为止最慢的一个,要说稍微满意一点的就是目田书店吧,我觉得其实现在人都从你租下来一个场地,到你要使用这个东西,给建筑师给设计师的要求都太少了,就是甲方什么时候能做到慢下来,这个他搭进去的这个房租值,而不是只考虑一个免租期,就让人做完设计这一种,就能出好的设计了吧。

 

Q:这些设计都是您自己独立完成的吗?

 

C:不是不是,我们是有三个人,我加上几位不固定的,那个同事,一起完成。他们也会到场地调研,分析方案,最后到详细的设计啊,包括施工现场的服务啊这些都会参与。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因为问题还是挺多。

 

Q:那说到这个甲方,接触了这么多甲方,你跟他们的促成率是多少?个人更喜欢为什么样的甲方服务?

 

C:恩…促成率我觉得一半一半吧,应该百分之五十左右。也有的是比如像盖房子项目有的在一半儿就夭折了,有的就是由于最后的手续啊要么就是资金的情况而夭折的。但是很少有是跟甲方沟通不顺畅,或者是由于所谓的这种不同而产生的纠纷很少,因为我们还是比较尊重甲方的意见。其实这也是设计和音乐的一个区别。就是音乐可以充足的表达,那是自己的东西,是吧,但是做建筑,这种东西不可能是一个表达的东西,表达应该滞后,或者说不表达,这件事不应该有太多的自我的东西,而要基于一个分析和一个最终要呈现的必要性的基础上作出的一个判断。所以这也是我觉着为什么建筑和文艺,建筑和创新之间的区别。特别是对于城市而言,我觉得一个从上至下的这种一个设计师的理想,去规划一个城市,一个所谓的概念去搞一个城市,这个肯定是行不通的。城市都是自下而上,都是一个一个小小的细节,细微的东西去构成了,所以对于那种自上而下的工作方式我们其实也是持怀疑的态度。

 

Q:建筑行业主要还是一个为甲方服务的工作,那从你的从业经历来看。你接触那些大陆的甲方他们有哪些优缺点?或者说特点?

 

C:嗯…对,我觉着服务这个东西没有什么不好,首先建筑不是甲方给你钱让你去做一个自己的雕塑品对吧。所以跟我接触的都还好,首先他们都很尊重我的想法,其次就是我们在沟通上也比较顺畅,因为我可以说服他们场地的优势和缺点,然后我们要达到怎么样,这些问题我都会给他们摆出来,最后我们呈现的东西的优势也会给他摆出来,如果甲方有补充,有不认同我们就会讨论了。而且我不会过于偏执一个材料的选择,比如像,包括一些内装选择一些瓷砖什么这些东西,这是甲方个人审美取向,我可以给他建议什么我觉得好的,但他如果偏偏觉得什么东西好我也不会过于偏执。但是我们也会考虑同样的材料怎么做更美观,这种问题,也许由于经济问题,由于预算的问题导致都只能不得不选用许多廉价的材料的时候,那我们也会考虑怎么吧这些个材料组织好,这是设计师应该做的事情。

 

Q:那设计师还是要配合甲方,尊重甲方的意愿。说到这个设计项目的施工,一般来说很多甲方在工期上都要求很紧,,那你如何去传达设计质量与工期之间的关系?如果工期和设计质量让你必须做出妥协的话,你会怎么取舍。

 

C:也不一定是甲方,也许是使用者,如果说甲方不是使用者,甲方也许是开发者,所以我觉得最终还是使用者吧,如果甲方不考虑使用者的话,那设计师设计是有必要去考虑使用者而不是一味的去追求甲方的要求。如果甲方本身就是使用者,就能去良好的沟通。

 

Q:在施工上你的工程控制方面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去让图纸有效指导施工?怎么处理设计与施工的关系?

 

C:在外地我们都是通过微信群联系,定期我还会回去,我要在北京那可能去的次数就会更多了。我和我的同事们隔三差五的去现场,像我们的项目就比较小,就更不说只给甲方或者使用者一个方案甚至一个概念就跑过去,基本上我都要从头到尾控制它,不至于说与设计完成时相悖。嗯…图纸完成之设计的特别初级的部分,所以它不是设计的终结,设计的终结对我们来说是最终做出来的样子,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这也是我在王晖老师那儿,其实,他也不是很注重图纸的表达或者图纸怎么样,他控制的其实是最终的一个完成还有现场的建造。

 

Q:谦虚旅舍入围ikuku80后建筑师作品评选,为什么叫谦虚旅舍?作品有通透性也有趣味性,能在私密和半开放空间中自由转换,设计构思来源于哪里?期间有遇到什么困难和挑战?有什么创作体会?

 

C:其实我现在发现这个项目中间的问题还是挺多的。就是当时其实这是一个特别早就萌生的想法,就是一个面积问题,因为杂院的面积很小,其实也不是小,就是杂院之后基本就没有院子,然后我们想退出一个院子,原始的构想就是这个。但是随着项目的推进,通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发现其实设计这个东西很难完全按照你的预期构想去实现,所以接下来我们还在做谦虚旅舍后面的工作,就会更注重更实效更具体的问题,而不去过多关注它能给邻里硬性的带来什么东西,而是尽量的把使用者的定位发挥作用,把这个定位描述的更清晰,不过现在经过第一轮的试住,普遍反映谦虚旅舍住起来的体验还不错,我不知道这种不错是基于胡同的简陋环境的对比,还是他们真的觉得这样做和邻居共处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Q:那对于谦虚旅舍居住使用产生的一些的问题,你有什么解决的构想吗?怎么去解决这个更实效更具体的问题呢?

 

C:比如上一个样板间我们没有考虑退出的院子的灰空间在冬天的问题,冬天的时候其实就没有使用率了,我们接下来做的这个东西就会考虑冬夏季都可以用,这是一个从硬件条件上的一个更新,然后谦虚旅舍适应的人群,我们初期的定位是青年旅舍,但是新在做的项目定位在一个短租,比如半年一年的群体。因为我们发现只有长期居住在这里而不是短暂的居住,才能与邻里之间建立联系和互动,像短期的青年旅舍的性质就很难达到和邻里维持像预期那样的生态。所以从这两方面的考虑会对下一个出来的成品做改进。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设计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我比较关注社区,社区复兴,包括目田书店做的也是这么一件事,就是与社区的关系,其实有的时候不是靠设计就能完全解决的,运营管理还有怎么调动居民互动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Q:期待您下一个谦虚旅舍的作品。个人对您另一个作品“黑线”的作品还蛮感兴趣,是个很典型的目的在于控制造价的项目。面对一个项目投资有限,你是如何控制造价又突出自己的想法呢?

 

C:因为他们是互联网公司,当时他们就要求机器都互联,用网线不是wif,因为他们需要特别高速的传递数据,然后又是因为场地不让挖地面,他们觉得破坏原有的楼,如果是地下走线就要架空地坪或过桥板之类的,这又特别麻烦,另外有预算限制,所以就决定做很少的东西,就做这个综合布线了,不考虑其他过多的东西,背景做成统一,只考虑综合布线这一件事,其实没过多久还是想过它的效果,想最多的还是线怎么布,想最多的还是这个问题。所以基本上钱都花在了布线上,还有部分必要家具,剩下做了一个背景,所以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Q:那之后这些工作人员的体验有给你反馈过吗?

 

C:有,有好有坏,有的人觉得挺好,因为笔记本往上一插就可以了,后来我发现个人习惯这个问题还挺要命,因为有的人愿意把杂物放在我们设计的柜子里,有的人喜欢堆在桌上,堆在桌上面积由于黑线就减少,这也是有人反映的情况。我当然都希望人都有好习惯可以把他们的东西按照我们的设想让办公室永远保持像新的好的状态,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因为人的不同习惯会不一样,这些习惯性的东西你也没办法强制性的去要求他。

 

Q:那你现在有正在进行的实际项目或者展览之类的吗?有没有特别想做的类型?

 

C:最近在做三个项目,有一个比较感兴趣的是一个加建项目,是把一个小老鼠的实验室改成一个儿童摄影的公司,叫“小碗儿”,那个我挺感兴趣的,它也是低成本低造价,我们考虑用工业化那种墙板,一体化施工快速的盖房子,快速的做室内,然后场地限制也挺多,热力管道在他们那附近,所以我们也做了一些设计结合热力管道,因为热力管道把场地变得非常支离破碎,我们现在考虑的就是做一个有户外和室内穿插的,父母可以带着孩子做亲子体验的这么一个地方。我最想做的可能是宗教类建筑,周围有良好的环境这种。

 

Q:那你会去挑战一些大体量的建筑吗?

 

C:大体量我可能现在没那个能力吧,因为我们的工作室现在也很小,除非我有那么多人去帮助我,大家一起去完成,又想考虑得详细一些,所以效率会很低,没一个大体量的会找效率低的工作室去做吧,除非他们愿意给我们一年的时间设计,哦说错了(笑),是几年,一年做一个小体量还差不多。因为我现在做的东西都很微观,现在还没有抽出时间从宏观来分析,就是个别案例个别分析吧,每个案例都有自己的特殊性。我们也相信设计这个东西也没有一种普世的方法,因为我们要做的都是面对特别微观的个体,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所以应该也没有怎样去定义一种风格这样。

 

Q:那你平时如何去构建自己的设计体系形成自己的设计风格?

 

C:因为我现在做的东西都很微观,现在还没有抽出时间从宏观来分析,就是个别案例个别分析吧,每个案例都有自己的特殊性。我们也相信设计这个东西也没有一种普世的方法,因为我们要做的都是面对特别微观的个体,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所以应该也没有怎样去定义一种风格这样。

 

Q:从您的谈话感觉王晖老师对你影响确实挺大,无论从设计理念还是做设计的方法之类的,还有哪位建筑师对您影响很大吗?

 

C:对,但我跟王老师也不太一样,因为他的设计多数都是很高大上,非常严谨,品质非常非常高。而我们的设计有部分面临的是廉价的,糟糕的环境的这种案例,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对待建筑的态度,解决问题思考问题的方式会受到他的影响。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卒母托的建筑,但是还是这个问题,就是我们面临的环境完全不一样,他面临的环境可以让他特别潜心的去思考设计问题,思考节点问题,构造问题,我面临的是一个特当下的中国现在这个时代,我虽然是非常的喜欢他的设计,但是却不能把他的工作方法和对设计的那种追求带我我的工作中。

 

Q:好的,最后一个问题,您作为一个八零后建筑师觉得跟之前的建筑师有什么不同吗?

 

C:不太了解之前的建筑师的工作方式,除了王晖老师,比我大一辈或者更大的建筑师的工作方式我都不是特别了解。

 

Q:那好的,谢谢您,回答很耐心。

 

C:好,不客气。

 

———————–部分作品———————–

 

谦虚旅舍
©曹璞

 

目田书店
©曹璞

 

黑线
©曹璞

 

Vice Beijing
©曹璞

 

更多作品:
ikuku个人主页:http://www.ikuku.cn/person/260854?action=default

网址www.archicao.com

 

 

2016.07.2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