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0 项目5045 室内537 家居及产品159 文章2338 方案1330 摄影732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31 所有作品11011 所有图片147,905
转载:安置房也可以是大师级:张雷和他的人本主义建筑
微博:转发 14 评论 1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在观念上和技术上真正贯彻‘以人为本’的朴素思想,充分考虑人类的复杂需求,尊重地方文化,体现人文关怀。建筑说到底是生活的容器,理想的城市应该创造更多具有公共性的积极的活动场所,使人身处其中享受轻松愉快的生活,城市不应该是各种夸张浮躁脱离生活的纪念碑式建筑的集合,离开人的身体和精神感受,所有的物质存在都是没有意义的。”张雷认为,现在不少城市建筑恰恰少了这份人文关怀。
来源:互联网

(来源于雅昌艺术网)

  童寯、杨廷宝、刘敦桢,到齐康、钟训正、鲍家声,作为国内最早开设建筑专业的高校,东南大学是中国建筑大师的摇篮。而今,又一位从这所百年名校走出的建筑师张雷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最近,清华大学主办的《世界建筑》杂志为张雷做了一个专题“材料意志”,以十个经典项目,全面展现其才华和思想,这样的“待遇”通常只有国际著名建筑师才可“享受”。而此时距张雷开始建筑设计实践生涯恰已十年。

  十年之前,当张雷以建筑学教师的身份进入建筑设计行列时,几何符号的运用,简洁的线条,每一个作品都带有他对生活的思考。混凝土缝之宅和诗人之宅,将混凝土、红砖这些基本材料运用得出神入化,成为在国外杂志上刊登最多的中国住宅设计作品。

  也正因身兼教师和建筑师的双重身份,他更有着其他建筑师难得的理论建树。“基本建筑”理论的提出,“简单的复杂性,熟悉的陌生感”,他的思维中充满了艺术的辩证法。

  十年之后,张雷从实验到实践,从概念性的建筑“时装”扩展到大众可享用的建筑“成衣”,设计了诗人住宅的他开始将目光投向为城郊农民设计拆迁安置房;他的“基本建筑”理论也上升到了“人本建筑”,拆迁安置房,正是对“人本”的实践。

  十年,张雷完成了从新锐到成熟、具有国际影响的建筑师的华丽蜕变。

  每个作品都有特点 都在思考

  几何符号的运用,简洁的线条,对基本材料的热爱,逻辑性极强的设计,张雷的建筑作品与他的长波浪卷发、墨镜、黑衣装束一样酷劲十足,个性鲜明。但如果因外表的“明星相”把他的作品也看成是玩概念,玩技巧,这种评价并不正确。

  《世界建筑》杂志收录了他十年十个代表性设计,这也是他本人比较满意的作品。不过说到哪个更优秀,张雷直言“每个作品都有特点,每个都在思考。”建筑总是讲某些简单的道理,张雷认为。

  “郑州郑东新区城市规划展览馆探索了一个问题:公共建筑如何具有公共性。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恰恰中国绝大部分城市都没有弄明白。我每次到巴黎,如果有空闲,我总会跑到蓬皮杜艺术中心,这里不光有展览,还很休闲。外面有广场,有人在画画,有人在弹琴,里面有咖啡馆有电影院有艺术品商店,它变成了城市的客厅。到纽约我最喜欢到MOMA当代艺术馆,它也是开放的,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但中国的城市做公共建筑喜欢讲标志性,喜欢英雄主义,纪念碑式的庄重,和大部分市民生活是脱离的,人们也不愿意去。我在郑东新区城市规划展览馆设计中,着力体现了建筑的公共性,入口对着街角,表示着开放性的特征;强调公共动线的流畅,展厅不开放的时候,人们也可以从室外一直走到屋顶,”张雷解释说。

  张雷最负盛名的混凝土缝之宅思考得更多,“新与旧”的问题,以及对混凝土基本材质运用的挑战。“中国用了世界上一半的混凝土,但你在建好的房子里却一点也看不到,大家都觉得它是粗糙的,是不美观的,需要掩盖。所以我就想我们可不可以用混凝土造一座房子,能有丝绸般的质感。最终这房子造出来以后,真的有让人想要触摸的细腻质感。另一个思考是怎样用混凝土跟旁边的砖别墅协调,我们加深了外墙混凝土颜色,用横向的木模印上木纹的纹理,尺度上和砖保持一致,达到协调统一。”而最重要的思考是“新与旧”的关系,能否有效地凸现老建筑的历史价值应该成为评价新房子最重要的标准。“在颐和路公馆区建房子,应该怎么做?如果仿造一个假古董,其实是在破坏周边老房子的价值。所以我们的选择是新建一个与之协调但有新思考的房子,让老的东西更显价值,让建筑和环境相得益彰。”

  从建筑“时装”拓展到建筑“成衣”

  张雷的出名离不开两个概念性的设计,混凝土缝之宅和诗人住宅,这是国外杂志上刊登得最多的中国建筑师住宅设计作品,是中国当代小住宅设计的典范之作。但张雷说:“过分特殊的概念性设计对我已没有挑战”,如果说过去是实验,现在更多的是在做更具社会价值和责任感的实践,张雷这样表示。在建筑“时装”之外,他开始介入“成衣”设计,甚至是城郊的拆迁安置房。让更多的人可以享受好建筑、好设计改变生活的乐趣,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当然,无论是“时装”,抑或是“成衣”,思考是不变的主题。

  “好建筑有三个方面不可或缺:文化立场,人文关怀,以及有适当的技术来支撑。”张雷目前进行的房地产建筑设计,正是对这些要素的实践。

  别墅设计体现的是张雷的文化立场,“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没有自信心地、大规模仿制别国过时的传统符号。特别是别墅产品,大多采用所谓欧式风格,少数的中式别墅则往往只是徒具传统之形。我希望设计出符合中国人未来生活方式的别墅产品,让大家看到代表中国,代表东方的新的别墅品质,有很好的空间感,很好的归属感。”不过,张雷的新东方别墅不是简单的把老的符号拿过来,斗拱、坡屋顶、马头墙,这些符号在他的别墅设计中是看不到的,你可以感受到的是中国传统的精致的庭院生活,“空间是现代的,精神是传统的。”这样的别墅年底即可面世。

  此外,张雷还涉足度假地产的设计,“从非洲的乌干达,到海南,到江苏,到大连,我们重点研究一个课题,即地域文化,并且以新的方式表现出来,让人们到哪里度假就能享受到当地的历史文化积淀。”

  拆迁安置房也可以是“大师级”作品

  拆迁安置房设计则体现的是人文关怀。谈起设计细节,张雷如数家珍。“我们重点解决四个问题,一是尊重和延续传统习俗,比如红白喜事。我们调研过,这个项目的安置对象原来都是郊区的农民,家里有红白喜事,都要在户外院子里搭棚子,虽然住到新的小区,这种事还得做;虽然家里阳光很好,他们还会想到院子里晒衣服;包括在绿地里种菜等等。这些习惯不能说好或不好,但我们希望能够以合适的方式尊重并延续他们的习俗,让他们有地方弄,也不会对环境有什么影响。二是千方百计适合老年人的需求,拆迁安置小区大部分住的是老年人,他们基本上不呆在家里,喜欢串门,晚上才回家,所以要为他们设计更适宜的公共空间。而且老年人视力比较弱,辨识能力、行动能力比较差,在细节设计中都要考虑。三是千方百计降低生活成本,比如用太阳能路灯,不费电。18层的房子通常无法家家安装太阳能热水器,因为屋顶不够大,放不下那么多机子,但我们考虑到房子的均好性,把18层楼的房顶加大,让每家都用上太阳能,既节能又省钱。四是发挥社区组织作用。这种小区物业费通常收不上来,没有哪家物业公司愿意管,所以很可能会让原来的村民小组来管理小区,我们的设计就要考虑这些问题并最大化地予以配合。”

  “以人为本”比追求标志性建筑更有价值

  因身兼教师和建筑师的双重身份,张雷有着其他建筑师难得的理论建树。在采访他的过程中,“简单的复杂性,熟悉的陌生感”;“因地制宜,一针见血,对立统一”,诸如此类的辩证观点不绝于耳。

  “基本建筑”理论和混凝土缝之宅一样,是他的“成名之作”。“当时提出这个命题,多多少少是有点现代主义建筑启蒙的意味,因为中国缺少这一段重要的经历。”现代住宅强调理性、逻辑性,更加重视人对空间的体验,重视技术的采用。张雷将之归纳为“简单的复杂性,熟悉的陌生感”。形式、空间是简单的,内容和含义是丰富的、复杂的。

  “基本建筑”还有一个重要特征是环保,在低碳还没有成为流行词,张雷已经将环保理念渗透进了“基本建筑”设计。2002年他就为南京大学陶园研究生公寓设计了特别的木百叶遮阳设施,以遮挡南京夏日灼人的阳光,而直到多年后的今天,外遮阳才成为当地住宅设计的规范要求。因附近有烧制红砖的砖窑,他用红砖造出了诗人住宅,每平方米成本不过800元。就地取材,控制建筑成本,一直是他的设计原则。在乌干达,张雷采用了联合国在当地推行的一种机械压制砖,不需要烧制,不破坏森林。在海南他用椰壳板饰面,因为地处东郊椰林,取材方便,而且对当地经济也有促进。

  对于环保理念的体现,张雷认为这是自然而然地“巧合”,本身并没有刻意去环保,但正因为“基本建筑”强调的是“因地制宜”,崇尚形式的简约及与环境的协调,也因而在无形中实现了对环境,对自然的尊重。

  今天,张雷在“基本建筑”基础上,提出了“人本建筑”,这是他批判性地应对中国社会现实及建筑学理论思考的新的探索。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在观念上和技术上真正贯彻‘以人为本’的朴素思想,充分考虑人类的复杂需求,尊重地方文化,体现人文关怀。建筑说到底是生活的容器,理想的城市应该创造更多具有公共性的积极的活动场所,使人身处其中享受轻松愉快的生活,城市不应该是各种夸张浮躁脱离生活的纪念碑式建筑的集合,离开人的身体和精神感受,所有的物质存在都是没有意义的。”张雷认为,现在不少城市建筑恰恰少了这份人文关怀。

  “每个城市都热衷于标志性建筑,而这种标志性往往集中反映在夸张的形式上,所以失败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成功率,几乎很少城市有系统的成功经验。因为绝大部分决策者缺乏‘以人为本’的价值观,而建筑恰恰很奇怪,如果你只想它好看不好看,它一般不会好看。不和它的使用功能,在环境中的有机关系,及其在城市中的公共性价值联系起来,这个房子一定不会有价值,时髦两三天,时髦一两年,终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张雷表示。

  张雷以他所喜爱的城市杭州举例,“我想不起来杭州有哪些标志性建筑改变了城市,但我感动于他们很早就用帕萨特作为出租车,很早就将西湖免费对城市开放,系统化的快速公交专用道和也许是全球最完善的最便捷的自行车出租系统;更感动于道路交叉口慢车道上遮阳避雨的简易棚子。在一个宜人的城市里,你可以找到很多很多对城市生活有积极和长久影响的‘以人为本’生活事件,以及那些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昭示未来生活、具有未来影响力的优秀建筑。”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张雷——张雷联合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中国当代著名建筑师,曾任南京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南...
2014.10.10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