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25 项目5159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2 方案1364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6 所有作品11305 所有图片153,201
转载:张永和:对建筑教育三个问题的思考
微博:转发 5 评论 0
本文讨论了建筑教育中存在的三个问题:建筑与美术的关系,个案研究的教学方法, 以及教学、研究与社会实践的关系。在对这三个问题分析的基础上,提出:重新定义建筑学的基础,建筑设计作为研究计划,赋予建筑设计批判性,重新限定教学与实践的关系。进而,建立起“双向”的建筑学教学结构。
来源:时代建筑

摘要:本文讨论了建筑教育中存在的三个问题:建筑与美术的关系,个案研究的教学方法,以及教学、研究与社会实践的关系。在对这三个问题分析的基础上,提出:重新定义建筑学的基础,建筑设计作为研究计划,赋予建筑设计批判性,重新限定教学与实践的关系。进而,建立起“双向”的建筑学教学结构。

问题一建筑与美术的关系:

建筑教育与美术在三个层面上发生关系:第一,建筑教育的基本训练是传统的美术训练,即绘画。第二,美术思维方式,尤其是西洋古典审美价值系统,在建筑创作及评价过程中的运用。第三,美术设计训练,即平面与立体构成,作为建筑教育基本训练的一部分。

为了讨论方便起见,下面将这个以美术定义的建筑称为美术建筑。美术建筑存在着如下一系列问题:

一、表现:
美术基本功的主要功能是沟通,即表现。美术建筑强调表现,就是将建筑师工作的侧重定在表达与交流,而不是建筑本身的研究。这种本末倒置带来的结果是画面的质量与建筑的质量相混淆。有时候画面的质量凌驾于建筑的质量之上。

二、造型与空间:
绘图适合研究及描述建筑的表面和形象,大量运用绘图研究和设计建筑,建筑的艺术属性自然会倾向于造型。于是,美术建筑将物体性优先于空间性,淡化了建筑空间的艺术性质,抹杀了建筑与美术,特别是与雕塑之间这一关键的差别。造成建筑师更关注甚至只关注建筑的外部形象。

三、人与建筑的关系:
建筑作为人生活与活动的场所,提供给人的是四维空间经验。由于美术建筑忽视空间,它把四维的建筑经验降为二维;纯构图性质的审美将功能排除在构成建筑艺术的元素之外。纯抽象构图性的构成训练甚至与人的尺度也无关系。

四、造型与建造:
建造以材料及结构为基础,具有自身的规律与逻辑,是决定建筑特有视觉形式的主要因素。建筑结构的设计应由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共同合作完成。而在美术建筑中,表皮化的造型使建造常扮演一个被动的角色:它不得不存在,但隐藏在表皮后面,与建筑的艺术性无关甚至与其矛盾。

五、审美及其标准
美术建筑的产品最终以某些古典审美标准,即构图原理来评价其质量。构图原理中又以比例,一个本质上静态、平面的关系体系为核心。人对比例的本能感知能力是值得怀疑的。四维的建筑经验与二维的比例关系显然极为脆弱。此外,比例的概念仅反映和谐一种价值取向,无法讨论当代艺术(如现代音乐)和谐与不和谐共存的现象。

六、工具:
所有能用来研究建筑的手段都是建筑设计的工具,包括摄影、电影等。最常用的是绘图和模型,包括手工与计算机制作的。掌握使用这些工具的技能不等同于建筑设计的基本技能,而是为学习设计技能做准备。事实上,绘图类表现手段对研究材料、结构、建造方法以及人的活动及生活方式来说从来不是完善的工具。研究推敲建造,则有必要直接进行材料、结构、建造方法的实验。

七、建筑设计的基本技能:
建筑的基本功在于掌握设计的技能,即分析、综合、组织建造、基地、空间、使用诸方面条件和可能性的能力。因此,学习建筑设计的基本技能首先是学习建筑的工作思维方式、方法。同时也需要获得对材料、结构、人体姿态运动及人的时空经验的基本认识。

八、建筑艺术的定义:
上述的讨论已经确认或默认了空间、使用、建造等的艺术属性。建筑的艺术性是这些以及其它尚未涉及的建筑元素(如建筑与基地的关系)的艺术性的总和。这个艺术性只属于建筑,既建筑具有自己的形式语言。而美术建筑的艺术性则往往是非建筑的,只体现在建筑附加物上。

九、建筑师的定义:
美术建筑实际上将建筑师定义为画建筑图的绘图员/美术家,而不是盖房子的工匠/建造家。导致一些建筑学生乃至建筑师潜意识里认为艺术家更优越,鄙视工程师,对建造缺乏兴趣。

十、当代建筑与当代美术的关系:
今天建筑与美术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是一个有待研究的跨学科课题。它和建筑与科学或其它学科之间的关系并无不同。因此,这个关系更可能是建立在思想方法的层面上,而不仅仅是在审美标准或审美趣味上。

问题二个案研究的教学方法:

个案或实例研究(casestudy)方法并不限于建筑领域,本身也并不是问题。但在目前世界许多地区的建筑设计课程中普遍采用的个案研究形式存在如下三方面的严重缺陷:

一、个案研究作为模拟实践:
然而,因通常无法在课程中完成建筑设计的全过程,个案研究实质上更多地停留在方案设计阶段,实际上并达不到模拟实践的目的,成为某些技能,如组织平面功能的片面训练。学生在建筑设计课上很少接触或接触不到材料、结构、建造,更谈不上设备等其它建筑因素。

二、个案之间的关系:
个案本身缺乏针对性的建筑课题,无明确的教学目的。个案之间的关系通常仅以建筑规模及功能的复杂程度设定,因此已退化成一组松散的、相互类似的重复练习。

三、个案研究折射出的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个案研究的困境反映出系统的、超越了建筑类型的建筑设计原理的缺乏。不合理地要求学生通过个案研究,自己寻找建筑设计的规律。当然,目前也不能排除一个可能:即系统的设计原理确实不存在。

此外,当个案缺乏前瞻性时,它的教学意义被再次削弱了。

问题三教学、研究与社会实践的关系:

教学和研究与社会实践之间的距离是必然的。而且教学和研究通常应领先于社会实践并推动社会实践。因此也必然会出现不同于实践建筑的学术建筑或理论建筑。学术价值如何转化为社会价值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本身也构成一个研究课题。当教学和研究与社会实践之间的距离过大,则导致二者之间的对话破裂。美国建筑教育即存在这样的倾向。中国目前的教学和研究与社会实践之间,观念上的距离是微乎其微的。学术建筑基本不存在。中国的建筑教育与建筑实践实际上是完全分不开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教育不滞后于实践,这种紧密的关系并不一定是消极的。但如何积极地利用这种关系来发展中国建筑教育,则是一个挑战。

鉴于上述三个问题的分析,建筑学教学有必要调整或建立如下的观念:

一、重新定义建筑学的基础:
1、建筑教学与美术教学彻底脱离。如以上的分析,美术不是建筑学的基础,因此建筑学教程中应取消美术及美术设计课(如素描,水彩与水粉,平面与立体构成等)作为必修基础课程的设置。取而代之,学生可选修美术及相关类的课程。美术与建筑的新关系将建立在跨学科研究的基础上。
2、建筑学的基础(基本功)应为基本设计活动(思维),即:确定材料、结构、建造及形式(包括界面的和空间的形式)的关系;确定房屋与基地(包括地形、环境、城市)的关系;确定使用的方式(包括人的时空经验与文化经验)的关系。
注解:实际上,在三组关系中皆存在着形式的问题或可能具有艺术性。将形式的问题先限制在建造的范畴,学生初入建筑学时,首先获得一定的材料和建造方法的感性认识,是循序渐进的考虑。

二、建筑设计作为研究计划:
建筑设计作为研究计划,是将研究,而不是美术式的创作,作为建筑设计的基本工作方法。将研究的主要工具——调查、分析和实验代入建筑设计。研究的对象不仅仅是设计的产品还包括设计的过程。研究具有理性的特征,但研究的目的并非是使建筑理性化,而是使建筑思维透明化,包括非理性的部分,从而促进建筑思维。同时也为合作创造了沟通的基础。
在建筑设计教学中,研究帮助建立带问题的个案。一个设计题目成为一个有针对性的研究专题,而不应等同于业主拟订的设计任务书。

三、赋予建筑设计批判性:
本文谈及的批判性是关于建筑设计的思维方法,旨在建立积极主动的建筑实践。批判性实践的关键在于质疑。批判并不意味着否定一切。质疑是为了进一步提出问题,重组原有问题或提出新问题。即在从事建筑设计的过程中,将设计的条件或制约转化为对某些建筑问题的思考;或将对某些建筑问题的思考代入设计。建筑教学承担着建立建筑实践批判性的任务,它本身也必须具有批判性。与研究的注重方法比较,批评性强调的更是态度

四、重新限定教学与实践的关系:
研究性与批判性模糊了建筑教学与实践之间的差别。它们是教学与实践结合的前提,也是使中国目前的建设高峰期对建筑教学产生正面影响的必要条件。就是说,在特殊的情况下,教学与实践之间的距离可能大大缩小,但只有批判性实践能够被带入教学,然而这种带入又只有通过研究的方法去完成。
进而,将以上四点具体化为“双向”的建筑学教学结构:
方向一:
自下而上:从房屋到建筑。在基本的材料、建造、使用的规律与逻辑中发现并归纳建筑的思维方式和形式语言。在这里,建筑师作为能思想的工匠。
实施措施:
1、学生参与建造,自行完成从设计到施工的全过程。设计阶段,除建筑设计外,还包括一定量的结构设计计算及实验、概预算、报批规划等。施工阶段,除建造本身外,还包括工期的计划、材料与工具的选购、某些部件的外加工安排、某些工序所需的额外人工的组织等。
2、建立建造车间(实验室)。进行房屋局部(如墙体片段)、家具、大比例模型的制作。
3、工地现场参观与调察。
注解:学习材料、建造、空间、使用所需要掌握的感性知识。任何比例的模型不能产生或代替足尺的建造,即实际的经验。鉴于实施完整建筑的困难,学生参与建造的更可能是为达到学习目的的建筑片断或理论设计(见方向二),如相关的二堵墙、一个空间、一个墙体剖面等。
方向二:
自上而下:从思想到建筑。用理论指导设计与建造。在这里,建筑师作为能动手的思想家。
实施措施:
理论设计:设计一旦不以产生结论性产品为目的,便可成为学习研究建筑的方法和工具。理论设计构成理论与实践的中间步骤。即理论设计以设计为手段,有选择地研究某一或几个建筑问题,其设计产品也许构成也许不构成房屋;也许可能也许不可能直接应用于社会实践。理论设计包含了概念设计。例如进行无基地的建筑设计就是理论设计的一种:建筑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脱离基地的,但为了将学习或研究的重点放在建筑的某一方面,如材料的搭接方法或生活方式等,于是将基地悬置。就建筑问题的拆解而言,理论设计与带问题个案研究的概念产生重叠。但理论设计也可能脱离个案进行。
注解:并不认为思想能够直接转化为或产生建筑。思想影响的是建筑思维方法,而不是具体的建筑设计的决定。但这丝毫不减少学习理论的意义。没有理论的思考和学习,就不可能建立起对建筑的批判性。理论与实践构成大致平行的二条曲线的关系,各自的发展在某些点上相交,但却是二个独立的体系。因此,一个更积极更紧密的两者之间的关系需要通过建立“桥梁”来实现。作为这种桥梁,理论设计将建筑思维建立在一个可操作的基础上,又可能根据特定的条件更偏重理论或实践一侧。理论包括建筑内与建筑外的思想。自上而下的方向暗示了跨学科的研究与合作。
“形”与“形而上”
二个方向不构成互逆的关系,而是相辅相成。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杨豪中教授在“‘形’在西方建筑文化中的地位及对我们的启示”一文讲述了一个重要的观念:建筑中的“形”与“形而上”构成二个“和谐整体的组成部分”。这里“形”的定义是对物质(包括材料、建造、结构、空间)的关注;“形而上”可以理解为对思维方式的研究。双向教学结构正是反映了形和形而上的统一与兼顾:自下而上即形,自上而下即形而上。
尽管“形”与“形而上”是大致平行的,但“形”和“形而上”同时存在着一种先后关系,即“形而上”的研究是建立在对“形”的认识之上。从物理(物质的原理)到超越物质的理——理念。因此,教学也应从感性的形着手,即从建造开始。
然而,有些基本的建筑教育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其中包括:如果没有参与建造的机会,又如何在教育过程中学习和和研究建造?有无系统地学习和研究空间使用的方法?在没有一个圆满的答案之前,我们还不能放弃这个或许根本没有答案的追求:能否建立起一个建筑教学的理论体系?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张永和——非常建筑工作室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非常建筑于1993年由张永和与鲁力佳在北京创立,现已发...
2012.03.3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